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2388章 幣獸城的神秘

  李七夜他們三個人坐著幣獸衝入了石壁,但當衝入石壁瞬間,一切都隨之消失,眼前沒有了巨大無比的石壁,也沒有所謂的星空,而是踏入了一片大地之上。●雜/誌/蟲●
  這片大地十分的廣袤,一踏上這片大地的時候,頓時一股磅的生機撲麵而來,似乎在這充滿了生命力一樣,似乎這是一片浩瀚的原始莽野,從來沒有被人涉足過一樣,在這充滿了無窮無盡的綠意。
  “好奇怪。”當騎著幣獸踏上了這片大地的時候,武冰凝不由說道:“好奇怪的氣息。”
  “怎麼奇怪了?”淩夕墨沒感覺到什麼奇怪,畢竟她道行遠遠無法與武冰凝相比,她沒感受出什麼奇怪,她隻感受到了那投麵而來的磅生機和滔滔不絕的綠意。
  “一股腐氣。”武冰凝皺了一下眉頭,說道:“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這就好像是一株氣機勃勃的蓮花一樣,但它的泥土之下卻是埋著一具屍體。隻能說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雖然這的氣息給人充滿了生機的感覺,甚至有著一種說不出來的活力,但在這活力底下,有一股怎麼都無法遮掩的腐氣。”
  “有嗎?”淩夕墨她都不由向四周嗅了嗅,她就聞不出來了,也感覺不出來,紅著臉,不好意思地說道:“我,我道行太淺了,感覺不出來。”
  “有這種感覺就對了。”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就由你所說的那樣,在這磅的生機之下,怎麼樣都無時遮掩那股腐氣。”
  “這,這真的是死了人嗎?”淩夕墨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不由問道。
  “不一定是死了人,當然,也肯定是死了人了。”李七夜笑著說道:“而且死了很多很多,隻怕多到數不過來。”
  “死了很多人嗎?”淩夕墨不由被這樣的話嚇得一大跳。
  “也有幣獸。”李七夜看著遠處,淡淡地說道:“而且死了很多很多,無數的生命葬身在了這。”
  “這究竟是怎麼樣的地方?”武冰凝不知道比淩夕墨強大了多少了,淩夕墨是感受不出來,但她卻能感受出這片大地不一樣的地方,隻不過這種感覺她也說不清楚而已,她也不知道這種不一樣的感覺,在背後究竟是怎麼樣的情況。
  “有死亡,才有新生。”李七夜徐徐地說道:“新生,是建在死亡之上。對於你來說,是一種死亡,但對於某種生靈來說,那隻不過是新生而已。你的屍體,或者說是無數生靈的死亡,那隻不過是某種新生的肥料而已,隻不過是一種養份而已。”
  聽到這樣的話,淩夕墨不由打了一個冷顫,有著一種不好的預兆。
  “這聽起來不是什麼好事。”武冰凝不由苦笑了一下,說道。
  “贖地,本來就不是什麼好事。”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說道:“這樣的一片天地,多麼神奇,在這多少的規則,難道它是天生的不成?難道說,這的一切規則,都是渾然天成嗎?不論是叫地主,還是迷仙殿,又或者這樣的幣獸城,難道這是先天形成的嗎?”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武冰凝和淩夕墨她們心麵都不由為之一震,談到金錢落地,很多人都想著寶物,或者機緣什麼的,這背後的東西,真的沒有多少人去深究過,沒有多少人去探討過,似乎所有人都習慣了金錢落地這種存在方式了,似乎它就是這樣的。
  對於李七夜這樣的話,這讓武冰凝和淩夕墨都呆了一下,答案是呼之欲出的,其他地方不說,像迷仙殿,這可能是先天形成的嗎?這隻怕是不可能的事情,隻可能是後天有人築建的。
  如果真的是後天有人築建的,那問題就來了,究竟是誰築建了迷仙殿?
  “難道你們就沒有想過嗎?那麼多的真幣在金錢落地中消費掉,每次所融化掉的真幣,那是無法想象的,那麼,這些真幣究竟去了哪呢?”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
  這話再次讓淩夕墨和武冰凝兩個人呆了一下,她們還真的沒有想過這樣的一個問題,那麼多的真幣消失在金錢落地,那麼這些真幣究竟是哪去了呢??一時之間武冰凝和淩夕墨都回答不上來,她們也不知道答案。
  “那究竟去了哪呢?”武冰凝都忍不住問了一句。
  李七夜含笑,望著遠處,過了好一會兒,他才風輕雲淡地說道:“去了它該去的地方,畢竟有些生命,與你的想象中不一樣,不一樣的生命方式。”
  武冰凝不明白,淩夕墨更加不明白,但李七夜不願意多說,她們也不再多問。
  “我們去哪呢?”回過神來之後,武冰凝不由問道。
  “它會帶我們想要去的地方,幣獸越強大,就能走得越遠,機會也就越大。”李七夜笑了笑,拍了拍幣獸,說道。
  這頭獨腳幣獸沒有任何聲音,它一路前行,看起來並不快,一步一步行走而已,但速度嚇人,一步千,眨眼萬,瞬間跨越天地。
  似乎這頭獨腳幣獸也知道自己要去哪,所以它朝著一個方向而去,沒有絲毫的猶豫,沒有絲毫的怠慢。
  因為這頭幣獸的速度太快了,就算在此之前有其他幣獸先進入了這片大地了,但在很短時間也把它們全部遠遠甩在身後了。
  更何況,這片大地十分的廣袤,沒有人知道它究竟有多遼闊,所以無數的幣獸踏上了這片土地之後,它們並不是朝一個方向而去的,每一個幣獸所衝向的方向不一樣,所以一時之間無數的幣獸向四麵八方散去。
  而且似乎每一個幣獸都有自己的特定目標一樣,當它們一踏上這片大地的時候,它們會毫不猶豫地朝一個方向狂奔而去,似乎它們已經知道自己要往哪一個方向而去,根本不需要去猶豫,不需要去選擇。
  “我們這是要去哪?”騎在幣獸背上的修士也隻能是跟著這些幣獸奔跑,他們都不知道自己這將會到哪去。
  “天知道呢。”就算是道統的老祖也說不清楚了,他們隻能是跟著幣獸一路狂奔了,他們也沒有什麼特地的目標,他們也不知道哪有寶物,也不知道哪有所謂的道骨,或者獸泉。
  “這就是幣獸城嗎?”有人看著眼前這片廣袤無比的大地,這跟他們想象中的幣獸城完全不樣,他們還以為自己會進入一個巨大無比的城池。
  “算了,我們這下車吧,不,我們在這下獸吧。”有強者連同幾個同伴紛紛從幣獸的背上跳了下來。
  至於幣獸,根本就不理他們,那怕這些修士都紛紛從背上跳上來了,它們也一路狂奔,繼續前行。
  “我們在這附近找一找,看能不能找到什麼獸蛋、道骨之類的好東西。”跳下幣獸的修士不由說道。
  “轟”的一聲響起,然而,這些修士還沒有找到什麼獸蛋、道骨之類的好東西,突然,他們腳下的泥土一下子翻卷,地麵一下子裂開了。
  聽到“喀嚓”的聲音響起,隻見大地之下爬起了一個巨大無比的骨架,這個巨大無比的骨架看起來生前像一頭巨虎一樣的凶獸,也沒有人知道它生前是怎麼樣的,隻能說這巨大的骨架像是一頭猛虎。
  “我的媽呀,這是什麼鬼東西?”見骨架從地下爬了起來,好像是複活了一樣,把這些修士強者都嚇得一大跳了。
  “吼”這巨大的骨架竟然會發出了一聲如同虎吼一樣的咆哮聲,張開大嘴,白森森的牙齒向這些修士咬去。
  “啊”的慘叫聲響起,在這些修士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在短短的時間之內,他們全部都被巨大的骨架咬碎了身體,聽到“喀嚓、喀嚓”的咀嚼之聲不絕於耳,這些修士全部被咬得粉碎。
  鮮血緩緩地沿著整個骨架流淌,慢慢地染紅了骨架的每一根骨頭,當骨架被鮮血染紅了之後,巨大的骨架似乎好像恢複了不少生機,不對,應該說是它身上的死氣更加濃鬱了。
  這就好像是吃了什麼大補之物一樣,一下子讓這骨架變得有更多的活力了。
  “吼”隻聽到這巨大的骨架大吼一聲,然後“砰、砰、砰”邁開大腿奔跑,竟然會追捕那些騎著幣獸的修士。
  “喀嚓、喀嚓”一陣陣骨碎之聲響起,在短短的時間之內,這巨大的骨架竟然一口氣吞食掉了好幾頭幣獸,包括了幣獸背上的修士。
  “我的媽呀”看到骨架都會複活吃人,這把不少修士強者嚇得魂都飛了起來了。
  “砰”的一聲響起,最後有一頭更加強大的幣獸出現了,隻見它一腳踩下,把這具巨大的骨架踩得粉碎,這才結束了這一場尺心動魄的捕獵。
  “這,這究竟是什麼鬼東西?”雖然這具巨大的骨架被踩得粉碎了,但依然有很多修士驚魂未定。
  他們第一次看到有骨架複活,而且還會吃人,這簡直就像是詐屍,好像有亡靈埋葬在地下一樣。
  

Snap Time:2018-11-16 02:50:45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