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5章 太弱了(18-11-22)      第3454章 一招都沒用(18-11-22)      第3450章 青石是誰(18-11-22)     

第2430章 沐少晨的壓箱底寶物

  “啊”的一聲慘叫響起,隻見雲渡鷹神整個人被轟飛,在他被轟飛的瞬間,鮮血高高地濺起,染紅了碧空。雜誌蟲
  如此的一幕看得所有人都毛骨悚然,不知道有多少人打了一個冷顫,這可是一尊不朽呀,竟然就這樣被千百把水劍轟穿了身體。
  所有人都以為雲渡鷹神已經死在這一劍之下了,片刻之後,隻見被轟飛的雲渡鷹神顫巍巍地站了起來。
  隻見此時的雲渡鷹神十分的狼狽,全身是血,身上的衣裳完全被鮮血浸透了。他的胸膛直接被恐怖的水劍轟穿了,留下了一個觸目驚心的血洞,身體的很多地方都被水劍轟穿,可以說他的身體差不多被千百把水劍打成了篩子。
  如果在最後一刻沒有被沐少晨的神甲擋一下的話,隻怕在恐怖無比的水劍之下會被轟成血霧,說不定會灰飛煙滅。
  看到雲渡鷹神顫巍巍地站了起來,不知道多少人鬆了一口氣,沐少晨也不由為之鬆了一口氣。
  不管是不是與李七夜為敵的人,此時此刻看到雲渡鷹神還活著,心麵都如釋重負一樣,一尊不朽真神被一個年輕晚輩斬殺的話,那就太恐怖了,更為恐怖的是,這個年輕人還沒有成為真帝。
  如果真的是如此,那麼以後再強大的老一輩都必須龜縮回自己的老巢了,老一輩再也沒有出頭之日了。
  “哈,哈,哈,小畜牲,讓你失望了,你還是沒能殺死我,不朽,是殺不死的。”此時雲渡鷹神狂笑一聲。
  雲渡鷹神這一聲狂笑,又何嚐不是在為自己壯膽呢,在這個時候他心麵也不由為之發寒,雖然他被打成篩子一樣的身體可以重塑,但這已經意味著他不是李七夜的對手了,李七夜已經把他轟成了渣,若不是沐少晨出手,那就真的危矣。
  他可是一尊不朽真神,雖然說在不朽真神他不是屬於最巔峰的那種,但還不至於是最墊底的那種,在不朽真神這一個境界,他的實力還是可以的。
  他這樣的存在,多久沒有受傷過了?他都不記得自己上一次被人打成重傷是什麼時候了,今天卻被一個晚輩轟成了篩子,這怎麼不讓他心麵毛骨悚然呢,他隻不過是狂笑壯膽而已,心麵已經打了一個冷顫了。
  “隻是隨手一劍而已,熱熱身,不要太興奮。”麵對雲渡鷹神的狂笑,李七夜懶洋洋地說道。
  這漫不經心的話,頓時讓雲渡鷹神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頓時一下子笑不住來了,一時之間,雲渡鷹神神態尷尬無比,站在那進退兩難,不知道該怎麼樣好。在這個時候,他堂堂一尊不朽真神,當然不可能向李七夜服軟投降,但硬戰到底,他一點底氣都沒有。
  “隨手一劍?這,這是什麼劍?”聽到李七夜這樣漫不經心的話,何止是雲渡鷹神的笑容僵住了,所有人都神態一僵。
  隨手一劍,就把雲渡鷹神這樣的一尊不朽真神轟成了篩子,這樣的一劍太恐怖了吧,這樣的一劍,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劍。
  大家當然不知道,李七夜這隨手的一劍,正是《止劍》中的水劍,水劍一出,它可以融納所有的攻擊,當融納的攻擊達到了極限之後,會把敵人的所有攻擊力量化作千萬把水劍瞬間反轟回去。
  而且,水劍最恐怖的地方不是反彈敵人的攻擊,它最可怕的地方是一旦反彈敵人的攻擊,它是滔滔不絕,無窮無盡,可以無止盡地保持這種最強威力的反彈!
  “前輩,助我一臂之力,且讓我斬殺此獠。”就在雲渡鷹神僵在那的時候,沐少晨的聲音響起了。
  此時大家都望向沐少晨,隻見此時沐少晨站在那,腳下的大地浮現了光芒,在這個時候沐少晨腳下浮現的光芒乃是由密密麻麻的道紋所散發出來的。
  遠遠看去,沐少晨的雙腳好像生根一樣,紮根於大地一樣,在這那之間,給人有一種錯覺,好像沐少晨像是生長在這片大地的一株大樹一樣,此時此刻他不止是整個人與大地為一體,而且還源源不斷地吸收著這片大地的力量。
  正是因為如此,在剛才的時候沐少晨才能掌禦神甲,擋了一下李七夜那鋪天蓋地的水劍,否則以沐少晨的實力,那怕有絕世無雙的神甲,也一樣擋不住李七夜那鋪天蓋地的水劍。
  “好,既然賢侄有斬魔良策,老朽願傾囊相助。”雲渡鷹神狂喜,大笑一聲,身形一閃,瞬間就站在了沐少晨的身邊了。
  “你們兩個早就該一同上了,免得我多浪費時間。”李七夜也不驚訝,淡淡一笑地說道。
  “姓李的,你雖然很強大,但,今天終難逃一死!”沐少晨雙目一厲,露出了冷厲的殺機。
  李七夜看了一眼腳下浮動著光芒的沐少晨,不由笑了笑,隨意地說道:“天賦的確是不錯,竟然窺出了一點端倪,也會借點這金錢落地的大勢,隻可惜,那也隻是借一點點而已。如果你覺得借點金錢落地的大勢就可以殺我,那就太幼稚了。你們始祖還勉強有資格與我一戰,至於你嘛,螻蟻而已。”
  這席話一出,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氣,讓所有人驚的不止是沐少晨竟然可以借金錢落地的大勢,更讓人發懵的是,沐家始祖,僅勉強夠資格與李七夜一戰?
  一時之間,不知道有多少道統的老祖都麵麵相覷,大家都不知道這話是真是假。沐家始祖,那可恐怖到無邊的存在,李七夜竟然說僅僅夠資格與他一戰,這話未免太狂妄了吧。
  “這,這話說得太狂妄了吧,沐家始祖,傳說是仙統級別的始祖呀。”有道統老祖並不相信李七夜這樣的話,覺得李七夜這話太過於狂妄了。
  不過,沐少晨也的確是天賦驚人無比,他竟然參悟了一些金錢落地的玄機,他竟然能借用金錢落地的大勢,雖然說這僅僅是皮毛而已,但這樣的天賦已經是絕世無雙了。
  “大言不慚,狂妄無知。”沐少晨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冷森森地說道:“我始祖之無敵,焉是你輩所以揣測的。何需我始祖出手,今日我便能斬你!辱我沐家先賢者,殺無赦!”
  “多說無益。”李七夜笑了笑,說道:“就憑這麼一點大勢都能斬我的話,那是癡人說夢。”
  雖然說沐少晨能借那麼一點點的大勢,但在李七夜眼中看來,根本不值得一提,如果李七夜真的要出手,他可以借整個金錢落地的大勢,瞬間可以滅了所有在金錢落地的人。
  “好,好,好。”此時沐少晨怒極而笑,冷冷地說道:“既然你口出狂言,要挑戰我家始祖,那就讓你見識見識我始祖的真正無敵。”說著,他神態凝重,取出一隻寶盒。
  當這隻寶盒取出來的時候,聽到“嗡”的一聲響起,這隻寶盒就已經散發出了舉世無匹的氣息了。
  寶盒還沒有打開,大家都還沒有見到寶盒中的寶物,但是單是從這寶盒之中散發出來的氣息,就讓所有人為之顫抖。
  在這寶盒之中宛如是裝有可以滅世的東西一樣,當這件東西一取出來的時候,似乎整個世界都可以毀滅。
  “前輩,且助我一臂之力,此乃是我家始祖所留的重器,隻要發揮其威力,必能斬殺姓李的。”取出寶盒,沐少晨都不由神態凝重,不敢掉於輕心。
  “好,我全力以赴。”聽到沐少晨這樣的話,雲渡鷹神也不由為之狂喜,他也沒有想到沐少晨真的是攜帶有沐家始祖的重器。
  “始祖重器!”聽到這話,所有人都不由為之駭然,有不少道統始祖低聲說道:“我,我們退,退出萬峰嶺。”
  一時之間不知道多少人退出了萬峰嶺,都紛紛撤離,遠遠地離開這片天地,離最遠處去觀望。
  “始祖重器。”聽到這樣的四個字,那怕再強大的道統老祖都不由打了一個冷顫。
  重器,隻有始祖才能打造,而且不是所有的始祖都有資格打造始祖重器的,隻要始祖強大到一定的境界之後才有資格打造重器,毫無疑問,沐家始祖就是有資格打造重器的一位始祖。
  雖然說,始祖有很多寶物,有很多兵器,但是,一般來說,重器隻有一把,因為一個始祖打造了一把重器之後,就難再有精力、物資去打造第二把重器,更何況,這樣的一把重器乃是始祖壓箱底的最強大兵器,他已經不需要再打造第二把了。
  此時聽到沐少晨竟然擁有始祖重器,一時之間震撼著所有人,這未免太不可思議了吧,沐家竟然會把一件始祖重器交給他,讓他帶在身上!
  雲渡鷹神也狂喜,有了重器,又何愁不能斬李七夜呢?所以,他毫不猶豫,大手按在了沐少晨背心上,把自己的功力源源不斷地注入了沐少晨體內。
  沐少晨神態凝重,憑他自己的實力,也難於掌禦這件寶物,正是因為如此,他需要雲渡鷹神的相助,有一尊不朽真神的力量相助,他就能發揮這件寶物的威力。
  

Snap Time:2018-11-22 18:38:06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