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3092章 飛地池的交易

  聽到長輩這樣的一個故事,在場不少修士都心麵毛骨悚然,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雜/誌/蟲●在此之前還有不少年輕人抱著開玩笑、或者好玩的心態,覺得像飛地池這樣的地方是十分有意思。
  現在,聽到這樣的故事之後,他們心麵都不由毛骨悚然了,總感覺自己背後有一雙陰冷的眼睛盯著自己一樣,讓自己背脊是發寒,不由冷汗涔涔。
  “道兄所說的,乃是顛帝嗎?”另一位大人物聽到這個故事之後,不由輕輕地問道。
  這位長老隻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並不回答他的話。
  “真的是顛帝老祖宗嗎?”聽到這樣的話,這個大教的弟子不由駭然,驚呼一聲,急忙問道。
  但是,這位長老沒有說話了,看了看飛地池,沉默下去了。
  雖然這位長老不再說話了,但是,這們大教的弟子心麵都已經明白了,他們都不由毛骨悚然,倒吸一口冷氣。
  因為所說的“顛帝”就是他們大教最強大的老祖宗之一,但是,他們的宗門之內,對於這位老祖宗的記載是寥寥無幾,也未曾聽過哪一位長輩談過這位老祖宗。
  這位曾經是他們大教中最強大的老祖宗,對於他們大教而言,又似乎像是陌生人一樣,整個宗門都沒有他任何事跡的記載。
  現在聽到這話之後,這個大教的弟子終於明白,為什麼宗門內的卷宗會沒有這位顛帝老祖宗的記載了。
  他們想到這,都不由打了一個冷顫,手掌心都不由直冒冷汗。
  要知道,一位強大無匹、驚豔無雙的真帝,最後竟然顛狂至死,這是多麼恐怖的事情,這背後究竟是有著怎麼樣驚悚的事情。
  在多少晚輩看來,一位真帝,那已經足夠無敵了,更何況是一位驚豔無匹的真帝呢,在這世間,又有何物能左右或者為難這樣的一位真帝呢。
  但是,就是這麼一位驚豔無雙的真帝,最後竟然是顛狂至死,這是多麼恐怖的事情呢?
  “這,這,這是詛咒嗎?”有晚輩不由毛骨悚然,打了一個冷顫,心麵都不由打哆嗦。
  “心魔。”長輩冷冷地說道:“當你交易那一刻,心魔就已經伏潛在你內心最深處,它會伺機吞噬你!”
  “心魔。”晚輩們都不由喃喃自語,他們心麵發毛。
  連一位真帝,都會被自己的心魔吞噬,最後顛狂至死。試想一下,連一位驚豔無雙的真帝都不能幸免,何況是他們這樣的人呢?
  “還想要去交易嗎?”這位長老冷冷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晚輩。
  他身旁的晚輩都不由麵麵相覷,他們你看我,我看你,最後都腦袋搖得像拔浪鼓一樣,在這個時候,他們望向飛地池的目光都一下子變了,他們目光深處一下子充滿了畏懼。
  在此之前,他們都覺得飛地池這樣的交易,這樣的贖賣,是很有意思,是很好玩的模樣,但,現在他們談到這樣的事情,都沒有覺得好玩,心麵都不由發毛。
  “奇怪”大黑牛望著飛地池,看著那晶瑩的世界,說道:“怎麼會多了一層鋒銳光芒,這是要幹什麼,不讓人進去嗎?”
  “因為有大事發生了。”李七夜看了一下飛地池,淡淡地說道:“連它也進入了防禦的狀態,你自己去想象吧。”
  “難道當日天隕飛來,天墟之中有光芒炸開的,就是飛地池所散發出來的嗎?”聖霜真帝也不由一驚,想到巨隕飛入天墟的那一幕。
  當時巨隕掠過天雄關之後,便飛入了天墟,在那個時候,天墟深處有無盡的光芒都炸開了,十分的震撼人心。
  “我的媽呀,有巨擘要來了,不對,或者說,有巨頭要來了。”大黑牛吸了一口冷氣,說道:“飛地池比我們更有先見之明呀。”
  聖霜真帝心麵也不由為之一凜,連飛地池都進入防禦狀態的話,那麼後果可以想象了。
  飛地池,作為六極贖地之一,它何等的可怕,何等的神秘,連強大無匹的始祖、驚豔無雙的存在,對於飛地池都是充滿著忌憚。
  現在飛地池都進入了防禦的狀態,那麼,未來將要發生什麼事情呢?
  不管未來將要發生什麼事情,但是,飛地池它都已經預感到了,所以才會進入這樣的防禦狀態,以防驚變。
  “從來未曾有過。”聖霜真帝不由喃喃地說道:“難道天要崩了嗎?”
  “嘿,真的發生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何止要天崩,天都要滅了。”大黑牛嘿嘿地笑了一下,冷冷地說道:“飛地池的恐怖,不是你能想象的。當年遠荒聖人這老鬼進去過,但,什麼都沒幹,就離開了。雖然他是無損歸來,嘿,嘿,嘿,但,我知道他心麵特別的不爽,特別的憋屈,我猜,他一定是在飛地池麵吃了大虧。隻不過麵子抹不過去,沒有公開而已。”
  “真的嗎?”聖霜真帝心麵一震,因為這樣的事情,在光明聖院從來沒有記載過,也從來沒有提過他們的始祖去過飛地池。
  “我的話,那是比珍珠還真。”大黑牛淡淡地一笑,然後嘿嘿地說道:“不過,遠荒聖人這個老東西,去幹什麼就不知道了。不過嘛,我看他,也不是什麼好東西,說不定他是想去交易,無非最後沒有談妥而已。嘿,搞不好,他是想來硬的,但,很有可能吃了敗仗,吃了大虧,最後隻好灰溜溜地跑回來了,就算他心麵特別的不爽,也隻好憋在肚子了。”
  聖霜真帝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平定了一下自己心中的情緒。
  作為光明聖院的弟子,又是擁有十二宮真帝的存在,她自幼修練光明之術,她當然知道他們的始祖遠荒聖人是強大到何等可怕的地步了。
  遠荒聖人不僅僅是仙統級別的始祖,他更是被人列入了十大始祖之一,萬古以來,能與他比肩的始祖那是寥寥無幾。
  可以說,遠荒聖人所在的時代,他是可以橫推一切,沒有任何存在可以擋得住他的步伐,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才能普渡眾生,光明普照整個三仙界。
  在那個時候,不論是多麼強大的存在,不論是多麼恐怖的存在,隻要遠荒聖人光明所普照之處,都必須遠遁而去,再也不敢出世。
  現在,大黑牛即說,那怕強大如遠荒聖人,最終竟然會在飛地池吃了敗仗,吃了大虧。如果這樣的事情傳出去,那是多麼震撼人心的事情,那是多麼可怕的事情,隻怕會掀起驚濤駭浪。
  “是一個十分有意思的地方。”李七夜目光看著飛地池,露出了濃濃的笑容。
  “嘿,大聖人,不是會想進去試試吧。”大黑牛見李七夜這樣的目光,他突然之間,有一種預感,感覺李七夜必定會進去一趟。
  對於大黑牛這樣的話,李七夜含笑不語。
  “公子真的要進去?”聖霜真帝不由為之一驚,說道:“這,這,這隻怕是不祥。”
  雖然說,聖霜真帝對於李七夜的實力是有信心,但是,飛地池的交易一直以來都是十分的邪門,很多做過交易的人,最終都不得善終,這實在是太詭異,太邪門了。
  “或許,對於大聖人來說,這也是一種磨礪。”大黑牛側首想了想,說道:“真的是如此的話,何況不是對於大聖人的道心是一種更好的打磨呢?”
  大黑牛見識更廣,所站的角度更高,所以,他所看到的,遠在於其他人之上。
  大黑牛這樣的看法,讓聖霜真帝不由為之一怔,但是,仔細想想,似乎又有道理,畢竟,李七夜的道心是何等的堅定,別人會受到影響,但,李七夜卻不見得了。
  “好是好。”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徐徐地說道:“可惜,我想要的,飛地池給不起!不然,還真的是很有意思。”
  說到這,李七夜頓了一下,目光無比深邃,望著飛地池,徐徐地說道:“最珍貴的東西”
  聖霜真帝也不由望著李七夜,她心麵也有著好奇,有著渴望。她很想知道,李七夜心麵最珍貴的東西、最難以割舍的東西,那究竟是什麼呢!
  當然,在聖霜真帝看來,絕對不是寶物,也不會是什麼功法,畢竟,對於李七夜而言,所謂的寶物、所謂的功法,他都未曾往心麵去,這些都不可能成為他心麵最珍貴、最難以割舍的東西。
  或者是某個人?聖霜真帝不由這樣想,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個人,讓李七夜這樣的存在是那麼的難於割舍,是李七夜心麵最珍貴的東西,這究竟會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呢。
  如果說,有一個人,能成為李七夜心麵最珍貴的,那必將是舉世無雙,驚豔萬古,至少不是她這樣的人!
  如果真的有這樣的一個人,聖霜真帝心麵就不由有所渴望,她很想見一見這樣的一個人。
  但,隨之,聖霜真帝又不由搖了搖頭,她仔細想,舉世之間,隻怕沒有任何人能挽留得住李七夜,也沒有任何人能收得了李七夜的那顆心,或許,沒有哪一個人能成為他心麵最珍貴、最難以割舍的東西!
  

Snap Time:2018-11-16 04:58:22  ExecTime:0.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