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2382章 那一劍太過於無敵

  在短短的時間之內,平城公子不敵,全身傷痕累累,鮮血淋漓,身上的衣裳已經被鮮血染得通紅。雜誌蟲
  平城公子身上的傷痕多數是刀傷,都是魔刀太子所留下的。在平城公子以一敵二的時候,他還能撐得住局麵,還有逆襲的希望,現在魔刀太子加入了戰局,平城公子一下子陷入了困境,他的局勢一下子崩碎,無法再撐得住了。
  特別是魔刀太子往往在最致命的瞬間背後一刀,每一刀都是致命的偷襲,讓人防不勝防,所以在短短的時間之內,平城公子連中幾十刀,身上的傷勢多數是魔刀太子留下的。
  “嗤”的一聲響起,魔刀太子再一次偷襲成功,在平城公子雙腿上留下了深可見骨的刀傷,差一點點,這一刀就把平城公子的雙腿斬斷了。
  “殺”那怕是如此,平城公子也是越戰越勇,渾身是血,戰得凶猛無比,宛如是作困獸之鬥的凶獸一樣。
  “砰、砰、砰”一陣陣轟擊之聲不絕於耳,在短短的時間之內,平城公子再一次受到重擊,魔刀太子甚至有一刀差一點砍下了平城公子的頭顱,在他喉嚨上留下了傷痕。
  “鐺”的一聲,一劍之下,隻見平城公子雖然擋住了劍尊的一劍,卻被魔刀太子一刀刺穿了身體,血流如注。
  “砰”的一聲響起,前後受到了蟠龍公子的一擊,血肉模糊,一下子把平城公子擊飛。
  被擊飛的平城公子好不容易才爬起來,但此時他受的傷太重了,想站都有些站不穩,隻能以手中的遊龍劍拄地撐著身子。
  看到渾身是血的平城公子,在場的所有人都沉默了,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在這個時候也有一些人彼此相視一眼。
  大家都知道,平城公子這一次要玩完了,今天他必定是命喪於此,他以一已之力,不可能敵得過魔刀太子他們三個人。
  但此時沒有人願意出手相助,雖然有不少人認識平城公子,但與他的交情隻能說是泛泛而已,並沒有深交。
  就算有交情了,在這個時候,也不一定有人能出手相助,畢竟任何人麵對劍尊、蟠龍公子、魔刀太子他們三個人的時候,都要掂量一下,年輕一輩絕對沒有人是他們的對手了。
  更何況,他們背後代表著三個道統,在這個時候出手相救的話,就意味著要與這三個道統為敵,這樣的事情,隻怕沒有幾個人願意幹,那怕是交情深也不行。
  “終究是靠山不強呀。”有老一輩的強者不由輕輕歎息一聲,如果說平城公子像魔刀太子他們這樣出身的話,隻怕在這個時候他們的老祖已經出手相助了,可惜,平城公子孤家寡人一個,那怕是被人圍攻了,也沒有人出手相助。
  “了不得,魔刀太子果真並非是浪得虛名。”此時那怕是重傷了,平城公子也依然是談笑風聲,依然是笑容燦爛。
  “我倒佩服你這份勇氣,可惜,有人已經付了高價。”魔刀太子冷漠地說道。
  “沒事,鹿死誰手還不好說呢。”平城公子全身是血,但依然很輕鬆的模樣,那怕他站不起來了,依然還能笑得出來,他的笑容隨時都是那麼的燦爛,很有感染力。
  “可惜,你隻是傳承了一部分功法而已,並沒有所謂的祖器。”蟠龍公子搖了搖頭,說道。
  事實上,蟠龍公子想看到平城公子手中有祖器,這是他們最想要的。
  “你的如意算盤打得倒啪啪響,可惜,我不會如你的願。”平城公子大笑地搖頭說道。
  “既然是如此,那就送你上路吧。”蟠龍公子冷冷地說道,雙目露出了可怕的殺機。
  “走好,我會一刀解決你的,不會有痛苦。”魔刀太子也冷森地說道。
  此時蟠龍公子他們三個人都紛紛向平城公子走去,他們已經準備最後一擊,也是最強大的一擊,要把平城公子殺死。
  “能讓這麼多人為我送行,那也算是有意義了。”平城公子大笑說道。
  “鐺”的一聲響起,此時魔刀太子手中的魔刀出鞘,這一次他沒有再出手偷襲,而是長刀直指平城公子。
  見到平城公子無力回春,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大家都知道,平城公子今天將要葬身於此地了,一時之間,氣氛緊張到極點。
  “都散了吧。”就在平城公子生死懸於一線的時候,一個懶洋洋的聲音響起,一下子打破了這份緊張無比的氣氛。
  一聽到這個聲音,所有人都望去,隻見說話的人正是懶洋洋地坐在另一座山峰上的李七夜,早不知道什麼時候淩夕墨找來一張太師椅,李七夜半躺在那,懶洋洋地坐著,好像在曬太陽一樣。
  此時李七夜說出這麼一句話之後,連正眼都沒有看他們一下,隻是眯著眼睛,半睡半醒的模樣。
  李七夜這話一說出來,本是向平城公子逼去的蟠龍公子、魔刀太子、劍尊他們三個人身形僵了一下,一下子停上了腳步,都同時望向李七夜。
  放在以前,蟠龍公子、劍尊他們或者根本不會把李七夜放在眼中,但,在這個時候,他們三個人可就要猶豫了,要知道在剛剛李七夜才鎮壓了追風神嫗,那可是八重天的真神,就算他們三個人聯手,拚盡全力,也比不上一個八重天真神,畢竟,這可是可以挑戰低位真帝的存在,他們還沒有成為真帝呢。
  “李道兄,這是我們個人私人恩怨。”此時蟠龍公子雙目一凝,徐徐地說道:“希望李道兄莫插手。”
  在以前,蟠龍公子理都不會理李七夜,在今天,一切都不一樣了,李七夜說出這麼一句話,那就是有份量的。
  至於劍尊,他索性不說話了,淩夕墨就站在李七夜身邊,他都無可奈何,那怕他知道淩夕墨是為劍墳而來,手中還有尋找劍墳的關鍵,但,他都當作沒看見了,畢竟在沒有絕對把握的情況之下,他也不願意去惹李七夜。
  “那又如何?”李七夜懶洋洋地說道:“我說散了,就得散了。”
  在場的人都一下子望向李七夜,不少人都為之苦笑,這實在是太霸道了,在當今有幾個人敢如此地對魔刀太子他們說話,根本就是把魔刀太子他們當作微不足道的存在,揮之即卻,招之即來。
  不過,想一下,他連追風神嫗都是一棒拍飛,連萬統界第一強者龍象武神都敢惹,至於什麼三公子、刀劍雙絕,隻怕他也是不放在心上了。
  “李道兄這未免太霸道了嗎?”蟠龍公子心麵一下子不爽,畢竟他們現在就可以殺了平城公子,能為他們蟠龍道統永除後患。
  “對,我就是霸道。”李七夜繼續悠悠地說道。
  “好大的口氣!”魔刀太子也一下子怒了,冷冷地說道:“與我們三大道統為敵,你能撐得起嗎?”?“三大道統?”李七夜這才慢吞吞地乜了魔刀太子一眼,懶洋洋地說道:“區區三大道統而已,就不要在我麵前耍威風了,與萬統界所有道統為敵,我都眼皮不眨一下。”
  這話一出,魔發太子臉色一下子漲紅,神態十分的難看,這是赤裸裸的邈視。
  在場的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都為之咋舌,與萬統界所有道統為敵都不在乎,這話何止是霸道那麼簡單。
  但,仔細一想,這也沒有什麼奇怪了,他們狂庭道統不也是與聯軍對戰過嗎?這不也是與整個萬統界的所有道統為敵嗎?這麼說來,他這個狂庭道統的掌權人,還真的不在乎與萬統界的所有道統為敵。
  “李道兄,這等事情你橫加阻撓,實在是……”蟠龍公子忍不住說道。
  就在這那之間,劍芒一閃,然後才聽到了“鐺”的一聲響起,大家這才看到了李七夜隨手拔出淩夕墨背後的鐵劍,但至於李七夜怎麼樣出劍,他們已經沒看清楚了。
  事實上,真正的順序是李七夜拔劍,然後才是“鐺”的一聲劍吟,隨之才有劍芒一閃。
  但,李七夜的速度太快了,所有的順序都被打破了,連時間的順序都一下子被打破了。
  就在劍芒一閃的瞬間,魔刀太子他們心麵一寒,寒意在瞬間在他們心中炸開了,本能地出手,欲要反擊。
  然而,在這那之間,一切都遲了,他們肩膀一痛,鮮血從傷口滲了出來,慢慢地染紅了他們的衣裳。
  在這那之間,李七夜已經是一劍刺傷了他們三個人的肩膀,當他們想出手的時候,李七夜的鐵劍已經歸鞘了,他依然懶洋洋地躺在那,好像從來沒有出過手一樣。
  這樣的一幕,讓魔刀太子他們三個人毛骨悚然,頭皮都一下子炸開了,他們本能地連退了好幾步,但,這連退好幾步,真正麵對的時候,也無濟於事。
  當看清楚發生什麼事情的時候,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由為之毛骨悚然,頭皮發麻。
  毫無疑問,那怕魔刀太子他們三個人,當李七夜一出劍的瞬間,他們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
  這不是李七夜有多強大,功力有多渾厚,而是李七夜的速度太快了,快到超越了一切!
  

Snap Time:2018-11-18 06:05:45  ExecTime: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