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2518章 九連山

  李七夜離開了神行門之後,一路南行,跨山越水,他也並不急著趕路,徐徐前行,盡賞途中美景。雜誌蟲
  九秘道統,築建的時代太久遠了,經曆了一個又一個時代的沉澱之後,整個九秘道統何止是自成天地,它已經自有造化,道源之深,已經難以揣測了。
  行走在九秘道統的大地之上,這讓你很難感受到了那種道統的韻奏,很難感受到每一寸道土的節奏,似乎整個九秘道統就隻不過是普通的天地而已,並沒有像其他道統那樣在道統之下凝集著磅無盡的力量,整個九秘道統已經是返璞歸真了。
  千百萬年以來,曾有人說過,雖然說曆代以來都曾有人能掌禦九秘道統的力量,但那隻不過是九秘道統的皮毛而已。
  甚至有人猜測地說道,千百萬年以來,除了極少數的那麼幾個人之外,整個九秘道統就再也沒有人能掌禦九秘道統十之一二的力量了,至於九秘道統的完整力量,傳言說除了始祖九秘之外,再也沒有人能掌禦了。
  甚至有人說過,在後世,九秘道統已經沒有人能真正掌握整個道源了,那怕是再驚豔的不朽真神還是無敵的真帝,都無法做到。
  而且,千百萬年以來,九秘道統的道源已經是一個謎了,沒有人知道九秘道統的道源究竟是在哪了,大家隻知道,九秘道統的道源依然還在道統疆土之中而已。
  李七夜一路南行,最終駐足於一座山峰之前,在這乃是群山擁翠,山巒起伏,宛如這是一個翠綠的海洋,整片天地都彌漫著一股磅清新的生機。
  “九連山。”望著眼前的連綿起伏的山嶺,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徐徐地說道:“看這能否找到我所需要的,畢竟九秘終究是抱樸的弟子。”
  望著眼前這如翠綠海洋、彌漫著無盡生機的九連山,李七夜不由雙眼眯了一下,露出了濃濃的笑容。
  九連山,這是九秘道統赫赫有名的地方,甚至是不少人心目中的聖地。
  如果你站在高空中往下望去的話,你會看到十分美麗的九連山,隻見九連山乃是群山擁翠,在群山之中其中有九座山峰最高,九座山峰環繞成圈,在高空遠處望去就好像是皇冠上的九個冠尖一樣。
  而在這群山擁翠之中,有九個很大的湖泊,每一個湖泊的湖水都有著不一樣的顏色,如果在空中望去,就好像是九塊寶石嵌鑲在皇冠之上一樣,如此一來,讓整個九連山美麗無比。
  如果說,九座大山相擁的一圈看作是一個皇冠的話,你不妨再把眼睛看得更遠一些,遠遠望去,你會發現,整條綿延萬的九連山脈並不像是一個皇冠,而是像一條很長很長的索鏈,而九個山峰和九個湖泊,那隻不過是掛在這條索鏈上點綴的九個鈴鐺而已。
  李七夜笑了笑,走入了九連山,當一踏入九連山的時候,就立即感受到了一股涼氣撲麵而來,麵對著這樣的涼氣深深呼吸一口,然後咂咂嘴巴,你會感覺到一股甘甜的氣味,而在甘甜的氣味之中又充滿了海洋的氣息。
  這是不可思議的事情,九連山乃是群山起伏,在這樣的地方竟然能品出海洋的氣息,那是多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真有意思,九秘當年是煉化了多麼廣袤的世界呀。”李七夜笑著說道,然後繼續前行。
  雖然說,九連山是群山起伏,崇山峻嶺,但是九連山並非是毫無人煙,甚至可以說,九連山不僅僅是一條山脈的稱呼那麼簡單。
  九連山,它不僅僅是一條山脈的稱呼,在某種意義上來講,它也是九秘道統中一個傳承的稱呼。
  九連山,也是九秘道統一個傳承,而且它還是九秘道統最古老最隱秘的一個傳承,甚至有人說過,九連山就是始祖九秘傳下來的正統。
  對於這樣的說法,九連山本身既沒有否認過,也沒有肯定過。
  一直以來,沒有人知道九連山有多麼的強大,大家也不知道九連山有怎麼樣的一個底蘊,大家隻知道,從自有九秘道統的記載以來,九連山就是這樣了,而且一直以來,九連山它都不幹涉九秘道統的所有事情,九連山的弟子也從來不入世,千百萬年以來,九連山一直都保持中立的態度。
  隨著時間的推移,九連山慢慢地成為了九秘道統的祖地,成為了不少人心目中的聖地,所以千百萬年以來,有過不少人來過九連山參道修行,而且九秘道統每一個掌執道統權柄的王朝都會來九連山祭祖敬天,以昭示自己的地位合法性。
  也正是因為如此,曾經有人說過,九秘道統的道源就在九連山之中,這件事情是真是假,一直以來無人能知曉。
  雖然說,也有人稱九秘道統的道源就在括蒼山,但對於這樣的說法,鬥聖王朝本身從來沒有正麵回應過,隻是含糊其辭,既不願意肯定,也不願去否定。
  但是,不少活得更久的老祖更覺得九秘道統的道源並不在鬥聖王朝的括蒼山,而是在九連山。
  當然,九秘道統的道源在不在括蒼山,對於鬥聖王朝的統治而言都沒有什麼影響,畢竟大家在心麵早就接受了九連山是祖地,這樣的一個觀點了。
  九連山雖然是一個傳承,但是每一代的弟子並不多,每一代弟子也就隻有那麼的幾十個人,而整個九連山連綿萬,所以當很多弟子分散到各處的時候,整個九連山也顯得人煙罕少,整個九連山也顯得冷清,並沒有一個門派的熱鬧和繁榮。
  但,說來也奇怪,就是這樣冷冷清清的九連山,卻是傳承了一個又一個時代,九秘道統不知道有多少門派傳承、有多少王朝是更迭不止,無數英雄人物都已經灰飛煙滅了,而九連山卻依然還在。
  “閣下是何人?”當李七夜登至一座山峰腳下時,在山門處有一個簡陋的木屋,而山門也不是什麼磅大氣的石門,就是用三根木棍臨時搭在那,歪歪斜斜,看起來隨時都要倒下一樣。
  在這樣的一個用木根臨時搭起來的山門之上,掛著一個小小的木匾,匾上潦潦草草地寫著“九連山”這三個字,這三個字看起來就像是鬼畫符一樣,甚至連剛學寫字的人都寫得比這三個字好看。
  簡陋到不能再簡陋的山門,醜不拉嘰的門匾,這就是九連山,如果此時此刻不是就站在九連山外,都還讓人懷疑這是不是一個假冒的門派。
  在李七夜登到山門的時候,叫住他的是一個中年漢子,這個中年漢子穿著一身布衣,布衣雖然洗得幹幹淨淨,但已經有好幾個補丁了,而且這個中年漢子看起來不像是一個修士,更像是一個普通的農夫。
  “九秘道統的皇帝,獨掌大權的皇帝。”李七夜笑吟吟地對這個漢子說道。
  聽到李七夜自稱是九秘道統的皇帝,這個漢子也不吃驚,隻是多看了他一眼,然後問道:“可有身份憑證。”
  “正好有一個。”李七夜隨手就把九秘道統的玉璽扔給了他。
  這個漢子看了看這隻玉璽,立即就登記在冊,說道:“九秘道統的皇帝,新皇。”他也沒有去核對驗證李七夜這隻玉璽是真是假,總之,就把李七夜登記在冊。
  “不知道陛下來九連山是幹什麼呢?悟道?遊玩又或者是獵奇?”中年漢子繼續登記,問道。
  “走走看看,如果心情好,就隨手練個九秘什麼的。”李七夜笑了笑,風輕雲淡地說道。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中年漢子都不由愕了一下,多打量了李七夜一眼。
  如果有外人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那一定認為李七夜瘋了,隨手練個九秘,這樣的話,那簡直就是囂張到不能再囂張了,萬古以來,能修練九秘的人,隻怕也就隻有一二個人而已,而且是真是假還不一定呢。
  現在李七夜這個荒淫無道的昏君,竟然敢說隨手練個九秘,這太囂張了,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
  “隨手練個九秘。”雖然李七夜風輕雲淡地說,但是這個中年漢子卻是認真的了,他是認認真真地把李七夜這一句話登記在冊。
  當然,就算是中年漢子把這句話登記在冊,李七夜也是無所謂,隻是笑了一下而已。
  “不知道陛下想住哪?”中年漢子繼續登記。
  “離洪荒天牢最近的地方。”李七夜笑了笑,說道。
  “離洪荒天牢最近的地方?”這是中年漢子再一次一愕,都不由驚訝地看著李七夜,回過神來,問道:“陛下可確定?”
  “確定。”李七夜說道。
  “離洪荒天牢最近的地方,那就是洪荒山了,那我們還有幾幢老殿是空著的,陛下可以住在那。”中年漢子對李七夜說道。
  “沒問題。”對於住的地方,李七夜一點都不挑,隨意地笑著說道。
  “陛下住洪荒山。”這個中年漢子也踏實,一一登記在冊。
  

Snap Time:2018-11-16 18:08:26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