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4)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4)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4)     

第2568章 鼠輩而已

  此時湯鶴翔雙目露出殺機,畢竟泥人也有三分泥性,作為同輩中人,同樣為九秘道統的天才,他也是有實力、有底蘊的人,難道會真的怕了觀海刀聖不成?
  “刀聖,你可要三思,與我為敵,那可不是什麼明智之舉。v雜誌蟲v”湯鶴翔冷冷地說道,目光中的殺意也是高昂。
  “廢話少說,出來受死。”觀海刀聖雙目一厲,刀意高昂,毫無疑問,他對湯鶴翔動了殺意了,那怕湯鶴翔的底蘊再深、靠山再強,他也要殺了湯鶴翔。
  觀海刀聖遊曆天下,經曆過無數的風浪,他可不是什麼善茬兒,一旦他下了決心,管你是誰的弟子,管你有怎麼樣的靠山,先斬了你再說。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當然,如果觀海刀聖與湯鶴翔之間一戰,單打獨鬥的話,大家都看好觀海刀聖。
  畢竟他們之間,一個是九重天真神,一個是五重天真神,彼此之間的實力相差太懸殊了,單打獨鬥的話,湯鶴翔絕對不是觀海刀聖的對手。
  不過,看湯鶴翔的模樣,他並不僅僅是想與觀海刀聖單打獨鬥,這就讓不少人心麵好奇,湯鶴翔還有怎麼樣的殺手呢。
  “哼”湯鶴翔冷冷地一哼,手中的龍槍不由頓了一下,雙目露出了殺機,他也不是任人揉捏的弱者。
  “好了,你退下吧。”就在湯鶴翔與觀海刀聖之間一觸即發的時候,李七夜對觀海刀聖揮了揮手,吩咐地說道:“他的狗命,我要了,你在旁邊看著就是了。”
  觀海刀聖沒有立即說話,隻是冷冷地盯著湯鶴翔一會兒,最後冷聲地說道:“今天算你走運。”說完,收回了長刀,退到了一邊。
  湯鶴翔冷冷地一哼,對於觀海刀聖心麵也特別不爽,被觀海刀聖如此的看輕,似乎他好像完全不是觀海刀聖的對手一樣,這讓他心麵能爽嗎?
  在觀海刀聖退下之後,李七夜看了一眼湯鶴翔,淡淡地一笑,說道:“你是想怎麼樣的一個死法?如果要死得痛快,那就自己了斷吧,如果是我出手,那就不好說了,死無全屍,那也是正常之事。”
  湯鶴翔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先是被觀海刀聖看輕也就罷了,現在又被李七夜如此的看低,他心麵簡直就是氣炸了。
  要知道,在以前,可是他看不起李七夜的,在以前,新皇隻不過是一個廢物而已,被人趕下皇位,連江山都丟掉了。
  現在倒好,當著天下人的麵,被李七夜如此的看低,甚至是不屑一顧,那怕他心麵知道李七夜已經很強大了,但心麵依然是壓製不住那股怒氣。
  “你真以為你就無敵了嗎?”湯鶴翔冷冷一哼,目光露出了怒氣。
  “沒錯,我就是無敵。”李七夜笑了一下,十分隨意地看了一眼四周,輕描淡寫地說道:“誰認為可以挑戰我的,我是隨時都歡迎站出來,讓大家見識一下我的無敵也好。”
  當著天下人的麵,直接說自己無敵,這是何等的霸氣,何等的高調,就算再強大的真帝,也不敢如此高調地宣布自己無敵,但是,新皇卻偏偏敢如此地高調宣布自己無敵。
  聽到這樣的話,所有人都不由苦笑了一下,事實上一直以來新皇都沒有變,大家都還以為他是一個弱者的時候,他所做的事情,大家都以為他是荒唐昏庸,但是,現在大家都知道他強大了,現在他所做的事情,所有人都隻有一個詞來形容瘋狂。
  事實上,新皇本質一直都沒有變,隻不過大家看待他的角度變了而已。
  “怎麼,不會又像剛才那樣做縮頭烏龜吧?”李七夜看著湯鶴翔,笑著說道:“不過,就算今天你要做縮頭烏龜,那也由不得你。”
  在這個時候,所有人都再一次看著湯鶴翔,如果說此時湯鶴翔不敢再應戰,那對於他的名聲威望而言,那就太說不過去了,這對他在九秘道統的地位會產生極大的衝擊,就算真有一天他能登上皇位了,隻怕很多人都不會服他。
  “好”湯鶴翔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雙目一厲,盯著李七夜,徐徐地說道:“我乃是一名將領,擅於帶兵打仗,我與敵交鋒,都是衝鋒餡陣……”“好了,不用說話彎彎曲曲、轉彎抹角的。”李七夜揮手,打斷了湯鶴翔的話,說道:“你就直接說你想群毆就是了,談什麼帶兵打仗。”
  被李七夜這樣搶先一句,湯鶴翔不由老臉一紅,他說了大半天,就是要給自己找個理由一群人衝上去。
  畢竟,湯鶴翔心麵也一清二楚,憑他一個人的實力,根本就不是李七夜的對手,他最大的底蘊就是聯手,所以,他想與身後的隊伍聯手戰李七夜,隻是不好意思開口而已。
  “不管你來一百個人也好,來一千個人也罷,那怕你來整個軍團,甚至是所謂的六大軍團齊上,我都奉陪,我一個人就足夠了。”李七夜風輕雲淡地笑著說道:“當然了,對於我來說,你們六大軍團一齊上更好,我舉手就把你們這些叛軍全部屠個幹淨,也省得我再一一去收拾了。”
  李七夜這話說得風輕雲淡,說起來似乎像是微不足道的事情,但是,在場的人聽到這樣的一席話,所有人都不由打了一個冷顫。
  雖然李七夜隻是說出這樣的話而已,但是在這個時候,在場的很多人都感覺自己聞到了一股刺鼻無比的血腥味了。
  在這恍然之間,所有人都產生了錯覺,好像就在這一刻看到了李七夜大手一揮,便把六大軍團屠殺得一幹二淨,隻見六大軍團的百萬大軍全部伏屍於地上,屍骨如山,血流成河。
  一時之間,不知道多少人打了一個冷顫,此時此刻,沒有人會覺得李七夜是大放厥辭,大家都相信,如果李七夜真的要動手,隻怕六大軍團是難逃一劫。
  “暴君就是暴君”此時湯鶴翔冷冷地說道:“不反思自己為什麼會失去民心,為什麼會眾叛親離……”“好了,不要給我說教。”李七夜打斷了湯鶴翔的話,笑著說道:“你隻是我腳下的螻蟻而已,說什麼教?要戰的話,就快點叫上你的幫手了,不然我一出手,你就死在那了。”
  湯鶴翔頓時臉色漲紅,難看到極點,他沉喝道:“列陣,今天就要領教一下他的高招。”
  “鐺、鐺、鐺”在湯鶴翔一聲令下,隻見湯鶴翔身後的隊伍一下子站了出來,瞬間成陣,聽到“嗡”的一聲響起,當他們祭出陣圖的時候,腳下浮現大陣法則,經緯交錯。
  而這一刻,湯鶴翔一步站入了陣中央,聽到“嗡”的一聲響起,大陣沉浮,無數的法則瞬間圍繞著湯鶴翔轉動,以湯鶴翔為中央,整支隊伍的磅霸道的力量宛如凝集在了湯鶴翔的身上。
  看到湯鶴翔他們成陣的時候,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由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
  “奇怪。”看到這樣的一幕,有人低聲地說道。
  “怎麼奇怪了?”他身邊的同伴不由輕聲地問道。
  “你不覺得奇怪嗎?”這個人看著湯鶴翔他們成陣,低聲地說道:“這支隊伍,那可不是禁衛軍,而是中央軍團的核心隊伍,多數是馬家軍的老兵。但,你看一下這成陣的情況,多麼的熟練,一步成陣,這可不是臨時操練出來的。”
  聽到這個人的話,周圍的人都不由一愕,隨之心麵為之一凜,大家這樣的細節,現在仔細一琢磨,問題可不小。
  要知道,今日跟隨湯鶴翔來的可不是禁衛軍,而是中央軍團的勁旅,而湯鶴翔則是禁衛軍的軍團長。
  兩個駐守之地天各一方,為什麼湯鶴翔和中央軍團的勁旅會有著如此默契的配合?這種操練,不是臨時的,也不是一時半刻的,曾經是經過了無數次的訓練才有這樣的結果。
  “不要忘記了,太清皇垂暮很久了,早就吊著一口氣了。”在很多人也為之好奇的時候,邊上的一位老祖飄來這麼一句話。
  這話一出,所有人心麵為之一震。
  如果說,放在當日,太清皇駕崩,鬥聖王朝年輕一輩誰最有機會登上皇位?答案呼之欲出湯鶴翔。
  這就意味著,在太清皇還沒有駕崩的時候,湯鶴翔和中央軍團的關係早就是非同小可了,早就有謀於皇位了,所以,他們才會有著如此默契的配合。
  “轟”的一聲巨響,在這個時候,大陣形成,隻見湯鶴翔整個身體開始變大,越來越大,而且那支隊伍在這個時候融入了大陣之中,化作了一個巨盾,被湯鶴翔挽於手中。
  “轟轟轟”在一陣陣轟鳴聲中,隻見湯鶴翔身體越來越大,最後他如同一座巨嶽一般巨大。
  此時此刻,隻見湯鶴翔頭頂青天,腳踏大地,白雲那也隻不過是從他腰間飄過而已,腳下的湖水隻不過是淹沒他的小腿肚而已。
  如此巨大的身軀,讓人都不由仰視。
  至於湯鶴翔手中所挽著的巨盾,那也像是一座巨大的山峰,這樣的巨盾砸下,似乎可以把整個湖泊一下子擊碎一樣。
  

Snap Time:2018-11-14 19:34:07  ExecTime:0.7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