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2370章 我要殺人誰能擋得住

  此時大家都望著樊貴興,大家都想知道他該如何做,畢竟,李七夜的凶猛與霸道大家也都見識過了,他就是一個睥睨天下的人。雜♀誌♀蟲
  “閣下,夠了”此時樊貴興沉聲地說道:“得饒人處且饒人,莫趕盡殺絕!”
  “你是什麼東西?”對於樊貴興的開腔,李七夜懶洋洋地說道,依然是不緊不慢地向周誌坤趕去。
  樊貴興不由臉色一變,他自從跟隨著自己的主人來到了萬統界,可以說是高高在上,萬統界誰不給他三分情麵,誰敢拂他的麵子?
  不要說是萬統界,就是在帝統界的時候,憑著他是沐家親信這樣的身份,不知道有多少道統的大人物都會給他三分情麵,要知道,他們沐家可是帝統界的三大巨頭之一,誰敢拂他們沐家的情麵。
  在這萬統界,不要說是大教長老這麼不入流的人物,就算是道統老祖,那怕是登天真神,都要給他樊貴興情麵,雖然他隻是普通真神,還沒有登天,但這些登天真神級別的老祖,都要叫他一聲樊道兄。
  現在倒好,李七夜這樣的一個晚輩竟然敢如此咄咄逼人,在當著天下人的麵說出這樣的一句話,那簡直就是抽他一個耳光。
  “我乃是沐家子弟,為沐家效忠幾千年。”樊貴興冷冷地說道:“我乃曾侍候過沐家老祖宗,曾伴讀過家主……”
  樊貴興如此冷冷的話,那再明白不過了,他已經表明他的身份夠尊貴了,那怕他在沐家隻是一個老奴,但侍候過好幾代人,忠心耿耿,沐家也是給了他很尊貴的地位。
  在萬統界,任何人聽到樊貴興這樣的話都會為之一凜,他可不是周誌坤這種狐假虎威的人所能相比的,他在沐家是實實在在的擁有著尊貴地位的人,他在沐家家主麵前是說得上話的人。
  “沐家是什麼東西。”李七夜懶洋洋地說道,依然很隨意,拎著竹劍,不急不慢地趕著周誌坤。
  周誌坤被嚇壞了,一邊逃脫,一邊回頭去看李七夜,他恨不得離開這個惡魔遠遠的,越遠越好。
  “沐家是什麼東西”,聽到這樣的話,樊貴興臉色是難看到了極點,一時之間不由雙目噴出怒火來。
  在場的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就算有很多人在心麵不爽沐少主,但沒有人敢公開說“沐家是什麼東西”,這可是帝統界三大巨頭之一,如果說一旦沐家震怒,那是一件十分恐怖的事情,甚至有可能會為自己道統帶來滅頂之災。
  “小輩,憑你這話,就足夠誅你九族!”樊貴興沉聲地說道。
  “哦,是嗎?”李七夜懶洋洋地說道:“沐家如果識相點,就給我滾遠一點,否則敢與我為敵,我滅你們沐家!”
  “這,這,這是狂到無邊”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所有人都瞠目結舌,都說不出話來。
  當著天下人的麵,敢說滅沐家,這簡直就是瘋了,就算是真帝,也不敢說滅沐家,畢竟沐家作為帝統界的三大巨頭之一,底蘊是深不可測。
  “無知小兒,滅沐家?就憑你?”樊貴興狂笑一聲,森然地說道:“小輩,你死定了,而且沐家必誅你九族。”
  “這話,我聽膩了。”李七夜笑了笑,挖了挖耳朵,悠閑地說道:“以前叫囂著滅我九族的人,後來都被我滅了他們九族。”
  此時,所有人都不由屏著呼著,看著李七夜,大家都覺得這個家夥實在是太瘋狂了,簡直就是一個瘋子,但,不管他瘋不瘋狂,單憑他敢挑釁沐家的這一份勇氣,都讓人為之欽佩,在萬統界,誰敢出聲去挑釁沐家。
  “樊老”逃跑的周誌坤看著自己離樊貴興是越來越近了,他狂喜不己,遠遠就大叫了一聲,大叫道:“樊老,救我”樊貴興目光一凝,“嗤”的一聲,一物擲出,釘在了李七夜前麵不遠之處。
  不管如何,周誌坤投靠了他,為他跑腿,在這個時候樊貴興還是需要把他救下來的。
  樊貴興擲出釘在李七夜麵前地上的是一麵旗幟,這麵小旗上繡有“沐”字,古老霸氣,一看便知道此旗出於非一般人之手。
  “沐家的令旗”看到這麵旗幟,不少人心麵為之一凜,特別是道統的老祖,知道這麵旗幟意味著什麼。
  這麵旗幟代表著沐家的權威,一旦見到這麵令旗,不論是誰都必須退讓,否則就是與沐家為敵,這是十分嚴重的事情。
  要知道,這樣的一麵令旗也不是誰都能有的,像樊貴興那是侍候了沐家好幾代人,才得到了這樣的一麵令旗,它的珍貴程度非同小可,而且也是權威極高。
  見旗如見令,這麵令旗一出,那就是天大的事情,隻怕沒有幾個人不給情麵,否則就真的是與沐家為敵。
  “止步,否則便是沐家的敵人,殺無赦。”見李七夜走來,樊貴興冷冷地說道。
  看到樊貴興出手了,而且自己離樊貴興越來越近了,周誌坤也狂喜不已,畢竟沐家令旗非同小可,誰都不敢違逆。
  見自己能得救了,周誌坤狂喜說道:“多謝樊老的救命之恩”
  然而,“恩”字還沒有說完,還在口中的時候,周誌坤就“呃”的一聲響起,嘴巴張得大大的,口中的那個“恩”字怎麼都吐不出來。
  此時他的喉嚨是鮮血緩緩流下了,一劍瞬間從背頸穿透,一下子刺穿他的脖子,在喉嚨出現了一個血洞。
  一劍致命,沒有人看清楚這一劍是怎麼樣來的,不要說是想救他了,就算樊貴興想救他,但都沒有這一劍快,這一劍太快了,快到無法形容。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輕輕地吹去了劍尖的那一滴鮮血,淡淡地說道:“算了,剝皮太麻煩了,一劍送你歸西吧。”
  看著這樣的一幕,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了,所有人都不由把眼睛睜得大大的,當著樊貴興的麵,把周誌坤殺了,這簡直就是狠狠打樊貴興的耳光。
  就在所有人都發呆的時候,李七夜隨意地一腳就把沐家令旗踩在了腳下了,說道:“這是什麼破旗,也值得耀武揚威。”
  這樣的一幕,讓大家都抽了一口冷氣,李七夜這不僅僅是抽了樊貴興耳光,這簡直就是狠狠地打沐家的耳光,簡直就是蔑視沐家,把沐家的權威狠狠地踩在了腳下。
  “太霸道了”就算是大教老祖都不由發懵,喃喃地說道。
  在萬統界,誰敢把沐家的令旗踩在腳下,誰敢踐踏沐家的權威?這簡直就是不想活了,這可是滅族的大罪。
  此時樊貴興臉色是難看到了極點,他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他的令旗擲出,不要說是萬統界,就算是在帝統界,也沒有人敢亂來,畢竟這是代表著他們沐家的權威。
  現在李七夜卻毫不在意,把他們沐家的令旗隨意的踩在了腳下,狠狠地踐踏他們沐家的權威。
  此時李七夜緩緩地向樊貴興走去,依然是不緊不慢。
  “你,你想幹什麼?”在這那之間,樊貴興心麵發毛,在這一刻他徹底明白自己踢到鐵板上了,他真的是惹上了硬茬兒了,世間真的是有不怕他們沐家的人,真的有不把他們沐家放在眼中的人。
  “你說呢?”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既然你都說要滅我九族了,那我就先送你歸西了。”
  “你,你可不要亂來。”樊貴興臉色大變,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冷冷地說道:“你可要為你自己任性的行為負責,到時候可不是僅僅你會遭殃,隻怕你的宗門、你的道統都會招來滅頂之災。”
  “那又如何?”李七夜十分隨意,說道:“那我就先滅了你們沐家。”
  “你”樊貴興一下子說不出話來,換作別人真的會考慮一下自己與沐家為敵的後果,但眼前這個李七夜就是一個瘋子,根本就不在乎什麼後不後果的。
  對眼前這樣的瘋子,所有恫嚇的話都無濟於事,沐家的權威在他身上也沒有起到任何作用。
  “你說,我一劍之下,你自己能逃多遠?”李七夜的手指輕輕地拂了一下。
  “不會是玩真的吧?”看到李七夜竟然要對樊貴興出手,這嚇得很多人都頭皮發麻,一時之間大家都是你看我,我看你。
  “這樣的瘋子,難道他們的宗門就沒有人出來阻止一下嗎?”有人頭皮發麻地說道:“這,這,這,如果與沐家為敵,搞不好會天崩地裂。”
  “太瘋狂了,竟然是玩真的,敢殺沐家的老仆。”道統的老祖也是頭皮發麻,如果真的是把沐家的老仆殺了,那是多麼驚天動地的事情,那簡直就是捅破天的事情。
  就如樊貴興所說的那樣,搞不好會為自己宗門帶來滅頂之災。
  “嗡”的一聲響起,就在這那之間,樊貴興要逃了,空間波動了一下,他身形一閃,瞬間往天際而去。
  在這石火電光之間,樊貴興也怕了,因為他遇到了一個瘋子,根本就不把一切放在心上的瘋子,這個瘋子太可怕了。
  

Snap Time:2018-11-18 05:52:52  ExecTime: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