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4)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4)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4)     

第2604章 效忠

  一時之間,八臂金龍他們都不由猶豫了起來,這也不能怪他們,畢竟強大如他們,突然之間要成為別人的仆人,這對於他們而言,是有些難以接受的。雜誌蟲
  “我願意。”最後最先開口的竟是病君,他徐徐地說道,神態極為端莊。
  “病君”病君第一個開口同意,這頓時讓羽炎生他們大吃一驚,畢竟他們之中以病君最為強大,而且也是以病君最為難纏,那可不是什麼貪生怕死之輩。
  要知道,當年太清皇如日中天的時候,他也依然是硬撼太清皇,那怕是後來太清皇與九凝真帝聯手了,他也一路血戰到底。
  別看他是病懨懨的,事實上他是一個鐵骨錚錚的漢子,是一個誰都不服的人,現在卻第一個開口同意了,這怎麼不讓羽炎生他們大吃一驚呢。
  “這也沒有什麼丟人的事情。”病君輕輕地歎息一聲,說道:“敗也都敗了,還有什麼好丟人的。能在無上至尊座下效力,這也算是一種榮幸吧。”
  病君這樣的話頓時讓羽炎生他們不由為之沉默了一下,站在他們自己的角度而言,他們也是不朽真神,但是,試想一下,李七夜強大到怎麼樣的程度?舉手投足之間便把他們打敗,那已經是一尊無人能匹敵的始祖了。
  這樣級別的始祖,平日在帝統界根本就不可能遇到。像這樣強大無匹的始祖,不要說是他們這些不朽真神,就算是比他們還要強大的真帝隻怕都不得不低下高貴的頭顱。
  就如病君所說的那樣,能在李七夜座下效力,那已經是一種榮幸了,並非是一種恥辱,李七夜的實力完全是襯得上這樣的地位。
  “我也願意。”羽炎生也不由感慨地說道:“比起病君來,我又算得了什麼呢?”
  “那我們還猶豫什麼?都同意唄。”八臂金龍見病君都低頭了,看著毒鳳神姬和狂牛說道。
  “我們願意為公子效忠。”在這個時候,狂牛他們三個人也都紛紛臣伏。
  “甚好。”李七夜輕輕地點了點頭,隨手一彈,解開了他們身上的鎮壓,隨手便是一記烙印,烙在了他們的真命之中,淡淡地說道:“以後就好好做事吧。”
  當李七夜這隨手的一記烙印烙在了他們的真命之中時,那就是等同於他們以真命起誓,他們必須遵守自己的諾言,必須遵守自己的誓言。
  “見過公子。”被解開身上的鎮壓之後,病君率領狂牛他們站了起來,然後向李七夜伏拜。
  李七夜輕輕點了點頭,徐徐地說道:“很好,那我們起身吧。”
  “公子要去哪?”在這個時候,病君不由問道。
  李七夜淡淡地說道:“這哪煞氣最重,就是我要去的地方。”
  “死坑”聽到李七夜這話,羽炎生不由抽了一口冷氣,說道:“公子真的要去死坑?”
  “就這個地方了。”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
  “那地方,我們沒能走進去過。”狂牛也忙是說道:“那地方,太詭異了,也太可怕了,進去的人,那絕對會瘋掉,就算不瘋掉,也會被那恐怖的煞氣刮死。”
  “你們嚐試過了?”李七夜看了他們一眼,說道。
  “我們隻是能在邊沿走幾步而已。”八臂金龍不由苦澀一笑,說道:“不要說是迷惑人心的幻象,就是那的煞氣,都讓人受不了。我八隻手臂護體,沒能走多遠,就撐不住了,手臂的白骨都被那煞氣刮斷了。”
  “我們中走進去最深的就是病君了。”毒鳳神姬說道。
  病君苦笑了一下,搖了搖頭,說道:“我也沒能走多深,隻是比你們更進入一點而已。我是擅長此道,煞氣我還是能熬一下,但那種擾人的幻象,讓人承受不了,簡直就是像心魔一樣,如果再堅持下去,那還真的會讓人瘋掉。”
  “死坑是我們唯一沒辦法探究的地方了。”狂牛說道:“我們被困在這的時候,基本上是把這的每一寸土地翻遍了。”
  “公子真的要進去?”病君也不由輕聲問道。
  “既然來了,焉有不進去的道理?”李七夜隨意地一笑,渾然不在意。
  病君他們都覺得有道理,更何況,李七夜不知道比他們強大多少,他們不能進去,但是強大如李七夜,那就不一定了,說不定他真的能穿過死坑。
  “洪荒天牢真的是有長生之物?難道說長生之物真的就在死坑之中?”性子急的狂牛有些迫不急待地問道。
  “世間,談長生,何有這麼容易。”李七夜笑了笑說道:“若真有長生之物,那隻怕也不見得會留於此。”
  “但,按理說,這的確有長生之物。”羽炎生不由沉吟了一下,說道:“這麵,沒有任何的天材物寶相助,能讓人活得比外麵還要久。”
  “那也隻是益壽延年而已,離真正的長生,還很遠很遠。”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
  “死坑中究竟是何物?”病君也不由為之凝惑,說道:“若是說長生之物,這真的是有點懸,畢竟那是煞氣恐怖無匹。按道理來說,長生之物,乃是無上仙物,不該有如此的煞氣才對。我覺得,這煞氣乃是大惡之氣,源頭乃是大恐怖。”
  “但是,不能否認的是,我們在這不也是活得好好的?”八臂金龍說道:“以我個人的看法,沒有什麼意外,在這活蹦亂跳地再活一個時代都有可能。如果論活得久,隻怕太清皇那老鬼都活不過我們。”
  “這個看法,的確不無道理。”毒鳳神姬說道:“這個地方讓人猜不透,若是在外麵,我們想再活一世,那必須是需要大量的天華物寶來支撐,還必須是塵封靜修。但,這地方如此的惡劣,可謂是窮山惡水,竟然能讓我們活這麼久,那也的確是一種奇跡。”
  “所以,以前有人傳言說這洪荒天牢有長生之物,那也不是空穴來風。”狂牛嘿嘿地笑著說道:“不然為什麼太清皇老鬼會把我們投入這洪荒天牢,難道他是吃飽了沒事幹不成?他為了活捉我們,可是花了九牛二虎的力氣。”
  “太清皇老鬼,他也肯定是垂涎這麵的東西。”毒鳳神女冷哼一聲說道。
  “在很久以前,九秘道統先賢就有過嚐試,但一直沒有收獲,太清皇拿我們做嚐試,他也是想得到一些信息,他也想活得更久。畢竟他與孫冷影的長壽也不可能一直繼續下去,隻怕這一世過去,他們都是熬不住,必定會衰老而死。”病君徐徐地說道。
  “公子,此物究竟是何物呢?”毒鳳神姬也不由好奇,問道。
  “等得到了,不也就能知道了。”李七夜淡淡地一笑,望著遠處,露出了濃濃的笑容。
  “我為公子帶路。”見李七夜不多說,病君他們也知進退,不多問,狂牛立即走在前麵,為大家帶路。
  “太清皇,可真死了?”在途中,病君有些不死心,忍不住問道。
  “這個你就得必須去問他了,畢竟我沒去關注,也不會去琢磨人家的屍體。”李七夜笑著說道:“我這個人,一向都尊敬死屍的。”
  “哼,好人不長命,壞人禍害千年。”八臂金龍悻悻地說道:“八清皇這老鬼,早就該死了,活了三世,還想怎麼樣?他早就活夠本了。”
  雖然說,八臂金龍他們都曾與太清皇為敵,像病君比太清皇的年紀還要大。
  但是,他們可不像太清皇那樣,太清皇是三世為皇,他是三世都活躍於凡世間,而他們往往很多時候是自己塵封起來,或者是靜養於秘地,這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們才能一直活下去。
  不得不否認,像太清皇這樣能一直活躍於塵世間,不塵封自己,還能活三世的,那真的是一種奇跡了。
  當然,太清皇為什麼能活三世,這麵的秘密病君最了解,這其中與孫冷影有關,隻不過病君不願意多談而已。
  “說得你好像是好人一樣。”毒鳳神姬瞅了八臂金龍一眼,徐徐地說道:“我們中哪一個不是惡人?哪一個不是殺人不眨眼的?如果論殺人少,搞不好是羽炎生殺人最少了。”
  八臂金龍不由幹笑一聲,雖然說他對太清皇是恨之入骨,但說起來,他們也不是什麼好人。
  “我倒不希望太清皇老鬼這麼早死去。”羽炎生搖了搖羽扇,說道:“我與他的舊帳,我倒想好好的算一算!”
  “都是陳年老帳,無所謂了。”相反病君看得更淡一些,說道:“我隻是想知道他究竟是不是死了,至於過去的恩怨,都無所謂了。當人一死,過往的恩怨,那也隻不過是無足輕重的事情而已。”
  病君這樣的話頓時讓毒鳳神姬他們都不由沉默了一下,畢竟,他們都經曆過生死的人。
  “活著,真的是好。”羽炎生也不由有些感慨地說道。
  “太清皇,狡如狐狸。”病君望著遠處,目光不由跳動了一下,徐徐地說道:“他做事情,往往是出人意料。”
  對於病君的話,八臂金龍他們都信服,因為病君曾經和太清皇一同長大,他很了解太清皇。
  

Snap Time:2018-11-15 12:54:23  ExecTime: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