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5章 太弱了(18-11-21)      第3454章 一招都沒用(18-11-21)      第3450章 青石是誰(18-11-21)     

第2876章 聖督大人

  當黑暗漩渦和光明漩渦都消散之後,天空朗晴,好像剛才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在這個時候,不知道有多少人呆呆地看著眼前這一幕,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甚至有人還以為剛才自己是不是眼花了。雜§誌§蟲
  “或者,這不是不祥之兆。”光明聖院有隱世不出的人尊神態凝重,徐徐地說道。
  事實上,此時整具光明聖院不知道有多少人擔憂,在此之前,荒野被魔化,現在又有黑暗衝天,最為讓人擔憂的是,竟然是黑暗與光明共舞,這絕對不是什麼好的預兆。
  李七夜看得已經是碎得一地的遠荒聖人雕像,他一點都不意外,淡淡地說道:“洗罪,洗得是何罪。”
  當然,這個答案也唯有遠荒聖人才知道,又或者,對於遠荒聖人來說,洗的是何罪,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對於大道的一種態度。
  猶如遠荒聖人這樣的存在,他曾是光明普照,普渡眾生。或者在他心麵,光明與黑暗,乃是同生,光明也好,黑暗也罷,那都隻不過是一念之間而已。
  當然,這樣的想法,並不是世人所能理解的,這也是世俗所無法容納的,唯有到了遠荒聖人這樣的境界之後,才能真正的懂得這麵的奧義。
  洗罪,洗得是什麼罪!這或許並不重要,不然的話,為什麼遠荒聖人卻偏偏沒能讓光明照耀到這,難道真的是照不進來嗎?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笑了一下,搖了搖頭,說道:“回去吧。”說著,前著洗罪劍就走。
  我也曾經是光明普照!這一句話,遠荒聖人說過,隻不過,後世聽到過這句話的人是並不多,能理解他這一句話的人更是寥寥無幾。
  “那,那,那洗罪劍呢?”看到李七夜背著洗罪劍就走,路秋實急忙說道。
  “誰能拿走它,它就是誰的。”李七夜笑著離開,頭也不回。
  路秋實徹底的懵在了那了,一時之間不知所措,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畢竟,洗罪劍是洗罪院的寶物,甚至可以說是洗罪院的鎮院之寶,現在被李七夜占為己有,這,這有些說不過去。
  好不容易回過神來,路秋實打了一個激靈,立即去向院長大人匯報。
  當路秋實見到杜文蕊的時候,杜文蕊在煮著茶,好像剛才發生驚天動地的事情,都沒能驚動他一樣。
  路秋實見到杜文蕊之後,他忙是把洗罪院所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向杜文蕊匯報。
  杜文蕊聽到了路秋實的匯報之後,他也不吃驚,更是不緊張,慢慢喝著手中的香茗,最後,他隻是點了點頭,說道:“嗯,我知道了。”
  似乎,對於所發生的一切事情,他都如同親眼所見一樣。
  “那,那鄧前輩怎麼辦?”路秋實是一個老實人,擔心地說道:“萬,萬一北院追究下來……”想到這,他自己都不由打了一個冷顫。
  鄧壬森是北院的老師,雖然說不是最強大最優秀的老師,隻是北院比較普通的老師,但是,他在北院任教很長時間了,也教出了很多學生,現在他慘死在了他們洗罪院中,萬一北院追究起來,那就事大了。
  “放心,北院,我自有交待。”作為院長大人,杜文蕊對於鄧壬森的死亡,他一點都不驚訝,也一點都不操心,似乎這是很正常的事情一樣。
  “那,那洗罪劍呢?”見院長大人有主張,路秋實這才鬆了一口氣。
  “洗罪劍,一直都是等有緣人,唯有有緣人才能居之。”杜文蕊笑了一下,說道:“既然李同學能得到洗罪劍,那就意味著他是得到了洗罪劍的認同,那麼以後洗罪劍就是他的了。”
  “哦”一時之間,路秋實都還沒能反應過來,隻能是傻傻地應了一聲。
  “秋實呀,你是我們學院很好的苗子,不論是人品,還是天賦,都不差。”此時杜文蕊意味深長,說道:“以後,你要好好跟著李同學。”
  “回院長大人,我一定會好好保護他的,絕對不會讓別人去搶李師弟的洗罪劍。”路秋實回過神來,誤會了杜文蕊的意思。
  路秋實還以為院長大人怕有人搶李七夜的洗罪劍,所以特地吩咐他好好跟著李七夜,最好是寸步不離。
  “去吧。”杜文蕊笑了一下,意味深長,沒有點破,因為他知道,這等事情,往往講的是一種緣份,強求不得。
  路秋實回過神來,這才拜了拜,離開了。
  洗罪劍被李七夜這一個剛入學的學生得之,這讓洗罪院的所有學生都不由驚歎不止,有很多學生不無羨慕地說道:“這運氣太好了,多少人去試洗罪劍,沒見過誰成功過,他一拿就成功,這簡直就是運氣好到不能再好。”
  “這就叫做傻人有傻福。”也有學生笑著說道:“李同學出身於罪族,那已經是夠卑微的了,看他那傻傻的樣子,好像對什麼事情反應都缺一條筋一樣,傻傻的樣子,現在看來,人傻也不是一件壞來。”
  當然,李七夜那種風輕雲淡的態度,在一些洗罪院的學生眼中看來,那是缺了一根筋,傻傻的模樣。
  就在洗罪院的很多學生還沒能從這驚人無比的變異中平靜下來的時候,就在當日,突然,“轟”的一聲巨響,好像是一塊巨大無比的岩石一下子砸中了整個洗罪院一樣。
  整個洗罪院不由搖晃了一下,在這“轟”的一聲巨響中,狂風大作,沙飛石走,無數的樹葉被吹得飛散而去,樹斷花殘。
  在這一刻,一隻巨大無比的獸足踏入了洗罪院,整個洗罪院好像差一點點就被踩沉了一樣。
  “我的媽呀。”被嚇了一大跳的學生回過神來,抬頭一看,隻見一頭巨大無比的雄獅站立在了洗罪院中。
  這頭雄獅身體高大無比,千丈之高,當它站在地上的時候,肩膀可以扛起整個天空,它的尾巴長長的,好像是一條山脈一樣,隻要輕輕地一甩,就可以把大地打沉。
  這頭雄獅全身皮毛都是黃金色的,而且每一根獅毛都粗大得很,看去就好像是一條條黃金色的瀑布直降而下,放眼望去,就好像是一麵寬大無比的黃金瀑布出現在所有人眼前一樣。
  這樣的一頭巨大黃金雄獅,站在所有人麵前,那是壯觀無比。
  最讓人顫抖的是,這頭黃金雄獅所散發出來的獸氣,當它一個呼吸,就是吞吐著混沌氣息,衝擊著天地,滋滋的獸息撲麵而來,瞬間就好像有億萬獸潮撲麵而來,好像是有億萬的餓獅撲了過來,要把自己一下子撕得粉碎一樣。
  在如此恐怖的獸息之下,洗罪院的學生都站不穩,雙腿直打哆嗦,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甚至有人是一下子被鎮壓了。
  “哼”在這個時候,一聲冷哼響起,如同驚雷一樣炸開,所有學生的道心都一震,全身發軟,一股無上神威彌漫於整個洗罪院,所有洗罪院的學生都被這樣的神威鎮壓得訇伏於地,根本就站不起來。
  在這個時候,大家才看見,在黃金雄獅背後坐著一個老人,一個高大魁梧的老人,一頭黃金長發,他自己就如同一頭獅子一樣,特別是那雙眼睛,十分的犀利,一旦被他盯上,就讓人雙腿發軟。
  “聖督大人,收了神威,莫嚇壞了這群沒見過世麵的孩子。”在這個時候,作為院長的杜文蕊終於露麵了,他向這個老人抱拳,鞠身。
  “呼”的一聲響起,狂風大作,隻見這頭獅子衝天而起,一下子飛到了天空之上,龐大無比的身體遮住了天空,依然讓人敬畏。
  而與此同時,這個老人也收了神態,這才讓人如釋重負一樣,不像剛才那樣直接被鎮壓在地上,甚至連動彈都不能動彈。
  “多謝聖督大人。”見老人連同黃金雄獅飛到天空上,杜文蕊鞠身,拜了拜。
  “聖督大人”有年紀大的學生聽到這樣的稱呼,不由嚇了一大跳,打了一個哆嗦。
  “聖督大人是怎麼樣的存在?”剛入學的新生對於“聖督大人”這樣的稱呼很陌生。
  “是巡視督查光明聖院的。”這個學生輕聲地說道:“聽說,聖督大人深不可測。”
  聽到這樣的話,其他的學生都心麵發毛,敬畏地仰望著天空上的這位老人。
  這個時候,聖督大人目光落在洗罪池上,看著那已經碎得一地的遠荒聖人雕像,他神態凝重,沒有說一句話。
  “聖督大人不下來喝杯茶?”杜文蕊抱拳,笑了笑,向聖督大人打招呼。
  “免了。”聖督大人收回目光,徐徐地說道:“公務在身,諸多不便。”
  “聖督大人親臨,有何指教。”杜文蕊笑著問道。
  “明知故明!”聖督大人冷哼一聲,看他們的神態,杜文蕊和聖督大人是相識,而且,看模樣,交情還是不錯。
  “祖像碎,洗罪劍失,這可是大罪。”聖督大人冷冷地說道。
  見聖督大人這樣的神態,不知道多少學生心麵打了一個哆嗦,畢竟,他們洗罪院隻是小學院,而聖督大人乃是監管整個光明聖院的存在。
  

Snap Time:2018-11-22 02:45:32  ExecTime: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