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2363章 周誌坤

  “你們聽說了沒有,好像螞蟻小子進了第六座迷仙殿了。☆雜*誌*蟲☆”在金錢落地之中又有人談討起了李七夜了,不過暫時大家還不知道李七夜的名字,隻叫他螞蟻小子。
  也有人聽到這話,並不意外,說道:“這有什麼好奇怪的,螞蟻小子有的是錢,隻要他一直砸錢下去,以我看,進入第十座迷仙殿都不成問題。畢竟他連大把大把的真幣拿來喂螞蟻都可以,迷仙殿他還是能賭很久的。”
  “螞蟻小子進入第十座迷仙殿了。”果如那個人所猜測一樣,很快迷仙殿深處傳出了李七夜的消息。
  “第十座迷仙殿,真是不得了呀,這是發大財的節奏呀。”聽到這樣的消息,不少年輕人為之羨慕無比,口水直流。
  對於不少修士強者來說,能進入第五、六座迷仙殿那都已經很不錯了。
  “他究竟是玩了第幾輪了?”也有人估算了一下李七夜的時間,說道:“玩了這麼久才進入第十座迷仙殿,這是第幾次失敗才能進到第十座迷仙殿的?”
  事實上,這是很多人都估算錯了李七夜了,大家見李七夜從第五座迷仙殿進入第十座迷仙殿花了這麼長的時間,以為李七夜是失敗了好幾次才成功的。
  事實上他們並不知道,李七夜進入每一次迷仙殿,李七夜都仔細欣賞著迷仙殿中的第一座雕像、每一幅壁畫。
  見到李七夜這樣的舉動,這讓淩夕墨都不由為之奇怪,她都有些懷疑,李七夜究竟是來取寶物的,還是來欣賞迷仙殿的雕像、壁畫的。
  畢竟,換作是其他人,更關注的是迷仙殿的寶物,但李七夜似乎對於迷仙殿的寶物一點興趣都沒有,這完全是出於人的意料。
  淩夕墨也想學著李七夜的模樣去琢磨這些雕像和壁畫,但她根本就看不出什麼來,因為很多雕像和壁畫她看都看不懂,根本不知道這是要表達什麼。
  “公子,這些雕像和壁畫有什麼玄妙呢?”最後淩夕墨都忍不住問道了。
  “記載而已。”李七夜風輕雲淡地說道:“不論是怎麼樣的時代,怎麼樣的紀元,都有自己的記載。不論是祭祀,還是戰績,又或者是奇聞。隻不過,世間的書籍記載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湮沒消失,但是石雕和壁畫是世間最容易也是最能長久保存下來的記載。世間所能幸存下來的古老記載,多數留於石雕或壁畫之上。”
  “這些石雕和壁畫有什麼奧妙的?”淩夕墨依然是好奇。
  “曆史而已。”李七夜淡淡地笑了笑,說道:“有些曆史能幫你解開亙古之謎,這些東西甚至比你得到某一門功法、某一件寶物還要珍貴,當然,這必須達到那個高度。”
  對於這樣的話淩夕墨當然不能理解了,對於修士來說,世間還有什麼比無敵的功法、無敵的寶物更珍貴呢?如果說是曆史的話,在很多修士眼中那根本就是一文不值,甚至沒有人在乎曆史,沒有人願意花心思去琢磨在過去曾經發生過什麼。
  淩夕墨不懂,李七夜也沒有去多說,畢竟這是站在不同高度的存在,目光所及當然是不一樣了。
  “古到不可追溯呀。”看了許多的雕像和壁畫之後,李七夜徐徐地說道:“長生,一切盡在源地。在多少強者看來這是多麼向往之處,然而往往卻是大恐怖!”說到這,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
  “螞蟻小子進入了第十五座迷仙殿了。”在金錢落地又有人提起了李七夜了。
  “第十五座迷仙殿,這小子太牛了吧,究竟是砸了多少錢?”也有人不由懷疑,說道:“這是真的還是假的?”
  “是真的,龍夕真神就是在第十五座迷仙殿遇到他的。”有消息靈通的人打聽到這樣的消息。
  “第十五座迷仙殿呀,真是發大財了。”也人年輕人聽到了這樣的消息,不由口水真流。
  “螞蟻小子不一定是為了錢財而來,他用那麼多真幣去喂螞蟻,連眼皮都不眨一下,我覺得他不在乎錢財的人。”也有人猜測地說道。
  當有人傳李七夜進入第十五座迷仙殿之後,再也沒有消失傳出來了。就算曾經有人在後麵的迷仙殿遇到李七夜,那都是登天真神級別的存在,這些老祖不是一般修士能遇到了,就算遇到了,也不會輕易與人言。
  事實上,越是往後,迷仙殿中的修士就越來越少,走到第二十座迷仙殿之後,就沒有多少人了,到了後麵基本上是李七夜帶著淩夕墨遊曆迷仙殿了,在後麵的每一個迷仙殿中,除了他們之外再也沒有其他的人了。
  李七夜輕而易舉的進入迷仙殿,一座緊接著一座,這讓淩夕墨徹底的傻眼了。
  她知道進入迷仙殿是困難無比,特別是到了後麵的幾十座迷仙殿的時候,連真帝、不朽都很難去推算了,到了後麵的奧妙,隻怕也唯有始祖這樣的存在才能推演了。
  然而,李七夜似乎根本就不需要推演一般,看了一眼,便能選對進入下一座迷仙殿的鑰匙。
  這樣的事情說出去隻怕都沒有人相信,就是淩夕墨自己親身經曆了,都感覺如同是在夢中一般,是那麼的不真實。
  “公子,這,這,這有什麼捷徑嗎?”過了幾十座的迷仙殿之後,淩夕墨忍不住心麵的好奇,怯怯地說道。
  “世間哪有什麼捷徑可言。”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
  “但,但,公子好像不用去推演呀?”淩夕墨輕聲地說道:“公子隻,隻需看一眼,便能選對鑰匙,這,這,這太神奇了。”
  “不是用眼去看。”李七夜笑了笑,說道:“用心去看,世間大道無疆、萬法無盡,又焉能推演得盡頭,就算你能推演世間一切大道,那也是需要時間。唯有道心,才可以破迷妄,隻要磐然不動的道心,才能下指本源。道心,一切之源。”
  “道心?”淩夕墨不由喃喃地說道,她是理解不了,這樣的事情聽起來太簡單了,似乎有一顆道心就可以,這好像沒有什麼困難的。
  當然,她遠未能達到那種境界,又焉能理解,隻有經曆過無數磨難、經曆過無數風月、經曆過無數興衰……一切皆經曆過之後,才有機會去塑造那顆磐然不動的道心。
  在李七夜帶著淩夕墨通過了一座又一座的迷仙殿的時候,金錢落地各處也是熱鬧萬分,特別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來到金錢落地的大人物是越來越大,萬統界每一個赫赫有名的大道統都有人來了。
  “聽說劍尊來了”在這短短的幾天內,有各種消息流傳著。
  “劍尊來了,那隻怕魔刀太子也會來吧。”有人猜測地說道:“畢竟這是萬統界年輕一輩的一刀一劍呀,魔刀太子不見得會讓劍尊出盡風頭。”
  “不止是劍尊了,蟠龍公子、女武神都來了,可以說萬統界有名氣的人物都來了,聽說陽明教這些數一數二的道統都會派人前來。”有老修士消息十分靈通。
  一到金錢落地的眾多年輕一輩之中,其中有一個年輕修士帶來的消息讓不少道統心麵都暗暗吃驚。
  “那不是周公子嗎?”有一個青年剛到金錢落地的時候,立即被不少修士簇擁著,眾神捧月,這個青年也頗有趾高氣揚的姿態。
  然而更多的年輕人則不認識這個年輕人,一看這個年輕人道行也就那樣,這讓不少人搞不明白,這樣的一個年輕人為什麼受那麼多的人簇擁,甚至有大道統的老一輩強者都對他實氣。
  “他是誰呀,一副趾高氣揚的模樣。”有年輕人看他不順眼,遠遠看著,輕哼一聲。
  “周誌坤,最近風頭很高了。”有老一輩的強者淡淡地說道。
  “很強大嗎?”有年輕人就不明白了,這個周誌坤不像什麼天才強者。
  “不,是他抱了大腿,他隻是長生道統的一個普通弟子,出身於一個小門派了,但他抱上了一個了不得人物的大腿,成了使徒,所以狐假虎威了。”老修士說道。
  “周公子,少主可好?”有老一輩向周誌坤問好,同時也是向他背後的那個人問候。
  “少主很好。”周誌坤傲然一笑,說道:“而且他很快就要來金錢落地了。”
  “沐少主要來了”聽到周誌坤這樣的話,一些老祖心麵都不由為之一凜。
  “沒錯,沐少主就要來了,而且他想見一見各大道統的老祖,到時候還望各位老祖賞個臉。”周誌坤笑著說道。
  在話語之間有著倨傲,試想一下,當年他隻不過長生道統的一個普通弟子而已,不要說是麵對各大道統的老祖,就是麵對各門派的長老,他都是要跪拜的。
  現在他跟隨了沐少主,成了他的使徒之後,一切都不一樣了,他為沐少主傳話的時候,不要說是那些門派的長老對他是恭恭敬敬,就是連大道統的老祖都對他有所客氣。
  這對於以前的周誌坤來說,是不可思議的事情,所以今天得勢,讓他自信心高漲,在別人麵前說話都能高挺著胸膛了。
  

Snap Time:2018-11-16 03:43:13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