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2936章 寶源真神的主意

  在眾目睽睽之下,李七夜帶著眾人緩緩離開,所有人都沉默了,都目送著李七夜離開。☆雜*誌*蟲☆
  在這個時候,不論是誰,都不敢吭一聲,就算是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他們都選擇了沉默,並沒有阻攔李七夜。
  飛馬箭神一箭,刻石真帝、金蟒真帝,憑他們自己個人的力量,他們自認為也擋不住,然而,飛馬箭神的無敵一箭,他依然死在了李七夜手中,毫無疑問,李七夜遠勝於飛馬箭神。
  在這個時候,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他們都不由相視了一眼,在此之前,他們都低估李七夜的實力了,在此之前,他們都認為,李七夜最大的本事,就是依靠洗罪劍。
  現在看來,並不是那麼一回事,李七夜本身的實力也是十分強大。
  一時之間,這也讓刻石真帝和金蟒真帝他們心麵也不由為之疑惑了,洗罪院什麼時候出了如此一個強大的學生,而且在此之前從來沒有聽聞過。
  “他真的是洗罪院的學生嗎?”在李七夜走了之後,有一些學生心麵就疑惑了。
  千百萬年以來,洗罪院都沒有出過什麼驚豔的學生,就算有一些學生取得不俗的成就,那也是離開洗罪院之後很久的事情,像李七夜這樣依然還在洗罪院的學生,就如此的驚豔無雙了,從來沒有出現過。
  “這小子,邪門,他絕對有問題。”在李七夜離開之後,有年紀大的學生十分肯定地說道。
  望著李七夜遠去,寶源真神都不由沉默了,飛馬箭神比起他來,不知道強大了多少,但是,強大如飛馬箭神,依然死在了李七夜手中。
  如果說,此時向李七夜報仇,那豈不是自尋死路?一時之間,寶源真神也沉默不語,久久說不出話來。
  過了許久之後,寶源真神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不由握了握拳頭,不論如何,他都要為死去的鄧壬森報仇。
  不管鄧壬森他這個人怎麼樣,盡管他在北院的老師之中,並不是很優秀,但是,作為曾經是他的老師,鄧壬森對於他是有大恩,如果沒有鄧壬森的幫助,他也得不到如此的奇遇,也沒有他寶源真神的今天。
  可以說,沒有鄧壬森助他一臂之力,他隻不過是北院中的一個普通學生,甚至是一生碌碌無為,不要說如此年輕便能成為不朽真神,就算窮其一生,都難成為不朽真神。
  沒有鄧壬森的幫助,沒有如此的奇遇,說不定,窮其一生,也就勉強為登天真神而已。
  對於他來說,鄧壬森如同再生父母,所以,鄧壬森死在了李七夜手中,不論如何,他寶源真神都必須為他報仇!
  在這個時候,諸多學生都紛紛離開了,所有學生都散去了,最後隻剩下了金蟒真帝、刻石真帝,此時他們也正轉身離開。
  “兩位道兄”在金蟒真帝和刻石真帝離開的時候,寶源真神忙是追上去,向金蟒真帝、刻石真帝他們兩人抱拳。
  金蟒真帝、刻石真帝都停下腳步,向寶源真神打招呼,說道:“原來是寶源兄。”
  寶源真神,已經是不朽真神了,雖然不像飛馬箭神那麼強大,但,實力也絕對很強,也是有那個身份和金蟒真帝、刻石真帝說上話的人。
  當然,比起出身,比起潛力,比起未來,寶源真神的確是不如金蟒真帝、刻石真帝他們兩個人。
  “對於兩位道兄,小弟久仰,隻是一直未有機會拜見。”寶源真神抱拳,謙遜。
  金蟒真帝和刻石真帝兩人笑了笑,刻石真帝也感慨,說道:“寶源兄的一塊寶源,便足以讓人羨慕,我對於寶源兄的奇跡,也有所耳聞。”
  “慚愧。”寶源真神忙是說道:“隻是小弟運氣好點而已,誤打誤撞,吞食了這麼一塊寶源,沒有死,那也算是蒼天的眷顧。”
  寶源真神曾有奇遇,得到了一塊寶源,被他誤吞下去,差點讓他喪命。
  俗話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也正是因為誤吞了這一塊寶源之後,這使得寶源真神的修行突飛猛進,使得他在北院這樣人才輩出的大學院中顯得出類拔萃,最後讓年紀輕輕的他成為了一尊不朽真神。
  “兩位道兄,就此作罷嗎?”寶源真神也不轉彎抹角,向金蟒真帝和刻石真帝說道。
  “怎麼?寶源兄有更好的建議?”金蟒真神和刻石真帝也不是蠢人,他們淡淡地笑了一下。
  寶源真神深呼一口氣,鄭重地說道:“也不瞞兩位道兄,我與這個李七夜,有大仇。他殺害了我們北院的鄧老,鄧老對我有大恩,所以,不論如何,我都要豁出去,為鄧老報仇!”
  聽到寶源真神這樣的話,金蟒真帝和刻石真帝他們兩個人都不由為之驚訝,隨之起敬,點頭,說道:“寶源兄好氣魄,知難而為,知恩圖報。”
  作為真帝,他們當然看得出來,那怕作為不朽真神的他,寶源真神絕對不是李七夜的對手,因知自己不是李七夜的對手,寶源真神依然要與李七夜硬磕,這僅僅是為鄧壬森報仇而已。
  知恩圖報,這一點的確是值得人去尊敬。
  “兩位道兄也能看得出來,憑我,絕對不是李七夜的對手。”寶源真神也不藏著掖著,十分坦誠地說道。
  “就算我們聯手,隻怕,也難。”金蟒真帝和刻石真帝都明白寶源真神的用意。
  “但,在這古園之中,不僅僅隻有兩位道兄,還有三目神童,還有金蒲真帝。”寶源真神認真地說道。
  “我們與李七夜,並無大仇。”刻石真帝輕輕搖頭。
  “難道,兩位道兄不想平世鵲的鳥蛋嗎?”寶源真神徐徐地說道。
  “若能求,那就更好,不能求,也不勉強。”金蟒真帝笑著說道。
  他們都知道,憑他們各自的實力,不是李七夜對手,想從李七夜手中搶奪平世鵲的蛋,那是十分困難的事情。
  “若是加上三目神童、金蒲真帝呢?”寶源真神徐徐地說道:“兩位道兄也知道我得到一塊寶源,此寶源的用處,甚大,特別是在這古園之中,威力無窮!”
  寶源真神的話讓金蟒真帝、刻石真帝他們兩個人都相視了一眼,如果說,不想得到平世鵲的蛋,那肯定是騙人的,他們的確是想養出一隻可能自己掌控的平世鵲來。
  還有一點,他們沒有說出口,那就是在至尊樹上,李七夜一劍斬了他們的門徒弟子,此仇,他們當然記在心中。
  雖然說,這些門徒弟子,不算是他們重點培養的弟子,但,終究是他們座下的門徒弟子,有著師徒之情,李七夜當著天下人的麵,斬了他們的門徒弟子,這樣的仇,不是說揭過就能揭過的。
  殺徒之仇,那怕作為真帝的他們,也不可能是一笑而過。能做到一笑而過的人,那麼,不是冷血到讓人可怕,就是聖人的胸懷了。
  作為真帝的他們,都不是這兩種人,隻不過,李七夜的底蘊他們還沒有摸透,不敢輕舉妄動而已,如果真的有機會,他們也一樣會為死去的門徒弟子報仇的。
  寶源真神真誠地說道:“不瞞兩位道兄,我僅是求為恩人報仇而已,不求其他。隻需要報得大仇,我願傾盡全力而為。”
  “你有什麼好的計謀?”刻石真帝淡淡地說道。
  雖然說,李七夜很強大,但是,又何不妨試試呢,要知道,三目神童、金蒲真帝都是強大無匹的存在,特別是三目神童,那可是一尊半步長存!
  金蒲真帝的來曆就更驚天了,他作為聖書才聖的弟子,放在整個仙統界,還真的沒有幾個人敢去招惹他,更何況,他本身實力強大無匹,他自己就是一尊八宮真帝。
  “我們可以聯合金蒲真帝、三目神童他們,布下天羅地網,給李七夜致命一擊。”寶源真神忙是說道。
  “隻怕不易。”刻石真帝搖了搖頭,他們並不否認三目神童他們的實力,問題是,憑什麼三目神童、金蒲真帝會與他們同仇敵愾?
  “這一點兩位放心,三目神童,乃是我們北院的師兄,願為人打抱不平,而金蒲真帝,他與李七夜也有大仇,他的弟子虎王便是死在了李七夜的手中。”寶源真神立即說道:“我去遊說他們,我相信必定能說服他們。”
  寶源真神的話讓刻石真帝、金蟒真帝都有點意動,畢竟李七夜手中有平世鵲,更何況,若真的能斬李七夜,便是為他們的門徒報仇!此乃是一舉兩得,何樂不為。
  更重要的是,如果真的能說服三目神童、金蒲真帝,他們又何樂不為呢?
  有半步長存、八宮真帝出手,再加上他們,到時候,就算李七夜再強大,隻怕也是插翅難飛。
  此時,刻石真帝和金蟒真帝他們兩個人都相視了一眼,刻石真帝徐徐地說道:“你可有把握請出金蒲真帝、三目神童?”
  “兩位道兄放心,這事就包在我的身上。”寶源真神立即一挺胸膛,打包票,說道:“不成功,便成仁!”
  “試試又有何妨。”最後刻石真帝、金蟒真帝都答應下來了。
  

Snap Time:2018-11-16 04:52:27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