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7)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2393章 眾敵雲集

  看到劍尊他們,淩夕墨臉色大變,如果李七夜在,她倒不怕,因為就算天塌下來了,都有李七夜撐著,現在李七夜卻在入定悟道,這就危險了。雜∞誌∞蟲
  此時淩夕墨並非是為自己擔心,而是為李七夜擔心,因為入定悟道一旦被打斷了,有可能會走火入魔,嚴重的時候甚至有可能是身死道消。
  此時淩夕墨不由焦急地看了李七夜一眼,在這個時候她心麵是渴望著李七夜能早點蘇醒過來,從入定之中回過神來。
  “小心了。”在這個時候,武冰凝神態也為之凝重,作好了準備,低聲吩咐地說道。
  淩夕墨也緊緊地握住拳頭,不論如何,她都不能讓劍尊他們得逞,甚至在這個時候她已經用身體擋在李七夜的麵前了,雖然說她道行淺,但她不能就如此眼睜睜地看著李七夜喪命於劍尊他們的手中。
  劍尊他們是騎著幣獸而來,他們也算是對於幣獸城有一定的了解,所以他們才會找到這個地方來的,隻不過,他們所騎的幣獸不敢進入這,他們隻好是步行來到了這。
  這條山脈極為凶險,所以劍尊他們都小心謹慎,怕招惹上了什麼強大無匹的幣獸,就算見到有獸蛋,他們也不敢輕易去動手。
  但,沒有想到,他們竟然會在這遇到了李七夜他們三個人。
  看到李七夜盤坐在那,劍尊雙目一凝,冷冷一哼,目光一下子鎖定了李七夜。
  “他就是那個姓李的晚輩嗎?”在這個時候,劍尊身後走出一個老者來,他的目光也一下子落在了李七夜身上,徐徐地說道。
  這個老者背著一把巨劍,這把巨劍灰黑如鐵,不知道以何神金所鑄造,他身材很魁梧,配上這樣的一把巨劍,顯得剛勁有力。雖然他沒有刻意去散發出強大無匹的真神氣息,但是,他身上浮動著的神環,那就再明確不過了,他是一尊真神,而且是一尊登天真神。
  “孤獨劍神”看到這位老者,淩夕墨不由臉色煞白,控製不住,失聲地叫道。
  “雲添!”看到這位老者,武冰凝也是雙目一凝,臉色一變,也沒有想到劍塚這位重磅級的老祖親自駕臨。
  孤獨劍神,雲添,這是劍塚最強大的老祖,是一尊九重天的真神,比朱襄武庭的追風神嫗不知道強大多少,而且孤獨劍神一生苦修劍道,可以說在劍道之上有著絕無倫比的造詣,也正是因為如此,有傳言說孤獨劍神曾經劍道無敵,一生出劍很少超過三劍的。
  所以曾有人猜測地認為,雖然孤獨劍神是一尊九重天的真神,憑著他強悍無匹的劍道,有可能可以力敵剛剛邁入不朽的存在。
  孤獨劍神比較遺憾的就是未能修練有劍聖的核心功法,否則的話,他有機會繼承劍聖的無上劍道。
  “我倒想看一看他的快劍。”此時孤獨劍神雙目璀璨,露出了奪目的光芒,跳躍著興奮的色彩。
  孤獨劍神,十分癡於劍,他最喜歡的不是挑戰天下高手,而是與天下劍道強者切磋劍道。
  本來孤獨劍神雲添早就不過問劍塚諸事,隻不過他聽到劍尊傳回來的音訊說李七夜的快劍無敵,這頓時讓孤獨劍神見獵心喜,所以特地出世,為李七夜的快劍而來。
  劍尊把孤獨劍神請出來,就是為了對付李七夜的,追風神嫗都失敗了,所以劍尊在心麵琢磨著,除了不朽存在之外,他們劍塚也唯有孤獨劍神這樣的存在與李七夜一決高下了。
  劍尊也知道他這位掌門是無法請動孤獨劍神這樣的存在,所以特地強調李七夜的快劍無敵,劍道絕世無雙,這才讓孤獨劍神見獵心喜,特地出世。
  當然,孤獨劍神出世,並不是為劍尊這種個人恩怨而來,他就是想見識一下李七夜的無敵快劍,他就是要與李七夜在劍道上一決高下。
  “李七夜,這位乃是我們劍塚的無敵老祖,劍道無敵,今日便是要領教領教你的無敵快劍。”劍尊站了出來,冷冷地說道,他就是特地強調一下“無敵快劍”這四個字。
  但,李七夜盤坐在那,一動不動。
  “我們公子暫時不感興趣。”此時武冰凝一口回絕了劍尊的話,她希望借機拖延時間,也不希望讓人看出來李七夜在此入定悟道。
  “哼,好大的口氣。”劍尊冷冷一哼,冷森地說道:“我們劍神,乃是九重天真神……”
  “我們公子又有何懼,八重天真神,那不也是隨手打發而已。”武冰凝輕輕地揮手,打斷了劍尊的話。
  武冰凝如此的高傲,她就是刻意地營造出這樣的氣氛來,讓劍尊他們誤以為李七夜盤坐在那,對於他們這樣的敵人不屑一顧。
  事實上,在此之前,李七夜也差不多這樣,他常常閉目養神,對於眾敵不屑一顧。
  現在李七夜盤坐在那不動,一時之間劍尊還沒有想到李七夜在那入定悟道,依然還以為李七夜高傲地坐在那,對於所有敵人不屑一顧,畢竟,在此之前李七夜也是如此。
  武冰凝這樣的話和這樣的態度,這頓時讓劍尊臉色十分難看,但一時之間又難於拿話來反駁,因為武冰凝說得是實情,在前不久,李七夜還在舉手之間把追風神嫗給鎮壓了。
  “哼”就在劍尊一時之間都為之語塞的時候,一個冷哼之聲響起,一個冷冷的聲音說道:“如此說來,女武神是要徹底的叛離朱襄武庭,投靠這個魔頭了。”
  在這個時候,又有一群人到來,來者正是蟠龍道統的蟠龍公子,而且蟠龍公子不是一個人來的,是帶著上百的老者前來,其中多數是蟠龍道統的老祖,都是真神甚至是登天真神。
  “蟠龍公子,我是不是叛離朱襄武庭,那是我們朱襄武庭的家務事。如果蟠龍公子想管別人的閑事,那先打掃打掃一下你們拜月教的陳年舊事吧,等自己的屁股幹淨了,再去指責別人臉上有泥巴。”武冰凝冷冷地說道,毫不客氣,也毫不給麵子。
  毫無疑問,武冰凝這位女武神並非是浪得虛名,一旦她強勢起來,那也是十分的強勢,無懼於任何人,傲視群雄。
  “你”武冰凝這樣的話,那簡直就是狠狠地抽蟠龍公子的耳光,也是狠狠地抽他們蟠龍道統,不,是他們拜月教的耳光,不少蟠龍道統的老祖怒視武冰凝,但又無可奈何,畢竟他們拜月教的確有著一段鳩占鵲巢的不光彩曆史。
  “武姑娘,久違了。”就在蟠龍公子被氣得說不出話來之時,在蟠龍公子身後走出一個老人來,這個老人一走出來,光芒泄地,光芒就像流水一樣在地上流淌著。
  這個老人千手萬臂,一隻隻手擘張開,宛如把整個天地撐破一樣,他的手臂之多,遠遠不是蟠龍公子所能相比的。
  “天王,久違了。”對於這個老者,武冰凝依然平淡以待,點了點頭,徐徐地說道。
  “萬臂天王”一聽到武冰凝叫“天王”的時候,淩夕墨一下子想到了一個人,不由失聲,她立即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萬臂天王,沒錯,眼前這一位老者就是蟋龍道統赫赫有名的萬臂天王,也曾經是當年參加了聯軍攻打狂庭的老祖。
  今日他出現在這,就是為李七夜而來的。
  當日他們聯軍慘敗在李七夜手中,萬臂天王心麵十分不甘,畢竟他始終認為,他們如此強大的聯軍敗在李七夜手中,那是因為李七夜掌握了天時地利,如果李七夜沒有掌握著狂庭道統的道源,他們聯軍絕對不會敗得如此之慘。
  正是因為如此,這一次知道李七夜出現在金錢落地之後,剛剛治療好傷勢的萬臂天王,立即不遠億萬趕來,他就是想找李七夜一洗前恥。
  更何況,萬臂天王認為,隻要李七夜手中未掌握有道源,他就有機會打敗李七夜,畢竟他這位登天真神的實力絕對是不容小覷。
  萬臂天王看了一眼盤坐在那的李七夜,然後看著武冰凝,徐徐地說道:“武姑娘,莫忘了,正邪自古以來不兩立,武姑娘乃是朱襄武庭的傳人,應該擁有著自己的立場。”
  “何為是正,何為是邪?”武冰凝冷淡地說道:“天王,莫忘了當日所簽定的協議,既然所有道統都同意,那就意味著承認這件事情,既然所有道統都承認,那又何來邪惡魔教之言?難道天王要否定當日的簽署不成?”
  “那當然不是如此。”萬臂天王搖頭說道:“這份協議,我並不否認。隻不過,我們切莫掉以輕心,當謹慎為妙,切莫被人所迷惑,這話也適合武姑娘。”
  “天王的好意,我心領了。”武冰凝淡淡地說道:“我的選擇,無需天王來操心。若是天王無他事,那就前回吧。”
  蟠龍公子他們一時之間插不上話了,因為當年武冰凝是參加過聯軍行動,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武冰凝有資格與萬臂天王這樣的存在平等對話,反而蟠龍公子、劍尊都沒有這樣的資格。
  

Snap Time:2018-11-18 14:18:20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