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2)      第3435章 不可多問(18-11-12)      第3434章 無知(18-11-12)     

第2639章 該走了

  沐成傑成了血霧,一時之間,不論是吳有正還是許英建都不由為之毛骨悚然,一時之間被震懾在那了,嘴巴張得大大的。☆雜*誌*蟲☆
  至於林亦雪,也被嚇得一大跳,她還是第一次看到如此輕而易舉就把人捏成血霧,這樣的一幕也未免太恐怖了吧。
  看著血霧隨風飄散而去,一時之間吳有正和許英建在心麵都不由發怵,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沐成傑死了,這讓吳有正和許英建都不由臉色發白。沐成傑呀,這可是沐家的弟子,而且不是一般的弟子,還是沐劍真帝的徒孫,他在沐家的地位也不算低了。
  然而,作為沐家的弟子,作為一代真帝的徒孫,他卻慘死在了明洛城這樣的小地方,一旦讓沐家知道,後果將會怎麼樣呢?
  死了一個沐家弟子,隻怕沐家都會追究原由,而一代真帝的徒孫死了,那就沒有這麼簡單了,一旦沐家追究下來,隻怕是捅了大禍了,若是沐家震怒,隻怕整個明洛城都要完了。
  在沐家這樣的龐然大物之下,區區一個明洛城,那也猶如蟻螻一樣,如果沐家震怒,或者沐劍真帝大怒,隻怕整個明洛城都會灰飛煙滅。
  一時之間,吳有正、許英建都被嚇得臉色發白,這是把沐家這樣的龐然大物都得罪了,那是多麼恐怖的事情。
  “你,你,你,你殺了他,你真的殺了他”在這個時候,許英建說話都結結巴巴,說話一點都不利索了。
  在這一刻,許英建都希望這一切都不是真的,他隻希望這隻是一場夢,是一場噩夢,畢竟是他陪著沐成傑來這的,現在沐成傑死了,他回去也無法向他的師父交待,也無法向沐家交待。
  “是呀。”李七夜風輕雲淡,應了一句,無所謂。
  “你,你,你可知道,他是沐劍真帝的徒孫,沐家所器重的弟子。”許英建不由大叫了一聲,十分的失態,隨之又打了一個哆嗦,連後退好幾步,後麵的話都一下子放輕了。
  李七夜能隻手把沐成傑捏成血霧,他也不見得比沐成傑強,李七夜也一樣能一隻手指把他捏成血霧。
  李七夜垂目端坐,好像沒有聽到他的話一樣。
  “公子,這,這,這隻怕是大禍,聽說沐家甚為護短,你殺了沐家弟子,隻怕沐家不會罷休,隻怕沐劍真帝也會為死去的徒孫報仇呀。”在這個時候吳有正也臉色發白。
  對於他來說,與真帝為敵,那是捅破天的事情,這種事情他一輩子都不敢想的事情,現在卻真真切切地發生在了自己的身上了。
  “一尊真帝而已。”李七夜淡淡地說道:“有什麼好值得多談的,來了,斬之便是。”
  聽到這話,吳有正和許英建一下子瞠目結舌,一尊真帝,在李七夜的口中卻變得如此的不值得一提,一句“斬之便是”,是多麼的風輕雲淡,是多麼的霸氣十足。
  “你,你,你害慘了我們,害怕了整個明洛城。”好不容易,許英建回過神來,不由嘀咕了一聲。
  “滾”李七夜眼皮都沒有撩一下,冷淡地說道。
  一個“滾”字說出來,這頓時讓許英建打了一個哆嗦,他都差點忘了眼前的李七夜也是一個十分強大的存在,他一不高興,也一樣能把他捏成血霧。
  許英建打了一個冷顫,二話不說,連滾帶爬,轉身就逃,連半個字硬氣的話都不敢說。
  吳有正好不容易回過神來,他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這樣的事情猶如一場夢一樣,隻怕他一生中都沒有經曆過如此緊張的時刻,畢竟,換作是平日,像沐家弟子這樣的存在到來,他都必須是恭敬,小心得罪了沐家。
  “去吧。”李七夜也未曾去看吳有正和林亦雪一眼,輕輕地擺了擺手,說道:“離開明洛城吧,這是是非之地,隨時都有可能崩滅。”
  吳有正不由打了一個冷顫,他明白,李七夜這樣的實力,完全沒有騙他的必要,既然他說明洛城將要崩滅,那就絕對會崩滅。
  “多謝公子的再三相助,老朽道淺力薄,不能為公子效勞,公子大恩,老朽世代銘記於心。”吳有正大拜,恭恭敬敬地說道。
  李七夜依然坐在那,閉目養神,坦然地受了吳有正的大禮。
  吳有正恭恭敬敬大拜之後,這才帶著林亦雪離開了這片廢墟,在離開的時候,林亦雪都忍不住多看李七夜幾眼,張口欲言,但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一開始,林亦雪還以為李七夜隻不過是一個普通的修士而已,畢竟他看起來是十分的普通,一點都沒有什麼奇特之處。
  吳有正帶著林亦雪離開了廢墟,走出了廢墟之後,他這才長長地籲了一口氣,吩咐林亦雪,說道:“雪兒,回去告訴你父母和族人,收拾細軟,動員願意離開的百姓,跟我們一同離開明洛城。”
  “真的離開”聽到師父的話,林亦雪不由呆了一下,停下了腳步。
  “是的。”此時吳有正神態凝重無比,說道:“越快越好,最遲三天之後,就必須撤出明洛城,我們疏石宗的所有弟子和家眷全部撤走,有願意跟著離開的百姓,也一同帶走。”
  “可,可,可是,明洛城是我們的家呀,我們世世代代都在這長大,師父,我一生出就是在明洛城,難道,難道現在就拋棄明洛城嗎?”一時之間,林亦雪也難於接受。
  “為師也是呀。”吳有正無奈地說道:“我們疏石宗哪個弟子不是自小在明洛城長大的?這也是大家的家呀,但,現在不得不離開。”
  “師父,難道,難道就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嗎?”林亦雪在心麵不由萬分的不舍,畢竟這是他們的家園,對於明洛城的一草一木,她是了如指掌,現在突然要背井離鄉,這對於她來說是特別難受的事情。
  “沒有他法。”吳有正搖了搖頭,徐徐地說道:“災難,必定會降臨,到時候隻怕明洛城也會像白蘭城一樣徹底消失,隻剩下一個大坑。”
  林亦雪一時之間不由呆在了那,突然之間,要背井離鄉,離開自己最繁華、最安全、最牢固的家,這種感覺是特別的難受。
  “師父,那,那,那我們該去哪呢?”過了好一會兒之後,林亦雪這才回過神來,不由呆呆地說道。
  此時盡管林亦雪心麵有著萬分的不舍,有著種種的傷感,但她還是不得不跟著宗門的師兄妹離去。
  “這”被自己的徒弟一問,吳有正也不由一下子茫然了,一時之間,他也不知道把宗門遷往何處了。
  畢竟,在當今石韻道統,明洛城已經是最大的城池了,也是最繁華之地了。
  在這廣袤的石韻道統中,除了已經消失的白蘭城之外,還有幾個城池,但是,它們的模規遠遠無法與明洛城相比,而且,有城池還是在特別偏遠的地方。
  如果說,他們搬遷出石韻道統,先不說有沒有哪個道統願意接受他們,也不說他們在別的道統能不能生存下來,他們想離開石韻道統,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像他們這樣淺薄的道行,想離開石韻道統,依靠自己的飛行是根本不可能的,那必行是需要通過跨越道統的門戶。
  而當今他們整個石韻道統根本就沒有這樣的門戶,就算某處遺留下有這樣的門戶了,憑他們的實力,也無法開啟這樣的門戶。
  就算有其他的道統有門戶可以打開通往他們石韻道統了,甚至願意跟他們做這筆買賣了,但是,他們也無力支付得起這樣的一筆天文數字的遷移費。
  就以他們疏石宗來說,如果他一個人要離開,他們整個宗門上上下下,或者能湊齊離開韻石道統的路費,但是,如果說拖家帶口,他們根本就支付不起這樣的路費。
  呆了一會兒,吳有正回過神來,他想到了一個地方,那是他以前采藥探險時所找到的,那地方隱蔽安全,而且廣闊,就是在深山之中,十分偏僻。
  “我知道一個地方,暫且就搬到那去吧,等風波平靜之後,再作打算,或許還有其他的出路都不一定。”最後吳有正隻能這樣對林亦雪說道,這話也是安慰自己。
  “好,我們就搬吧。”既然作出了決定,林亦雪也不再沉浸於傷感中,畢竟接下來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看著自己的徒弟,雖然是徒弟,但他視如己出,如他的女兒一樣。
  “雪兒,以後有機會,就離開吧,離開石韻道統,或者,我們宗門的家底,還能給你湊點路費。”吳有正徐徐地說道。
  “離開,為什麼要離開石韻道統呀。”林亦雪說道。
  “石韻道統,完了。”吳有正無奈地歎息一聲,說道:“留在石韻道統,也唯有等死。你天賦不錯,離開之後改弦易轍,還是有機會出人頭地。宗門如果真的要湊,隻怕也就隻能湊夠一個人的路費了。”
  “我”林亦雪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Snap Time:2018-11-13 06:47:19  ExecTime:0.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