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2603章 談條件

  李七夜不由為之一笑,說道:“死在這,誰說我要死在這了?如果要死在這,隻怕也是你們死在這。雜∩誌∩蟲”
  “難道你能出去不成?”毒鳳神姬不由叫了一聲,有些不敢相信。
  “出去而已,又有何難?”李七夜不由淡淡一笑,說道:“難道我真的是活膩了不成?真以為我是來送死呀?你們隻不過是被投進來的,而我,可是自己走進來的。”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病君他們不由為之一震,剛才一出手,便知道李七夜的強大與恐怖了,可怕無匹。
  李七夜和他們不同,他們是被太清皇活捉,投入洪荒天牢來的。而李七夜則是自己進來了,強大如李七夜這樣的人,他當然是不可能瘋了。
  明知道洪荒天牢是一個死牢,有去無回,但是,李七夜依然是進來了。
  想到這一點,病君他們心麵都不由為之一震,強大無匹的李七夜既然敢進來,那就意味著他也能出去,至少他知道出去之法,他才敢冒著這麼大的風險走進洪荒天牢的,不然的話,他為什麼會進來?難道是送死不成?
  “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八臂金龍大叫一聲,說道:“洪荒天牢乃是一個死牢,有進無出,進來了,就是死路一條,根本就不可能出去。”
  八臂金龍難於相信李七夜這樣的話,畢竟他們被困在這很久了,不論是怎麼樣的方法,他們都嚐試過了,但是都未能成功,根本就出不去。莫說是他們,在此之前的人都沒能出去過,全部都慘死在這。
  現在李七夜竟然說能出去,這怎麼讓八臂金龍相信呢。
  “那是你們而已。”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說道:“不能出去,隻能說是你們道心不堅。”
  “真的能出去?”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羽炎生都將信將疑,畢竟他們什麼方法都試過了,但依然不能成功。
  甚至可以說,他們沒有找到絲毫的門坎,這就是一個死地,進來之後,不要說是出去,根本就是沒有出去的道路,他們摸索了很久了,依然沒有找到任何有出去的線索,或者這根本就是沒有退路的死牢。
  “信與不信,隨你們。”李七夜隨意地一笑,風輕雲淡。
  “這,這怎麼可能?”李七夜如此的堅定,在這個時候在他們中最強的病君都不由動搖了,但依然有些覺得不可思議,徐徐地說道:“以九秘道統的記載以來,從來沒有人能從洪荒天牢中活著出去的,死了也出不去。”
  病君出身於鬥聖王朝,也是鬥聖王朝了不起的天才,他對九秘道統十分的了解,他曾經讀過有關於洪荒天牢的所有記載。
  事實上,並非是在太清皇的時代才會投入囚犯,在九秘道統的前期,九秘道統的先賢也曾經把不少的死囚投入洪荒天牢,甚至有人比病君還要強大,但是,他們都未能活著離開洪荒天牢,最後全部都死在了這。
  “算了,那是你們的事情。”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說道:“我也不殺你們了,反正你們在這也是死路一條。”說完轉身離開。
  見李七夜轉身離開,一時之間,病君他們五個人不由麵麵相覷,一下子他們都有點束手無策。
  他們在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已經困了一個時代了,經曆了無數次嚐試之後,他們都知道這個地方是出不去的了,他們隻能是在這等死,所以,他們心態也淡定了很多,反正都難逃一死,他們還有什麼可以去渴求的?隻管等著死亡來臨便是了。
  但是,現在李七夜的到來,打破了這的平靜,特別是知道了李七夜竟然有著離開的方法之時,這更是一下子打破了他們心麵的那一份淡定了,一下子讓他們無法自持。
  螻蟻尚且貪生,何況是人呢,他們都曾經是叱吒風雲的存在,當然是想過活著離開了,這對於他們而言,如果是能活著離開,那就是重見天日,宛如重生一般。
  “喂,你,你,你等一下。”在這個時候,羽炎生忍不住出聲,叫住了李七夜。
  李七夜停下了腳步,轉過身來,看了一眼他們,淡淡地笑著說道:“還有什麼事情嗎?我正急著趕路呢。”
  在這個時候,羽炎生他們五個人不由相視了一眼,最後羽炎生猶豫了一下,有些將信將疑,說道:“你,你是真的可以出去?”
  “你們覺得我有騙你們的必要嗎?我要取你們的性命,那也隻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殺你們猶如踩死螞蟻。”李七夜隨意地一笑。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病君他們都不由為之一窒息,他們都是叱吒風雲的存在,在帝統界,他們跺一跺腳大地都會抖三抖,現在卻被李七夜視之如蟻螻。
  但是,在這一刻他們也不得不承認這個事實,李七夜在舉手投足之間就可以打敗他們,要殺死他們,那的確是易如反掌,雙方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帶我們出去如何?”最後羽炎生向李七夜說道,這話已經是向李七夜央求了。
  他們曾經是不可一世之輩,何時如此央求過別人,但是,在這洪荒天牢之中,李七夜已經是他們活下去的唯一希望。
  “帶你們出去?”李七夜摸了摸下巴,悠閑地說道:“天下可是沒有免費的午餐,帶你們出去,你們能給我什麼好處?”
  這個道理,病君他們都懂,他們打滾了一輩子,李七夜與他們是非親非故,他們當然明白李七夜不可能無緣無故地救他們了。
  “你想要什麼?”毒鳳神姬不由問道。
  李七夜搖了搖頭,笑著說道:“我想要的東西,這隻怕是你們給不起的。”
  “那可不好說。”在這個時候性情急躁的狂牛不由拍了一下胸膛,說道:“在外麵,我還是有一些私藏的,我族中還有幾件好東西,你隻要救我出去,所有的寶物仙材都是你的。”
  “你們的寶藏?”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搖了搖頭,笑著說道:“這並不是我看不起你們,說真的,你們那點東西,還真不入我的法眼。就算是始祖的東西,那我都不一定能看得上。”
  李七夜這話一說出來,病君他們都不由為之一窒息,但也不得不承認這話有道理。李七夜的強大他們已經領教過了。
  強大如病君,在他麵前都不堪一擊,那麼,李七夜是強大的什麼樣的地方?在他們心麵來估算,這隻怕是必須以始祖為起步,而且還不是那種以萬統級別的始祖為起步,有可能是以帝統級別的始祖為起步,甚至有可能是以仙統級別的始祖為起步。
  這種無上的存在,不要說是帝統界,那怕是在仙統界,那也是站在最巔峰的無上至尊了,這樣的存在,會看得上他們的東西嗎?他們所謂的寶藏神器,在他眼中那也隻不過是破銅爛鐵而已。
  “你,你,你想要怎麼樣的條件?”最後,八臂金龍忍不住問道:“隻要我們力所能及的事情,我們都會答應!”
  在這個時候,對於他們來說,還有什麼比能逃離洪荒天牢更有誘惑呢,對於他們而言,隻要能逃離洪荒天牢,一切都可以談。
  這就好像快喝死的人,看到有清水的時候,為了喝到這一口清水,付出再大的代價,他都會願意。
  “這還真有點難到我了,說真心話,你們的東西,我還真沒有想要的。”李七夜摸了摸下巴,不由淡淡地笑著說道。
  李七夜這挑三揀四的話頓時讓病君他們沉默起來,他們都是不可一世的強人,在帝統界,不論在誰的麵前,他們都會保持著那份的高傲與優沃,但是在李七夜麵前,他們卑微到如同螻蟻一樣。
  就算是在太清皇麵前,他們也一樣能高傲自信,病君就更不用多說了,他本身就不比太清皇弱。
  但是,此時在李七夜麵前,他們都抬不起頭來,他們能引以為傲的東西,在李七夜麵前,那都是一文不值。
  “不過嘛,救你們出去也不是不可以。”李七夜摸著下巴一會兒之後,淡淡地說道。
  李七夜這話頓時讓病君他們不由雙眼一亮,一下子點燃了他們心中的希望。
  “真的嗎?”在這個時候,狂牛最急不可待,立即問道。
  李七夜看了病君他們一眼,淡淡地一笑,說道:“雖然你們的寶物我是看不上眼,不過嘛,我手頭上倒還缺幾個跑跑腳、做做苦力的仆人,如果你們願意,那我倒給你們留個位置。”
  聽到這話,病君他們不由呆了一下,一時之間你看我,我看你的。
  他們不是一教老祖,就是一族神祗,在外麵受盡自己族人、子孫的膜拜,以他們的實力,在帝統界不知道有多少人尊敬無比,現在卻讓他們給李七夜做跑腳做苦力的仆人。
  這樣突然的角色轉變,讓他們心態有些轉變不過來。
  畢竟,他們都是不朽真神,一直以來都是高高在上,眾生在他們眼中也隻不過是弱者而已。
  

Snap Time:2018-11-17 10:58:15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