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2448章 舉手敗敵

  隨著裂天狂虺一吸,李七夜的身體眨眼之間被分解掉,隻見無數的碎粉向裂天狂虺的血盆大嘴飛去。雜∞誌∞蟲
  看到李七夜的身體在眨眼之間都被分解掉,這讓所有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連李七夜都承受不了這樣的吞噬,可想而知這是多麼可怕了。
  “李七夜要敗了嗎?”有人吃驚地說道。
  “不好說,但裂天狂虺這一招實在是太恐怖了,它是無招無式,但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歲月時光。現在看起來李七夜的身體在分解,不知情的人以為是裂天狂虺是在吞噬著他的身體,事實上並不是他是在吞噬著屬於李七夜的歲月,這也就是說,這是李七夜在衰老,當李七夜的所有歲月時光被吞噬掉之後,他就會真正的老死。”
  一位道統老祖神態凝重地說道:“這是無法躲避的,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歲月,隻要裂天狂虺向你吸了一口氣,除非你能與他對抗,否則你的時光壽命就會被他吸走,你就老死而去,枯朽成飛灰。”
  在裂天狂虺一口氣深吸之下,李七夜的身體飛快的分解,眨眼之間,隻見李七夜的身體被分解得差不多了,整個身體都要化作飛灰,這就好像是他的身體被一寸又一寸地剝離一樣,每一寸的肌肉筋骨都化作了粉末。
  看到李七夜的身體要完全分解了,這讓沐少晨和裂天狂虺都不由為之一喜,雖然李七夜功法無雙,招式無雙,但是,世間又有幾個人能逃得過自己的歲月流逝呢?當歲月流逝之時,沒有任何功法可以阻擋,也沒有任何方法可以挽留的。
  “姓李的,你死定了。”在這個時候,沐少晨都不由狂笑一聲。
  “啵”的一聲響起,就在李七夜的身體要徹底被分解的時候,突然之間一縷縷的光芒炸開了天地,隻見李七夜那被分解的身體一下子炸開了光芒,每一縷的光芒是那麼的璀璨,是那麼的晶瑩,是那麼的純粹。
  這樣一縷縷的光芒在這瞬間綻放的時候,就好像億萬年時光瞬間衝涮而來一樣,每一縷的光芒瞬間讓人跨越了億萬年一樣。
  這樣的一幕太震撼人心了,這就好像是賭石一樣,把一層層的石皮剝削下來了,眼看這就是一塊廢石了,但最後一刀切下的時候,露出了碧綠的光芒,一塊絕世無雙的寶石就要現世了,這樣的驚喜,那是多麼震撼人心的事情。
  這也好像挖寶藏一樣,挖了一萬丈深,什麼都沒有,所有人都認為這是廢礦了,但最後一鋤挖下去的時候,寶光衝天而起,真正的重寶是埋在最下麵,這才是震撼人心的事情。
  “轟”的一聲響起,就在這那之間,一縷縷的光芒炸開之後,在裂天狂虺一吸之下,所有的光芒瞬間衝涮向了裂天狂虺他們。
  “砰”的一聲巨響,但是,這樣的一束光芒不知道擁有著多少的歲月,瞬間衝涮而來,隻見裂天狂虺血盆大嘴中的那團光芒一下子被轟得粉碎,當這束光芒瞬間衝涮向裂天狂虺的時候,聽到“滋”的一聲響起,就在這石火電光之間,裂天狂虺整個人變得蒼老無比。
  因為他承受不住這樣的歲月時光,這樣的歲月時光實在是太過於磅浩瀚了。如果說裂天狂虺能吞噬湖水大小的歲月,那麼李七夜這衝涮而來的歲月時光乃是無窮無盡的星辰大海,可以瞬間把他毀滅。
  在這束光芒衝涮而來瞬間,不止是裂天狂虺,就是沐少晨都受到波及,他“啊”的一聲大叫,瞬間被衝涮掉了上千年的壽命,一下子白發蒼蒼。
  在這束歲月光芒衝涮之下,聽到“啵”的一聲響起,裂天狂虺不止是一下子蒼老無比,他的身體一下子出現了無數的裂縫,瞬間身體化作了無數的粉末,隻是在這一眨眼功夫而已,他就已經無法承受這樣的歲月衝涮了。
  “武神前輩”在這個時候,沐少晨更加不行了,他尖叫一聲。
  “轟”的一聲巨響,終於一麵晶瑩的神牆從天而降,瞬間擋住了衝涮向裂天狂虺的那一束歲月光芒。
  “滋”的一聲響起,就在這石火電光之間,這一麵晶瑩的神牆也一樣擋不住,隻到“砰”的一聲響起,當這麵神牆完全腐化的時候,一下子崩碎,化作了無數的齏粉。
  就在這石火電光之間,一個身影救走了裂天狂虺和沐少晨。
  大家一看,救走裂天狂虺和沐少晨的正是龍象武神,隻見龍象武神已經把裂天狂虺和沐少晨救到了一個懸浮於天空上的石殿之前。
  被扔在地上,裂天狂虺和沐少晨兩個人那是連滾帶爬邊後退邊爬,這一刻裂天狂虺已經是蒼老到不能再蒼老了,好像隻剩下一口氣,而且沐少晨是白發蒼蒼,一下子從風華正茂的青年變成了風燭殘年的老人。
  看到這樣的一幕,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氣,那隻是彈指之間而已,李七夜瞬間就差不多衝涮掉了他們兩個人一生中剩餘的所有生命壽元,這是多麼恐怖的事情,這簡直就是比殺了他們還要恐怖。
  此時大家都往李七夜望去,在這個時候宛如天地歸原,時光追溯一樣,李七夜的身體凝聚,光芒內斂,眨眼之間他完好無恙地站在那,他就這樣靜靜地站在那,連手指都沒有動一下。
  可以說,從始至終,李七夜根本就沒有出手,也沒有反擊,就這樣站在那,輕而易舉地擊敗了裂天狂虺。
  “和我比歲月時光?”李七夜不由淡淡地笑著說道:“就如螻蟻不知山川之巨大也。”
  此時裂天狂虺一句話都不敢說了,臉色駭白,他的確是被李七夜嚇住了,因為他從來沒有見過擁有著如此磅浩瀚的歲月時光的人,這個人好像是長生不死一樣,這未免太恐怖吧,一時之間,裂天狂虺都被嚇懵了。
  他自以為傲的殺手,在李七夜這漫長無匹的歲月時光之中,那簡直就是不堪一擊,這就像一隻螻蟻想要吞食下無盡的山川江河一樣,這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雖然說,裂天狂虺他的這一招殺手曾經吞噬過與他同一級別的不朽,甚至對於他來說,沒有什麼難度。但是,在李七夜麵前,他的吞噬根本就一文不值,那怕李七夜站著不動讓他吞噬,最後死也不是李七夜,而是他自己,李七夜隨便一小段的歲月時光衝涮而來,他都會灰飛煙滅,一下子湮沒於漫長的歲月之中。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大家都明白,強大如裂天狂虺,也根本不是李七夜的對手,他們之間的實力相差太懸殊了。
  在這個時候,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龍象武神的身上了,如果說現在萬統界還有誰有可能打敗第一凶人的話,那麼非是眼前的龍象武神莫屬了。
  萬統界第一強者,這並非是浪得虛名的,但,在這一刻所有人都猜測地認為,單憑個人實力而言,隻怕龍象武神也依然不是第一凶人的對手。
  此時此刻,大家所想看到的就不知道龍象武神掌禦朱襄武庭的道源力量到了怎麼樣的地步了,如果龍象武神沒有完全掌禦朱襄武庭的道源,那隻怕也懸了。
  反而,在此時此刻,大家都渴望龍象武神能足夠強大,否則太弱的話,這一戰就太沒有懸念了,第一凶人就真正的所向無敵了。
  “看來你是不知道死活了。”李七夜看了龍象武神一眼,淡淡地一笑,說道。
  天下人都靜靜地看著這一幕了,此時此刻所有人也不覺得有什麼突兀了,如果有誰敢對萬統界第一強者說“不知道死活”,那絕對是不自量力,但這句話從第一凶人口中說出來的時候,大家都沒有覺得這話有什麼不妥的地方。
  “尊駕太過於咄咄逼人了。”龍象武神徐徐地說道:“今日終究是我們朱襄武庭的大喜之日……”
  “不”李七夜打斷了龍象武神的話,笑著搖頭說道:“沒有什麼大喜之日,今天就是一個普通的日子而已,可惜,你們卻把它變成了一個大喪之日!”
  說到這,李七夜看了一眼沐少晨和王世華,笑著說道:“我要殺一個人,誰都擋不住,隻是我不急著殺而已。既然有人想擋,那我也正好捎上。大家都說你萬統界第一,也罷,今天我也正好左右無事,拿你熱熱身,鬆鬆筋骨,我也好久沒活動活動了,也快生鏽了。”
  大家都不由苦笑了一下,舉世之間,隻怕也唯有第一凶人敢說拿萬統界的第一強者來熱熱身,鬆鬆筋骨,這樣的話已經是霸氣到不能再霸氣了。
  “尊駕是勝券在握”龍象武神雙目一凝,盯著李七夜,徐徐地說道。
  “不”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笑著說道:“你們這等級別,我沒有勝券在握這種說法,隻有我殺不殺你們這樣的一個念頭而已,並沒有我能不能打敗你們這樣的說法!你會跟一隻螞蟻說勝券在握這樣的話嗎?隻不過是想不想舉足踩死它而已。”
  s:雙倍月票,有月票的同學,請投給《帝霸》,謝謝。
  

Snap Time:2018-11-16 02:46:33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