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2532章 他是誰

  “嗤”的一聲響起,在曾逸彬用手替腳爬行逃走的時候,隻見寒光一閃,柴刀再一次砍下,一下子鮮血濺射,聽到“啪”的一聲響起,曾逸彬的雙手也一下子被柴刀砍斷,齊肩直砍而斷,鮮血噴湧。雜@[email protected]
  一下子曾逸彬全身被鮮血染透,整個人成了血人,更滲人心的是,此時曾逸彬手腳都被砍掉,成為了無手無腳的人。
  “啊”一時間,曾逸彬的慘叫聲回蕩於天空中,失去了手腳,痛得他滾地打滾,一下子成了血人。
  “我,我,我與你無怨無仇,為何這麼狠毒”慘叫聲中,曾逸彬不由尖叫一聲。
  “不,不,不,不是老漢,千萬不要誤會,這與老漢我無關。”此時砍柴老人急忙辯解,他也好不容易追上了自己的柴刀,緊緊地攢在手,驚魂未定,籲了一口氣,拍了拍胸膛,說道:“還好沒飛走,這可是老漢吃飯的家夥呀。”
  “刀是你的,除了你,還有誰?”在砍柴老人否認自己殺人的時候,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笑著說道:“人都殺了,你還用得著否認嗎?”
  “小哥,你這話就是把髒水潑老漢身上了,老漢隻是一個砍柴的,又怎麼會殺人呢?”被李七夜這樣一說,砍柴老人立即苦著臉。
  “這可不是我潑髒水,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李七夜攤了攤手,無奈地說道。
  此時所有人都看著砍柴老人,此時此刻,所有人才對於李七夜的話都是深信不疑,在所有人看來,砍柴老人是一個深藏不露的高人,事實上,他也的確是一個很強大的存在。
  現在是他的柴刀砍殺了曾逸彬他們,這不是砍柴老人出手,還會有誰出手?砍柴老人一口否認自己殺人,那隻不過是裝瘋賣傻而已。
  看到砍柴老人連一招一式都沒有使用,就輕而易舉地把曾逸彬他們殺了,這讓不少人打了一個冷顫,抽了一口冷氣,這個砍柴老人實力是很可怕呀。
  “真的不是老漢了,老漢是無辜的。”此時砍柴老人把頭顱搖得像拔浪鼓一樣,但是此時又有誰會相信砍柴老人的話呢?大家都一致認為正是砍柴老人殺了曾逸彬他們。
  此時李七夜也不去理會砍柴老人的否認,徑自走到了在地上打滾的曾逸彬麵前,此時曾逸彬渾身被鮮血浸透,模樣十分的淒慘。
  李七夜站在那,俯看著曾逸彬,笑吟吟地說道:“你不是要打斷我的手腳嗎?把我像死狗一樣扔到山澗嗎?現在我就在你麵前,快來伸出手來把我的手腳打斷呀。”
  “你,你,你想幹什麼”當李七夜的陰影籠罩在自己的上空之時,曾逸彬駭然大叫一聲,此時他被砍去了手腳,全身道行被毀,完全是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在這一刻曾逸彬心麵誕生了前所未有的恐懼,一下子把他膽子都嚇破了。
  “你說我想幹什麼呢?既然有人想要斷我手腳,對於這樣的敵人,我該做點什麼呢?”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此時他笑容可掬,一點生氣的模樣都沒有。
  “你,你,你可別亂來。”在這個時候,曾逸彬被嚇破了膽子,尖叫地說道:“我,我,我舅舅可是中央軍團的軍團長,手握千萬大軍,如果,如果你敢殺我,我舅舅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你舅舅?”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悠閑地說道:“在往日,你舅舅跪在我麵前,那也隻不過是一個奴才而已,你覺得拿出一個奴才來嚇我,能嚇得住我嗎?”
  “你,你,你……”曾逸彬尖叫一聲,大半天說不出話來。
  “忘了跟你說,我也正等著把你舅舅的頭顱砍下來。”李七夜不由一笑。
  “喀嚓”的一聲骨碎聲響起,李七夜還沒有把話說完,猛然一抬腳,狠狠地踩了下去,一腳就被曾逸彬的頭顱踩得稀巴爛,就好像是一隻大西瓜一樣,被一腳踩爛,血漿噴射。
  “然後再一腳把他頭顱踩爛!”當一腳踩爛了曾逸彬的頭顱之後,李七夜這才慢吞吞地把後麵的話說完。
  然而,頭顱被踩得稀巴爛的曾逸彬已經是一命嗚呼了,哪還能聽到李七夜的話。
  看到李七夜一腳就把曾逸彬頭顱踩得稀巴爛,鮮血腦漿一地都是,而李七夜卻雲淡風輕,似乎一點事都沒有。
  這讓在場的不少人打了一個冷顫,在這個時候大家才意識到,新皇是荒淫無道,但不要忘了,他還有一個身份暴君!
  一個暴君,那可是冷酷無情,手段毒辣,千萬別被他那平凡的外表所迷惑,千萬別以為他僅僅是一個好色無能的昏君而已。
  作為曾經坐在皇座上的人,作為一個暴君,那也絕對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狠角色!
  新皇雖然無能,但不代表他是懦弱。在這一刻,大家都意識到新皇是一個殘忍的暴君!
  “老頭,人是你殺的,你總不能讓他們暴屍荒野吧,這樣做可是天理不容哦。”一腳踩碎了曾逸彬的頭顱之後,李七夜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笑吟吟地對砍柴老人說道。
  “這,這,這關我什麼事,又不是我殺的。”砍柴老人立即否認。
  “在這,除了你還有誰?”李七夜一攤手,笑吟吟地說道:“你可千萬別隻管殺不管埋。我可是手無縛雞之力,埋不了這麼多的死人,而你總不能讓嬌滴滴的小姑娘去埋死人吧?所以,在這除了你,還有誰做這苦活?”
  說著,不管砍柴老人同不同意,帶著柳初晴就走進了石殿,不再理會外麵的事情。
  “老漢,這,這,這是倒黴透頂了,老漢是冤枉的呀,人又不是我殺的,憑什麼讓我埋。”砍柴老人不滿,嘟囔地說著。
  盡管砍柴老人不滿,但他還是一一地把曾逸彬他們的屍體扔到山澗麵埋了。
  最後他洗淨了雙手,拍了拍腰間的柴刀,說道:“好家夥,差點被耽誤了正事,還得賣柴換米呢。”然後挑著柴木便走。
  “我本是凡人,不登仙閣樓……”在這個時候,砍柴老人那渾厚的歌聲又在九連山中回蕩著。
  在整個過程中,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不論是什麼出身的修士都顯得安靜,都靜靜地看著老人的一舉一動,沒有人也去打擾,也沒有人敢多吭一聲。
  當砍柴老人和他的歌聲消失在九連山之後,很多人這才鬆了一口氣,這才回過神來。
  “他,他,他是誰呀?”有人低聲地問道。
  因為沒有人會想到突然殺出一個程咬金,竟然把新皇救下了,曾逸彬他們全部被殺掉。
  “我也不知道,從來沒有見過。”年輕一輩的弟子哪知道砍柴老人的來曆。
  “這個老人,隻怕是九連山的人。”有一位年紀比較大的弟子神態凝重,徐徐地說道:“我來過九連山兩次,好像他一直都在九連山,上次來的時候已經是五年前了,他也在九連山砍柴。”
  “九連山的強者嗎?”聽到這樣的話,不少人麵麵相覷。
  事實上,九連山屹立到現在,沒有人知道九連山具體有多少人,也沒有人知道九連山的掌門是誰,更沒有人知道九連山究竟有多少強者。
  但,大家能知道的是,那怕天下獨尊的太清皇,來到九連山之後都是低調收斂,安份守己。
  就算現在大家都知道這個砍柴老人是九連山的強者了,但,大家對於他都是一無所知,沒有人知道他是何方神聖。
  “他,他,他為何要救新皇呢?”有人不由低聲地問道。
  這個問題更是讓在場的所有人麵麵相覷了,大家都答不上來,可以看得出來,新皇和砍柴老人很熟,似乎他們兩個人關係不淺,而且傻子都看得出來,砍柴老人這一次出手,那是在保護新皇。
  “不要忘記了,當日八陣真帝殺入皇宮的時候,新皇不是被人救走了嗎?沒有人知道新皇是被誰救走的,現在看來,就是他救走新皇的了。”有一個大教的弟子不由一拍腦袋,靈光一閃。
  這樣的話一說出來,讓很多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大家都暗視了一眼。
  這話說來還真的有道理,當日大軍壓境,攻破皇城,八陣真帝出手,最後新皇還是被人救走了,沒有人知道新皇是被誰救走的。
  現在看來,隻怕當日新皇就是被砍柴老人救走的,砍柴老人一直留在新皇身邊,保護著新皇。
  “為什麼九連山要保新皇呢?”有人不由好奇地說了一聲。
  這好奇的話一說出來,不少人心麵一震,特別是大教出身的弟子,更是一下子浮想聯翩了。
  要知道,九連山在九秘道統的地位一直以來都是很特殊,似乎它一直獨立於九秘道統之外一樣,也從來不過問世事。
  現在如果真的說,九連山是在保新皇,那將是意味著什麼?
  難道說,九連山真的要出世?難道說,九連山要扶新皇重新登上皇位?一時之間,不少人心麵冒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Snap Time:2018-11-18 08:04:01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