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965章 再別

  李七夜不理會大黑牛的慫恿,取出了洗罪劍,遞給了杜文蕊,說道:“帶回去吧,這終究是你們洗罪院的鎮院之寶。じ雜﹢誌﹢蟲じ”
  “洗罪劍呀,不要給我吧。”一看到李七夜要把洗罪劍還給杜文蕊,大黑牛雙眼一亮,就伸蹄子去搶。
  “砰——”的一聲響起,但是,洗罪劍剛到手,大黑牛就摔個四腳朝天,洗罪劍根本就不是承認他,或者說,洗罪劍對他脾氣特別的大,瞬間就衝擊了他一下,似乎,洗罪劍與大黑牛之間被不是那麼的待見。
  “呸,不就是一把破劍嗎?有什麼了不起,當年有遠荒聖人在世,你還能耍點小威風,現在遠荒聖人已經死了,看你還能怎麼樣威風。來,來,來,你有本事從劍鞘麵蹦出來,看本帥牛怎麼樣好好教訓你……”
  在這個時候,大黑牛是十分的氣憤,跳了起來,破口大罵:“……本帥牛一定會把你踏在蹄下,把你踩得稀巴爛,不,本帥牛一定要把你煉成廢鐵,把你扔入深淵之中,讓你萬劫不複,永不見天日!”
  “既然是一把破劍,你還與它一般見識幹什麼。”李七夜看了一眼破口大罵的大黑牛。
  “也對哦。”大黑牛怔了一下,覺得李七夜的話是十分有道理,站直身體,高高昂起了牛頭,對洗罪劍不屑一顧,說道:“一把破劍而已,本帥牛不屑一顧,還看不上眼,你這樣的破銅爛鐵,還是留在洗罪院這樣的破地方發爛吧,有誰稀罕你。”
  “鐺”的一聲,洗罪劍也是劍鳴一聲,似乎對於大黑牛也是十分的不屑,一副高高在上,氣勢淩人的模樣。
  看來,洗罪劍和大黑牛在以前就曾經結過仇,至於他們之間有什麼仇什麼怨,外人就不得而知了。
  李七夜笑了笑,懶得去理會大黑牛,對杜文蕊說道:“帶回去吧,未來傳給有緣人。”說著,把洗罪劍遞給了他。
  “這——”杜文蕊不由猶豫了一下,說道:“既然此劍認李同學為主,它從此便是李同學的東西,不再屬於李同學。”
  杜文蕊也很清楚,他看得出來,如果李七夜願意帶走洗罪劍的話,那麼洗罪劍本身就是十分樂意跟隨著李七夜而去。
  “我也隻是試試手而已,這是一把好劍。”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君子不奪人所愛,雖然不是君子,但,也不至於和你們洗罪劍搶鎮院之寶。”
  杜文蕊沉默了一下,最後鄭重地再拜,說道:“那杜某就厚顏收下了,多謝李同學的成全。”說著,這才接過了洗罪劍。
  “鐺”的一聲,洗罪劍是輕鳴了一聲,劍鳴之聲有著不舍之意,毫無疑問,洗罪劍也的確是願意跟隨李七夜而去。
  “去吧。”李七夜輕輕地拂了一下洗罪劍,淡淡地說道:“天地將有變,或許,光明聖院,這才是你真正的歸宿,未來,你終會遇到適合的主人。”
  在李七夜輕輕地一拂之下,洗罪劍這才平靜下來,最後,杜文蕊收起了洗罪劍,對李七夜再拜。
  對於洗罪院來說,洗罪劍乃是鎮院之寶,它是何等的珍貴,當然,如果李七夜真的要帶走洗罪劍,杜文蕊也沒有什麼異議。
  現在李七夜卻重新把洗罪劍賜還給了洗罪院,這可謂是大恩,此舉不亞於當年遠荒聖人把洗罪劍賜於洗罪院。
  洗罪劍雖然強大,但是,對於李七夜而言,並非是達到非要不可的地步,畢竟,如洗罪劍這樣強大的兵器,他手中還是有好幾件,甚至還有比洗罪劍更加強大的兵器。
  對於李七夜而言,洗罪劍這樣的兵器,完全可以代替,他當日從洗罪院取走洗罪劍,那隻不過是一時興起而已,試試手罷了,並非是真正的想從洗罪院中奪走這把神劍。
  “同學們,我們感謝李公子一路來的照顧。”在這個時候,杜文蕊帶著洗罪院的學生,向李七夜再拜。
  趙秋實他們這些洗罪院的學生,都紛紛地跟隨著杜文蕊大拜,恭恭敬敬,也是十分的虔誠,他們大拜,乃是真誠無比。
  這一路來,李七夜的的確確給了他們不少的照顧,給了他們很多的好處,這讓趙秋實他們這些洗罪院的學生都不由感恩萬物。
  “願李同學未來旗開得勝。”最終,杜文蕊有些感慨,也有些傷感,對李七夜真誠地說道。
  “會的,相信光明,也會普照洗罪院的那一天。”李七夜笑了笑,徐徐地說道。
  杜文蕊向李七夜頓首,最後,帶著洗罪院的所有學生離開了,在臨別之時,洗罪院的學生都一一向李七夜他們揮手,有著不舍,直至最後,他們消失在水晶螃蟹的山穀之外。
  “嘿,大聖人,我們該去哪呢?”當杜文蕊他們離開之後,大黑牛不由雙目發亮,有些摩拳擦掌,嘿嘿地笑著說道:“我們是不是該大殺八方,所向無敵,所向披靡呢?”?“走走。”李七夜向聖山更深處望去,徐徐地說道:“該往麵走走,該去看看。”
  “我靠,真的要去那呀?”大黑牛嚇了一跳,有些忌憚,說道:“其實,翻過聖獸園,那邊已經不是聖山的範疇了,說不好聽的,那就是一個牢房,誰進去,誰都會悲劇,都出不來,嘿,什麼光明普照,什麼皈依光明,都是忽悠騙人的話,就是要你去送死,給這道基添誇加瓦而已。”
  “你不是什麼都不怕嗎?”李七夜悠悠地看了大黑牛一眼。
  大黑牛神態有些尷尬,幹笑一聲,說道:“嘿,嘿,嘿,哪,哪,隻是,那地方,有點不祥,有點不祥,而且,那地方,去了之後,讓人渾身不自在,不自在。”
  “你不會是怕了老樹妖吧。”李七夜悠然地說道。
  “放屁。”大黑牛立即跳了起來,十分傲氣,睨睥八方的模樣,說道:“本帥牛怎麼可能會怕老樹妖呢,哼,哼,哼,他不就是年紀大了一點而已,我這個人,最尊老愛幼了。哼,哼,哼,如果真的打起來……”
  “比吹牛皮嗎?”李七夜笑了一下,乜了大黑牛一眼。
  大黑牛不由幹笑了一聲,說道:“大聖人,話不能這樣說,嘿,嘿,嘿,其實這事嘛,我也隻是與老樹妖有點小誤會,小誤會,小誤會而已。”
  “小誤會?”李七夜上下瞅了大黑牛一眼,悠悠地說道:“你不會是做了什麼見不得光的事情吧。”
  “嘿,沒什麼,啃了老樹妖幾片葉子而已。”大黑牛嘿嘿一笑,盡管這話讓他有點小尷尬,但是,依然是有幾分的得意,可以看得出來,大黑牛所做的事情,絕對不是那麼幾件葉子那麼簡單。
  “哼,就是老樹妖太小氣了,太摳門了,不就是那麼一點點東西嘛,至於氣得暴跳如雷嗎?好歹我們兩個人也是老鄰居了,這太小氣了。”在得意之餘,大黑牛不由抱怨地說道,神態之間又有些懊惱。
  看得出來,大黑牛一定是在老樹妖的手中吃了大虧,所以才會有這樣的神態。
  “麵有什麼?”李七夜不理會大黑牛的抱怨嘮叨,看了看大黑牛。
  “不知道,我沒仔細去琢磨。”大黑牛聳了聳肩,說道:“總之,我對於遠荒聖人的那一套,完全沒有什麼興趣了,至於他曾經在麵搗弄著什麼,我是不會去關心,嘿,總之,我隻要聖山,聖山給我,我就行了,懶得理會他的那些狗屁爛灶的事情。”
  “不過,老樹妖,應該最清楚。”大黑牛最後補了一句,說道:“嘿,嘿,以我看,老樹妖,他肯定會發大招的,這樣的大招,他已經憋了很久很久了。”
  李七夜看著更遠處,說道:“去走走看看也好,也該結束這一趟行程的時候了。”
  “那我就不陪大聖人了。”大黑牛一點都不講義氣,立即開溜,說道:“嘿,本帥牛還有其他的事情,再見了,下次再相見。”
  大黑牛話還沒有落下,就已經逃出了山穀了。
  “對了,如果遠荒聖人在麵留有什麼壞東西的話,那還請大聖人替我狠狠地踩上幾腳,這個偽君子,一定不會做出什麼好事情來的,絕對不會留下什麼好的東西。”跑遠之後,大黑牛還依然嘮叨地說道。
  最終,李七夜離開了山穀,水晶螃蟹和平世鵲都親自來為李七夜送行,特別是平世鵲,因為兩次救命之恩,它們都依依不舍。
  “送君千,終需一別,這將要離開古園了,回去吧。”水晶螃蟹和平世鵲送李七夜很遠,李七夜吩咐說道。
  最終,水晶螃蟹和平世鵲向李七夜鞠首,這才回去了。
  李七夜離開了古園,最後轉身後了一眼,便離開了。
  “軋、軋、軋……”在李七夜離開古園一段時間之後,古園也開始關閉了,光明聖院有長輩通知古園中的所有學生撤離。
  最終,當所有的學生都撤離了古園之後,聽到“砰”的一聲響起,古園封閉了,消失在了眾人眼前。
  

Snap Time:2018-11-21 01:35:03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