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2646章 留下

  吳有正帶著林亦雪回來之後,特地前來向李七夜磕頭致謝。雜∪誌∪蟲
  “有些東西,過去的,也就過去了,祖業,也不一定能守得住,真有能力,破而後立,這也是不錯的選擇。”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吳有正不由幹笑了一聲,不好意思,說道:“不怕公子笑話,我,我,我們還有什麼能力打造出祖先這樣的一片基業,我,我也隻是抱著僥幸而已,希望能逃過一劫,那份祖業還在。”
  說到這,吳有正也輕輕地歎息一聲,說道:“我這把年紀,也活不了多久了,遲早也會變在一坯黃土,趁還有一口氣,給後人做點事,看能不能守住這點基業吧,如果守不住,我也沒有什麼遺憾了……”
  “……再說,如果能死在自己的家,這也無遺了,這也是我最好的歸宿了。我一輩子在這生長,最後還能埋在這,這也算是一生圓滿了。”說到這,他也不由苦澀地笑了一下。
  當一個人背井離鄉的時候,能骨葬故鄉,反而成了一種奢侈。
  李七夜也隻是盤坐在那,也沒有說什麼。
  “隻是這孩子,就是倔。”吳有正看著林亦雪,有些無奈,苦笑了一下,說道:“我不讓她回來,她偏要跟著回來,這是跟著我回來送死。”
  “師父”林亦雪低著螓首,說道:“這,這也是我的家呀,我,我,我想留下來,如果死在這,我,我,我也沒有什麼好害怕的。”
  “傻孩子,你還年輕。”吳有正輕輕搖頭,無奈地說道:“未來還充滿著未知和機會。”
  林亦雪低著螓首,不說話,她也是倔脾氣,一旦是倔起來,九頭牛都拉不回來。
  “現在的明洛城,已經不是你們的明洛城了。”李七夜淡淡地看了他們一眼,淡淡地說道:“你們想守祖宗的基業,還是算了,那也隻不過是送死而已,如果有人想要,他們伸一根手指,就能滅了你們。”
  吳有正張口欲言,最後他了苦笑了一聲,他也明白,李七夜說的是實情。
  事實上,剛回來的時候,吳有正也被嚇了一大跳,他還以為自己是走錯地方了。明洛城一下子變得如此熱鬧,如此多的大教道統出現在了明洛城中,這一下子讓吳有正都懵了。
  特別是看到如此多的強者出入於明洛城,而且這些強者往往是以真神作為起步,其中不乏登天真神,這頓時讓吳有正心麵發毛,頭皮都發麻。
  如果這些強者真的要強占他們祖先的基業,那是有何難的事情,特別是那些強大道統的登天真神,一旦出手,滅了他,那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暫且留在這吧,出去也是送死。”李七夜看了他們師徒一眼,淡淡地說道。
  吳有正和林亦雪不由呆了一下,他們做夢都沒有想到李七夜會收留他們,畢竟李七夜和他們非親非故,上一次他能出手救了他們疏石宗,那已經是大發慈悲了。
  “多謝公子”吳有正師徒回過神來,急忙大拜,特別是林亦雪,心麵更是欣喜無比,都忍不住偷偷地瞄了李七夜一眼,但又不敢多看,偷看一眼之後,立即又收回了目光,垂下了螓首。
  盡管是如此,林亦雪心麵甭說是有多高興了,能留在這,那怕是餐風宿露,她心麵也一樣是喜滋滋的。
  當然,吳有正師徒並沒有在這餐風宿露,他們師徒最後還是自己動手,在這建了一座小小的木屋,就當作他們三人臨時居住的地方。
  當然,對於李七夜而言,有沒有居住的地方都一樣,如果他願意,隨便一抬手,就能推山拿月,高樓古殿也隨時可以拔地而起。
  雖然說這隻是簡簡單單的小木屋,林亦雪還是十分的高興,把小木屋收拾得幹幹淨淨,窗明幾淨,用一些花花草草點綴得生機盎然。
  “公子,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大教道統來明洛城?”住進小木屋之後,吳有正也不由好奇,忍不住問道。
  接觸下來,吳有正發現其實李七夜雖很好說話,雖然他出手是鐵血無情,但對人是十分的平易近人。
  “難道說,真的有寶藏出世?”吳有正在回來的時候,也聽到這樣的謠傳,甚至他已經看到不少的本土修士在自己的地盤上挖掘起來。
  “寶藏,你覺得這有寶藏嗎?”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
  “這個”吳有正想了一下,他苦笑了一下,說道:“如果說我們明洛城真的藏有寶藏,隻怕也輪不到我們,上幾代人早就拿走了。”
  石韻道統沒落了很久了,可以說上幾代人早就窮瘋了,曾經有修士強者早就挖過明洛城了,如果真的還有值錢的東西,早就被拿走了,還能輪得到他們這些後人?
  也正是因為如此,石韻道統的絕世功法、無敵神兵才會一一流失,因為在以前有很多大教疆國要逃離石韻道統的時候,不是帶走了這些東西,就把這些東西拍賣出去,換成更多的物資逃離這。
  可以說,那些大教疆國逃走之後,留下了貧瘠的大地給他們這些無法逃走的人。
  “不過,有些東西,也不是想拿走就能拿走的。”李七夜淡淡地一笑。
  “難道是道源”吳有正回過神來,不由吃驚,畢竟他是石韻道統當今為數不多的頂尖高手,知道得更多。
  “我們還有道源嗎?”林亦雪聽到自己師父的話,都不由愕了一下,他們石韻道統都已經沒落到這樣的地步了,隻怕道源早就幹竭,早就消失了。
  “有”吳有正重重地點頭,認真地說道:“我們還有道源,隻是我們不知道在哪而已。我跟幾個真神都探討過,可惜一直未能成功。如果我們沒有道源,早就崩碎了。然而,我們道統雖然衰落了,卻一直卡在帝統界,沒有掉下去,所以,這說明道源依然還在。可惜,我們也找不到道源。”
  吳有正畢竟是石韻道統最強的真神了,所以他們也曾經探索過,也想搞明白這麵的奧妙,可惜,一直未能成功過。
  “雖然不是道源,但,有莫大的關係。”李七夜輕輕地點頭,說道。
  “公子也為這個而來?”吳有正的話脫口說道:“不對,公子乃是為地下的邪惡而來”說到這,他不由幹笑一聲。
  因為以前李七夜說過,追尋邪惡而來,如果現在他說李七夜為寶物而來,似乎是對李七夜不敬,他忙是改口。
  “這也沒有什麼不可說。”李七夜淡淡地說道:“我的確是追邪物而至,但也為這東西而來。”
  吳有正幹笑了一聲,神態不由尷尬。
  “這是一件無上寶物嗎?”林亦雪不由好奇,抬起頭,偷偷看李七夜一眼。
  “看你怎麼去想,也是會帶來滅頂之災的東西。”李七夜淡淡地說道:“不然你們石韻道統為什麼會一夜之間衰落,不然為什麼你們的道源還在,卻道統枯竭。”
  “邪物也是為此物而來?”吳有正不由失聲,然後心麵一震,說道:“不對,應該說,這邪物很久以前就來了,或者這就是我們石韻道統衰落的原因,在那個時候起,邪物就在作祟,而且一開始邪物也是為這東西而來。”
  吳有正曾經琢磨研究過這事,現在得到了李七夜的點拔,他一下子想明白了麵的玄機,一下子豁然開朗。
  “也可以這樣說。”李七夜輕輕地點頭。
  吳有正回過神來,不由問道:“公子可是能除這邪物?”
  “此邪物不除,那問題就大了。”李七夜淡淡地說道:“到時候,可不僅僅是你們石韻道統,隻怕整個帝統界都問題大了。”
  “這麼恐怖?”聽到這話,吳有正不由毛骨悚然。
  “這不屬於這個世界的。”李七夜不由望了一下遠處,目光一凝。
  “若此邪物一除”吳有正呆了呆,喃喃自語,他打了一個激靈,失聲地說道:“如果此邪物一除,那,那,那,那我們石韻道統的道源,豈不是可以恢複?”
  想到這種可能,吳有正心麵不由狂喜,畢竟,這對於他們石韻道統來說,那是天大的喜訊。
  “如果除去,你們石韻道統將會重新喚發生機,大道磅,將會迎來一個新氣象。”李七夜淡淡地說道:“將會有一個大繁榮。”
  “真是如此。”吳有正想明白了,狂喜,跪拜於地上,說道:“公子除去此邪物,乃是我們石韻道統的世世代代大恩人,石韻道統世世代代為公子立長生牌。”
  “不要急著謝我。”李七夜坐在那,淡淡地說道:“搞不好,那會讓你們石韻道統灰飛煙滅,一擊驚天,甚至可以打碎你們石韻道統。”
  這話頓時如一盆冷水淋在了吳有正的頭上,但,他回過神來,依然大拜,說道:“但,這至少是有希望,石韻道統這樣下去,也是難逃一死,也終有一天會崩碎滅亡。”
  “你倒看得樂觀。”李七夜淡淡一笑。
  

Snap Time:2018-11-18 04:07:33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