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2900章 我聽過的人物

  一時之間,在場的學生都不由有些瞠目地看著李七夜,沒聽過金蒲真帝,這話說得有些托大了[email protected]雜誌蟲@
  就是趙秋實他們也忙是向李七夜打了一個眼色,示意李七夜也別把話說得太難聽,畢竟,得罪了一位八宮真帝,那以後他們洗罪院不用混了。
  李七夜這輕飄飄的一句話,頓時把虎王給噎住了,他師尊金蒲真帝,出身於勁草道統,天下誰人不知,李七夜竟然說不知,這就好像是一巴掌抽在他臉上一樣。
  虎王咳嗽了一聲,說道:“我師尊金蒲真帝,出身於勁草道統,師從蘭書才聖,也是我的師祖……”
  當虎王一提到蘭書才聖之時,所有人都一下子寂靜起來,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肅然起敬,不敢有絲毫的不恭!
  蘭書才聖,威名如雷貫耳,在仙統界,隻怕任何人都聽過兩個名字——金光上師、蘭書才聖!
  他們都是當世的兩尊始祖,而且還是年輕便證道成祖,何等的逆天,何等的絕世無雙。
  蘭書才聖,出身於勁草道統,這並非是他創建了勁草道統,而是他出身於此,後證道成祖,而他跳出道統,依然未築建自己的道統,依然以勁草道統的弟子自居。
  雖然說,虎王隻不過是一位八重天的登天真神而已,這樣的實力,放在光明聖院,也算不了什麼驚才絕豔,隻能說是優秀而已,畢竟,在光明聖院,真帝都好幾尊。
  像虎王的師尊金蒲真帝,那就能說得是絕世天才了,天賦稟異無雙,當然,金蒲真帝這尊八宮真帝,比起聖霜真帝、紫龍女帝、明王佛、金變戰神這樣驚才絕豔的天才來,那還是有著不小的距離。
  但是,金蒲真帝的出身,就很多人無法相比了,就是聖霜真帝都無法比,那就是師從蘭書才聖!
  擁有一個始祖的師父,這樣的出身,的的確確是可以傲視九天十地,這也是虎王為之十分自傲的地方。
  但,這也必須承認,有著這麼一尊始祖作為師祖,那的的確確是可以威懾天下的事情。
  當虎王報出“蘭書才聖”的尊號之時,在場的所有學生都不由為之屏住呼吸,不管是多麼驚才絕豔的學生,不管是出身有多麼了不起的學生,聽到“蘭書才聖”的名號之時,都肅然起敬,都不由屏住呼吸,敬佩之心油然而生,不敢有所不恭。
  “沒聽過。”就在所有人都對蘭書才聖肅然起敬的時候,李七夜不鹹不淡地冒出了這麼一句話,說得那麼的風輕雲淡。
  “沒聽過”,這三個字落入所有人耳中之時,如同驚雷一樣在所有人耳中炸開了,一時之間,所有人都瞠目結舌地看著李七夜,你說你沒聽過金蒲真帝,大家多多少少還是能理解。
  畢竟,在當世之間,沒有十尊也有八尊,或者還有一些老一輩的真帝遺留下來,所以,真帝的數量還是多一點點,而且,就在光明聖院就聚集了好幾尊,但是,如果說,沒聽過蘭書才聖,那就太過份了。
  蘭書才聖,作為始祖,當世也唯有兩個而已,不要說是光明聖院的學生,隻要是稍稍修練過的人,拜入任何一個修道宗門的普通弟子,都聽過蘭書才聖的大名。
  現在李七夜竟然風輕雲淡地說沒聽過,這話就不是托大了,而是囂張,完全是一副目中無人的模樣。
  李七夜這話一說出來,把趙秋實他們這些洗罪院的學生嚇得臉色煞白,他們都不由跺了跺腳,拚命地向李七夜使眼色,示意他別再亂說話了。
  得罪了一位真帝,那就已經夠他們洗罪院喝一壺的了,現在連蘭書才聖這樣的始祖都得罪進去,那豈不是要把他們的洗罪院拖入萬劫不複的深淵,說不定蘭書才聖一怒,便能一指滅了他們的洗罪院。
  反而,作為院長的杜文蕊,一點都不著急,一點都不擔心,隻是笑了笑而已,似乎天塌下來都與他無關,與洗罪院無關。
  虎王報出自己的師門,那用意是十分明顯了,就是告訴李七夜他背後靠山很強,也是在威脅李七夜,要軟硬兼施,讓李七夜乖乖地交出這塊牛寶。
  沒有想到,李七夜就這麼輕飄飄的一句話把他打發了,這樣的話,對於他而言,對於他師尊而言,對於他師祖而言,對於他們宗門而言,就是一種有意的羞辱。
  “小子,你太狂妄了。”虎王此時再也按捺不住了,忍不住厲喝一聲。
  這不僅僅是虎王是這樣認為,此時所有學生都望著李七夜,他們都覺得李七夜太狂妄了,在當今的仙統界,連三歲小孩都聽過蘭書才聖吧。
  ”狂妄,什麼狂妄?”李七夜一副不明白的模樣。
  “我師祖,大道通天,跨越萬古,才達萬道,舉世之間,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虎王冷喝一聲,說道:“今日,你竟然敢如此大言不慚,狂妄無知……”
  “這叫什麼大言不慚。”李七夜輕輕揮手,打斷了虎王的話,說道:“沒聽過就沒聽過,我沒聽過,總不能裝著聽過吧,這叫不懂裝懂,我是一個很誠實的孩子,從來不會去不懂裝懂。”
  這一副無辜的模樣,不少人都麵麵相覷,但是,很多人都不相信李七夜沒聽過蘭書才聖,他存心是要與虎王過不去。
  “你——”虎王被氣得臉色漲紅,好不容易,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冷哼一聲,冷笑,冷冷地說道:“那舉世之間,有誰人能入你的法耳呢,你聽過誰的大名呢?”毫無疑問,他這話充滿了譏笑。
  因為大家都知道,在當世,還有誰能比得上金光上師、蘭書才聖呢?
  “這個嘛。”李七夜搔了搔頭,一副很認真去想的模樣,過了好一會兒,他這才說道:“我聽過的人,倒有幾個,比如說,燧帝、羲帝、農帝。他們三個人我倒知道,我也聽過他們的名字,蠻好的。”
  李七夜一口氣報出了這三個人的名字,這頓時讓所有人傻眼了。
  “燧帝、羲帝、農帝。”所有學生都麵麵相覷,甚至有人嘀咕地說道:“這三個人算嗎?大家都說,這根本就不存在的嘛。”
  大家都知道,燧帝、羲帝、農帝那隻是存在於傳說,關於他們的記載沒有鑿實的考證,甚至有離譜的傳說認為,他們三個人早就成仙了。
  也正是因為如此,很多人都認為,燧帝、羲帝、農帝他們三個人並不存在,隻不過是虛構的而已。
  現在李七夜這麼一說,不少學生笑了一下,紛紛都不以為然,這三個人虛無飄渺,甚至有可能根本就不存在,沒有像金光上師、蘭才書聖他們來得真實,來得震撼。
  在很多學生不以為然的時候,反而一直十分隨意旁觀的杜文蕊則是神態一震,一下子神態嚴肅起來。
  “哼,都隻不過是飄渺虛無的傳說而已。”虎王冷哼一聲,說道:“不足為信,除了他們三人呢?”
  “除了他們三個人呀。”李七夜又不由搔了搔頭,說道:“好像有點難,哦,我記得還有一個人。”
  “誰呀。”李七夜話還沒有說完,就有學生忍不住搶著問了。
  “驕橫。”李七夜一拍手掌,笑著說道:“就是他了,我聽過他的大名,很有意思的一個人。”
  “驕橫——”聽到這個名字,有不少學生麵麵相覷,甚至有學生問道:“驕橫,這是誰呀?”
  “我知道,就是驕橫商行的老祖宗,也就是驕橫商行的創始人,曆史上很有名的奸商,聽說,不少曆史上的大人物都被他騙過,所以,在那個時代,很多人對他咬牙切齒,惡名昭著!”
  “你這樣一說,我就記得了,洗溪的一個弟子跟我說過這麼一段逸聞。”有一位學生一拍手掌,說道:“傳言說,在那個時代,洗溪的始祖,曾經被這個驕橫騙過,驕橫把他賣給了惡魔,後來發洗溪的始祖從惡魔地盤中殺了出來,追殺這個奸商一輩子,追殺到他天涯海角!”
  “有這麼一段逸聞?”聽到這話,不少學生都紛紛詢問。
  “的確是有。”一位學生廣博的學生點頭,說道:“聽說,這件事還是洗溪的始祖是在證道成始之後的事情,不是在他年輕時候的事情。”
  “這不可能吧,洗溪的始祖洗白灰,是最驚豔無雙的始祖之一,他成為始祖,便是舉世無敵,他怎麼可能被人賣給惡魔呢?這太離譜了吧。”很多學生都不相信。
  洗溪,曾經是仙統界最為強大的道統,雖然今日不如當年,但,依然是威名赫赫,實力強悍無比。
  洗溪的始祖,洗白灰,那就更是一位了不得的始祖了。
  在三仙界,隻有兩個人名字便是始號的,一個是高陽,一個是洗白灰!
  洗白灰曾被人認為是三仙界最驚豔的始祖之一,道成便是無敵。
  但是,這樣一位驚豔無敵的始祖,說被一個奸商賣給了惡魔,這樣的話,說出來,沒有任何人相信,這樣的事,那實在是太離譜了。
  

Snap Time:2018-11-16 16:16:22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