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2916章 我很貴

  在這個時候,趙秋實他們也意識到,李七夜與他們並不是一個層次,並不是像他們一樣是個學生,他隻不過暫時是個學生,和他們呆在一起而已。』雜誌蟲』
  試想一下,至尊果是怎麼樣的價值,李七夜隨便就送了他們一人一顆,不要說李七夜與他們非親非故,就算他們最親的人,也不一定會出手如此的大方。
  李七夜隨手便送了他們如此多的至尊果,這是何等闊卓的手段,這是何等寬廣的胸懷,隻有傳說中的奇人才能做得到了。
  所以,在這個時候,趙秋實他們明白,李七夜的境界,遠遠不是他們無法企及的,甚至可以說,是他們一輩子無法企及的,可以說,李七夜這樣的存在,乃是世外高人。
  李七夜隻是笑了笑而已,坦然地受了趙秋實他們的大禮。
  “好了,至尊果,我就暫時代你們保存了。”杜文蕊看著趙秋實他們,鄭重地說道:“等你們有足夠強大的實力之後,便可以服用至尊果,所以,你們都奮發努力吧,不要辜負了李公子的一番厚意,隻要你們奮勇前行,總有一天,你們會闖出一片屬於你們自己的天空!”
  杜文蕊這樣的話,頓時讓趙秋實他們心麵劇震,在這那之間,就好像是一道曙光照入了他們的生命一樣,在這個時候,他們不再迷茫,這一道曙光好像是在照耀著他們前行一樣。
  在這個時候,趙秋實他們這些學生都不由緊緊地握著拳頭,未來不論是多麼困難,他們都會奮勇前行,闖出一片天空,不會再被人嘲笑,不再被鄙視,在未來,他們將會以自己出身於洗罪城為傲,以自己是洗罪院的學生為傲。
  一時之間,趙秋實他們都不由熱血沸騰,不由滿懷的豪情壯誌。
  “走吧,我們去聖獸園看看。”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繼續前行。
  趙秋實他們回過神來,都紛紛跟了上去。
  但是,當李七夜他們剛才山上走下來的時候,還沒有踏入聖果園的時候,便被一個人攔住了去路。
  攔住李七夜他們去路的,乃是一個青年,這個青年全身是寶光吞吐,好像他身體麵有著一個無上的寶藏一樣,這也使得他身上所吞吐的寶光乃是貴氣十足,如同是寶石所散發出來的一樣。
  與此同時,他周身還騰氣了寶氣,這讓一看便知道,這個人身懷重寶了,隻有身懷重寶的人,才會散發出如此的寶氣來了。
  這個青年不僅僅是全身散發出寶氣,而且,他身披著一件寶衣,這件寶物不知道是何材質所編織而成的,寶氣十足,整件寶衣好像寫著三個字一樣“我很貴”,特別是寶衣上所嵌著的神石,閃動著光芒,那簡直就是要閃瞎人的眼睛。
  與此同時,這個青年腳下還踩著七色雲彩,一般來說,一個人踩著七色雲彩,會給人一種很飄逸的感沉。
  但是,這個青年腳踩著七色雲彩的時候,這讓人感覺這七色雲彩都像是用最珍貴的寶物所鑄造的一樣,雲彩之間,隱隱間好像可以看到三個字“我很貴”。
  “誰叫李七夜”擋住了李七夜他們去路之後,這個青年神態冷默,冷冷地說道。
  “我。”李七夜看了這個青年一眼,淡淡地笑了一下。
  “你”這個青年打量了一下李七夜,有些意外,然後他的目光鎖定在了李七夜背後的洗罪劍,冷冷地說道:“那就沒錯了,就是你了。”
  說到這,這個青年冷哼一聲,冷冷地說道:“我寶源真神,今日找你……”
  “你叫寶源真神?”李七夜打斷了他的話,上下看了這個青年一眼。
  這個青年不滿,冷聲地說道:“怎麼,是不是被我的威名嚇住了……”
  “不,你想多了。”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我以為你的名字叫做‘我很貴’!”
  “你”寶源真神被氣得臉色漲紅,不由怒視李七夜。
  “這不能怪我。”李七夜無辜的模樣,聳了聳肩,說道:“我看你身上的衣服、腳下的七色雲彩,都好像是寫著‘我很貴’,所以,我以為你的名字叫做‘我很貴’,看來,這是我誤會了,誤會,誤會。”
  寶源真神被氣得哆嗦,差點被氣得吐血,他一身寶衣、腳下七色雲彩,乃是彰顯他的身份,並非是說“我很貴”!這樣的說法,聽起來那是俗不可耐。
  “好了,我很貴,你找我有什麼事呢?”李七夜在這個時候,抱了抱拳,笑吟吟地說道。
  這番景象,都讓趙秋實他們想笑不敢笑,隻好憋在肚子。
  “你”寶源真神被氣得抓狂,有殺人的衝動,他好不容易,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神態一凝,冷冷地說道:“我王偉源,今日來便是要告訴你,你的命,我要定了!”
  “哦,我很貴,我們有仇嗎?”李七夜意外,瞅了寶源真神一眼。
  “因為,你殺了鄧老師,所以,殺人償命!”寶源真神冷冷地說道,當作沒聽見李七夜給他取的外號。
  “鄧老師,哪位鄧老師?”李七夜笑了笑,說道:“我殺得人多了,記不起哪位鄧老師了。”
  寶源真神王偉源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就是鄧壬森。”在這個時候,杜文蕊提醒李七夜。
  “哦,你說的是鄧壬森。”李七夜點頭,說道:“沒錯,是我殺了他,當然,這不能怪我,當時我是想救他的……”
  “不需要任何理由。”寶源真神冷冷地說道:“殺人償命!你殺了鄧老,你就必須償命,所以,我現在就來告訴你,你的命,我要定了,不分什麼時候,不分什麼地點,我都會找機會取你性命!”
  “哦,原來這樣。”李七夜恍然,然後笑吟吟地說道:“不過嘛,你要知道,他是死在洗罪劍之下的,你就不怕也同樣死在洗罪劍之下?”說著,拍了一下洗罪劍。?寶源真神看著李七夜的洗罪劍,他不由目光收縮了一下,他知道洗罪劍的威力,因為當年他看過聖霜真帝拿起洗罪劍的情景,他對洗罪劍的威力深有印象。
  如果不是洗罪劍,他就不會說這樣的話,現在就已經出手要了李七夜的性命了,就是因為忌憚洗罪劍,他才會前來警告李七夜。
  這也就是意味著,以後寶源真帝會不擇手段來斬殺李七夜。
  “哼,兵器是死的,人是活的,它保護不了你一輩子。”寶源真神冷冷地說道。
  “好吧,你的話我記住了。”李七夜笑了一下,點頭,說道:“既然你會提前來警告我,也算是光明正大,算你走運,現在我就不取你狗命。”
  寶源真神臉色難看到極點,他好歹也是一尊十萬世的不朽真神,現在在李七夜眼中,好像成了死人一樣。
  “我北院與你的恩怨,今天起,就結下了。”最後,寶源真神冷冷地說道。
  鄧壬森是北院的老師,寶源真神也是北院的學生。
  “如果你能代表北院的話,我歡迎呀。”李七夜笑著說道:“如果你們北院不知死活來找我麻煩的話,我會不介意屠光你們的。”
  “哼”寶源真神冷哼一聲,轉身就離開,駕著七彩雲飄然而去。
  “我很貴,如果我殺了你,是不是可以剝走你身上的衣服,搶走你七彩雲,我看,它們都很貴,應該能當點錢花花。”李七夜對著遠去的寶源真神大叫。
  駕著七彩雲遠去的寶源真神被氣得哆嗦,全身搖晃了一下,差點從七彩雲上摔下來。
  不管如何說,在寶源真神離去之時,李七夜都沒出手,那怕是寶源真神冒犯了他,他也沒有立即出手斬了寶源真神。
  這就如李七夜所說的那樣,不管以後寶源真神如何不擇手段,現在他前來警告,也算是光明正大。
  “這個寶源真神,有點妖。”看著寶源真神遠去,杜文蕊笑了笑,說道:“他當年拜入北院,天賦不算是傑出,後來成為了鄧壬森的學生,受到鄧壬森不少的照顧,所以,對於而言,鄧壬森有恩於他。今日,他在北院眾多學生中,也算是出類拔萃,傳聞,他曾得到了一個奇跡,讓他道行寶飛猛進。”
  “吃下了一塊寶源。”李七夜笑了笑,說道:“讓他心有寶氣,所以,他使用的東西,看起來就像貴氣十足。”
  當然,這些事,又怎麼可能瞞得過李七夜的一雙眼睛呢。
  杜文蕊隻是笑了笑而已,並不為李七夜的安危擔心,雖然說,寶源真神的確是有點妖,但是,與李七夜相比起來,那根本就不足為道。
  在杜文蕊看來,寶源真神,為鄧壬森報仇,是為了報恩,也算是勇氣可嘉,可惜,他卻選擇了人,他與李七夜為敵,注定是自尋死路。
  “好了,走吧。”李七夜笑了笑,說道:“看一下‘我很貴’有什麼手段來殺我,說不定,前麵會更熱鬧。”說著,往前行,也沒放在心上。
  在這個時候,趙秋實他們才敢笑出聲來,想到李七夜給寶源真神取了一個“我很貴”的外號,就忍不住想笑。
  

Snap Time:2018-11-16 11:14:07  ExecTime:0.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