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2996章 神秘的女子

  隻見街角有兩個人走了出來,她們行走在這熱鬧的街道上,但是當她們一走過來的時候,似乎天地都變得安靜一樣。ζ雜↑誌↑蟲ζ
  熱鬧的街道,繁華的天雄關,在這那之間,都似乎離她們很遙遠一樣,似乎是完全在另外一個世界一樣。
  當她們走了過來之時,讓人一看,看得不是很真切。走在前麵的明顯是主人,也便是剛才說話的人,但是,她的真容被遮擋住了。
  這個女子她並沒有戴著麵紗或者戴有帽子什麼的,那怕她沒用什麼擋住自己的容顏,都讓人看不清楚她的模樣。
  她明明就站在你的麵前,但,你卻偏偏看不清她的容顏,看不清她的模樣,但你又覺得自己好像又看很清楚一樣,卻又偏偏無法記得住或者想得起她是長什麼模樣的,你根本就找不到詞語去形容這種感覺。
  或者這就好像是在夢中一樣,是那麼的真實,又是那麼的夢幻,當你夢一醒過來的時候,你是無法記住夢中這個人是長什麼模樣。
  毫無疑問,這個女子是用逆天無比的手段遮蔽了自己的容顏,隱去了自己的真身,所以,不論你怎麼樣去看,都無法看清楚她的模樣,你也不知道她是長得美麗還是醜陋。
  而這個女子身邊所跟著的侍女就讓人看得清清楚楚,這個侍女長得十分漂亮,可以說,這麼一個侍女,不論走到哪,都稱得上是傾國傾城,眉如粉黛,瓜子臉兒,雙目如星辰,好像會說話一樣。
  侍女的身材是凹凸有致,十分迷人,能牢牢地吸引住人的目光。
  而這個侍女卻偏偏穿著一身十分中性的衣裳,看起來有點像男裝,這讓她一看就給人一種女扮男裝的感覺,特別是她起伏的酥胸,更顯得吸引目光了,如此一來,這使得她充滿了十分吸引人的魅力。
  眨眼之間,這對主仆就走近了,她們走過來的時候,總給人一種感覺,好像她們是從夢境中走出來的一樣,而大家都像是在做夢一樣。
  當這一對主仆走近,剛才還咄咄逼人的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不由臉色大變,他們都紛紛低下了頭,看得出來,他們被嚇得臉色發白,毫無疑問,他們兩個人是很忌憚這一對主仆。
  要知道,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乃是明王佛座下的沙彌,深受明王佛的器重。至於明王佛,那就不用多言了,作為強大無比的長存不朽,實力是何等的威懾八方,更何況,他是楞枷寺的方丈,可以稱得上萬佛之首。
  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作為明王佛座下的沙彌,他們一直都跟隨在明王佛的左右,什麼樣的風浪他們沒有見過,什麼樣的人物他們沒有見過,可以說,當世之中能讓他們害怕的人是寥寥無幾。
  但是,現在完全可以看得出來,明王左童、明王右童是十分的忌憚這對主仆。
  “好大的威風呀。”此時這對主仆,主子還沒有說話,而她身邊的侍女便瞪了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一眼,說道:“原來明王佛已經強大到這樣的地步了,座下的童子都可以在光天白日之下強行化緣了,了不起,了不起。”?看得出來,這個侍女的性子也好不到哪去,也是凶巴巴的模樣。
  被這個侍女這麼一罵,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一聲都不敢吭一下,似乎連反駁的勇氣都沒有。
  看到這個模樣,白金寧十分奇怪,她對於明王左童、明王右童的威名早就有所耳聞,作為明王佛座前的童子,可謂是位高權重。
  但是,現在明王左童、明王右童在這對主仆麵前,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這就意味著,這個神秘的女子,身份比明王佛還要高,來曆比明王佛還要可怕了。
  這就讓白金寧十分好奇了,這個神秘的女子究竟是何來曆呢?
  “罷了,也不為難你們。”那個遮蔽容顏的神秘女子輕輕地擺了擺手,吩咐地說道:“去吧,記住,人外有外,天外有天。”
  “弟子謹記。”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一個屁都不敢放一下,頓首,向神秘女子拜了拜,然後轉身就離開了,甚至可以用逃走來形容他們。
  明王左童、明王右童那樣的姿態,就好像老鼠遇到貓一樣,特別是神秘女子放他們走的時候,他們那模樣,就好像是遇到大赦一樣,恨不得立即就逃之夭夭。
  對於明王左童、明王右童的逃走,李七夜也未多看一眼,他目光落在了這個神秘女子身上,雖然這個神秘女子用逆天的手段遮蔽了自己的容顏,但是,這並不妨礙李七夜仔細打量一番。
  這個神秘女子也是落落大方的模樣,並沒有覺得什麼不妥,任由李七夜打量。
  反而,神秘女子身邊的這個絕色侍女,那就不甘心了,見李七夜那放肆的目光如此打量著自家的小姐,她就立即不忿了,她立即向李七夜瞪去,好像向李七夜示威一樣。
  李七夜這個時候才收回目光,笑了笑。
  “登徒子——”對於李七夜如此放肆的目光,絕色侍女十分的不滿。
  李七夜這個時候才向絕色侍女望去,目光依然是那麼的放肆,他的目光依然是那麼的充滿了侵略,一望去的時候,好像是赤裸裸一般站在他的麵前。
  被李七夜這樣的目光一望來,絕色侍女心麵突然有一種很古怪的感覺,酥酥麻麻的,好像被李七夜的大手撫摸著一樣。
  這讓絕色侍女又羞又氣,雙目狠狠向李七夜瞪去,不由挺了一下酥胸,忿忿不平的模樣,似乎向李七夜示威一樣。
  盡管她是忿忿不平的模樣,但是,當她一挺酥胸,那生氣的模樣,本是絕色的她,看起來更加的迷人了。
  對於絕色侍女這番模樣,李七夜也僅僅是笑了一下而已。
  “哼,幫你解圍也不道一聲謝。”絕色侍女不滿意,冷哼一聲,冷冷地說道:“若不是我們小姐給你解圍,說不定你已經被他們狠狠地教訓了一頓了。”
  “給我解圍?”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笑了起來,說道:“你們這叫狗咬耗子,多管閑事。”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絕色侍女頓時來脾氣了,瞪著李七夜,惱氣地主道:“你也不是什麼好人,我們好心給你解圍,你竟然敢說狗咬耗子,你說個道理來聽聽……”?“沒什麼道理。”李七夜笑了笑,搖了搖頭,說道:“那是你們救了他們一條狗命,僅此而已。”說完,笑了一下,便轉身離開了。
  白金寧回過神來,她忙是向神秘女子主仆兩人鞠了鞠身,然後再追上李七夜。
  白金寧雖然不知道這對主仆究竟是什麼來曆,但是,看得出來,明王左童、明王右童都如此忌憧,那一定是來曆十分驚人。
  對於李七夜的離去,神秘女子也沒有出聲挽留,隻是看著李七夜遠去的背影而已。
  待李七夜離開之後,絕色侍女就忿忿不平了,她不由抱怨地說道:“小姐,我們好心給他解圍,反而怪罪起我們來,這是什麼道理,哼,哼,哼,他未免架子太大了吧,他以為自己是什麼人呀。”
  “他這話,說得也沒錯。”神秘女子也沒有生氣,笑笑,說道:“我們的確不是給他解圍,反而是放走了明王左童、明王右童。”
  “小姐也讚同他的話。”絕色侍女驚訝。
  “你是看不透他,也無法想象他的強大。”神秘女子輕輕搖頭,說道:“明王左童、明王右童在他眼中算得了什麼,那也隻不過是螻蟻而已,一巴掌就能拍死,不要說是兩個童子,就算是明王佛親臨,他都未放在眼中。”
  “難道他還比小姐更強大不成?”絕色侍女不是很相信。
  “何止是比我更強大。”神秘女子望著李七夜遠去的方向,目光深邃,徐徐地說道:“隻怕,他比當今世上的任何人都要強大,他的強大,不是我輩之人可以揣測的。”
  “有這麼強嗎?”絕色侍女不是很相信,將信將疑,說道:“他哪像是天下無敵的人嘛。”
  這也不怪絕色侍女會如此認為,畢竟,李七夜這模樣實在是太普通了,普通到讓人看一眼就忘記,普羅大眾,根本就沒有什麼特色。
  “人,不可貌相。”神秘女子徐徐地說道:“你太小看他了,老祖宗是什麼人,你以為隨便的人都能入他老人家的法眼吧。”
  “小姐說得也是。”聽到這話,絕色侍女也不由為之服氣,低下了螓首。
  神秘女子望著李七夜遠去的方向,神態奇怪,她側了側螓首,又若有所思的模樣。
  “小姐,那,那我們該怎麼辦?”絕色侍女抬頭來。
  “先看看。”神秘女子徐徐地說道:“既然都出來一趟了,那就走走吧,太尹喜不也要大宴天下嗎?帶你漲漲見識也好。”
  “這個李七夜呢?”絕色侍女若有所指,說道:“小姐該如何處理呢?難道小姐真的……”
  “現在斷言,那還言之早矣。”神秘女子輕輕搖頭,說道:“不急。”
  

Snap Time:2018-11-18 07:26:34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