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1716章 啟道門

  “嗡、嗡、嗡……”當所有的仙光都聚集在李七夜的手中之時,仙光跳躍起來,在這個時候,仙光好像是有了生命一樣,那怕是一縷的仙光,一粒的光粒子,都顯得特別的活潑,似乎它們就像精靈一樣。雜§誌§蟲
  所有的光芒聚集在了李七夜手掌之間,在“嗡、嗡、嗡”的跳動中,隻見仙光不再是一縷縷,似乎所有的仙光都如同在李七夜手掌中融化了一樣。
  在此之前,看去是一縷縷的仙光,此時已經被李七夜捧在了手掌之上,似乎是融化成了光芒的液體。
  在這個時候,這被李七夜捧於手中的光芒液體從李七夜的指縫間流淌下來。當這些光芒從指縫間流淌下來的時候,就好像是光水流落下來一樣,十分的柔和,而又十分的清澈,這樣的感覺十分美妙絕倫。
  甚至當這樣的光水從李七夜手縫間流下來的時候,讓人感覺好像是聽到了水流聲音一樣。
  光水從李七夜的手縫之間流下來,似乎就好像是時光流沙一樣,一柱柱的光水流淌下來,就好像是一百年一百年地從李七夜的指縫間流走一樣。
  隨著光水在李七夜指縫間流淌下來之後,大家感覺好像有千萬年的時光在李七夜的手指間流走一樣。
  甚至在這個時候有人產生了一種錯覺,此時的李七夜看起來不再是那一個平凡的少年,在這個時候隨著光水在他的指縫間流淌之時,李七夜好像是散發著光芒一樣。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似乎是時光的操控人,似乎他手掌之間操控的正是時光,似乎世間的一切時光都必須從他的指縫間流淌過。
  不論是一千年還是億萬年,似乎都必須在李七夜的指縫間流淌過去,而且他隻需要動一動手指頭,就能奪走千百萬年時光一樣。
  “追溯”看到這樣的一幕,別人或許看不出這麵的奧妙玄機,但是,李家那位一直沒有露臉的高人卻看出了這其中的奧妙玄機,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知道李七夜這是要幹什麼。
  隨著所有的光水流淌入了地下之後,緊接著,聽到“嗡”的一聲,一道道的光斑在泥土中出現,在這個時候,地上出現了一條條經緯交錯的光線,每一條光線相互交錯,似乎是形成了一個絕世大勢。
  “這是要追溯什麼?”斷玉真帝看著眼前這一幕,不由輕輕地說道。
  “石韻道統當年所塵封的痕跡。”李家這位一直沒有露臉的高人輕輕地歎息一聲,感慨地說道:“當年石韻道統乃是鼎盛之時,乃是有三位真帝同世,至於不朽真神,那就更多了,低階的不朽真神隻怕是誰都說不清有多少。可惜,一夜之間石韻道統沒落。”
  “後世很難有誰能說得清楚為什麼石韻道統一夜之間沒落,但後來有始祖考證,當年石韻道統一夜間遭遇惡難,有邪物從天而降。”這位李家沒有露臉的高人知道得更多,說道:“經始祖推測,邪物植根於石韻道統深處,雖然石韻道統的所有無敵之輩是打敗了它,也付出了極大的代價,但,他們還是未能根除這邪物……”
  “……所以,始祖考證之後,認為石韻道統的諸老結束了這一場戰爭之後,塵封了一切,他們拖著重傷之軀躺了起來,把他們石韻道統的某些東西藏了起來,這不僅僅是不讓外人發現,也是不想被這邪物找到,也正是因為如此,後世一直沒有人搞清楚石韻道統沒落的原因。”
  “這仙石,究竟是何物,竟然值得石韻道統的先賢付出如此大的代價。”斷玉真帝也是為之好奇了。
  對於一個道統來說,還有什麼比得上傳承下去更重要?但是石韻道統卻把整個道統塵封起來。
  “不清楚。”李家這位沒有露臉的高人說道:“有記載認為,這顆仙石來曆驚天,不屬於世間,至於這顆仙石究竟有何用處,無人能知。隻是記載認為,此仙石乃是石韻道統的始祖以無上手段得之,價不可枯量,甚至有可能涉及長生,所以,此仙石一直留於石韻道統,而且被封於道統之下。”
  說到這,這位高人頓了一下,徐徐地說道:“若是石韻道統的始祖沒留下這顆仙石,石韻道統或許不會遭受如此的滅頂之災。”
  聽到這話之後,斷玉真帝也不由看著明洛城,她也是十分好奇,想看一看這一顆仙石究竟是怎麼樣的一顆仙石。
  在這個時候,光線在整個明洛城中縱橫交錯,形成了一個巨大無比的大勢,似乎每一條的光線都把大地劃分成了一小塊一小塊。
  “嗡”的一聲,最後所有的光線相互交纏,形成了一個完整無比的大勢,一下子噴湧出了滔滔的仙光,一時之間,隻見是仙光蕩漾,在蕩漾的仙光之中,給人有了一種錯覺,好像在這那之間讓人跨越了亙古,穿越了一個又一個時代一樣。
  在這蕩漾的仙光之中,大家好像是回到了某一個時代一樣,好像是揭開了那已經被塵封的麵紗,揭開了那當年的蛛絲馬跡。
  “軋、軋、軋……”就在這個時候,一陣沉重的聲音響起,在這一刻隻見明洛城的街道上,有著一塊又一塊的石板浮現。
  明洛城屹立到今天,也不知道屹立有多少歲月了,整個明洛城的許多街道地麵都是由岩石鑲嵌而成。
  這樣的一條條街道是車水龍馬,這樣的一塊塊石板不知道被多少人踩過,也不知道被多少的馬車碾過,這一塊塊的石板已經很古舊了,有一些石板甚至是被碾出了凹槽了。
  就這個時候,石街之上,有著一塊塊的石板浮現起來,有些石板相隔很遠,交錯無序,讓人根本看不出這麵有什麼聯係或者玄機。
  在“軋、軋、軋”的聲音響起之時,這一塊塊的石板浮現之後,竟然開始拚湊起來,很多人都聽到了石板拚湊的“砰、砰、砰”的聲音。
  在短短的時間之內,所人拚湊起來的石板竟然是形成了一個高台,一個如同高樓一般的高台,這樣的一個高台遠遠去看就像是一個烽火台,或者像是一個號令台。
  “這是什麼”作為石韻道統的弟子,吳有正他們根本不知道這樣的高台是什麼東西,他們石韻道統失傳的東西太多了,他們對於自己的道統甚至稱得上是一無所知。
  “石韻道統當年的發號台。”看到古台高築,李家沒有露臉的高人輕輕地說道:“傳聞當年石韻道統的始祖就在這高台上號令天下,威懾八荒。”
  “嗡”的一聲響起,當這樣的古台築起之後,似乎空間波動了一下,所有的仙光在這個時候又聚集在了高台之上。
  高台緩緩升起了一個古老無比的門戶,這個門戶上雕琢有許多古老而強大的符文,此時所有的仙光猶如有生命一樣,爬上了門戶,所有的光芒都一下子聚集在了門戶之中。
  在這“嗡”的一聲之中,所有凝集的仙光散發出了璀璨的光芒,在這瞬間,空間被打開,隨著仙光的凝集,門戶化作了一個域門,出現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道門”看到高台上浮現的域門,斷玉真帝不由目光一凝。
  “是的,早就有傳言說,石韻道統之下,自有天地,隻是石韻道統衰落之後,再也沒有人談過,也沒有人知道這天地還在不在。”李家沒有露臉的高人說道:“這片天地的入口是被塵封起來,看來,這顆仙石就是藏在了麵了。”
  看著道門就在眼前,在這一刻很多強者都已經猜測到石韻道統的仙石肯定是藏在道門之內了,但是,在這個時候沒有任何人敢衝上去搶仙石。
  所有人都隻能是屏住呼吸地看著這個仙光跳動的道門,大家都隻能等待著李七夜進去,大家都知道,除了李七夜之外,誰都沒資格進去!
  “為了一顆石頭,這麼大費周章。”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一步邁入了道門之中。
  “啵”的一聲響起,當李七夜邁入了道門之後,整個道門也隨之消失了。
  “軋、軋、軋”的一陣沉悶的聲音響起,當道門消失之後,隻見一塊塊石板也開始拆開,每一塊石板又退回到原來的位置,恢複原樣。
  在短短的時間之內,整個高台消失不見了,明洛城依然是明洛城,似乎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大家看著眼前這樣的一幕,所有人都麵麵相覷。
  “唉,別打歪念頭了。”有不朽真神感慨,搖了搖頭,說道:“這枚仙石,誰都不要去想了,散了吧。”
  “看一眼也好呀。”有些強者不死心,他們不遠億萬而來,最終不僅僅是空手而歸,連仙石都未能看上一眼,這實在是讓人有點心不甘情不願。
  “你想看就能看呀?你有膽量,就去與第一凶人說去。”作為長輩的不朽真神瞅了他一眼。
  這強者聽到這話,立即縮了縮脖子,頓時感覺自己脖子是冷嗖嗖的,就算給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向第一凶人提這樣的要求。
  

Snap Time:2018-11-16 21:45:29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