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669章 求助

  這位大教老祖拂袖而去,在場的所有人都一下子沉默了,就算有人抱打不平,就算有人覺得客盟做得太離譜,那也隻有沉默。#雜ㄨ誌ㄨ蟲#
  在一些修士強者看來,客盟他們拿平民百姓來血祭,這是破壞修士的名譽,也是破壞了修士世界不約而同的默契。
  但,那又如何呢,他們也無能為力,那怕他們想抱打不平了,那怕他們想救這些平民百姓,那也無能為力。
  這位大教老祖實力夠強大了,同時也是出身於大道統了,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他也無能為力,現在不僅僅是綠袍天客在明洛城中,就是連其他的四位天客也都在明洛城中。
  現在可以說,除了鹿客翁之外,客盟最強大的五大天客都在此,這已經算是大軍壓境了,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誰想抱打不平,誰想救明洛城的平民百姓,那也得掂量一下自己的實力。
  一旦與客盟不敵,到時候不單單有可能自己丟失性命,更是有可能連累了自己的宗門,連累了自己的道統。
  也正是因為如此,這位大教老祖實力夠強大了,也出身於名家了,最後還一樣不是無可奈何,最後還不是無奈地拂袖而去。
  在這一刻,一些心麵忿忿不平的修士強者,那也隻能是相覷了一眼,他們心麵對客盟這樣的做法不滿,但,也無能為力。
  現在如果說能壓得住客盟的人或道統,那也唯有像九秘道統、李家、沐家這樣的三大巨頭了,否則,其他人根本就是無法撼動客盟,與客盟為敵,那也隻是送死而已。
  “殺”綠袍天客神態冷默,大手一揮,冷冷地下達了命令。
  此時,綠袍天客親自坐鎮行刑場,當他往這一坐的時候,任何人都感受到了壓力,特別是他身上彌漫不散的不朽氣息,更是壓得人難於喘過氣來。
  毫無疑問,當綠袍天客親自坐鎮在這的時候,任何人都不敢輕舉妄動,那怕那些想打抱不平的修士強者,都隻能是乖乖地站在一邊之上。
  綠袍天客親自坐鎮,當他命令一下之時,刑場上的劊子手已經高高舉起了屠刀了。
  “不”死到臨頭之時,終於有被捆綁的平民百姓尖叫了一聲。
  但是,這一刻已經遲了,一切都是無所謂的掙紮而己,聽到“嗤”的一聲響起,刀光一閃,屠刀落下,鮮血濺射,人頭落地。
  鮮血噴湧在了血槽之中,順著血槽被導入了地下,鮮血染紅了泥土。
  看到這樣的一幕,此時不少人都不由屏住呼吸,大家都看著被鮮血染紅的泥土,當然在這個時候也有很多人好奇,想知道客盟的這種血祭是否真的有效。
  “沙、沙、沙……”在這個時候,地下響起了一陣陣沙沙的聲音,被鮮血染紅的泥土開始鬆動起來。
  最後聽到“嘩、嘩、嘩”的聲音響起,破土之聲響起的時候,隻見一隻隻手掌從地下鑽了出來,在眨眼之間,隻見地下爬起了好幾具的死屍。
  “是死屍,死屍出來了,這方法,的確是有效果呀。”看到從泥土中爬出了這麼幾具的死屍,不少人驚呼了一聲。
  在這個時候,大家都已經把血祭這件事情忘記了,大家已經忘記了那些被斬下頭顱的平民百姓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這從泥土中爬起來的死屍。
  甚至當看到死屍的時候,有不少修士強者都雙目熱切起來,都覺得客盟這樣的手段的確是有效果,這樣的血祭也算是沒有白費功夫。
  事實上,在這個時候,平民百姓性命在不少修士強者心目中,那也隻不過是一隻蟻螻而已,當客盟的這種手段有效果的時候,這一下子讓不少人心頭上是熱了起來,讓一些人不由為之怦然心動。
  雖然說,也的確是有人為這些平民百姓抱打不平,但是,當利益達到了一定程度之時,當有著足夠讓人怦然心動的東西或者誘惑的時候,正義、良知、善行……這些東西就變得一文不值了。
  發現這種血祭手段可效有行之後,隻怕客盟不再用這種手段,隻怕也會有其他的修士強者使用。
  就算有一些口頭上是說得正義堂皇的修士強者,那怕明麵不上會用這樣的手段,暗地隻怕也會偷偷用上這種手段。
  “砰、砰、砰”一陣陣崩擊之聲響起,客盟的強者弟子早就有準備,當這幾具死屍從地下爬出來的時候,他們瞬間出手,擊倒了這幾具死屍,把它們釘在了地上。
  在眨眼之間,客盟的強者弟子就從死屍體內剜出了黑石,失去了黑石之後,隻見死屍身體一陣亂蹬,然後直挺挺的死去。
  客盟的強者弟子出手很快,而且手法嫻熟,看到這樣的一幕,不少人心麵為之一震,隻怕客盟不是剛開始做這樣的事情了,隻怕在此之前,客盟就有可能偷偷摸摸地用過血祭來引誘死屍了,隻不過沒有像現在這樣明日張膽而已。
  “下一批。”殺屍取黑石,客盟的強者弟子動作十分的利索,但此時被鮮血染紅的地下已經沒有其他的死屍爬出來了。
  所以,綠袍天客眼皮都沒有撩一下,吩咐說道。
  綠袍天客的話剛落下,又一批被捆綁著的平民百姓押了上來,這些人臉色煞白,走路都雙腿哆嗦。
  在短短的時間之內,客盟血祭了好幾批的平民百姓,爬出了一具又一具的死屍,直到不再有死屍爬出來了,在這個時候,綠袍天客這才冷冷說道:“今天到此為止,明天繼續。”說完便被人抬著離開了。
  當客盟的強者高手都離開之後,一陣血腥味都彌漫於空氣中,看著被鮮血染紅得發紫的泥土,有人是打了一個冷顫,有人是雙目熾熱,心麵有了冒起了一些想法。
  事實上,見客盟用血祭的手段收割了這麼多的死屍黑石,這讓不少修士強者心動了,也有些修士強者也想用這樣的手段來謀得死屍黑石。
  畢竟,在當下死屍黑石能賣到天價,一顆死屍黑石就能引得不少修士強者血拚,如果能收割到更多的死屍黑石,那麼,用這樣的血祭手段,又有何不可呢?
  當誘惑達到一定程度之後,對於修士強者來說,平民百姓,就猶如螻蟻一樣,有不少修士強者已經把“不殃及平民”這樣的規矩拋之腦後了。
  隻不過,現在明洛城的所有平民、修士全部都落入了客盟的手中,成為了客盟的階下囚,就算有人想用血祭的手段,也找不到血祭的獵物呀。
  在銅殿之中,李七夜閉目養神,神遨太虛,入定無聲,猶如一尊雕像一樣。
  “公子,請你救救明洛城的子民。”在這個時候,進來的林亦雪向李七夜哀求,說道:“明洛城的子民已經被人拿來做血祭的獵物,請公子發發慈悲,救救他們。”
  李七夜依然端坐在那,依然閉目,過了片刻,他才徐徐地說道:“世間,沒有救世主,隻有自己強大了,才能左右自己的命運。”
  “砰”的一聲響起,此時林亦雪重重地跪在了地上,“砰、砰、砰”一聲又一聲響起,她一個又一個地給李七夜磕頭,而且她十分用力地磕頭發,頭額重重地撞在地板上,已經撞出了鮮血,鮮血慢慢地從她的額頭上流下來。
  “請公子大發慈悲。”吳有正也走進來了,跪在那,也一個又一個響頭地磕著。
  林亦雪一聲不吭,一個又一個響頭撞在地板上,在這個時候鮮血已經染紅了地板,鮮血直流如注,在這個時候,鮮血染紅了她的衣裳。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這才緩緩地張開了雙眼,看到林亦雪滿臉是血,他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
  “罷了,念在你的情份上,我就救他們一命吧。”李七夜無奈,輕輕地擺了擺手。
  “謝公子慈悲。”林亦雪在這個時候,不由淚水流了出來,向李七夜重重地磕頭。
  跟著磕頭的吳有正也是頭額磕破了,鮮血也流了下來。
  “包紮一下吧。”李七夜看了看他們,輕輕地歎息一聲,說道:“我救得了他們一時,也救不了他們一世,未來你們還得靠自己,這個道統,還必須靠你們自己去壯大,不然,永遠都是別人砧板上的魚肉而已。”
  “我們會努力的,一定會努力。”不覺間,林亦雪淚流滿麵,她不由緊緊地握住了拳頭。
  一直以來,她覺得自己很幸福,宗門的老小都寵愛著她,而且他們明洛城一直都是和平無事,雖然是弱小了一點,這樣安靜幸福的日子她也是十分滿足。
  但是,當大難臨頭的時候,她才發現自己是那麼的弱小,是那麼的無力,保護不了自己的家園,保護不了愛自己的人,如果不是李七夜出手,他們疏石宗早就被人滅了,更別談去保護明洛城,守護明洛城的子民百姓了。
  “大道多艱,希望你能一直自強不息,昂首前行。”李七夜徐徐地說道:“隻有你自己強大,才能守護自己想守護的人和事。”
  “我謹記公子的話。”林亦雪說話都不由顫抖了一下,心麵有著百般的滋味,這個世界,在這那之間,也唯有李七夜能為她出頭。
  

Snap Time:2018-11-19 17:42:29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