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858章 黑暗墜落

  雖然說李七夜是閉關於祖殿之中,但是,此時李七夜又不是身處於祖殿之中了。§雜誌蟲§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猶如同處身於浩瀚無盡的汪洋之中,隻不過,四周澎湃滔滔的並不是海水,而是天地精氣、大道精華、濃鬱真氣……
  隨著巨浪卷起的時候,能看到無數的符文在巨浪翻滾著,每一個符文都盡藏著無上的奧妙,每一個符文鋪陳開來,都是一篇無上的篇章,都是無上的功法。
  再仰望天空的時候,隻見星光璀璨,星耀灑落的時候,點綴著整個世界,讓這個世界看起來是那麼的美麗,是那麼的充滿的生機。
  但是,天空上那熠熠生耀的並不是一顆顆星辰,而是一條條大道法則所盤踞而成,當無數的星耀飄落的時候,飄散於這汪洋大海之中,它們又化作了數之不盡的道紋。
  在這樣的一個世界,一切都是那樣的相輸相成,一切都是在生生不息,無盡地輪回,無盡地循環一樣,在這樣的世界之中,似乎沒有時間,沒有空間,你呆在這,似乎能達到傳說中的長生不死一樣。
  這就是道源,仙魔道統的道源,對於仙魔道統來說,他們的道源就是根本,代表著整個道統的一切。
  對於仙魔道統的曆代子弟而言,他們的道源一直以來就像是一個謎團一樣,有人說,八卦古國曾經掌執過仙魔道統的道源,也曾有人說,護山宗在鼎盛之時也曾經掌執著仙魔道統的道源……
  更有甚者,有一種說法認為,仙魔道統的道源一直都在長生殿的掌握之中,也正是因為如此,長生殿才會長存不朽,長生殿才會生生不息,長生殿才會一直掌握著仙魔道統的權柄。
  事實上,仙魔道統的道源一直以來都並不在誰人的手中,也並不在某一個人或一個傳承的掌握之中,可以仙魔道統的道源,從來沒有人能掌握住它。
  仙魔道統的道源是十分的特別,它一直就是獨立的存在,它一世又一世以來,凝集著每一個弟子的信仰,凝集著每個弟子的堅守,也正是因為如此,才有了長生老人的守望,才有了長生老人的真身。
  此時,李七夜就是處身於仙魔道統的道源之中,滔滔不絕的大道之力、天地精氣都包裹著他,他的每一寸肌膚都彌漫著強大無匹的力量。
  當然,李七夜整個人被道源所包裹著的時候,這並非是李七夜要把整個道源的力量占為己有,也並非是他要與整個道源融為一體。
  李七夜在道源的包裹之中,那隻不過是借用了整個道源的力量,助自己一臂之力,在加速地磨滅著道心中的無上恐怖而已。
  試想一下,當初的長生老人是多麼的強大,他鑄造出了這樣的道源,那是多麼逆天的一個道源,更何況,在仙魔道統一個又一個時代的聚集之下,仙魔道統本身雖然沒有當年鼎盛時那麼強大,但是,道源卻沒有衰弱,相反,仙魔道統的道源在這樣的凝集之下,日益壯大,它的底蘊之深厚,那是遠遠超出了世人的想象的。
  在這樣的道源相助之下,李七夜磨滅無上恐怖的速度就更加的快了。
  對於世人來說,這樣純粹磅的道源力量,是可遇不可求的,換作是其他的人,一定會瘋狂地吞吸著這道源中的力量,甚至有人會想盡一切辦法把自己與這樣的道源相融,那怕不能把整個道源的力量占為己有,也要讓道源的力量壯大自己。
  而李七夜,對於這樣的事情不屑於顧,他也僅僅是借有道源的力量而已,並沒有把一絲一毫的道源力量占為己有,更何況,這樣的一個道源,乃是長生老人的一生心血,是他留下了無上的手段。
  不管是長生老人,又或者是長生蕭氏,與李七夜都是一種緣份,所以李七夜更不會去占有這道源的絲毫的力量了。
  當李七夜處身於道源之中磨滅無上恐怖的時候,整個仙魔道統都顯得安靜。
  甚至可以說,今日之下的仙統界都顯得十分的安寧,這些時日都特別的平靜,沒有什麼驚天動地的事情發生。
  也正是因為如此,有人都快忘記了那句話天將變,凶人出!
  就在這一夜,突然之間,一道黑暗掠過了仙統界的上空,在這個時候,仙統界一片的安寧,無數的生靈還沉浸於甜睡之中。
  當這樣的一道黑暗掠過仙統界的上空之時,不要說是一般的強者,就算是始祖,都未曾發現。
  這一道黑暗一掠而過,黑暗中吞吐著光芒,這吞吐著的光芒是黃金色的,似乎是黑暗包裹著黃金光芒,又像是黃金光芒欲包裹著這樣的黑暗,黑暗與金黃是相互交纏,相互爭鬥,似乎一時之間不分上下。
  就在這一道黑暗掠過了仙統界的上空之時,在道源之中的李七夜瞬間驚醒,雙目一張,打開了天眼,瞬間眺望天地,目光一下子鎖定了這一掠而過的黑暗。
  “這是”看到這道黑暗一掠而過的時候,李七夜的目光一凝,綻放出了可怕的光芒,他的每一縷光芒似乎可以劈開九天十地,斬落一切。
  “這氣息,你熟悉吧。”在這個時候,就是連被鎮鎖在道心中的無上恐怖都感受到了,那怕它都快被磨滅得差不多了,對於這樣的黑暗,它依然是那麼的敏感。
  最後,聽到“轟”的一聲巨響,這一道黑暗瞬間墜落,撞擊在了地麵。而這一道黑暗墜落的地方正是光明聖院那最荒涼最偏僻的地方。
  當這樣的黑暗墜落於這百萬都荒蕪人煙之地的時候,整個大地如同是被一下子融化掉了一樣,泥土一下子被融化成了岩漿,而且全部一下子被融化成了黑暗的融漿。
  在這那之間,似乎這片大地一下子被融化成了魔土,有魔王要在這片土地誕生一樣。
  就在這片土地被融化成了黑暗的岩漿之後,在這個時候,地下鑽出了一縷縷的光芒,這一縷縷的光芒神聖無比,猶如聖光所籠罩一樣,在淨化著這樣的黑暗魔土。
  在這道黑暗墜落撞擊的那一瞬間,李七夜雙目一厲,身影一閃,瞬間跨越了無數的星空,瞬間跨越了無數的領域,一下子越過了一個又一個道統,眨眼之間便踏入了光明聖院的這個道統之中。
  在這個時候,對於整個仙統界來說,依然是一片安寧,依然是一片寂靜,甚至可以說,天下的無數生靈,還不知道有事情發生。
  在這“轟”的一聲巨響中,聲波衝擊而去,在好一會兒之後,這才驚動了一些至高無上的存在,比如始祖。
  在這一道黑暗撞擊在大地中的好一會兒之後,這才有始祖被驚動,有始祖一下子站了起來,遠眺天地,巡望世界,雖然在這那之間還不知道發生於何處,但,已經心生警惕。
  “這是”有始祖一推演,神態一沉,說道:“此是何來的邪意!”說到這,神態鄭重起來。
  在這個時候,始祖打開了天眼,巡視世間,要尋找到這黑暗所撞擊墜落準確地點。
  然而,李七夜早就快人一步,瞬間抵達了那道黑暗所撞擊之地,他的速度無人能比,一步邁來,便踏入了這片荒蕪之地。
  隻不過,此時這片荒蕪之地已經被融化成了魔地了,到處都噴湧出了黑色的岩漿,任何東西一旦被沾上,就會一下子被焚化掉。
  雖然說這片大地被融化成了魔地,但是,在地下依然是湧出了聖光,聖光神聖無比,而且一縷縷的聖光湧出的時候,似乎是無窮無盡一樣,它們在淨化著這樣的一片魔地。
  對於滿地都是噴湧出的黑暗岩漿而言,這鑽出來的一縷縷聖光似乎顯得有些渺小,但是,這渺小的聖光依然是十分固執地淨化著這片魔地,而且是前赴後繼,那怕有許許多多的聖光在淨化的過程之中湮滅了,但後麵依然還有一縷縷的聖光鑽了出來。
  這就好像是夜空中的一隻隻螢火蟲一樣,那怕這一隻隻的螢火蟲明知道自己無法完全點亮黑暗,但是它們依然是閃動著自己的光芒,拚命去點亮著黑暗,那怕一隻隻螢火蟲倒下了,後麵還有更多的螢火蟲接下。
  可以看得出來,隻要這一縷縷的聖光前赴後繼地淨化著這一片魔地,相信在未來一定能把這樣的一片魔地淨化。
  看到這一縷縷的聖光鑽出來,淨化著這樣的魔地,而這乃是光明聖院的疆土,這樣的一幕就讓李七夜感慨不已了。
  “是聖耶,是魔耶。”李七夜不由感慨地說道:“難怪老家夥他會說,在墮入黑暗的時候,他也曾經是光明普照,也曾經是普渡眾生。隻可惜,那怕他曾經那麼的神聖,那麼的光明,最終還是墮入黑暗。又或者,那是因為他在黑暗中誕生光明,想在這黑暗的光明之中救贖自己。”
  當然,沒有人知道這個答案,因為沒有人知道當時光明聖院的始祖是怎麼樣的一個心態。
  “是光明,還是黑暗,在於一念之間。”最後,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一步邁入最麵。
  

Snap Time:2018-11-19 23:36:02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