《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3244章 潭中麗影

  青山綠水,神峰奇峻,十分的美麗。雜÷誌÷蟲
  在這片大地之中,乃是山巒起伏,有神峰直入雲霄,也有奇山顯現異象,瀑布更是如從天而降,如白練一般掛於天空之上。
  在山巒之中,有鸞鳥飛翔,有奇獸低鳴,也有猛禽撲食……
  神玄宗,就是這片土地的掌執大教,同時,神玄宗也是西皇這片大地上的一大教派。
  神玄宗,可以說是淵遠流長,開宗始祖可以追溯到上一個紀元——也就是九界紀元。
  沒錯,這就是新的時代,傳說的九界早就已經不複存在,在當年九界崩離之後,就進入了全新的紀元。
  從此之後,九界已經成為了傳說,這個紀元也被稱之為九界紀元。
  九界崩碎,天地重塑,從此之後,再也沒有九界,隻有八荒!八荒就是在九界的破碎世界重塑的世界。
  進入了八荒紀元之後,從此迎來了道君時代,什麼仙帝,什麼橫擊,都已經成為了傳說,不再存在。
  千百萬年過去,古老紀元的種種秩事已經消失在了時間長河之中,曾經驚豔無雙的人物也被後世之人淡忘。
  這是八荒的紀元,道君的時代,在這樣的一個紀元之中,昌盛發展,迎來了一位又一位驚才絕豔的天才,也迎來了一個又一個大教宗門的崛起……
  神玄宗,就是一個屹立在八荒之一西皇大地的一個大教,它建於那遙遠的上古紀元,下直傳承到今日,可謂是底蘊深厚,人才輩出。
  在神玄宗的後山之中,此乃是神玄宗的修行重地,普通弟子不能踏入。
  在後山隱秘之處,有一個水潭,潭水清沏,可見魚蝦,當陽光灑落在潭水之中的時候,閃動著波光,猶如碎金灑落在水麵上一樣。
  此時,有一個美麗動人的女子在這潭中洗梳,她全身浸泡在了清沏的潭水之中,享受著十分愜意的清涼。
  此次閉關苦修,她終於出關,好好洗涮放鬆一番。
  潭水清涼,滋潤著每一寸肌膚,整個人浸泡在水中,濕潤如玉如脂的肌膚,清涼通透的感覺彌漫全身,十分的舒暢。
  輕輕地掬起潭水,從如玉一般的肌膚上慢慢地滑下,滑過了那美妙無比的曲線,更顯得晶瑩與嫵媚,猶如完美無比的作品。
  在水光的倒影之中,能看到那美麗動人的容顏,那輕掃的黛眉,猶如遠山中的凝翠,那雪白的肌膚,吹彈可破,隆起的瑤鼻,更顯得美麗,一點絳唇,帶著三分的嫵媚。
  但那輕翹的嘴角之中,又透露出了三分的英氣,看起來是十分美麗容顏。
  更是美麗的,乃是那一身曲線,飽滿而甸實,猶如剛剛成熟的葡萄,皮薄而晶瑩,美味多汁,讓人不由想咬上一口。
  當水珠在雪白之上滾動的時候,濕潤輕輕劃過曲線,嫩嬌而美妙,讓人有采擷的衝動。
  女子輕輕掬起潭水,潭水從指縫間灑落,輕輕地落於肌膚之上,濺起了水珠,在陽光之下,泛起了光芒,雪白與陽光相互交織,形成了美麗無比的一幅畫麵。
  女子輕輕地擦抹著,洗盡汗漬,享受著清涼。
  就在這個時候,聽到“咕嘟、咕嘟、咕嘟”的聲音響起,潭水之中冒著一串串的水泡,這一串串的水泡越冒越大,潭水都翻滾起來。
  潭底下突然冒出了水泡,這頓時讓女子頓了一下,她不由提防起來,以為潭中有什麼水怪冒了出來。
  但,她一想,又覺得不對,這是他們神玄峰的後山,哪有什麼水怪?
  “嘩啦——”的一聲響起,在這個時候,潭水之中冒出了一個人來,一冒出來的時候,大口大口地喘著氣,似乎是快要被憋死了。
  “啊——”一看到這突然冒出來的人,還是一個男人,這頓時把這個女子嚇得尖叫了一聲,立即後退,急忙捂住胸膛。
  “快憋死我了,又是在水活過來了。”從水冒出來的男子,不由搖了搖頭。
  這個女子駭然,自己洗澡的水潭之中突然冒出了這麼一個男人,這怎麼不把她嚇住呢,更何況,這是神玄宗的後峰,平日不容易涉足,那麼這麼一個男子是從哪冒出來的。
  大驚之間,女子反應很快,衣裳一卷,立即裹住嬌軀,免得被人看光了。
  “鐺——”的一聲響起,寒光一閃,女子已經手持著寶劍,劍尖抵住了男子的胸膛了。
  “說——”這個女子嬌叱一聲:“你是何人,為何在這!”說著,秀目一寒,鎖定了眼前這個男子。
  這個男子,看起來二十左右,年輕普通,一副普普通通的模樣,平凡到不能再平凡,似乎像他這樣的人,隨便扔到大街上,都不會有人多去留意。
  但是,再仔細看上一眼,又覺得這個青年的一雙眼睛特很別,至於怎麼樣特別,女子也說不出來,似乎他這一雙眼睛特別的深邃,當他看你一眼的時候,似乎你就會被他的這一雙眼睛所吸引住一樣。
  在這個時候,這個青年才抬頭,沒有在意抵在自己喉嚨前的神劍,那怕劍尖已經快要刺破他喉嚨的皮膚了,但,他依然十分淡定從容,似乎這把神劍完全不存在一樣,似乎這根本就沒有什麼危險一樣。
  當這個青年目光落在女子的身上之時,上上打量著她,他的目光是那麼的隨意,又是那麼的放肆,完全沒有什麼去規避,完全沒有什麼去忌諱的,就是十分隨意去看。
  此時女子全身浸泡在潭水之中,那怕是身披衣裳,但都已經是濕透了,更何況隻是僅僅披了一件衣裳而已,在被潭水的浸泡之上,已經是緊緊地貼著她的嬌軀,那飽滿而甸實,乃是一眼可見,盡覽美豔。
  在這個青年目光十分隨意與放肆地打量著自己的時候,女子頓時感覺自己被看光了,而且似乎是外外都被看得透徹,在他那十分放肆、十分隨意的目光之下,她根本就是無處遁形,似乎沒有什麼能瞞得過他的眼睛一樣。
  “閉上眼下,否則,把你的眼睛挖下來。”被一個陌生男子如此這般地看得精光,頓時讓這個女子老羞成怒,粉臉通紅,嬌叱一聲,手中神劍一緊,隻差那麼絲毫就可以刺破他的喉嚨了。
  但是,青年卻渾然不在意,是那麼的從容自在,猶如抵在自己喉嚨前的不是一把長劍,他隻是很隨意,說道:“這是什麼地方?”
  “神玄宗,你是誰?”這個女子不由粉臉一沉,秀目一寒,厲聲地說道:“你為何躲在這,是誰派你來的?”說到這,她不怒而威,眉宇之間有殺氣。
  這是神玄宗後山,不要說是一個外人,就是一個神玄宗的弟子都不能輕易來到這,更何況竟然還躲在她洗澡的水潭之中,這可謂是膽大包天。
  更重要的是,自己的嬌體,竟然被這麼一個陌生男子外外看得精光,這絕對不能輕饒他。
  所以,此時女子目光一寒,再打量眼前這個男子一番,這個男子普普通通,而且不論是怎麼樣看,都不像是什麼修道之人,看他模樣,就是一個普通的男子,是凡俗間的一個青年,根本就不是什麼修道之士,也沒有什麼功力可言。
  這就讓女子意外了,她想不透為什麼一個沒有修練過的凡人會出現在這水潭之中,這簡直就是太詭異了。
  “李七夜——”這個青年淡淡地一笑,說道:“神玄宗,什麼地方?九界哪?”?李七夜,沒錯,他就是李七夜,在千百萬年前,在蒼穹之外,太初之光轟平了一切,千百萬年的努力之後,今日他終於複活了,在九界之中複活。
  當然,這複活的秘密,背後所藏著的玄奧,當然不會有人知道,他也不會告知別人!
  隻不過,複活的地點,那是有些出於他的意外,並不是他想象中的地方,冒出了這麼一個陌生的地方。
  “什麼九界,沒聽過。”這個女子冷冷地說道:“別左右顧盼而言他,快回答我的話!”
  不過,一提到九界的時候,女子覺得有點熟耳,好像聽過,但,這個念頭也僅僅是一閃而,沒有去細想。
  “這不是九界是什麼?”李七夜看了一下天空,天空蔚藍,一切安好,天地之間該存在的東西,依然還在,他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八荒!八荒西皇。”女子冷冷地說道:“你還不知道自己身在什麼地方嗎?別給我裝傻!”
  “八荒。”李七夜輕輕地昵喃了一下,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淡淡地說道:“改名字了,名字一般般了,不咋的。”
  “說,你是怎麼來到這的?”女子冷冷地沉喝道。
  李七夜沒有回答他的問題,隻是看了女子一眼,說道:“你叫什麼?”?“弓千月!”女子想都沒有想,脫口說道。一報上自己名字,她就不由老羞成怒了!
  因為這個青年很隨意地一問,她竟然不由自主地回答他的問題,這一切都是那麼自然,似乎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一樣!
  今天還是一更。
  

Snap Time:2018-11-16 03:31:13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