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2525章 美人在懷

  看著柳初晴那清澈的眼睛,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濃濃的笑容,悠閑地說道:“如果我是改不了呢,我依然是那個荒淫無道的昏君,我依然是那坨推不上牆的爛泥,那你該怎麼辦才好呢?”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柳初晴張口欲言,但又不知道怎麼說才好,沉默了一下,最後垂下螓首,低著聲音說道:“我,我會努力的。雜誌蟲”
  看著眼前這近似天真的女人,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十分感興趣,笑著說道:“一個女人,想要讓一個男人改變,首先那得必須吸引住這個男人,所以說,你想改變我,那得有辦法拴得住我。”
  說到這,李七夜頓了一下,眨了眨眼睛,挑逗地說道:“就比如說,我這個人就是特別喜歡漂亮姑娘,看到美女就雙眼發亮。你說讓我不好色,這隻怕是很困難。不否認,你長得很漂亮,但,你真的想讓我收心,那得把我侍候好,那還說不定真的是能拴得住我。”
  “那你說,你是不是在床上應該好好表現一番,拿出你的渾身解數來。”李七夜輕笑了一聲,說話間,有著幾分的邪氣。
  “你,你,你……”柳初晴頓時臉色通紅,粉臉是火辣辣地發燙,都不敢抬頭去看李七夜,有些氣惱,低聲地說道:“你,你,你怎麼可以這樣”說到這,她都羞得無地從容。
  畢竟,柳初晴還是一個黃花大閨女,本就是害羞的她,一聽到這話,更是恨不得地上裂開一條縫來,一頭鑽了進去,羞得不敢見人。
  此時柳初晴可以說是又羞又惱,她怎麼會想到李七夜會說出這麼露骨的話來呢。
  “為什麼不能這樣?”李七夜笑了起來,淡定,理直氣壯,說道:“不要忘記了,既然你願意來履行我們的婚約,那你我就是一場夫妻,夫妻之間的床上歡愛,那不是正常人倫嗎?這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我,我,我……”柳初晴張口欲言,但我了大半天,說不出半句話來,她終究是一個雛兒,又焉是李七夜的對手呢。
  “既然是如此,那是不是應該侍候我呢?”李七夜輕笑一聲,邪氣彌漫。
  “我,我,我知道了。”最後柳初晴也無言以對,被李七夜說服了,不由輕輕地垂下了螓首,低著頭,有些垂頭喪氣。
  “那很好,過來吧。”李七夜向柳初晴招了招手,笑著說道。
  聽到這話,柳初晴嚇了一跳,下意識地後退了好幾步,一下子要與李七夜保持足夠遠的距離,一時之間她心麵不由發毛,畢竟她還是一個黃花大閨女。
  “這樣的態度就太讓我傷心了,好歹我們也是夫妻,難不成我是會吃人的怪獸?”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濃濃的笑容。
  柳初晴一時之間僵在了那,進退兩難,雖然說在來之前,她也想過種種的可能,甚至連那種事也都假想過,畢竟她是來履行婚約的,畢竟他們將會是夫妻,但這事來得太快了,初一見麵,就要有這樣的事情,這讓她猝然不防。
  一時之間,柳初晴整個人都沒有準備好,心麵一下子慌亂緊張起來。
  “過來吧。”李七夜招了招手,笑著說道。
  最後,柳初晴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握了握粉拳,在心麵給自己鼓了鼓勇氣,李七夜說得也沒錯,他們是夫妻,這樣的事情總會有一天發生的。
  在這個時候,柳初晴頭皮發麻,但又不得不硬著頭皮,一步一步走向李七夜。
  柳初晴一步一步走向李七夜,這短短幾步的距離,她感覺是特別的漫長,好像是走了一個世紀一樣,而且離李七夜越來越近,她就越來越緊張,感覺自己的雙腿都在發抖,直打哆嗦。
  當站在李七夜麵前之時,離李七夜隻有咫尺,在這個時候,柳初晴隱隱間都感覺到了李七夜的呼吸了,似乎他呼出來的熱氣噴在她的身上,頓時讓她全身酥麻,全身都提不起力氣一樣。
  站在了李七夜麵前,近在咫尺,在這一刻柳初晴緊張到極點,在此時她心麵有一股逃離的衝動,但她還是忍住了。
  此時柳初晴僵硬地站在李七夜麵前,垂下眼簾,不敢去看李七夜,下意識地雙手緊緊地捏著自己的衣角。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就像是一個惡少,而柳初晴就是那個被欺辱的小丫環。
  “單是這樣站著,那是沒有用的。”李七夜笑了一下,邪氣凜然,拍了拍大腿,笑著說道:“要坐在這,讓我好好疼疼你。”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流流氣的模樣,就真的是活脫脫好色惡少了。
  “我,我,我……”李七夜這流氓模樣,更讓柳初晴緊張了,她結結巴巴都半天,都說不出一個字來。
  “怎麼,不願意思嗎?”李七夜笑吟吟地看著柳初晴。
  柳初晴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也不知道從哪來的勇氣,最後是豁出去了,硬著頭皮,坐在了李七夜的大腿上。
  要知道,這是柳初晴第一次與異性如此的親蜜,當坐在李七夜的大腿上的時候,她緊張得整個人僵直,身體挺得筆直,全身僵硬,十分的緊張。
  “這還差不多。”李七夜不由一笑,環手摟住了她的腰肢,把她整個人往懷攬去。
  這一下柳初晴緊張到了極點,整個人都僵直著身體,嚶嚀一聲,都不敢去看李七夜了,急忙閉上了眼睛。
  在這個時候,柳初晴宛如是想象到了可怕的事情要發生了,雖然她從來沒有經曆過這樣的事情,但一想到即將有那種羞人無比的事情要發生,她全身都不由火辣辣的,緊張得雙手緊緊地捏著衣角,緊張得不得了。
  在這一刻,時間宛如一下子停下來了一樣,一下子變得寂靜,緊張到極點的柳初晴一下子腦海一片空白,嚇得她動都不敢動。
  但時間一刻又一刻過去,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片寂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更沒有柳初晴想象中的那種可怕的事情發生。
  在這個時候,柳初晴依然是緊張,依然不敢睜開秀目來看,害怕突然看到什麼。
  隨著時間流逝,依然很寂靜,在這個時候慢慢地她也從緊張中鬆懈下來,在這個時候她聽到了李七夜的心跳聲,“砰、砰、砰”的一聲一聲心跳,強壯而有力,而且每一聲的心跳都很有節奏,聽著他的心跳聲,好像天地因為他的心髒跳動而存活一樣。
  在這一刻,柳初晴才發現她整個人都被李七夜攬入了懷中,她整個人都趴在了李七夜的懷,一開始緊張的僵硬隨著鬆懈,她才發現自己和李七夜是如此的親近,兩個人是緊緊地貼在了一起,身體緊貼著身體,隻隔著一層衣物而已。
  透過衣物,柳初晴依然能感受到李七夜那結實的胸膛,雖然說李七夜那結實的胸膛並非是那種肌肉如鐵、或者肌肉怒賁的那種,在他這結實的胸膛之下,讓人隱隱感受到了一股十分可怕的爆發力,似乎這樣的力量隨時隨地都是蓄勁而發,一旦爆發出來,不可想象。
  趴在了李七夜結實的胸膛之上,感受到了肌肉的質感和溫度,這頓時讓柳初晴燙了一下,特別是那飽滿的酥胸緊緊地壓在李七夜胸膛的時候,她一下子如同電殛一樣,在這那之間,全身酥軟,電流掠過了神經末稍,一下子讓她酥酥麻麻,有著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好像自己一下子渾身都使不上勁來,連手指想動一下都沒有力氣。
  一時之間,柳初晴趴在李七夜胸膛上,想用手抵著他的胸膛,都使不出半點的力氣來。
  過了好一會兒之後柳初晴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偷偷地張開了雙眼,偷偷去看李七夜。
  此時李七夜的臉龐就離她咫尺而已,呼吸輕輕地噴在她的身上,頓時讓她感覺酥酥癢癢的,全身都有一種火辣辣的感覺,一下子讓她粉臉通紅,宛如是喝醉了酒一樣,耳根是火辣辣地發燙。
  好一會兒之後,嬌羞無比的柳初晴這才去偷看李七夜,仔細看的時候,眼前這個男人是平凡無奇。
  隻不過此時眼前的這個男人沒有了剛才那種的模樣,當眼前這個男人不再像剛才那樣邪氣凜然、不再像剛才那惡少模樣,這讓柳初晴突然覺得,眼前的男人其實也很好看的。
  雖然說眼前這個男人相貌很平凡,一點都不出奇,但是,他臉上的線條、他臉龐的棱角,好像是經曆了萬世打磨一樣,再也沒有什麼可以改變他,那怕億萬年的歲月打磨,再也打磨不了他的線條和棱角了。
  似乎他就是亙古的雕像,永不朽,雖然不是驚豔無比,但細細地看,似乎值得人去久久品味,百看不厭。
  在這個時候,柳初晴覺得眼前這個男人其實是蠻好看的。
  回過神來,柳初晴頓時嬌羞不己,自己都在胡思亂想些什麼呢,竟然如此的不害臊。
  

Snap Time:2018-11-16 07:41:50  ExecTime: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