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2400章 孤獨劍神來了請大家投

  一時之間,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特別是有些強者,雖然說是孤獨劍神獨戰李七夜,但他們心麵依然渴望孤獨劍神能打敗李七夜。雜誌蟲
  大家眼睛都一眨不眨地望著眼前這一幕,看著孤獨劍神,年輕一輩或許隻是知道孤獨劍神的大名,對於孤獨劍神並不了解。
  但,老一輩強者,特別是道統老祖,他們對於孤獨劍神更加了解,孤獨劍神的劍道的確是很無敵。如果說同樣是九重天真神,孤獨劍神都不會把他們放在眼中,那怕是一隻腳邁入不朽的九重天真神,孤獨劍神依然傲然視之。
  這就是孤獨劍神的強大之處,他一生癡於劍,隻修劍道,基礎之紮實,是那些修練了各種帝術、始祖功法的真神無法相比的。
  “好快的劍。”此時孤獨劍神注視著李七夜,目光冷毅,眼睛一眨不眨,徐徐地說道:“我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快的劍,這樣的劍,值得我出劍。”
  孤獨劍神神態很端莊,對於李七夜並沒有敵人,而是一種對於自己一生最強對手的切磋決戰的態度。
  李七夜這個時候緩緩地看了他一眼,徐徐地說道:“嗯,劍道還可以,大道化簡,的確是領略到了劍道三昧。”
  不少人聽到這樣的話,不由為這瞠目結舌,孤獨劍神,那可是九重天真神,一生癡於劍,一生除了練劍,對於其他不感興趣,可以說,純粹以劍道而言,在當今的萬統界,隻怕沒有誰比他走得更遠了,沒有誰比他更能領悟劍道的真諦了。
  但是,此時此刻,在李七夜的口中卻成了“劍道還可以”這樣的評語,這樣的口吻未免是太過於囂張,未免太過於狂妄了吧。
  但,孤獨劍神的態度卻顯得莊重,緩緩取下了自己背上的巨劍,抱劍而立,在這個時候他沒有散發出驚天的劍氣,但他整個人就像是一把劍,一把歸鞘的劍,沒有殺氣,但穩如泰山,似乎沒有人能撼動。
  “我一生練劍,劍之快,非我所長,但,今日見此快劍,心甚喜,還請閣下出劍,一決高低。”孤獨劍神徐徐說道。
  此時在他眼中李七夜並不是敵人,至於李七夜是不是要屠劍塚,至於李七夜殺了劍尊他們,這些事情孤獨劍神一點都不在乎,也漠不關心,在他眼中,隻有劍,而李七夜則是一個值得他出劍的對手,值得他尊敬的對手,僅此而已。
  “快劍,也不是我所長,隻是隨手而為。”李七夜淡淡地一笑。
  李七夜這話一說出來,所有人都傻眼,甚至有人抽了一口冷氣,大家都看過李七夜的快劍,這劍太快了,劍一出,人頭落地,隻怕世間再也沒有如此之快的劍了。
  如此快的劍,在任何人看來,這都是值得驕傲的事情,但李七夜隻是輕描淡寫地說,這並非是他的所長。如果這話是事實的話,那就太恐怖了,如此快的劍還不是他的所長,那的所長那豈不是恐怖絕倫?
  李七夜這樣的話也頓時讓孤獨劍神眼瞳收縮,一時之間目光牢牢地盯著李七夜,似乎要看出一些端倪來,但是,那怕癡於劍道的他,都無法看出什麼端倪了。
  “不知閣下所長是什麼?”孤獨劍神徐徐地說道。
  “殺人,僅此而已。”李七夜笑了笑,這話說出來很隨意,但不知道為什麼,很多人一聽到這十分隨意的話,卻聞到了血腥味了,都不由打了一個冷顫。
  “殺人”這兩個字到了李七夜口中,似乎是變了味道,那怕他沒有恫嚇任何人,那怕他沒有威脅任何人,但依然讓人聽得毛骨悚然。
  “鏘”此時孤獨劍神緩緩地拔出了自己的巨劍,孤獨劍神緩緩拔出自己巨劍的時候,動作很緩慢,神態很莊重,但是他的動作沒有絲毫的贅餘,十分的簡單,每一個細微的動作都已經是達到了簡致。
  此時孤獨劍神巨劍在手,神態莊嚴,徐徐地說道:“還請閣下出手,讓我一見閣下的快劍風采。”
  “重劍無鋒,大巧不工。”李七夜看著孤獨劍神手中的巨劍,淡淡地一笑。
  孤獨劍神的巨劍很樸素,沒有任何多餘的雕紋和裝飾,劍,就是劍,用來殺人的劍,僅此而已。
  “你既然是重劍,我用快劍,那就有點沒意思了。”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說道:“既然是重劍,那就用重劍來對決吧。”
  “重劍”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這頓時讓孤獨劍神一下子雙目璀璨,目光中跳躍著無與倫比的興奮,對於他而言,一見李七夜的快劍就已經讓他見獵心喜了。
  他一生癡於劍,劍道萬法之後,他便是劍道化簡,達到了重劍無鋒的地步,一招一式,已經沒有太多的變化了,唯有重而已。
  對於孤獨劍神而言,別人有多強大,他從來不關心,讓他唯一遺憾的是未能找一個真正精於劍道的人對決一番。
  現在一聽到李七夜要以重劍以他對決,這怎麼不讓他為之興奮呢,這就是他最擅長的劍道了,也是他最致極的劍道。
  李七夜淡淡一笑,說道:“今天,就見一見真正的劍道吧。”
  就在李七夜話落下之後,他身上散發出了淡淡的光澤,這淡淡的光澤若有若無,李七夜整個人也慢慢浮了起來。
  “鐺”的一聲響起,在這那之間,響起了劍吟之聲,但是,李七夜手中無劍,四周也無劍,隻是一聲劍吟而言,沒有看到劍,然而在這恍惚之間,又好像是無處不是劍,李七夜本身就是劍。
  “好”雖然未見劍,此時孤獨劍神也忍不住大讚一聲,雙方還沒有出手,他已經是很興奮了,說道:“這就是劍!”
  “鐺”的一聲響起,在這個時候,孤獨劍神手中的巨劍也震動了一下,它沒有散發出驚天的劍芒,也沒有爆發出驚天的劍意,但,就在這那之間,整把劍就好像是活了過來,好像是一下子有了生命一樣。
  更重要的是,在這那之間,孤獨劍神整個人就是一把劍,一把出鞘的劍,這是一把沒有銳鋒的劍,但它重不可量,似乎隻要這劍一出手,就可以壓塌諸天。
  在這個時候,大家望去的時候,孤獨劍神也好,巨劍也罷,這都已經讓人分不清楚了,因為在所有人看了,隻有劍,孤獨劍神已經與手中的巨劍融為了一體了,再也分不出哪是人,哪是劍。
  在這個時候,孤獨劍神整個人也緩緩地飄了起來,懸浮於虛空之上,與李七夜對峙著。
  “我倒很想見一見閣下的劍。”此時孤獨劍神乃是人劍合一,劍無鋒,說話也很平淡了,但卻很有力。
  “鐺”的一聲響起,在這那之間,天空浮現了一把巨劍,這把巨劍太大了,大到讓人無法想象,一條銀河環繞著這把巨劍的時候,那也細小如絲發一般。
  這樣的一把巨大到無法丈量的巨劍,隻要一劍劈下來,就是可以把整個世界劈成兩半,什麼招式,什麼功法,在這樣的巨劍之下,那都微不足道,再強大的招式在一劍劈下的時候,也是摧枯拉朽。
  “這是什麼劍”所有人都傻了眼了,抬頭看著這樣的劍,如此巨大無比的巨劍,不打開天眼,根本就無法看出它的全貌了,單是劍尖就宛如是一個世界,如此巨大無比的劍,讓人看得瞠目結舌。
  “這似乎有點欺負人了。”李七夜淡淡一笑,伸手一握,隻見這巨大無匹的巨劍一步步縮小,最終落於李七夜手中。
  此時,李七夜手握銅劍,整把銅劍閃動著淡淡的古銅光澤,古樸大方,一劍在手,似乎是十分的沉重。
  此時李七夜手中所握的這把銅劍,與孤獨劍神手中的巨劍大小相若,雙方在兵器上差不了多少。
  “心有劍,便是劍。”孤獨劍神輕輕地歎息一聲,神態莊重,目光凝集,看著李七夜手中的這把銅劍,徐徐地說道:“此劍何名?”
  “銅劍”李七夜平淡地說道,然後輕輕地一拂劍身。
  “銅劍”孤獨劍神輕輕昵喃,這一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名字,卻值得人去回味。
  然而很多人都麵麵相覷,大家都還以為李七夜手中的銅劍會有一個驚天動地的名字,或者有一個霸氣無匹的稱呼,然而沒有想到僅僅是叫作“銅劍”而已,這樣的名字普通到讓人傻了眼了。
  “那就讓我們開始吧。”孤獨劍神雙目一凝,瞬間綻放了光芒。
  “你出手吧。”李七夜笑著說道:“以免得說我不給你機會。”
  對於李七夜這樣的話,大家都隻能是服氣了,任何霸道無匹的話,在他口中說出來,都是那麼的風輕雲淡,都是那麼的輕描淡寫,大家都隻能說是服了。
  “好”孤獨劍神也不多廢話,雙手握劍,雙目瞬間璀璨,在這那之間,他的一雙眼睛宛如是化作了兩輪太陽一樣,噴湧出來的光芒似乎可以焚燒掉了一切,讓人心驚膽顫。
  

Snap Time:2018-11-16 11:14:25  ExecTime: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