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2512章 大道初起

  看著這顆堅定沉甸甸的道果,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這是太初樹的第二顆道果,這顆道果他給它取了個名字,叫“橡子道果”,這是一顆威力極大、又是十分霸道的道果。*雜誌蟲*
  “該是第三顆道果了,這將是一道坎呀。”看著第二顆道果已經成熟,李七夜不由喃喃地說道:“這將會開啟一個全新的開端,第三顆道果一旦成熟,後麵的道果就需要更加強大的領域去支持了。”
  現在太初樹的第二顆道果已經成熟了,該是第三顆道果誕生的時候了,當第三顆道果誕生並成熟之後,不論是對於李七夜而言,還是對於太初樹而言,這都將會是一個挑戰。
  以李七夜為太初樹所開啟的起端而言,太初樹徹底的成為一顆參天大樹之後,它將會擁有著十二顆道果。
  在這個過程之中,不僅僅是太初樹的成長是一個挑戰,就是每一顆道果的生長也是一個挑戰,而且,多生長成熟一顆道果,所麵對的壓力和挑戰將會越大,每多一顆道果,所承受的壓力都是翻倍的。
  畢竟,每一顆的道果從生長到成熟,以及每一顆的道果掛果在樹上,這都是需要滔滔不絕的太初之力來支撐的,都是需要滔滔不絕的太初之氣來供養,所以每多一顆道果,就需要多一份太初之氣、太初之力來供養。
  而在供養著每一顆道果的時候,太初樹自身還需要生長,這樣的一切力量、一切生命力都是依靠著李七夜自身強大無匹的力量、生命力支持著。
  這對於李七夜而言,開啟一個全新的修練體係,這不僅僅是需要承受著舊世界的力量鎮壓,同時也是需要有著足夠的力量去推動著新世界的開辟。
  整個過程而言,不僅僅是需要強大無匹的力量,不僅僅是需要承受著無與倫比的壓力,同時也是需要一顆堅定無雙的道心,否則的話,在新世界和舊世界交替之初,如果承受不了這無與倫比的力量,一旦道心崩潰,不僅僅會大道崩滅,整個世界的架構會毀滅,本身也會因此身死道消,從此灰飛煙滅。
  如果說身死道消,從此灰飛煙滅,這還不是最可怕的事情,最可怕的是,一旦道心動搖,從此墜入魔道,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能打破舊世界,開端新世界,這是一個魄力無雙的人,不論是哪一個紀元,都是站在最巔峰的存在,一旦這樣的存在墜入了魔道,這將會是一件十分可怕的事情,這將會讓一個紀元永遠天日,永久沉淪。
  不過,那怕承受著再恐怖再可怕的力量,李七夜都是淡定如初,一點都不為動,道心磐然,無可撼動。
  亙古以來,不僅僅是時代更替,更是一個又一個紀元的替換,在世界漫長無比的時光長河之中,有著最巔峰最絕世的天才,有著魄力無與倫比的巨頭,這些存在都是無比驚豔,世間的天才與他們相比起來,那就宛如塵埃一樣微不足道。
  往往,在這驚豔無雙之上,李七夜是不能與之相比,但是,李七夜卻有著一顆亙古不動的道心,無可撼動,這就是他最大的資本,這就是他最大的底氣,未來不論大道如何艱難,他都能步步前行,一步一天地,任何困難都無法打倒他,任何災難都無法撼動他。
  他,就是李七夜,一顆亙古不為之所動的道心!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李七夜這才從入定中回過神來,在這個時候,那怕他已經收起了太初樹了,但他身上依然灑落了一點點的光芒,他每一點的光芒宛如給世界帶來全新的希望一樣,給世界帶來全新的曙光一般。
  在這一刻,李七夜在舉手投足之間,都有著毀天滅地的力量,有著崩滅紀元的力量。
  慢慢地,光芒消散,李七夜收回了恐怖無匹的氣息,整個返璞歸真,慢慢地讓人覺得宛如一塊璞石,渾然天成,沒有絲毫的雕琢。
  李七夜收斂起了所有氣息之後,不由淡淡地一笑。此時此刻,他的奧妙也唯有真正站在巔峰上的巨頭才能窺得出一二了。
  李七夜從室內走出來的時候,張建川已經在門外恭候著了,他一見到李七夜,為之一喜,忙是上前,低聲地說道:“陛下,掌門和諸位老祖前來拜見。”
  “哦,來得人不少吧。”聽到這樣的話,李七夜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來了不少。”張建川猶豫了一下,最後輕輕地說道:“還請陛下寬容一二。”
  看了一眼張建川,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悠閑地說道:“這麼說來,是有事情要發生了。”
  “這,這,這隻是屬下胡亂猜測而已。”張建川幹笑了一聲,然後輕輕地說道:“老祖宗還在帝都,屬下,屬下也不敢輕下斷言。”
  張建川雖然是這樣說,但是作為神行門情報係統負責人,往往很多事情他是十分的敏感,所以在這個時候他明顯捕捉到什麼,但又不敢說什麼,而且他也無力改變什麼。
  李七夜笑了一下,沒有說什麼,也毫不在意,張建川不敢他言,忙是為李七夜引路。
  當李七夜他們抵達大廳中之時,大廳已經坐滿了人,能在大廳中落坐的,都是神行門重磅級的老祖,除了這些落坐於大廳中的老祖之外,大廳外也垂手站立著許多的神行門弟子。
  當李七夜到來之後,所有人的目光都一下子落在了李七夜身上了,望向李七夜,每一個人的目光不一,有人不屑,有人冷笑,也有人好奇……
  “陛下,打擾你清修了。”在李七夜到來之後,神行門的掌門天鶴真人笑著對李七夜抱了抱拳。
  此時,天鶴真人也是坐在大椅之上,隻是客氣地對李七夜抱了抱拳而已,也沒有起身相迎。
  若是換作以前,李七夜這位新皇還是九秘道統的皇帝之時,天鶴真人他們必定是立即跪拜在地上。
  隻不過,現在新皇已經是一個亡國之君了,天鶴真人也好,神行門的老祖也罷,甚至是神行門弟子,都已經沒有把新皇放在眼中了,在他們眼中,新皇隻不過是亡國之君罷了,隻不過是一條喪家之犬,一個無能的昏君而已。
  李七夜坐了下來,目光一掃,看了在場的人一眼。隻見飛花聖女和鶴飛公子也站在了天鶴真人的身邊。
  飛花聖女隻是冷漠地看著李七夜,目光中露出絲絲的不屑,至於鶴飛公子,嘴角露出了冷笑,望著李七夜的目光露出了殺意。
  此時,張建川已經不能說什麼了,默默無聲地站在一邊,在這個時候就算他有心也無力了,神行門不僅僅是掌門在此,諸們老祖都在這,他一個第三代的弟子,在諸位老祖麵前,已經是顯得位卑言輕。
  “都來了。”李七夜坐在那,懶洋洋地笑著說道。
  “陛下在敝門也甚久了,諸位老祖也未能見一見陛下,今日特來見一見。”天鶴真人忙是笑著說道。
  事實上,有些老祖早就見過李七夜了,在李七夜登基的時候,他們就隨著風神前來拜見過,隻不過李七夜從來未把他們放在心上而已,更何況,新皇登基,天下賓客如雲,又有誰會一一記住呢。
  “這位閃雲老祖,乃是我們神行門步法最快的人;這位獨蛟老祖,是我們神行門負責授道的老祖,這位是天行老祖,是我們神行門……”天鶴真人滿臉笑容,一一向李七夜介紹。
  “好了,這樣的客套就免了。”在天鶴真人一一介紹的時候,李七夜揮了揮手,打斷了他的話,懶洋洋地說道:“這虛偽的一套,就不用在我麵前擺弄了,有事快說,有屁快放,大家都很忙,不要繞彎子。”
  李七夜這樣的話一出,頓時讓在場的老祖不由臉色一變,不少老祖望向李七夜的目光頓時一冷。
  至於門外的神行門弟子,更是憤怒地望向李七夜。
  在場的神行門老祖,都是身份尊貴,不僅僅是在他們神行門,在整個九秘道統,甚至是整個帝統界,都是有份量的人物。
  天鶴真人介紹他們給李七夜認識,那是給李七夜麵子,現在李七夜竟然毫不客氣地打斷,這簡直就是不給他們麵子,這簡直就是沒把他們放眼中。
  這樣的事情,又怎麼能讓神行門咽得下這口氣,更何況,在他們眼中現在的李七夜隻不過是喪家之犬而已,還需要他們神行門來庇護,現在竟然還敢如此囂張!
  一時之間,不少目光一下子望向李七夜,在這目光中充滿了怒意,一下子讓整個場麵的氣氛變得緊張起來。
  “這個”天鶴真人幹笑了一聲,然後目光一凝,滿臉的笑容在這個時候也開始冷了下來了。
  在這個時候,天鶴真人對飛花聖女點了點頭。
  “我們今日來此,隻有一件事。”飛花聖女站了出來,冷冷地說道:“我們隻有一個要求,你交出婚契,隻要你願意交出婚契,對於你是有百益無一害的事情。”
  

Snap Time:2018-11-17 07:11:18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