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2)      第3435章 不可多問(18-11-12)      第3434章 無知(18-11-12)     

第3242章 血戰到底

  天地崩,大道滅,一切都化作了飛灰,這是一場滅世之戰,戰爭的威力遠遠超乎任何存在的想象。雜誌蟲
  如此可怕的戰爭,如果發生在三千大世界的任何一個世界,都會整個世界一下子灰飛煙滅,甚至有可能連整個三千世界都會在這樣的可怕戰爭之中化灰了廢墟。
  這是一個在蒼穹之上的世界,遠在三千大世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這是一個已經徹底毀滅的世界,隻剩下一個空殼的世界。
  盡管是如此,在如此恐怖的大戰之中,這個死寂的世界也一樣一次又一次地被轟得粉碎,在這,沒有了空間,沒有了時光,任何生靈處身於這樣的一個世界,都會瞬間斃命。
  隻有無上恐怖這樣的存在,這才能存活於這樣的世界之中。
  此時,李七夜屹立在那,但是,此時他渾身是血,他全身鮮血淋漓,看起來就好像從血池之中撈出來的一樣。
  最為可怕的是,李七夜全身是鮮血交錯,沒有一塊是完整之處,一道道的胸膛,那是觸目驚心。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胸膛被擊碎,眉心被劈開,手臂被折碎,肩膀被劈開……
  李七夜身上的傷勢那實在是太恐怖了,讓任何人看得都不由毛骨悚然,他全身的傷勢看起來,他整個人隻需要稍稍地碰一下,就會一下子散架。
  盡管是如此,李七夜屹立不倒,好像這麼恐怖的傷勢不是在他的身上一樣,似乎那隻不過是微不足道的傷口一般。
  此時,那怕李七夜再強大了,但是,他的肉身已經無法重塑了,因為這是致命的創傷,那怕肉身重塑,那也是無濟於事。
  在地上,散落著不少崩碎的兵器,有著一件件無上的仙寶崩碎,也有著無數的精石被榨幹,成為了廢石。
  如此恐怖大戰,一件件驚世無比的仙兵都打崩了,無數的資源,無盡的手段,都在這恐怖絕倫的一戰之中消耗了。
  這崩碎在地上的仙兵,被榨幹的資源,這不僅僅隻有李七夜的,還有那些無上恐怖的殘留下來的。
  除此之外,還有無上恐怖的龐大身體倒在了那,當他們被斬殺之後,如果沒有被煉化,他們的屍體就會下沉,再也不能停留在這麼一個蒼穹之外的世界,紛紛墜落於三千大世界。
  這也就是為什麼在九界、十三洲能看到一具具天屍從蒼穹之上墜落下來的原因了。
  李七夜戰到天崩,斬殺了一尊又一尊的無上恐怖,當然,在如此殘酷的激戰之中,李七夜也是付出了極大的代價。
  在這個時候,在李七夜的四周,一尊尊高大無比的身影,李七夜已經被一尊尊無上恐怖緊緊地包圍住了。
  不過,這一尊尊的無上恐怖也付出了慘重無比的代價,此時,還活著的無上恐怖有的是頭顱被劈開,有的是身體被撕碎,也有的被轟碎了大半身體……整個場麵是十分的殘酷!
  這一尊尊無上恐怖的身體巨大無比,伸手可摘日月星辰,他們的身軀就是龐然大物。
  在被這樣的一尊尊無上恐怖團團包圍住的時候,李七夜看起來就像是一隻蟻螻。
  但是,屹立在那的李七夜,那怕他的身軀看起來那麼渺小,他依然可以一個人打十個人!
  在這些圍攻李七夜的無上恐怖之中,其中有一尊無上恐怖的身體是最小的,他和李七夜差不多高大。
  而且在這無上恐怖之中,這個人是唯一是人形的無上恐怖。
  這尊無上恐怖看起來是一個老者,這個老者穿著一身葛衣,他的一身葛衣又舊又破,看到他身上這樣的葛衣,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是街邊的要飯呢。
  這個老者瘦得跟皮毛骨一樣,一看就知道是長年營養不良,讓人覺得是屬於吃了上一頓沒有下一頓的窮老頭。
  這個老者他的一雙眼睛深深凹陷下去,能見到眼眶骨了,如此皮包骨的模樣,他看起來有點像是很久沒有進食的喪屍了。
  但是,當偶爾之間,這個老者那深陷下去的兩顆眼珠會有一道光芒一閃而過,這樣的光芒一閃而過的時候,那是吞天噬地,什麼仙帝,什麼始祖,什麼無敵,在他這樣的一道眼光之下,都會瞬間被吞噬得一幹二淨。
  在這個時候,這個老者站在了一尊尊無上恐怖之前,其他的無上恐怖不論是身體多麼的巨大,多麼的恐怖無敵,但是,他們都不敢輕易僭越。
  “喀嚓”的聲音響起,此時有一尊無上恐怖在咀嚼著一塊鮮血淋漓的肉,說道:“好吃,美味!”說著,他的目光可怕無比,死死地盯著李七夜。
  沒錯,他所咀嚼著的肉,正是從李七夜身上砍下來的。
  但是,對於這一尊無上恐怖,李七夜理都沒有理會,目光隻是冷冷地看著那個老頭而已。
  沒錯,眼前這個老頭,是眼前這些無上恐怖中最強大的存在,他沒有稱謂,李七夜也沒有問他,隻不過,眼前的其他無上恐怖都叫他一聲“老頭”!
  這個老頭,就是一開始的那個幽幽的聲音,他的確是很可怕,很恐怖,也是他在李七夜身上留下了最多傷痕的人。
  “這沒有甲子,沒有歲月。”這個老頭幽幽地說道:“不知道什麼歲月,有人能傷過我了。”
  這個老頭雖然十分恐怖,但是,他也受了傷,左膀被一刀刺穿,鮮血直流。
  不過,比起李七夜全身沒有完好之處,這個老頭的傷勢那就根本不了什麼了。
  “傷你,算得了什麼,今日,要斬你。”李七夜站在那,輕描淡寫,那怕是渾身是傷,身體如同要散架一樣,但他都沒有皺一下眉頭,依然屹立不倒,亙古無敵。
  “你的確是有這個實力。”這個老頭幽幽地說道,他說話中氣不足,聽起來好像是有氣無力,隨時都會斷氣一樣。
  但是,他的可怕,卻是足可以讓三千大世界顫抖,像他這樣的存在,一張口,就可以瞬間吞下三千大世界。
  “不過,今天你沒有這個機會了。”老頭幽幽地說道:“我們不僅僅要把你斬殺,還要把你肢解,把你的血肉分食,絲毫不留,連骨頭渣都不放過。”
  鮮血淋漓的話就是從這個老頭那虛弱的口氣中說出來,當聽到這樣的話,讓人好像看到了這個老頭在啃食著李七夜肉骨一幕,讓人不由毛骨悚然,不由打了一個冷顫。
  “是嗎?”李七夜笑了一下,完全不在意,說道:“等你們有這個機會再說吧。”
  “我們要進食!”一個無上恐怖大叫一聲,其他的無上恐怖也都目光噴湧,死死地盯著李七夜,在這個時候,能十分清楚地聽到他們咽口水的聲音。
  “我要他的道心!”有無上恐怖死死盯著李七夜。
  也有無上恐怖咽了一口口水,說道:“我要他的真命!”
  “我隻要太初原命”還有無上恐怖忍住了自己的饑餓,咽了一口口水。
  老頭輕輕舉手,在場的無上恐怖都一下子止聲,毫無疑問,在眼前這些無上恐怖之中,他是擁有很高的權威和地位。
  “我是尊敬對手的人。”這個老頭幽幽地說道:“你有什麼遺言?”?在這個老頭望著李七夜的時候,就好像看著死人一樣,或許說,此時在他的眼中,李七夜就是一個死人了。
  “沒什麼遺言。”李七夜淡淡地一笑,依然是風輕雲淡,依然是神態自若,說道:“隻可惜,我沒有見到那個人。”
  那個人,當李七夜一提到“那個人”的時候,在場的無上恐怖都一下子安靜了,他們都目光一凝,他們的目光都跳動了一下。
  可以說,他們是最為恐怖的存在,從來不知道什麼叫做害怕,什麼叫做恐懼,但是,提到“那個人”的時候,他們神態不一樣了。
  就是這個老頭,他也目光跳動了一下,輕輕地挑了一下眉毛,最後他凝望著李七夜,徐徐地說道:“那個人!”
  其他的無上恐怖沒有說話,隻是盯著李七夜而已。
  “你不意外。”李七夜淡淡地說道:“隻不過,我沒有發現他,他應該在這才對。”說闃,目光掃了一下。
  但是,這個廣袤無比的世界,沒有發現他的蹤影。
  “或許吧。”這個老頭沉吟了一下,最後徐徐地說道:“或許,他就在這,在這個世界之中。”說到這,他是頓了一下,不是很肯定,神態有些奇怪。
  “那容許我問一個問題?”李七夜笑了笑,徐徐地說道:“你們最後一次見到他的時候,那是什麼時候了?”
  李七夜這個問題,也讓在場的無上恐怖都不由紛紛相視了一眼。
  眼前這些無上恐怖,他們可以視一切為蟻螻,可以不把一切放在眼中,可以不在乎一切,但是,提到那個人的時候,他們不得不謹慎。
  在這個時候,他們都相視了一眼,似乎他們都不記得最後一次是什麼時候見過那個人了。
  “時間太久遠了,不記得了。”這個老頭都輕輕地搖了搖頭發,不是十分肯定。
  “好像,那次逃叛者的時候,他都沒出現,至少我沒見到,你們看到沒有?”一尊無上恐怖說道,看著其他的無上恐怖。
  這一尊尊的無上恐怖,他們雖然都在這個世界,但,很少交流。
  今天一更,抱歉,大約4號或6號恢複二更,蕭生現在一邊寫,一邊構思後麵的情節,一切重新開始,蕭生需要太多的工作要做了。
  

Snap Time:2018-11-13 02:44:27  ExecTime:0.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