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2520章 砍柴老人

  對於洪荒山或者洪荒山後麵的湖泊,李七夜並沒有怎麼去在意,他隻是盯著遠處這個巨洞,也即是洪荒天牢。雜∞誌∞蟲
  看著洪荒天牢,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濃濃的笑容,淡淡地笑著說道:“洪荒天牢,看來太清皇也曾經是垂涎過呀,可惜,他也無法探出這麵的奧妙。”
  洪荒天牢,事實上在九秘道統提起這個名字很多人都知道,九秘道統很多人都知道洪荒天牢,並非是洪荒天牢本身,而是因為太清皇。
  雖然說洪荒天牢,沒有人知道為什麼它叫做天牢,但有傳言在很古老的時候,洪荒天牢就關押過某些存在,曾經有過強大無匹的存在被關押在這麵。
  也正是因為如此,隻要被投入洪荒天牢的人,永遠都出不來了,隻有永遠地被關押在這麵。
  甚至在很久以前也有傳言說,洪荒天牢曾經被九秘道統的始祖用來關押帝統界的一些大凶之人,在後來很長一段時間九秘道統也曾經用它來關押過一些人。
  隻是到了後來,洪荒天牢再也沒有關押過人。原因很簡單,如果你能把一個大凶之人或者一個敵人關入洪荒天牢,那就意味著他已經完全無抵抗之力了,任由你宰割了,這樣的一個人完全可以把他殺死。
  而且洪荒天牢,一旦關進去,再也不能出來,而且任何人都不可能說進去探監,這關入了洪荒天牢,就意味著死亡,這和殺死他沒有什麼區別。
  既然是如此,何必花費那麼大的力氣去關押大凶之人或者自己的敵人呢?直接殺死他就行了。
  但,不知道什麼原因,在太清皇掌握了九秘道統的權勢之後,當他真正達到了巔峰,天下獨尊之時,他竟然開始了用洪荒天牢關押一些敵人。
  在很長一段時間,太清皇把一些敵人關入了洪荒天牢,而且能被關入洪荒天牢的人,都是太清皇最強大的敵人,甚至有人曾經比太清皇還要強大!
  大家不明白為什麼太清皇會把這些敵人關入洪荒天牢,因為他已經完全可以把自己的敵人殺死,但他卻偏偏花費無數的心血,把敵人活捉,然後關入洪荒天牢。
  也有一些老祖在暗暗地猜測,太清皇把一些敵人關入洪荒天牢,並非是對自己的敵人審刑,而是用來作一種試探,或許在洪荒天牢麵有著什麼他想要的東西。
  事實上,在九秘道統也曾經有先賢和真帝猜測過,在古老的時代,不論是九秘始祖,還是其他的古祖,把洪荒天牢用來關押敵人或大凶之人,他們都並非是真正的為了關押某一個人,更準確地說是拿這些人來做嚐試,這些被關押的人隻不過是實驗的對象而已。
  所以,一直以來有人猜測,洪荒天牢之中有某些東西,一些連九秘始祖都想得到的東西,隻不過,九秘始祖都未能得到而已。
  “別人收割不了,那就我來。”李七夜看著洪荒天牢,笑了一下,然後轉身進入了石殿之中。
  就這樣,李七夜住在了洪荒山,雖然說李七夜是九連山的客人,但九連山沒有任何一個弟子來侍候。
  事實上,不論誰來九連山,作客也好,悟道也罷,九連山都不會侍候,那怕是太清皇親自駕臨九連山了,九連山也一樣是沒有弟子侍候,九連山最多也就是作一個登記。
  至於其他的,該怎麼樣就怎麼樣,所以太清皇自己想要在九連山住一段時間悟道的話,那都得必須自己帶上仆人,九連山根本就不會派出弟子侍候他。
  這不僅僅是太清皇沒有這樣的待遇了,在此之前,就算是驚豔無雙的鄭帝來九連山了,九連山也一樣是沒有派出一個弟子去侍候他。
  一直以來九連山都是如此,這也是九連山最獨一無二的地方。
  盡管是如此,一直以來也沒有人會因為這一點而悖然大怒,事實上,千百萬年以來,真正敢在九連山撒野、放肆的人並不多,那怕是無敵真帝來到九連山也顯得低調幾分,不敢胡來。
  在洪荒山居住下來之後,李七夜也並未在意有沒有人侍候他,對於他而言,那怕是餐風露宿那也算不了什麼事情。
  留在了洪荒山之後,李七夜並沒有立即就去試探洪荒天牢,而是每天食霞悟道,而且每日在太陽升起之時,便坐在山峰之上,麵對洪荒天牢,打坐入定,神遊太虛。
  當然,李七夜在那打坐入定,沒有什麼神光浮現,也沒有祥瑞降下,就像普通人打坐沒有任何區別。
  而在李七夜的命宮之中,則是太初樹浮現,鬆塔道果和橡子道果飽滿成熟,似乎隨時都會瓜熟蒂落一樣。
  而在這個時候,在太初樹上開了第三朵的大道花,這一道大道花閃動著金芒,整朵大道花宛如是用黃金鑄造的一樣,十分的純真。
  第三朵大道花盛開,太初彌漫,整株太初樹都宛如是煥發了新生一樣。
  事實上,第三朵大道花整枚太初樹需要更加海量的力量來支持,否則它就無法茁壯,當然,這樣的的力量李七夜還是能支撐的住。
  太初樹需要海量無匹的力量來支撐,但也給李七夜帶來浩瀚無盡的太初氣息,讓李七夜把這浩瀚無盡的太初之氣煉化為己有,每一縷的太初之氣都融入了李七夜的血肉之中,讓李七夜的血肉變得與眾不同,也變得更加的強大。
  李七夜每日在山峰上入定悟道,十分的安靜,也沒有任何人來打擾,似乎整個天地都是那麼的寧靜一樣。
  畢竟,洪荒山是九連山最南端,也是整個九連山最偏僻的地方,一直以來都很少人涉足於此,當然是沒有人來打擾李七夜了。
  但,並非是隻有李七夜一個麵對著洪荒天牢入定悟道,除了李七夜之外,還有一個人是對著洪荒天牢打坐入定的。
  那個一個老人,這個老頭穿著一身布衣,一身樵夫的裝束,布衣用麻繩束著,腰間還另著一把斧子,這把斧子是一把凡間很常見的柴斧,整把柴斧鐵灰色,隻有斧刃被磨得雪亮銳利,似乎砍起柴來是特別的鋒利。
  這個老人臉上長滿了皺紋,整張臉龐顯得黑黃黑黃的,而這種黑黃色似乎經曆過打磨一樣,十分具有質感,這就好像他一張老臉經曆了無數的風霜打磨,每一道的皺紋都經曆了沉澱一樣。
  老人的一雙眼睛沒有特別出色的地方,隻能說是一雙眼睛很清澈,就像山澗的溪水一樣,看到這樣的一雙眼睛,那怕是再酷熱,都會一下子感受到了一股清涼。
  這個老人每天當太陽還沒有出起的時候,他就已經來到了洪荒山腳下,遠遠地對著洪荒天牢,打坐入定,麵對著洪荒天牢噴湧而出的煞氣吞吐,似乎他是要把這樣的煞氣吞進肚子麵一樣。
  當太陽升起的時候,他就收功,在洪荒山下砍柴,砍好了滿滿的一擔柴之後,然後在洪荒山後的湖泊洗漱一番,接著挑著滿滿的一擔木柴離開。
  “我本是凡人,不登仙閣樓……”在老人挑著滿滿的一擔木柴離開的時候,亮響了嘹亮的嗓子,唱起了山歌。
  晨曦籠罩著起伏的山巒,沉厚豁達的歌聲在山間回蕩著,似乎這樣的一幕定格下來,成為了永。
  一個老人,每天來打坐,每天隻打一擔柴,然後高歌一曲離開,是那麼的自然,是那麼的自在,似乎一切都在這山野之中。
  看著這樣的一幕,李七夜淡淡地露出了笑容,靜靜地欣賞著這一幕,似乎是欣賞著一幅山水墨畫一樣,是一件完美的藝術。
  這一日,老人打坐完之後,又開始砍柴了,李七夜也從入定回神,便閑庭信步,隨意而行,行至林中,遇到老人在那砍柴。
  “小哥,今日收功得早呀。”看到李七夜之後,老人首先停下來,向李七夜打招呼。
  看來老人也知道李七夜住在洪荒山上,隻不過一直沒來打擾李七夜而已。
  “閑著無事罷了。”李七夜一笑,目光落在了老人手中的柴斧之上,這是一把很普通的柴斧,似乎是凡鐵打造。
  “好一把斧子。”李七夜隨口讚了一聲。
  “,,吃飯的家夥。”老人笑著說道:“天天打磨,就是鋒利一些,砍起柴來也利索。”
  “打磨的不僅僅是斧子。”李七夜搖了搖頭,笑著說道:“打磨的,還是一顆道心。”
  老人本是揚斧欲砍柴,但,一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頓了一下,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看著李七夜,不由驚訝,說道:“小哥這一句話,真是金言玉語。”
  “隨口而發。”李七夜笑著,也隨意地在一株枯樹橫杈上坐下,十分的悠閑。
  老人也一下子有興趣了,放下手中的斧子,也坐了下來,搓了一把老煙,抽了一口,說道:“小哥隨口一言,就是字字千金,我老頭識字不多,但也懂這個大道理。”
  “你這不是懂。”李七夜笑了起來,說道:“你這是深諳其味。”
  

Snap Time:2018-11-16 22:08:40  ExecTime:0.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