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7)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2632章 林亦雪

  這片廢墟,所有的樓宇建築都已倒塌,如果再仔細觀察一下,會發現在很久以前,這片廢墟的所有建築都是被震得粉碎的。雜の誌の蟲
  盡得是如此,從一些斷牆殘垣中可以看得出來,這曾經是建築群屹立,曾有許多的樓宇神殿屹立在這片天地之間,甚至這曾經是整座古城的中央。
  在這片廢墟之外,有一些要飯的乞丐蜷縮在斷牆殘垣的角落中,在月光照耀下進入香甜的夢鄉。
  看到這些乞丐,李七夜不由淡淡地一笑,隨便踢醒了這些乞丐,對於沉睡於香甜夢鄉的人來說,一下子被人踢醒,那是十分憤怒的事情,但是,看到眼前明晃晃的黃金白銀,這些乞丐一下子被迷住了雙眼。
  “明洛城的末日要來了,吃頓好的吧,在路上也好做過飽死鬼。”李七夜淡淡地一笑,隨手就丟給了這些乞丐一堆金銀財寶。
  “給,給,給我們的嗎?”這一堆的金銀財寶,李七夜視之如糞土,而眼前的乞丐則是視之為一生中最大的財福,就像是一座金山銀山擺在他們麵前一樣。
  “沒錯。”李七夜淡淡地笑了笑。
  “謝老爺,謝老爺。”這些乞丐興奮得不得了,激動得都快淚水流下來了,一邊磕頭一邊去搶眼前的這些金銀財寶。
  對於這些乞丐來說,簡直就像做夢一樣,就好像是睡夢中掉下了一座金山銀山一樣,他們都以為自己是做夢,都忍不住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發現一陣痛疼,這才知道自己不是做夢,是真的,這才讓他們熱淚滿臉。
  李七夜看著這些乞丐把所有的金銀財寶一搶而空,淡淡地吩咐他們,說道:“去告訴世人,就說明洛城要毀滅了,趕緊逃吧,逃得越遠越好,趁還有一口氣,說不定能撿回一條命。”
  這些乞丐聽到這樣的話,不由愕了一下,但是,拿人錢財,他們哪會不同意,立即磕頭說道:“老爺放心,我們一定會把話傳出去。”
  李七依靠不理會他們,徑自走入了廢墟之中。
  這些乞丐拿到金銀財寶之後,先去好好地吃了一頓,平日想都不敢想的山珍海味都胡吃海喝一頓,飯飽酒足之後,這些乞丐也沒有忘記李七夜的交待,就把李七夜的話給傳出去了。
  一時之間,明洛城的街頭巷尾流傳著“明洛城要滅亡”的小道消息,當然有很多人聽到這樣的小道消息不以為然,甚至是成為茶餘飯後的談資,偶爾也有人會注意,稍稍去留點心思。
  當然,明洛城有沒有人去留意這個消息,有沒有人聽到這樣的消息之後便逃離明洛城,這都不是李七夜所關心的事情,他也僅僅是盡人事而已,至於明洛城的百姓子民能不能逃出生天,那就是他們自己的命運了。
  李七夜進入這片廢墟之後,便在斷牆殘垣的一個角落中坐了下來,也算是能遮風擋雨,便在這入定調息,猶如睡著了一樣。
  對於李七夜而言,皇帝一般的生活,他過得慣,餐風宿露,他也完全無所謂,安之若素,對於他而言,一切都隻不過是過眼雲煙而已。
  李七夜就在這廢墟中過夜,入定悟道,跌坐於這廢墟之中,整個人宛如生根一樣,恍然之間,他整個人和這片廢墟融為了一體,屁股下就像生有根須一樣,直插入了地下深處。
  一夜過去,李七夜盤坐在那一動不動,那怕是十分的濃露也未驚擾李七夜絲毫。
  “喂”就在一大早的時候,太陽剛剛從天邊升起的時候,一個十分清脆的聲音響起,打擾了李七夜的清修。
  李七夜緩緩地睜開雙眼的時候,一雙靴子映入眼簾,這是一雙十分名貴精致的靴子,以風豹皮縫製而成,靴頭處以精銀護之,上嵌有碧竹玉,整雙靴子散發出風一般的氣息。
  當然,這不僅僅是一雙普通的靴子,這還是一件寶物,穿上這樣的靴子,讓它的主人擁有更快的奔跑速度,逃走的時候能一下子把自己的速度提升起來。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緩緩抬頭一看,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有一個女孩子站在他的麵前了。
  這個女孩十七八歲模樣,穿著一身翠綠衣裳,看起來生機盎然,女孩子長得精致美麗,皮膚吹彈可破,當然與柳初晴、秦劍瑤之流相比起來,那是沒辦法想比。
  與秦劍瑤這樣的神女相比起來,眼前的女孩子猶如是小家碧玉,一股清新的氣息撲麵而來。
  而女孩子那聳起的酥胸,也告訴人她已經長大了,已經是成熟了,她時不時一挺酥胸的模樣,也讓人知道她是一個好勝不服輸的女孩子。
  “我不叫喂,我有名字。”李七夜看了女孩子一眼,淡淡地笑著說道:“我叫李七夜。”
  “我管你是李七夜還是李八夜呢。”女孩子冷哼了一聲,她挺了一下自己的酥胸,有些小傲嬌,說道:“我林亦雪來這又不是跟你交朋友的。”
  這個女孩子涉世還不深,一開口就道出了自己的名字了。
  “我也不是和你交朋友的。”李七夜依然端坐在那,平淡自在地一笑。
  林亦雪在這個時候不由打量了一下李七夜,看這個男人普通無奇,而且竟然是夜宿於這樣的廢墟之中,一看就是一個窮鬼,不像是有錢人。
  “你就是昨晚打賞金銀財寶給那些乞丐的人?”在這個時候,林亦雪都不由多瞅了李七夜一眼,眼前這個男人看起來不像是一個有錢人,怎麼都看不出來他能拿得出這麼多的金銀財寶,能隨便打賞那些乞丐。
  “好像是。”李七夜淡淡地一笑。
  “你這麼金銀財寶,是從哪來的?不會是偷來的吧。”林亦雪心麵頓時就懷疑了不由多瞅了李七夜幾眼,說道:“從實招來,否則有你好看。我們明洛城絕對不會允許有江洋大盜存在,更何況,有我疏石宗在,有任何江洋大盜敢在明洛城興風作浪,就是自尋死路!”
  說到這,她一雙杏眼兒就狠狠地盯著李七夜,好像李七夜是江洋大盜一樣,如果一旦讓她看出李七夜有說慌的地方,她一定會讓他好看。
  “這點金銀財寶,我還是能拿得出來的。”李七夜慢條斯理,當然,對於他而言,這樣的金銀財寶,那隻不過是糞土而已。
  “真的”見李七夜說這些金銀財寶是自己的,林亦雪都不是特別的相信。
  李七夜慢吞吞葉說道:“比珍珠還要真,如果不相信,你可以去問那些乞丐。”
  看著李七夜的神態,林亦雪都看不出真假,也看不出李七夜說慌。
  “你不會為了我的金銀財寶而來吧。”李七夜看了林亦雪一樣,淡淡地笑著說道:“這荒郊野外的,那還真的是搶劫的好地方。”說著張望了一下四周。
  “放,放,放你的屁”林亦雪頓時被李七夜這樣的話氣得哆嗦,一臉漲紅,不由雙手叉腰,大聲說道:“我林亦雪是什麼人,我可是出身於疏石宗,我有的是金銀財寶,你這樣的一點金銀財寶,我林亦雪會放在眼中嗎?你,你血口噴人!”
  看到林亦雪氣極敗壞的模樣,李七夜隻是莞爾一笑而已,毫無疑問,林亦雪是涉世不深,對世事沒有什麼經驗,甚至有可能連明洛城都沒有出過。
  “那不是為了金銀財寶而來,那是為了什麼?”李七夜攤了攤手,笑吟吟地說道:“難道是看上我了,所以想把我虜回去,做你的丈夫。”
  “你,你,你不要血口噴人。”林亦雪被氣得哆嗦,指著李七夜的玉指都不由顫抖了一下,怒聲地說道:“我林亦雪是什麼人,會看得你這樣的鄉巴佬?你,你,你也不撒泡尿照一照自己的模樣。”
  “我撒泡尿照了,帥得無與倫比,俊得一塌糊塗。”李七夜悠閑地說道:“你要不要看著我再撒泡尿照一照?”
  李七夜純粹是閑著無聊,隨意地調逗一下林亦雪而已。
  “你,你,你,你不要臉”林亦雪臉色漲紅,她不由後退了好幾步,她還真的害怕李七夜突然在自己麵前撒泡尿。
  “好了,小姑娘,逗你玩的。”李七夜不由笑了笑,輕輕地擺了擺手,像趕蒼蠅一樣,說道:“如果沒有什麼事,從哪來,就回哪去吧,不要打擾我。”
  林亦雪氣得臉色漲紅,現在被李七夜這麼一說,這才提醒了她來這的目的。
  林亦雪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好不容易平定了氣息,狠狠地瞪了李七夜一眼,說道:“我,我,我林亦雪大人有大量,不與你一般計較。”
  “那我是多謝你的大恩大德。”李七夜淡淡一笑,說道:“姑娘不但長得美,而且還善良,乃是明洛城的第一美女。”
  哪一個女孩子對這樣的讚賞話不喜歡聽的,林亦雪冷哼一聲,揚了揚下巴,雖然沒有說什麼,這話讓她十分受用。
  “就是腦袋不靈光,花瓶一個,光是長得好看。”說到後麵,李七夜悠閑地補了一刀。
  

Snap Time:2018-11-18 16:13:04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