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7)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089章 終究是無敵

  一劍無形,破萬道,聽到“噗”的一聲響起,雖然無形的一劍,但,在這那之間,任何人都感受到這一劍一下子擊穿了火祖的身體。∫雜∠誌∠蟲∫
  無影無形的一劍,瞬間穿透了火祖的身體,在這那之間,讓人都能感覺得到火祖一下子被釘在了那。
  就在這石火電光之間,有碎片濺飛,鮮血隨之飄了出來,而且整個過程是無限地被放慢,這樣的一切都讓人看得一清二楚。
  試想一下,強大如火祖,想傷到他談何容易,更別說是他身上所穿著的乃是鳳凰之甲,堅不可破,不要說是一般的兵器,那怕是同一級別的兵器,都難於擊穿這一身鳳凰之甲。
  但,在無影無形的一劍瞬間,碎片飛出,可以想象這一劍是多麼的恐怖了,而且,這一劍很明顯是擊中了火祖的要害。
  在這無限被放大的時間與空間之中,能明顯地看到火祖的身體向後倒傾,若不是在神月的籠罩之下,火祖的身體有可以一下子被擊飛。
  “鐺”的一聲刀鳴!在鳳凰之爪遞出的瞬間,開天刀祖的一刀也斬落了。
  在這那之間,開天刀祖的長刀是無比的璀璨,一刀噴湧出了世間最耀亮無比的光芒,好像是億萬星辰在這那之間炸開了一樣。
  當億萬星辰一下子炸開,一下子化作了一道白練直斬而落,這樣的白練一斬而落之時,判陰陽,分因果,斷清濁,當白練落下之時,一切都被分開了,那之間,一下都變得那麼的涇渭分明。
  在這一劍之下,骨肉分離,這樣的感覺十分清楚,似乎一刀切過,自己的骨骼與肌肉完美無比地被分離,就好像是庖丁解牛,遊刃有餘。
  “嗤”的一聲響起,一刀斬落,切入了火祖的肩膀,在整過程之中,能看得到火祖身上的鳳凰之甲邪火滔滔,鳳凰之甲也是散發出了十分璀璨的光芒,一道道法則浮現,欲擋住開天刀祖的一刀。
  但是,終究是未能擋住開天刀祖的一刀,一刀狠狠地砍入了火祖的肩膀。
  這一切說來慢,事實上,比閃電還要快一千萬倍。火祖的一記鳳凰之爪遞出的瞬間,也即是劍聖的一劍穿胸,更是開天刀祖的一刀斬在了火祖的肩膀上,同時也是神月始祖的神月籠罩住了火祖。
  四個人的動作,都是在這瞬間發生,都是同時發生的,沒有先後可言,隻不過,在這那之間,時光與空間被神月始祖的神月無限地放大而已。
  在這瞬間,劍聖、神月始祖、開天刀祖他們都是達成了默契,那之間攻破了火祖的防禦,他們三個人聯手,一下子鎮壓了火祖,劍聖的一劍穿體而過,開天刀祖的一刀斬在了火祖的肩膀之上,長刀深深地砍入了肩膀。
  這樣的一幕,讓人看得一清二楚,也是狠狠地震撼著皇尊真帝他們,三個始祖的一招絕殺,不論任何人都擋之不住,再強大的存在,都會被了傷,沒有被砍下頭顱,沒有被這樣的聯手一招擊殺,那都已經是驚豔萬古的存在了。
  舉世之間,能在劍聖、神月始祖、開天刀祖他們聯手一擊之下還不死的人,隻怕也就隻有火祖他們寥寥幾人而已了。
  “轟”的一聲巨響,在這那之間,天地炸開,整個世界在這那之間猶如被炸得灰飛煙滅一般。
  在這“轟”的一聲巨響之下,籠罩著的月光一下子被炸開了,當月光被炸開的瞬間,本是停止的時光在這那之間又如潮水一樣流淌起來。
  在這“轟”的巨響炸開之下,皇尊真帝他們都被那炸開的光芒亮瞎了眼睛,在“轟”的巨響下,璀璨光芒衝擊而來,隨之一片黑暗,讓人無法看清楚。
  當大家看清楚的時候候,都看到了劍聖、神月始祖、開天刀祖他們三個人都一下子被轟飛了。
  在這一聲可怕的爆炸聲中,好像整個世界都被炸得粉碎,在這個節點之上,時間和空間都一下子出現了空缺,那是一片的灰白,既不是被打回了原點,也不是被轟滅,好像一切本來就不存在一樣。
  皇尊真帝他們回過神來的時候,大家放眼望去,隻見劍聖、開天刀祖、神月始祖,他們身上都是血跡斑斑,看得出來,在這樣的一聲轟擊之下,神月始祖他們三個人都受了不輕的傷。
  大家望去,此時隻見火祖手握著一隻寶爐,此時寶爐跳動著邪火,每一焰的邪火都可以焚燒天地。
  雖然此時火祖破解了劍聖、開天刀祖、神月始祖他們三個人的鎮殺,但是,他身上也一樣是血跡斑斑。
  他胸前的鳳凰之甲出現了裂縫,毫無疑問,他的胸膛在剛才被劍聖的一招“聖劍無名”給擊穿了,雖然這一劍無影無形,但是,依然看得出來,這一劍是擊穿了火祖的胸膛,具體傷勢是無法看得出來。
  而肩膀也被開天刀祖一刀斬開,那怕是鳳凰之甲穿在身上,肩膀上的鎧甲依然是被斬開了,沒能完全擋下開天刀祖的這一刀。
  盡管是劍聖、開天刀祖傷了火祖,但是,依然讓皇尊真帝他們抽了一口冷氣,要知道,他們能傷到火祖,那是他們三個人聯手,同時施出了自己一生中最強大的一招絕殺,這才傷到了火祖。
  而且,在那一刻,火祖還沒有兵器在手,純粹是赤手空拳接下了劍聖他們三個人的一招絕殺。
  “鳳凰爐”看到火祖手中所持著的寶爐,聖霜真帝被驚呼了一聲。
  “鳳凰爐。”看著火祖手中的寶爐,皇尊真帝他們心麵也不由為之一震,這正是火祖的兵器鳳凰爐。
  剛才“轟”的一聲炸開,也是火祖使用鳳凰爐轟開了劍聖他們三個人的鎮壓,他的兵器一轟而出,瞬間不僅僅是轟開了劍聖他們的鎮壓,也是一下子把劍聖、開天刀祖他們三個人轟飛了。
  看著鳳凰爐,皇尊真帝他們心麵不由毛骨悚然,因為他們聽說過一些關於鳳凰爐的故事。
  甚至有傳言說,火祖的這一隻鳳凰爐,乃是以一隻大成鳳凰煉鑄而成的,它隨著火祖征戰九天十地,舉世無敵。
  在火祖的那一個時代,曾有著這麼一句話,當火祖的鳳凰爐一出手的瞬間,那就意味著一場戰爭要結束了,因為沒有誰人能擋得住火祖的鳳凰爐,這是無敵之兵,真正的無敵。
  現在火祖的鳳凰爐一出手,便轟飛了劍聖、開天刀祖他們三個人,那可想而知火祖的鳳凰爐是有多麼的強大,多麼的恐怖了。
  手持鳳凰爐的火祖,那就代表著無敵,誰都擋不住。
  那怕劍聖他們一看到火祖手中的鳳凰爐,也不由眼瞳收縮,目光跳動了一下。
  “諸君,非我對手也。”火祖手持鳳凰爐,並沒有驕傲,也沒有得意,也平靜,他好像不是麵對敵人,而是麵對朋友一樣,輕輕搖頭,說道:“當年,若非是事出有因,隻怕諸君也不存也,灰飛煙滅,又焉會有今日。”
  “你也逃不掉一死!”開天刀祖目光冰冷。
  開天刀祖這樣的話,讓火祖沉默了一下,他全身被鎧甲所覆蓋,雖然看不出他的表情,但能想象,此時他的表情很複雜。
  “世間,又有誰能逃得過一死呢?”最終,火祖輕輕地歎息一聲,搖了搖頭,說道:“我們隻不過是去做自己應該做的事情而已,我也是如此,諸君也是如此。”
  “你太讓人失望了。”神月始祖最終冷冷地說道:“也讓你的師父失望了!”?神月始祖一說這話,皇尊真帝他們心麵不由跳動了一下,火祖的來曆很神秘,他的師父更神秘,甚至有傳言說,火祖的師父是三仙之一,不知真假。
  “我們,隻是棋子而已。”火祖最終搖了搖頭,說道:“該還的,我也還了。世事萬般,皆無謂也。做我們該做的事情而已,此般,足夠也。”
  “別把我們與你扯在一起。”神月始祖冷冷地打斷了火祖的話,冷冷地說道:“我們所為,乃是不愧對自己,不愧對天地,不愧對眾生!你,劊子手而已,枉那麼多的兄弟對你如此的信任,為你拋頭顱,灑熱血!”
  神月始祖如此斥喝,於情於理,也看得出來,神月始祖與火祖的交情是最好的,劍聖、開天刀祖反而與火祖沒有什麼關情。
  這一點也不難理解,畢竟,當年火祖要遠征不渡海,作為始祖的神月始祖,願意站出來協助他完成如此大業,與他同行,一同進入了不渡海。
  可以說,神月始祖進入不渡海,完全是因為火祖。而且,也能想象,他們在不渡海之中,是何等的患難於共,可惜,最終火祖卻作出了另外一個選擇。
  “是的。”火祖也不為自己辯解,他點頭,說道:“我讓大家失望了,但,我依然會去做,我隻是做我該做的事情,就如諸君認定的正義一樣,隻不過,我與諸君的角度不一樣而已。”
  火祖說出這話,很平靜,沒有一點的火氣。
  673a;4e0B;8f7d;app770B;4e66;795e;ff0c;767e;5ea6;641c;952e;8Bcd;ff1a;4e66;638c;67dc;app6216;76f4;63a5;8BBf;95ee;7f51;7ad9;.
  

Snap Time:2018-11-19 00:19:14  ExecTime: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