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4)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4)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4)     

第2758章 終是傳說

  三仙,一直以來都是三仙界的傳說,有人說是真的,有人說是假的,是真是假,沒有人能知道。Ψ雜ω誌ω蟲Ψ
  有人說,三仙界這個名字,乃是因為這有三界,而人人皆想登仙,所以才會有三仙界這樣的稱謂。
  但是,有人說,三仙界乃是為了紀念三仙而取的,因為三仙界乃是由三仙所開辟,所以才會取三仙界這樣的名字。
  三仙,一直以來沒有人知道一個具體,甚至世間有很多人連三仙叫什麼都不知道。
  有人說,三仙是三位最無敵最古老最至尊的大帝,他們把這三位大帝稱之為:燧帝、羲帝、農帝。
  當然,這是一個很古老的揣測,三仙是不是真的這三位大帝,還未得而知。
  對於世人來說,很多人談到三仙,那隻不過是談起一個傳說而已,甚至隻不過是茶餘飯後的一個談資而已。
  但是,當一個修士強大到了一定程度,特別是邁入了始祖這樣的境界之後,多多少少都會去留意這個傳說,都會去探究這個傳說。
  因為對於始祖來說,到了這樣的一個境界之後,是不是說仙統級別的始祖就是最終的止步呢?在這個級別的始祖之後,是不是有著更強大的境界呢。
  所以,這是沒有人能給出的答案,最終隻能依靠仙統級別的始祖去摸索、鑽研。
  在這個時候,如果在仙統級別的始祖之上,還有更高更強大的境界,這些始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三仙!
  如果說,在這個世界,還有什麼比仙統級別的始祖更加強大,還有什麼能淩駕在仙統始祖之上,往往很多人所能想到的就是三仙!
  雖然說,三仙對於世人來說隻不過是一個傳說而已,一個虛無飄渺的傳說,但是,仙統始祖都會去考慮這個問題,都會探究三仙是不是真的存在。
  三仙,是三仙界目前唯一所知最古老最強大最無敵最至尊的存在,甚至有人說,或者三仙界的所有修練係統,都是出自於三仙之手。
  但是,三仙所在的時代無人能知,或者實在是太古老、太久遠了,已經沒有了有著於他們的任何記載了,所以,三仙就好像時間長河中的迷霧,雖然它一直籠罩著三仙界的時間長河,但是從來沒有人能看清楚它的真麵目。
  盡管是如此,對於三仙的探索,依然沒有停止過。特別是對於仙統始祖而言,他們去探索三仙,並不是說,他們想知道三仙是不是真的存在。
  更重要的是,達到了這樣境界的始祖,他們更想去追溯修練的起源,隻有真正能追溯修練係統的起源,或者才能真正跳脫整個這樣的一個層次,跳脫整個係統的枷鎖,超越於仙統始祖之上。
  所以,在這一條道路上,有著不少的仙統始祖在苦苦地摸索著,有不少仙統始祖為了得到這樣的一個答案,不惜遠行。
  也正是因為如此,九凝真帝也是肅然起敬,神態莊重。這不僅僅是因為對於三仙的尊重,也是對於先賢的致敬,畢竟,在這一條道路上,一直都有人在摸索著,一直都有人前行,並未停下腳步。
  如果有一天,她能成為始祖,甚至是登臨仙統,一旦她成為了那麼一個仙統始祖之後,她或許也會像先賢一樣,也會一路前行,去探索三仙的存在,去追溯整人修練係統的起源。
  “真亦假時,假亦真。”對於九凝真帝的話,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當有那麼一天,你會明白的,當然,到了那個時候,對於你而言,是真是假那已經並不重要了。畢竟,你能站在那樣的一個巔峰之時,你也會隨之豁然了。”
  聽到李七夜這樣話,九凝真帝傾首而聽,最後她輕輕地點了點頭。
  過了片刻之後,九凝真帝望著李七夜,輕輕地說道:“道兄,有一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講。”李七夜看著蔚藍天空,一點都不介意,笑了笑。
  九凝真帝秀目望著李七夜,十分坦然,目光要照入李七夜的心扉,她輕輕地說道:“以我個人淺見,道兄所修,非我們同係。這便讓我想到一句話,天外有天,不知道兄是否也是來自於那天外之天呢。”
  李七夜不由看了九凝真帝一眼,而九凝真帝也坦然地迎上李七夜的目光,兩個人目光相遇,是那麼的自然,是那麼的融洽。
  “是與不是,那並不重要。”李七夜也沒有直接回答,隻是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就如你所說的一樣,我隻是世間的過客而已。不論是在哪一個世界都是如此,我也就是一個過客,並沒有駐足,隻是一直前行。或許,我也僅僅是路過於此,路過於全世界,路過於任何一個世間,僅此而已。”
  這樣的一席話,頓時讓九凝真帝不由為之沉默了一下,一時之間,她心麵有著不一般的滋味。
  一個人,一路遠行,或者行走了千萬個世間,或者行走了千萬世,從開始,至現在,再到未來,都依然是繼續前行。
  這個人的身影,在時間長河中拉得長長的,但,不管世間如何繁華,不論在三千世界認識了多少的人,愛過多少的人,被多少人愛過。
  然而,從始至終,他都是一個人在前行著,在這樣的一條漫長無比的道路上,也隻有他一個人在繼續前行,是那麼的獨單,是那麼的堅定。
  在這樣的一條無盡頭的道路上,或者,在這途中也曾有人陪過他,但,一路走來,有人離開了,有人死去了,也有人停下了腳步,唯有他,才依然前行,亙古不變!
  “道兄前行,累否?”過了好一會兒,九凝真帝不由輕輕地摸著李七夜的額頭,是那麼的溫柔,是那麼的自在。
  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你不也是說過嗎?大道漫漫,哪有容易兩字,一路前行,累與不累,那都已經是無所謂了,因為你已經麻木了。”
  九凝真帝沉默了一下,最後,她輕輕地說道:“我曾聽過一位先賢說過,沉浮萬古,要麼成聖,要麼化魔,道兄如何看呢?”
  “丫頭,不要探試我。”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輕輕地彈了一下她的額頭,笑著搖了搖頭,說道:“聖也好,魔也罷,那隻不過是我心中一念而已,什麼聖不聖、魔不魔的。”
  “是九凝輕看了道兄。”九凝真帝不由歉然,說道:“道兄之深,已經不是九凝所能揣摩的了。”
  九凝真帝與李七夜並肩而臥,望著蔚藍的天空,過了好一會兒,她不無感慨,輕輕地說道:“登臨巔峰,世人皆驚慕,但,大道漫漫,又多少人知道大道的孤獨呢。”
  “有得必有失。”李七夜笑了笑,說道:“井底之蛙有井底之蛙的幸福,九天鯤鵬有九天鯤鵬的煩惱,隻有道心不動,才能笑對萬古。”
  “道兄此話,九凝受益了。”九凝真帝不由讚了一聲,感慨地說道:“隻有道心不動,才能笑對萬古!”
  李七夜笑了笑,也不再說話,九凝真帝也未再說話,與李七夜並肩而臥,兩個人靜靜地躺著,看著蔚藍的天空,這個時候,碧空如洗,十分的美麗。
  微風輕輕地吹拂而過,聞著醉人的花香,享受著微風的輕輕撫摸,似乎讓人要睡著了一樣。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九凝真帝輕輕地說道:“道兄,我將啟程,你呢?”?九凝真帝這一次回到帝統界,那的的確確是為她父親太清皇而來,現在一切都結束了,也是了卻她的一樁心事,可以說,現在不論是九秘道統,還是帝統界,那已經沒有她牽掛的東西了。
  時至今日,這也是該她離開的時候了,這一次離開,對於九凝真帝來說,或者不再會回來了,這將會她與帝統界的一次永別。
  想到這,九凝真帝心麵也不由多多少少有些感慨,畢竟,帝統界是她自小生長的地方,今日離開,再也不會回帝統界了,這的確讓人心麵百般滋味。
  “同行吧。”李七夜輕輕地點頭,徐徐地說道:“也到該離開的時候了,該是上仙統界的時候了。”
  對於李七夜來說,在帝統界的諸事已了,他也該離開的時候了,當所有的事情了結之後,一切都該結束了。
  “有一天,道兄也一樣會離開仙統界。”九凝真帝不無感慨,說道:“就如道兄今日離開帝統界一樣。”
  九凝真帝心麵也明白,李七夜不屬於這個世界,他終究有一天會離開,或者,他不屬於任何一個世界,他一直在前行,不論是三仙界,還是其他的世界,他都隻不過是路過而已。
  “或許吧。”李七夜閉上眼睛,笑了笑。
  “不管如何,如果他日,道兄真的見得三仙,希望有一天,道兄能告訴我背後的故事。”九凝真帝露出了恬靜的笑容,徐徐地說道:“直覺告訴我,在當今世間,如果誰能見得三仙,那必定是非道兄莫屬。”
  對於九凝真帝這樣的話,李七夜隻是笑了笑而已,沒有回答。
  

Snap Time:2018-11-15 08:10:50  ExecTime:0.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