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4)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4)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4)     

第2507章 無字石碑

  張建川陪著李七夜前往祖峰,去觀看無字石碑。$雜誌蟲$
  在神行門,乃是一座座山峰沉浮於雲海之中,李七夜居住的地方通往祖峰,那是跨越了一座座山峰,一條條的神橋橫跨虛空,連通起了一座座山峰。
  在張建川陪著李七夜前往去祖峰的時候,途中遇到了不少的同門師兄弟,也遇到了一些宗門的長輩。
  神行門作為九秘道統的五強之一,實力十分的強大,底蘊十分的渾厚。雖然神行門的祖地高高隱於天空之上,宛如遠離世間的喧囂,但神行門的祖地並不冷清,更不會凋零,整個神行門的祖地弟子上萬之眾,可以說整個神行門的祖地是十分熱鬧的。
  “二師兄”在途中,遇到不少的同門師兄妹,都紛紛向張建川打招呼。
  張建川在九秘道統雖然沒有什麼名氣,但是在神行門他的地位還是很高的,畢竟作為神行門的二弟子,本身就是一種實力的象征,在神行門本就是擁有著足夠高的地位。
  更何況,張建川不論是修行天賦,還是為人處事,都是能得到神行門的師兄妹愛戴。
  張建川遇到師兄妹,也一一頷首致意,以作問候。
  看到張建川恭敬地侍候在李七夜身邊,這也讓不少的同門師兄妹感到奇怪,張建川作為神行門的二師兄,在神行門中需要他親自侍候的長輩已經不多了。
  然而眼前這個青年年紀看起來和張建川差不了多少,而且這個青年一看就知道是個剛入門的小修士,並不是什麼可以橫掃九天十地的天才強者。
  這樣的一個青年,為什麼需要他們的二師兄如此恭敬的侍候著呢?一時之間,也讓不少不明白就的同門師兄弟為之好奇。
  “師兄,這位是誰呀?”活潑好奇的同門師妹見到張建川侍候著,但上前問道。
  張建川對於這樣的問題,是十分的謹慎,含笑回答,說道:“是我們神行門的一位尊貴客人。”
  不得不承認,張建川的確是一個經驗老到的人,把這話說得滴水不漏。
  當然,世間也沒有什麼不透風的牆,李七夜在神行門居住了這麼久,早就有一些身份地位高的弟子知道他的身份了。
  “二師兄身邊的那個人是誰呀?竟然要二師兄侍候著。”有弟子問身邊的師兄師姐。
  有師兄師姐看了手無縛雞之力的李七夜一眼,輕哼了一聲,說道:“他,他就是新皇!”
  “新皇”年紀小的師弟師妹聽到這話,頓時不由抽了一口冷氣,壓低聲音,說道:“他,他就是國滅山河破的新皇嗎?鬥聖王朝最短命的皇帝!”
  有師姐冷曬一聲,說道:“除了他還能有誰,荒淫無道的狗皇帝,不滅國才怪呢,能保住性命,那已經是三生有幸了。”
  這位師姐的神態明顯是不屑,對於新皇的荒淫無道她早就有聽聞了,對於這種好色無能的男人,她打心底就看不起,為了女人連江山都保不住,這樣的男人就是一個廢物。
  “嘻,不要說那麼大聲。”有另一個師姐低聲地說道:“畢竟,他是我們的客人。”
  “有什麼大不了的。”另一個師兄冷曬一聲,說道:“現在已經不是鬥聖王朝的時代了,還以為這天下還是他的江山不成?一個荒淫無能的皇帝,一個廢物,根本就是配不上我們的聖女。”
  “就是。”這個師姐立即附和地說道:“我們的師姐乃是天之驕女,天賦過人,乃是我們神行門的明珠。像我們師姐這樣美貌天賦兼備的聖女,當然是絕世俊傑才能與之匹配了。這種為了美色而丟失江山的廢物,又怎麼能配得上我們的師姐呢。”
  難怪這些神行門的弟子對於李七夜這位新皇這麼大的意見,這皆是因為他們神行門的飛花聖女。
  在神行門的弟子眼中,飛花聖女不僅僅是擁有著高貴的血統,同時,飛花聖女乃是天賦美貌集於一身,這樣的絕世美女,就是他們神行門的驕傲,就是他們神行門的掌上明珠。
  在他們神行門,不知道有多少人是飛花聖女的崇拜者,也不知道有多少年輕的男弟子對她愛慕有加。
  在他們看來,他們的飛花聖女許配給一個好色無能、荒淫無道的皇帝,那就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讓不少神行門的弟子在心麵忿忿不平,更何況,現在新皇已經國破山河滅了,這更加配不上他們的飛花聖女,所以更多的神行門弟子為飛花聖女抱不平,對新皇這樣的亡國之君不屑一顧!
  “他就是新皇呀。”在途中,不少神行門的弟子對李七夜指指點點,低聲地說道:“就是那個荒淫無道的皇帝呀。”
  “現在已經不是新皇了,是亡國之君,喪家之犬。”有男弟子不屑地說道:“現在他有一個安身之所就不錯了,能保住小命都已經很好了。”
  “就是。”立即有弟子附和地說道:“如果不是我們神行門給他庇護之所,隻怕他早就一命嗚呼了。”
  對於這樣的竊竊私語,張建川聽到了也為之無耐,苦笑了一下,歉意地對李七夜說道:“陛下,你也莫放在心上,他們也隻是無心之言而已。”
  對於呆在李七夜身邊這麼長時間的張建川而言,他並不覺是李七夜真正是一個荒淫無道的皇帝,他絕對不像是外麵傳說的那樣。
  對於這樣指指點點的低聲議論,李七夜隻是笑了一下而已,什麼話都沒說,也懶得去說。
  祖峰,高聳入天,磅大氣,在祖峰之上,有古殿神宇屹立,有雲霧青氣繞繚,遠遠看去,整座祖峰就像是仙山,當踏上主峰之後,更是給人一種磅的氣息,宛如在這主峰之下蟄伏著一條巨龍一樣,那種氣息宛如可以衝破雲宵,破破天穹。
  在祖峰的懸崖邊上,屹立著一塊岩石,這塊岩石被立於地麵,雖然沒有埋入泥土中,但它就這樣立在那,就磐然不動,宛如生根一樣。
  這塊岩石顯赤褐色,整塊岩石裸露在了那,而且整塊岩石沒有經過任何的雕琢,整塊岩石就這樣屹立在那,沒有絲毫的人工痕跡。
  這樣的一塊岩石,似乎是從山上挖來,然後直接放在這一樣,沒有經曆過一絲一毫的雕琢。在這塊岩石上所留下的,除了日日夜夜的風吹雨打之外,還有就是一些淺色的撫摸痕跡了。
  事實上,這塊岩石上留下淺色的持摸痕跡,這也是能理解的事情。因為它是神行真帝立下的無字石碑,千百萬年以來,神行門不知道有多少的弟了去參悟過這塊岩石,不知道有多少弟子去撫摸過這塊岩石,想從觸摸之中得到什麼靈感或什麼奧妙。
  可惜,一直以來,都沒有人成功過,這塊岩石依然是一塊岩石,似乎它就是僅僅是一塊岩石而已,什麼都沒有。
  事實上,千百萬年以來,神行門不知道有多少驚才絕豔的天才參悟過這塊岩石,但,都沒有成功過,就是前些年神行門曾經邀請來沐家的絕世天才沐少晨,都未能從這塊岩石中參悟出什麼來。
  不過,對於神行門的曆代弟子而言,他們相信這塊岩石絕對有著它本身的價值,否則他們的始祖神行真帝就不會無緣無故地把它立在這,隻不過後世弟子未能把它參透而已。
  在無字石碑之前有一個涼亭,這是一個很大的涼亭,能容納幾百人之多。當李七夜和張建川抵達這個涼亭的時候,已經有不少弟子在這參悟這塊無字石碑了,當然有的一些弟子更是緊緊地靠在岩石之上,用自己的身體更親近去接觸無字石碑,看能不能感受到什麼。
  當張建川引李七夜進入涼亭之後,引起不少弟子紛紛側目,也有不少的弟子向張建川打招呼。
  到了涼亭之後,張建川二話不說,擺好了案椅,點上薰香,為李七夜營作一個舒服靜謐的悟道環境。
  當李七夜坐在案椅之前看著這塊無字石碑的時候,張建川一聲不吭,在涼亭旁點燃柴火,為李七夜煮著茶水。
  風神派張建川來侍候李七夜不是沒有道理的,隻要吩咐下來的命令,張建川都會踏踏實實執行好,不會偷懶。
  正是因為有風神的命令,所以張建川也不會因為李七夜是亡國之君,就對他有絲毫的慢怠,他依然是一絲不苟地,十分認真地把李七夜侍候好。
  看到張建川如此侍候李七夜,而李七夜還理所當然一樣,這讓不少神行門的弟子心麵不痛快,在他們看來,李七夜這樣擺架子,就是羞辱他們二師兄,就是欺辱他們神行門。
  “哼,一個亡國之君,也還擺這麼大的譜,還真以為這是鬥聖王朝呀,還真以為這片江山是他的呀。”有弟子不爽,冷哼地說道。
  “就是,也就隻有二師兄才有這麼好的脾氣,換作是我,早就不侍候了。”有師弟不屑地看了李七夜一眼。
  s:睡不著,三點多爬起來碼字,又累又困,來到日本,每天才睡五六個小時,真的好累。
  

Snap Time:2018-11-15 00:13:35  ExecTime:0.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