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906章 唯恐天下不亂的大黑牛

  一時之間,所有人屏住呼吸不敢說話,而李七夜是閑定自在,一點都不受金蒲真帝的帝威所影響。雜√誌√蟲
  趙秋實他們在帝威的鎮壓之下,都說不出話來了,要知道,這可是八宮真帝,這樣的實力,遠不是他們所能抵抗的,對於他們而言,八宮真帝的實力,那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金蒲真帝盯著李七夜,沒有說話,他的目光猶如穿透一切,似乎要看穿李七夜一樣。
  “好一個算計!”最後,金蒲真帝冷冷地說道。
  “談不上算計。”李七夜淡淡一笑,說道:“隻不過是人心不足而已。”
  虎王隻怕到死都不明白自己是怎麼樣死的,事實上,他就是中了李七夜的計,如果他自己吃下三顆百露丹果,說不定還能撐得住,就算是撐不住,也不會死去。
  但是,第三顆卻吃下了地蓮果,雖然地蓮果的藥力不如百露丹果,但是,它卻無限親和光明力量,如此一來,就如金蒲真帝所說的那樣,這是火上澆油,一下子把虎王在此之前所吃下去的兩個百露丹果的光明力量釋放出來了,一下子磅無雙的力量點燃了,一下子把虎王炸死了,就算在最後關頭,他師父金蒲真帝出手,也未能救了他。
  “洗罪院,好樣的。”金蒲真帝雙目一寒,讚了一聲,但是,他這樣的一聲讚賞,卻讓人聽得毛骨悚然。
  換作在平日,能得到八宮真帝的一聲讚賞,那的確是一件榮幸的事情,但是,現在這樣的一場讚賞,好像上人聞到了殺伐氣息,趙秋實他們這些學生都不由打了一個哆嗦,毛骨悚然,如果此時八宮真帝一怒,說不定一下子把他們滅掉,到了這個時候,誰都救不了他們。
  “杜院長,看來,洗罪院還是藏龍臥虎。”此時金蒲真帝看了看杜文蕊,徐徐地說道。
  說出這話的時候,金蒲真帝是帝威浩然,那怕此時他已經看出李七夜隱藏了實力,但是,他依然是大道澎湃,無所忌憚。
  畢竟,他本身就是一尊八宮真帝,而且,作為蘭書才聖的弟子,什麼風浪沒有見過,什麼高人沒有見過,他師父就是始祖,試想一下,他忌憚過何人了?
  所以,那怕他知道李七夜的實力遠遠超過他現在所表現出來的實力,金蒲真帝也依然無所忌憚,如果必要出手一戰,他依然是無所畏懼地出手一戰。
  “不敢,不敢。”杜文蕊咳嗽了一聲,說道:“學生們讀書雜,懂得一些藥理而已,都是一點旁門左道,在陛下麵前,難登大雅之堂。”
  “隻怪我那徒兒魯莽。”此時金蒲真帝冷冷地說道。
  這話一出,讓趙秋實他們不由鬆了一口氣,至少在這個時候,金蒲真帝不會對他們洗罪院動手。
  當然,金蒲真帝不會對李七夜他們動手,這也算是大家意料之中的事情,畢竟他是一尊真帝,而虎王輸在李七夜手中,那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現在如果金蒲真帝要為自己徒弟報仇的話,這就太說不過去了,也有損他作為一尊真帝的英名。
  “大道久遠,終會有再相見之日。”金蒲真帝雙目一凝,看著李七夜,徐徐地說道:“他日,必有機會一見洗罪院的大道奧妙。”?“揍他,快揍他,打了小的,老的必定出來。”在這個時候,大黑牛在遠處嗷嗷大叫,說道:“小夥子,現在你揍了這個魔蒲小子,他師父蘭書才聖一定會出頭的,到時候,嘿,嘿,連同蘭書才聖也一同揍了,這才爽。”
  聽到大黑牛在遠處嗷嗷叫,一時之間,讓所有人都不由頭皮發麻,這頭瘋牛,還真的是唯恐天下不亂。
  有真帝在此,它依然是無所忌顧的模樣,更要命的是,他竟然叫囂著讓李七夜去揍金蒲真帝、蘭書才聖。
  如果說去揍金蒲真帝,那也就罷了,畢竟比金蒲真帝強大的人,也是有一些,但是,說要揍蘭書才聖,那就顯得太不自量力了。
  “隨時都可以。”李七夜悠閑地說道:“如果你想,我隨時都奉陪,當然,有機會,我倒樂意地領教一下蘭書才聖的大道,聽你徒弟說,他師祖可通萬古,我倒看看怎麼個通法。”?“嗡”的一聲響起,就在李七夜話一落下之時,金蒲真帝的雙目一熾,帝威大盛,在這之間,帝威如同狂風暴雨一樣,似乎要摧毀著眼前的一切,在如此狂暴的帝威之下,整個天地如同處於驚濤駭浪之中,整個世間都好像隨時會覆滅一樣。
  在金蒲真帝那狂暴一樣的帝威之下,所有人都不由顫了一下,許多伏拜於地上的學生更是全身打了一個哆嗦,在帝威鎮壓之下,他們想站起來都不能。
  “陛下”有學生驚呼一聲,難於承受這恐怖無匹的帝威。
  趙秋實他們在這樣狂暴的帝威之下,也不由戰戰兢兢,他們更是被李七夜這樣的話嚇得魂飛魄散,現在惹上了金蒲真帝也就罷了,竟然連蘭書才聖都得罪了,這樣下去,李七夜這麼一個害人精,那是把他們整個洗罪院拉入萬劫不複的深淵,說不定會使得他們洗罪院灰飛煙滅。
  趙秋實他們的擔心,也不是沒有道理的,蘭書才聖可是一尊始祖,始祖一怒,可以說是毀天滅地,說不定蘭書才聖一指,便可以滅掉他們洗罪院,甚至是整個洗罪城。
  “對,就是這樣。”在這個時候,遠處山崗上的大黑牛是唯恐天下不亂,大聲叫嚷嚷地說道:“狠狠揍他,打了小的,還怕蘭書才聖不出麵嗎?揍得越狠,蘭書才聖就越會出來。”
  說著,這頭大黑牛還揚起自己的鐵蹄,狠狠地敲著岩石,好像是他要出手狠狠揍金蒲真帝一頓。
  最終,金蒲真帝還是沒有出手,徐徐地說道:“會有這個機會的!”說著,他緩緩轉過身去。
  此時,金蒲真帝看了眾人一眼,說道:“散了吧,牛寶落於誰手,就是與誰有緣。”說完,飄然而去,他也再沒有看牛寶一眼。
  在金蒲真帝離開之後,不少人如釋重負,在這個時候,很多人都怪怪地看李七夜一眼,不管李七夜如何,但,此時不少人都離李七夜遠遠的。
  “這小子,死定了。”在離開的時候,有學生不由嘀咕地說道:“得罪了金蒲真帝也就算了,竟然敢對蘭書才聖大言不慚,必死無疑。”
  “就是,竟然敢大言不慚去挑戰蘭書才聖,他以為自己是誰呀,以為自己是金光上師不成?”另外有學生冷笑一聲。
  “無非是擁有了洗罪劍,自己又有點道行,所以心麵膨脹了,以為自己真的是天下無敵。”還有學生冷冷地說道:“挑戰蘭書才聖,不知死活,舉世之間,年青一輩,除了金光上師,誰人還有資格與蘭書才聖相提並論!哼,一個洗罪字的學生,就算再強,也沒資格與蘭書才聖論道。”
  在這個時候,其他的學生都紛紛退走了,雖然也有人想得到李七夜手中的牛寶,但是,金蒲真帝有話在先,大家都不敢胡來。
  眨眼之間,眾人散去,隻留下了李七夜他們。
  李七夜隨手把牛寶一扔,扔給了杜文蕊,淡淡地說道:“這樣的髒東西,還能有點用處,算是療傷聖品。”
  “喂,喂,喂,你說話注意點,什麼髒東西!這可是牛寶,牛寶,你知道什麼叫牛寶嗎?”大黑牛一下子就不滿意了,站在高崗上,大叫說道:“而且,我這不是一般的牛寶,乃是九蕊黃金穗的稻穀所結的牛寶,價值連城。”
  “笑納了,我替學生們謝過了。”杜文蕊接過牛寶,眉開眼笑。
  對於大黑牛的叫嚷,李七夜隻是乜了它一眼,說道:“就憑你這種黑炭牛,也想吃上九蕊黃金穗,你是沒睡醒嗎?”
  “你是什麼意思”被李七夜這樣一擠兌,大黑牛老羞成怒,大叫說道:“什麼我還沒有睡醒?你知道我大帥牛是何方神聖嗎?我大黑牛乃是萬獸之帝,眾聖之王,擁有著無上血統,掌禦著無上大道,我大帥牛亙古以來,便是獨一無二,九蕊黃金穗算得了什麼,連傳說中的三仙界的祖樹……”說到這,它停住了。
  “怎麼了,不說下去嗎?”李七夜悠悠地說道:“三仙界的祖樹怎麼了?吃過三仙界的祖樹嗎?”
  “嘿,我胡謅的,別當真。”大黑牛張望了一下四周,沒其他人,鬆了一口氣。
  李七夜悠悠地說道:“我好像聽到你說三仙界的祖樹,我正洗耳恭聽,聽一聽我們了不起的大帥牛驚天動地的經曆呢,好讓我們這些晚輩大開眼界。”
  對於“三仙界的祖樹”,趙秋實他們這些學生倒沒有什麼反應,而杜文蕊是目光跳動了一下,也有些悚然。
  “沒,沒那回事。”大黑牛嘿嘿地笑著說道:“我哪有這種經曆,都是隻那個王八蛋老頭胡言亂語的,這不關我什麼事,我也是道聽胡說的。”
  “哦,那我就對這個胡言亂語的老頭有興趣了。”李七夜露出了濃濃的笑容。
  

Snap Time:2018-11-20 19:24:56  ExecTime: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