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94章 兵臨城下(18-12-18)      第3493章 一戰落幕(18-12-18)      第3492章 真愛(18-12-18)     

第2469章 咄咄逼人

  更何況,這一樁婚約天下皆知,在那一刻起,那就意味著她是新皇的女人,這就是她的命運!所以在這一刻起,她也知道自己是要嫁給新皇,她並沒有想去改變它,而是去遵從它,去適應它。Ψ雜&誌&蟲Ψ
  “那你呢?”李七夜笑了笑,看著眼前的柳初晴。
  柳初晴直視李七夜的目光又不由垂下了,輕聲地說道:“人,不能言而無信,既然有這婚約,我,我,我就該去履行它。”
  “要知道,這婚約不是你訂下的。”李七夜笑了笑,摸了摸下巴,說道。
  “我,我知道。”柳初晴輕輕地點了點頭,說道:“但,臨海閣養我育我,老祖宗他們在我身上花費了很多心血,我該,該為宗門做點什麼事的時候,我,我也應該做的。老祖宗既然訂下了這一樁婚約,我,我就不會讓老祖宗失信。”
  “不錯,這年頭,還能遵守諾言的還真不多,特別是對弱者遵守諾言。”李七夜不由撫掌而笑。
  柳初晴低垂螓首,並不多說話,事實上,在他們臨海閣也沒有幾個人支持她去遵守這一樁婚約,對於他們臨海閣來說,她若是嫁給新皇,何止是鮮花插在牛糞上,更是浪費了他們臨海閣的棟梁之材。
  但是,柳初晴還是來履行這一樁婚約,這是她自己私下決定的,她也不想讓老祖宗和宗門難做,自己獨自一人跑出來的。
  “既然你是要履行這一樁婚約了,那你打算怎麼做呢?”李七夜帶著笑容,看著眼前這個少女。
  少女抬起頭來,飛快地看了李七夜一眼,然後又垂下了眼簾,低聲地說道:“嫁雞隨雞,嫁狗隨狗。”說到這,她的聲音輕到不可聞,宛如蚊納一樣。
  說完了這話之後,她感覺自己的耳根都在發燙,但她還是說出了自己的話來。
  “嗯,好一個嫁雞隨雞,嫁狗隨狗。”李七夜點頭,讚揚,說道:“我就喜歡這樣的女孩子,好吧,那就進來吧。”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柳初晴心麵跳了一下,有些緊張,但想到以後日子還很長,又給自己鼓了鼓勇氣。
  此時李七夜已經走入了石殿,站在門外的柳初晴鼓了鼓勇氣,最後還是跟著走入了石殿了。
  但,當走入石殿的時候,柳初晴心麵又不由有些小緊張,因為偌大的洪荒山,偌大的石殿,也就隻有他們兩個人而已,除了他們之外,一片寂靜。
  再說,柳初晴沒少聽說過李七夜在外的惡名,天下人都知道新皇荒淫無道,如果在這荒山野嶺之中,李七夜真對她做出什麼事情來,那,那,那該怎麼辦……
  一時之間,柳初晴又不由有些小退縮,畢竟她還是一個少女,是一個黃花大閨女,很多事情還未曾經曆過,能不讓她害怕嗎?
  但旋即柳初晴又不由暗暗地鼓勵了一下自己,畢竟她與李七夜已經有了婚約,他們兩個人之間名份已定,就,就算真的李七夜對她做出一些什麼事情來,那,那也是理所當然的,那,那也是應該的。
  想到這,柳初晴既是忐忑,心麵又是有幾分的害怕,但又不願意就這樣退縮,她不願意就這樣失信於人。
  最終她還是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緊跟在李七夜的身後,盡管是心麵忐忑不安,她還是堅持走下去,去適應它,慢慢去改變他。
  走入了石殿,李七夜坐在大師椅,笑著說道:“既然你想做我妻子,那就要學會侍候我,好吧,我給你一個機會,侍候我洗漱吧。”
  柳初晴呆了一下,回過神來,低聲地說道:“我,我知道。”然後去忙碌起來,為李七夜準備洗漱之物。
  柳初晴乃是臨海閣的公主,雖然說不至於衣來伸手,飯來張口,但是,在臨海閣她是從來沒有做過髒活,更沒有侍候過人。
  畢竟她出身高貴,擁有著高貴的血統,又是臨海閣的公主,平日不需要人侍候那已經是很不錯了,哪來需要去侍候別人呢。
  雖然說做起這些鎖瑣的事情來柳初晴是免不了磕磕碰碰,但還是心甘情願意去做。
  此時柳初晴就像是一個聽話的小媳婦一樣忙碌起來,李七夜坐在那,看著忙碌得像小陀螺的柳初晴,似乎是欣賞著眼前這一幅難得的美景一樣。
  好一會兒之後,柳初晴終於把洗漱之物準備好了,把一盆的溫水端到了李七夜麵前。
  “開始吧。”李七夜依然端坐不動,泰然若素,隻是風輕雲淡地吩咐說道。
  柳初晴不由愕了一下,她還以為自己為李七夜準備好洗漱就行了,沒有想到,這還需要自己為他洗漱,這讓她一下子反應不過來,畢竟作為臨海閣公主她還真的沒有如此侍候過人。
  最後柳初晴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讓自己心麵舒坦一些,畢竟這是自己的夫君,自己的男人,以後還要跟著他一輩子。
  最後柳初晴還是為李七夜洗漱,雖然說她是第一次侍候人,動作青澀,做得並不如人意,但她還是很細心溫柔,就像是一個十分賢惠聽話的小妻子。
  在柳初晴為李七夜剛剛洗漱完之後,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伸手輕輕地捏住了她那精致美麗的下巴。
  “你,你想怎麼樣?”柳初晴被李七夜突然的動作嚇得一大跳,像小鹿一樣驚慌。
  特別是李七夜名聲本來就不好,他荒淫無道之名早就傳遍了整個九秘道統,更何況早就有傳聞說,他在帝都的時候專門強搶良家婦女,所以柳初晴心麵大為緊張,說話都巴結。
  “你說,我們孤男寡女,我們能做點什麼?”李七夜眯了一下眼睛,笑著說道。
  此時李七夜這模樣在別人看來,是色眯眯的模樣,說起來有多猥瑣就有多猥瑣。
  李七夜這樣的話,還真把柳初晴嚇住了,她不由後退了一步,臉色一變,緊張地說道:“你,你,你不要這樣。”
  一緊張之下,她都忘記了,新皇是一個道行極淺的人,而她可是臨海閣年輕一輩數一數二的強者。
  “那你說該怎麼樣呢?”李七夜笑吟吟地看著柳初晴。
  “我,我,我……”柳初晴張口欲說,但是我了大半天,都說不出話來。
  李七夜悠閑地說道:“我們可是有婚約的人,你已經是我的女人了,你說來聽聽,如果我們兩個人發生點什麼事情,是不是應該的呢?是不是理所當然的呢?”柳初晴張口欲言,但一個字都說不出話來,最後不由輕輕地低下了螓首。
  李七夜這話說得有道理,畢竟他們已經有婚約了,他們已經是夫妻了,他們若是發生點什麼事情,那也是遲早的事情。
  但,柳初晴終究是一個黃花大閨女,從來沒有經曆過這樣的一些事情,所以她久久說不出話來。
  “你,你,你就不能不這樣嗎?”最後柳初晴低聲地說道。
  “不能怎麼樣?”李七夜笑吟吟地看著柳初晴,說道:“你是說我們之間發生一點什麼事情,又或者是其他的事情。”
  柳初晴不由低著螓首,把玩著衣角,顯得緊張,猶豫了好一會兒,最後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低著聲音,說道:“就,就是荒、荒唐這事,你,你,你就不能改變一下嗎?”
  “這麼說來,你是想改變一下我了?”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濃濃的笑容,看著柳初晴。
  柳初晴呼吸了一口氣,最後她抬起頭來,直視李七夜的目光,也不知道她從哪來的勇氣,看著李七夜,認真地說道:“我,我不希望你,你是那種人,畢竟我,我,我們是夫妻的話,未來,我,我們有很長的路要走。你,你道行低一點,這,這都沒關係,畢竟,不,不是誰都能成為強者的……”
  “……但,但,但我也不希望別,別人笑話說,我,我的丈夫是,是個荒唐的人,如果,如果我,我可以的話,我,我希望你能有所轉變,堂堂正正去做一個人,不,不再是那個荒唐的皇帝,其他的,其他的都無所謂了。”
  柳初晴很緊張,說起這一席話來,她都不由有些巴結,但她還是很認真很執著地說完了這一席話,這也是她最真摯最淳樸的心聲。
  對於柳初晴來說,既然定下了這一樁婚約,那就命中注定了。就算李七夜能力是差一些,道行淺一點,這都沒關係,她都願意,但她不希望自己夫君是一個荒唐好色的男人。
  雖然她改變不了這一樁婚姻,所以她想去試著去改變李七夜。
  “這麼說來,你是想改變我了。”李七夜認真地說道。
  “我,我是希望你,你能堂堂正正去做人,我,我也想,你,你是能行的。”柳初晴很緊張,但她還是有勇氣說出了這樣的話來。
  “嗯,有點道理。”李七夜不由點頭。
  柳初晴也是很認真,這畢竟是她的夫君,她是一個比較單純的人,也藏不住心事,所以忍不住把自己心麵的話說出來了。
  她來找李七夜,不僅僅是要履行婚約,也想改變一下這個男人。
  

Snap Time:2018-12-20 00:09:24  ExecTime:0.0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