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3068章 炸屍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一席話,聖霜真帝心麵不由為之一震,她的確是沒有想到這一點,那也是因為她還沒有強大到那種地步。雜☆誌☆蟲
  “到了,快看”就在這個時候,前麵的大黑牛叫了一聲,柳燕白更是驚呼一聲。
  李七夜和聖霜真帝聽到他們的聲音,立即快步趕上去。
  此時,他們已經走到陰兵隊伍的盡頭了,這是一個巨大無比的山穀,在還沒有抵達這個山穀的時候,遠遠便感受到了那股撲麵而來的熱浪了。
  這樣的一般熱浪是十分的炙熱,燙得人皮膚都幹裂,而且在這一股熱浪之中,充滿了濃濃的銅鐵之味。
  當衝入山穀的時候,看到了十分詭異的一幕,看到了十分邪異的一幕。
  衝入山穀之後,你才會發現,這哪是一個山穀,更準確地說,這是一個巨大無比的鐵鍋,或者是一個巨大無比的地鍋。
  此時,山穀麵,不對,應該說,在這樣一個巨大無比的地鍋麵,撲撲地冒著熱泡,而撲麵而來炙熱的熱浪,正是從這地鍋衝出來的。
  而鍋所煮著的,竟然是銅水,滿滿的一鍋銅汁。這一鍋滿滿的銅汁,那可不是一般的銅汁,乃是高純度的精金煉赤銅,整鍋的銅汁,那是十幾種的神金所融煉而成。
  就算是再不懂行的人都看得出來,這麼一鍋呈現赤金色的銅汁,那是十分的稀有,十分的罕見,它們乃是用最珍貴的神金融煉而成。
  這樣的銅汁,若是用來打造兵器的話,武裝一個道統,隻怕隨時都有可能武裝出一支百萬大軍,而且是精銳中的精銳。
  單是這樣的一鍋銅汁,那都是十分駭然,它的價值,隻怕不是一般的門派傳承所能承受的。
  更為讓人駭然的不是這麼一鍋滿滿的銅汁,而是那些陰兵。
  陰兵排著長長的隊伍,它們依次地一一走入了地鍋之中,隨著它們全部一一沉入了銅汁麵。
  這樣的一個鐵鍋,似乎它是無底洞一樣,那怕是千萬士兵潛進去,那都不會看到有任何一個士兵浮起來,而且,再多的士兵走進去,也無法把這樣的鐵鍋填滿。
  無數的陰兵,它們排成了一支綿長無比的隊伍,千百萬年行軍之後,最終,它們依次地走入了鐵鍋之中,浸在銅汁麵,最後沉入了地鍋。
  這樣的一幕,看起來是多麼的不可思議,那是多麼的可怕,那簡直就是讓人無法想象。
  就是聖霜真帝,看到這樣的一幕,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陰兵行軍,那已經可怕了,更為離譜的是,它們竟然全部都沉入了鍋底,把自己給煮了。
  “這搞的是什麼鬼”看到所有的陰兵都排隊,一一走入了鐵鍋麵,任由滾燙的銅汁浸鑄在自己身上,最後慢慢地沉入了鍋底,大黑牛都有些悚然。
  大黑牛見多識廣,膽子夠肥了吧,在這個時候,看到陰兵排隊,把自己給煮了,沉入鍋底,他都不由覺得背脊是冷嗖嗖的。
  “究竟是什麼東西,使得它們如此前赴後繼地沉入鍋底呢?”聖霜真帝也搞不明白,陰兵行軍千萬,最後他們隻是為了把自己給煮了,最後把自己全部沉入了鍋底。
  這樣的事情,就算是見識再廣的聖霜真帝,也看不明白,看不透這麵的奧妙。
  “銅煮陰兵”李七夜眼前這樣的一幕,雙目不由為之一凝,徐徐地說道。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炸油鍋嗎?”看到陰兵全部都沉入了鍋底之後,看著翻滾的銅汁,大黑牛說嘿嘿地說道:“聽說人死了之後,造孽多的人,會被扔進油鍋煎煮,慘叫之聲響徹整個陰曹地府。”
  “師父,這是真的嗎?”柳燕白聽到這樣的故事,都不由悚然。
  大黑牛聳了聳肩,說道:“誰知道真假,反正你師父我沒做虧心事。”
  “虧心事是沒錯,隻是心黑得發亮而已。”李七夜淡淡地一笑,拆大黑牛的台。
  “大聖人,你不能這樣汙蔑我。”大黑牛立即大叫一聲,十分不滿地說道:“我本帥牛心地純良,從不做傷天害理的事情。”
  對於大黑牛的不要臉,李七夜也隻是笑了笑而已。
  “道兄,此般為何?”聖霜真帝看著一個個陰兵毫不猶豫地走入了鐵鍋之中,任由銅汁煎炸,最後沉入了鍋底,她也看不出端倪來,向李七夜請教。
  “戰,將在。”李七夜看著眼前這樣的一幕,雙目一凝,然後身影一閃,往山穀之後縱身而去。
  大黑牛他們反應過來,他們都紛紛地跟上了。
  在大穀之後,有個懸崖,似乎深不見底,李七夜直降而下,大黑牛他們緊隨其後。
  當降到穀底的時候,大黑牛他們都看到了一片火光閃動,火舌就像是一條條火龍一樣在那竄動著。
  如果說,在上麵煮著陰兵的山穀是一口鐵鍋的話,那麼眼前火舌閃動的穀底就是灶台了。
  此時,大黑牛他們看到前麵的石壁之上,乃是一個個火口,火口之中竄出了一道道的火苗,像火龍一樣竄動。
  通過這一個個火口,可以看得到,在山體麵有著熊熊大火,似乎,整個山體都是中空的一樣,麵熊熊大火十分的凶猛,在瘋狂地焚燒著。
  看到這一幕,應該就是這山體麵的熊熊大火把上麵的銅汁煮得沸騰不止了。
  此時,在火口之前,隻見有一個黑衣人,這個黑衣人全身被黑霧所籠罩著,此時這個黑衣人以強大無比的氣罡催動著山體麵的熊熊大火,在他的罡氣催動之下,熊熊大火是越來越旺盛,越來越凶猛。
  毫無疑問,正是這個黑衣人給山體的烈火鼓風,使得山體麵的烈火更加旺盛,煮著上麵的銅汁。
  “原來是你這個奸人在此作壞。”看到這個黑衣人在作鼓風,大黑牛大喝一聲,揚蹄,一記重蹄踢了過去。
  聽到“砰”的一聲響起,這個黑衣人被大黑牛一記蹄子踢中,一下子被踢入了火口,落入了熊熊大火之中。
  聽到“蓬”的一聲響起,隻見山體麵的烈火一下子就更加的旺盛了,把這個踢進去的黑衣人一下子包裹住,把他徹底的焚燒掉。
  “嘿,看你還敢不敢在這使壞。”大黑牛見自己一記蹄子就把黑衣人踢進火口之後,對於自己這樣的傑作那是十分的滿意。
  “師父,他爬出來了。”就在大黑牛洋洋得意之時,柳燕白大吃一驚,大叫。
  大黑牛望去,隻見“蓬”的一聲響起,隻見火口麵爬出了一個火人,這個火人全身都是熊熊大火,這正是剛才大黑牛一蹄踢了進去的黑衣人。
  當這個黑衣人爬出火口之後,站了起來,“蓬”的一聲響起,他身上的烈火一下子熄滅掉,然後他依然發起了罡氣,依然無休無止地鼓風吹火。
  這個黑衣人從被踢入火口,再到爬出來,他從始至終都沒有看大黑牛一眼,也沒有看李七夜他們一眼。
  “本帥牛就不信邪。”大黑牛見黑衣人一點事的模樣都沒有,也覺得邪門了,大喝一聲,揚蹄,一下子踢了過去。
  又是“砰”的一聲響起,黑衣人一下子被踢入了火口之中,聽到“蓬”的一聲響起,火口麵的熊熊大火把它一下子包裹住了。
  然而,這不濟於事,片刻之後,隻見渾身熊熊大火的黑衣人又爬了出來,然後身上的熊熊大火在“蓬”的一聲中,又一下子熄滅了,他又是無休無止地催動著罡風,為熊熊大火鼓風。
  “這不是活人。”見黑衣人從始至終都沒有看他們一眼,大黑牛終於明白了,說道:“這是鬼,不,應該說是傀儡,或者說,它和陰兵是一路的貨色。”
  “這究竟是什麼東西呢?”看到這樣詭異的一幕,聖霜真帝也不由暗暗吃驚,今天詭異的事情,那實在是太多了。
  “你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
  聖霜真帝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上前,沉喝一聲,妖叱:“現你原形”話一落下,聽到“嗡”的一聲響起。
  在這那之間,聖霜真帝身上浮現了聖光,她身上的聖光雖然不是聖焰滔天,但是,純粹無比,一縷縷的聖光在跳動的時候,她就好像是光明之源,她擁有了世間最強大最純正的光明力量。
  在這那之間,光明之下,一切的黑暗都必將是無處遁形,一切都必將被淨化。
  “滋、滋、滋……”的聲音響起,在這那之間,受到聖光的淨化,黑衣人身上的黑衣一下子煙消雲散,這不是什麼黑衣,而是由黑霧籠罩而成。
  當黑霧被淨化之後,露出了原形,那是一具骷髏,它眼眶竄動著火苗。
  “好強的光明力量,好純潔的光明力量,丫頭的確繼承了光明聖院的衣缽。”看到聖霜真帝的光明力量,大黑牛不由讚了一聲。
  “吱、吱、吱”一聲聲慘叫響起,就在聖霜真帝的聖光籠罩著這具骷髏不由慘叫起來。
  

Snap Time:2018-11-21 00:29:38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