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2514章 自尋滅亡

  “拿去吧,這點點的小聘禮算得了什麼,我還是出得起的。雜の誌の蟲”李七夜笑著,隨的手扔出了五件的寶物,這五件寶物扔出來,瞬間是真帝氣息彌漫。
  五件寶物,這正是真帝級別的寶物,在這五件寶物之中,有帝珠、有神甲、有天衣……每一件寶物都是光芒騰騰,帝威彌漫。
  “真帝寶物”當李七夜扔出了五件真帝寶物的時候,門外的所有神行門弟子都頓時一片嘩然,所有人都不由把脖子伸得長長的,一雙雙眼睛長得大大的。
  就是天鶴真人、神行門的老祖都傻了一下,他們都不由紛紛地張眼看著這五件寶物。
  雖然說,對於神行門而言,他們能拿得出三五件真帝寶物或者等同於這個級別的寶物,但是,隨手就扔出五件真帝寶物,而且毫不在意,就像是扔出三五棵白菜一樣,這一點神行門還是不能做到的。
  好不容易,天鶴真人和神行門的老祖回過神來之後,他們都不由麵麵相覷,他們也沒有想到李七夜隨便一出手就扔出了五件真帝寶物,這完全是出於他們的意料,一時之間天鶴真人和神行門的老祖都說不出話來。
  天鶴真人一開始提出這樣的一個要求,他是想讓人李七夜知難而退,刁難一下李七夜,同時也想試探一下李七夜的。
  如果說,李七夜拿不出五件真帝寶物作為聘禮,那麼他們神行門退婚那也是理直氣壯的事情,到了這個時候,他們神行門退婚,那就不能說是他們神行門言而無信,也不能說是他們神行門不遵守諾言,而是因為李七夜拿不出聘禮來迎娶飛花聖女。
  一時之間,天鶴真人和神行門的老祖相視了一眼,他們神態有點尷尬,他們也沒有想到李七夜真的隨手扔出了五件真帝寶物。
  在這個時候,他們心麵也不由為之一震,在這個時候天鶴真人和神行門老祖都同時意識到了一個問題。
  李七夜隨手就扔出了五件真帝寶物,而且還是像扔大白菜一樣,這就意味著李七夜一點都不珍惜這人人都視之為瑰寶的真帝寶物,這也就說明了李七夜手中的真帝寶物遠遠不止於這個數目。
  想到這一點,天鶴真人和諸位老祖心麵都不由為之一震,太清皇的私藏寶庫是何其之多,是何等的讓人垂涎三尺,雖然說,太清皇已經死了,鬥聖王朝也已經破滅,但是作為新皇,李七夜卻繼承了太清皇的寶庫呀。
  一時之間,天鶴真人和諸位老祖不由暗暗相視了一眼,目光中露出了貪婪之色,如果說,他們神行門能得到太清皇的皇家寶庫,那將是意味著什麼?
  那將是意味著他們神行門的底蘊再上一個台階,這也意味著未來他們神行門與其他四強爭雄天下,更多了一份的底蘊和實力。
  “不,我不嫁”就在這個時候,飛花聖女站了出來,大叫一聲,說道:“父親,就算是一百件真帝寶物我都不嫁,我又不是貨物!我不會同意這樣的交易的,我絕對不會同意這一樁婚事!”
  “是嗎?”李七夜看著飛花聖女大怒的模樣,悠閑地說道:“我已經下了聘禮了,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做夢!”飛花聖女不屑地看了李七夜一眼,冷冷地說道:“就算你有千萬件真帝寶物、就算你擁有一個皇家寶庫,我也不會嫁給你的!哼,一個昏庸無能的廢物,也想娶我,癡人做夢!”
  在飛花聖女眼中看來,李七夜就是一個荒淫無道的昏君,就是一個昏庸無能的廢物,作為天之驕女的她,一直都是高高在上,心高氣傲,又怎麼會看得上李七夜呢,更不會願意嫁給李七夜。
  “今晚就讓她給我暖床吧。”李七夜笑了笑,對飛花聖女揚了一下下巴,悠閑地對天鶴真人說道:“本皇今天也好好玩把一番,好好的調教一下這樣的女人!”
  李七夜這話一說出來,飛花聖女臉色難看到了極點,憤怒無比地盯著李七夜,雙目都要噴出怒火來了,門外的神行門弟子都群情憤怒,這樣的話實在是羞辱他們心目中的神女!
  “你嘴巴放幹淨一點”鶴飛公子大怒,厲喝道。
  “怎麼?有意見嗎?”李七夜懶洋洋地說道:“一個女人而已,在本皇的床上,能被調教,能跪舔我,那是一份榮幸!”
  “你找死!”鶴飛公子本來就是喜歡飛花聖女,現在聽到李七夜當著所有人的麵如此地羞辱自己心上人,他又怎麼能咽得下這口氣,一下子憤怒到極點,狂吼一聲,“鐺”的一聲響起,在這那之間,長劍出鞘,如閃電一樣刺向了李七夜的喉嚨。
  鶴飛公子也知道李七夜手中有逆天無敵的寶物,所以他先發致人,不給李七夜任何出手的機會,欲一劍斃了李七夜。
  劍如閃電,在鶴飛公子出手那一瞬間,天鶴真人和諸位老祖也相視了一眼,他們沒有任何人出手阻止,甚至連喝止一聲都沒有,他們樂見其成,如果鶴飛公子殺了李七夜,那也是一件好事。
  在天鶴真人他們看來,李七夜道行弱得完全可以忽略,他所依靠的隻不過是太清皇遺留下來的種種寶物而已,此時隻要鶴飛公子出手先發致人,李七夜絕對是沒有出手祭出寶物的機會,這絕對是一劍斃命。
  “鐺”的一聲,劍鳴之聲清脆,一劍如閃電,瞬間刺向了李七夜的喉嚨,這一劍太快了,門外的許多神行門弟子還沒有看清楚。
  “砰”的一聲響起,就在這那之間,鶴飛公子手中的長劍瞬間崩碎,所有人還沒有回過神來,鶴飛公子已經落入了李七夜手中了,李七夜的大手已經是一下子扼住了鶴飛公子的脖子,把他整個人高高吊了起來。
  這一切發生得太快了,大家都還不知道李七夜是怎麼樣出手的,甚至大家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一切都在這瞬間嘎然而止,當大家都能看清楚的時候,李七夜已經是卡住了鶴飛公子脖子,把他整個人高高地吊了起來。
  “一群螻蟻而已,也敢在我麵前蹦達。”李七夜淡淡地一笑,風輕雲淡,說道:“我留在這,那隻不過是好玩而已,陪你們玩玩,還真以為我是弱者呀。”
  “噗”一聲響起,在李七夜話一落下,鶴飛公子整個人一下子被震成了血霧,他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更別說求救慘叫了。
  “不”看到鶴飛公子被李七夜一下子捏成了血霧,有神行門的弟子不由大叫了一聲。
  這樣的變化實在是太快了,這樣的逆轉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是始料未及的,在這那之間,李七夜就把鶴飛公子震成了血霧,不要說是門外的神行門弟子,就算是天鶴真人和諸位老祖也都一時之間沒能反應過來。
  “鐺、鐺、鐺”就在這那之間,一陣陣兵器出鞘的聲音響起,天鶴真人和諸位老祖大驚,都一下子站了起來,在這個時候,他們長劍出鞘,神兵在手,所有人一下子怒視李七夜。
  “怎麼?”李七夜環目看了他們一眼,淡淡地笑著說道:“玩群毆嗎?好,我陪陪你們。看你們有幾分本事。”
  “小子,你太狂妄了。”此時天鶴真人麵目森冷,冷森地說道:“在我們神行門內殺人,視我神行門無人嗎?”此時他都不稱“陛下”了。在這個時候天鶴真人目光中露出了可怕的殺機,鶴飛公子雖然是他的徒弟,但他視之如己出,如同兒子,現在李七夜竟然一下子把他捏成血霧,他當是要為死去的鶴飛公子報仇了。
  “神行門而已。”李七夜笑了一下,看都懶得多看他們一眼,根本就不把他們讓在眼中,隨意地笑著說道:“在我眼中,那也不過是一隻螞蟻窩而已,何足為道!”
  “不知死活的東西”有一位老祖狂怒,大喝一聲,“轟”的一聲巨響,手中的一隻巨錘直接向李七夜砸了過去。
  “砰”的一聲巨響,這位老祖的巨錘還沒有砸到李七夜身上,整個大廳在這一錘之下就瞬間崩碎。
  “小術而已。”李七夜笑了一下,大手一探,抓到一物在手,“砰”的一聲響起,餘勁激蕩,巨錘砸到了一物之上,瞬間擋住了這隻砸落的巨錘。
  “無字石碑”當看清楚了李七夜手中所抓著的一物,在場的不少人尖叫了一聲,駭然失色。
  一時之間,天鶴真人和神行門的老祖都抽了一口冷氣,都不由相視了一眼,他們做夢都沒有想到,在李七夜大手隨便一抓,就竟然把祖峰上豎立著的無字石碑抓在手中。
  要知道,自從神行門的始祖神行真帝把這塊無字石碑豎立在祖峰之後,就再也沒有人能撼動這塊無字石碑了。
  然而,沒有想到,李七夜竟然隻是隨手一抓,就把這塊遠在祖峰上的無字石碑抓到手,這對於他們所有人來說,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Snap Time:2018-11-18 11:56:51  ExecTime: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