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356章 平城公子

  李七夜站在江邊,遠眺對岸,雙目一凝,宛如是目光可以穿透整個彼岸一樣。雜誌蟲
  “有風暴,沒風暴;有風暴,沒風暴……”就在李七夜收回目光的時候,耳邊傳來一聲輕輕的嘀咕。
  李七夜側首一看,隻見江岸旁邊的一個不起眼的角落中站著一個女孩子,這個女孩子穿著一身布衣,淺麻色,背著一把鐵劍,這把鐵劍古舊,看起來經曆過不少的年代。女孩子脂粉未施,雖然不能說是十分的漂亮,但整個人看起來有著一股秀氣,特別是一雙秀目中充滿著堅毅,一種不放棄的倔強氣息從她的一雙眼睛透露出來。
  女孩子的秀發隨著束在身後,江風吹拂的時候,有幾縷淩亂的發絲掠過她的臉龐。
  此時她手抓著一株花朵,一片片的花瓣摘下來,每摘一片花瓣就低聲說道:“有風暴,沒風暴;有風暴,沒風暴……”她這樣一片片的摘花瓣,就好像是占卜一樣。
  看到她這個模樣,李七夜淡淡一笑,徐徐地說道:“今天絕對有風暴,不用去撞運氣,而且是大風暴。”
  這個女孩子本來就是獨自站在一個角落,落落的不入群,現在被李七夜一句話驚醒,她立即抬起頭來,一看到李七夜,被李七夜一口點破了心思,頓時臉色通紅,後退了一步,低聲地說道:“我,我,那我等明天再來。”說著都不敢抬頭。
  “隻怕在短時間內都會有風暴。”李七夜笑了笑,輕輕搖頭說道。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這個女孩子不由抬頭看了看江麵,有些猶豫,又有些不知所措,但又不甘心的模樣。
  李七夜隻是淡淡一笑而已,並沒有說什麼。
  “砰、砰、砰”就在這個時候一陣陣腳步聲響起,一群人來到了江邊,這群人氣勢淩人,而且有著強擠過來之勢,這讓江邊的人都紛紛要給他們讓出路來。
  大家一看,這群人清一色的背著長劍,一看便知道是同出一個門派,為首的是一個年輕女子,嬌媚動人,身材凹凸有致,充滿著誘惑,而且這個女子穿著一身王朝大袍,一看就知道是非權即貴。
  “是劍塚的人。”看到這一群人,不少人暗暗吃驚,低聲地說道:“劍塚道統的人來了,是夏郡主,劍尊的堂妹。”
  “夏梓瑩,劍尊的堂妹竟然來了,看來劍尊也會來的。”看到這個女子之後,連老一輩都不由暗暗吃驚。
  這個叫夏郡主的女子到來之後,目光一掃,頓時目光落在了剛才那個數花瓣的女子身上。
  “喲,這不是淩家的千金小姐嗎?竟然也來金錢落地了,難得,難得,十分難得。”這個夏郡主立即嬌笑地說道。
  這個數花瓣的女子看到劍塚的人本來想離開的,但還沒有來得及離開,便被夏郡主一下子逮到了。
  “我,我也隻是來看看。”這個女子低了一下頭,但她又鼓起勇氣,抬起頭來,直視夏郡主,看得出來,她心麵有懼意,但她依然抬起頭來直視夏郡主。
  “淩家的。”聽到夏郡主的話,年輕人倒不知道怎麼一回事,一些老修士倒暗暗吃驚,看著這個女子。
  “金錢落地,那可是步步都要錢的地方,這麵的花費隻怕很大很大。”夏郡主皮笑肉不笑,別有用意地說道。
  “我,我還能承擔得起。”這個女子緩緩地說道,盡管是如此,她說這話底氣不足。
  “那可不好說了。”夏郡主搖頭說道:“你要去哪呢?說不定我們是同路呢。”
  “我,我隻是隨便看看而已。”這個女子不由看了一下別的地方,但說這話的時候有點心虛,毫無疑問,她也是為其他東西而來。
  “不會和我們同一個地方吧。”夏郡主頓時笑靨如花,笑著說道:“不瞞你說,劍尊師兄也就要來了。既然我們都是同一個道統的人,應該同心協力,有什麼事情,大家一同去解決。”
  聽到劍尊要來,這個女子頓時臉色大變,臉色發白,連退了好幾步,她盡量不讓自己露出破綻,但依然未能控製住自己的情緒。
  而這個女子的神態讓夏郡主盡收眼底,她心麵一下子有了底了。
  “既然我們都是同路,那就一同去吧。”夏郡主吩咐身邊的弟子,說道:“去把淩姑娘請過來,我們一同上路,到時見了劍尊師兄,也有得交待。”
  夏郡主身邊的人立即向這個女子走去,這個女子臉色大變,想轉身逃走,但此時已經遲了。
  在場的不少修士都看出這一幕沒有那麼簡單,老一輩的修士更是心知肚明,甚至有老一輩輕輕地歎息一聲,低聲地說道:“淩家可惜了。”
  盡管是如此,但沒有人站出來說什麼,畢竟劍塚道統在萬統界也是擁有著很強大的實力。
  “不用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手臂伸出來,攔住了他們的去路,淡淡地說道。
  攔住他們去路的正是李七夜,這讓夏郡主的人立即停了下來,打量了李七夜一眼,冷冷地說道:“小子,識相的滾一邊去,這是我們劍塚的事情。”
  “在我還沒有動手之前,給我滾吧。”李七夜輕描淡寫地說道。
  “喲”夏郡主見到李七夜打抱不平,立即嬌笑地說道:“原來我們淩家的千金小姐在外勾搭了野男人,難怪敢來金錢落地,找個男人,一分錢都不用花就可以來金錢落地了,如果不行,那就找兩個男人……”
  這個女子被夏郡主一嘲笑,頓時臉色漲紅,一時半刻說不出話來。
  “你信不信再嚼舌根,我親手把你的舌頭拔出來。”李七夜撩了一下眼皮,淡淡地說道。
  “好大的口氣。”這個女子頓時雙目一厲,露出了可怕的殺機,冷冷地說道:“小子,你可知道我是何人,竟然敢在本小姐麵前大言不慚……”
  “不需要知道,一個蠢貨而已。”李七夜毫不客氣,打斷了她的話,淡淡地說道。
  “不知死活的東西”就在這個時候,夏郡主身邊的強者都頓時一怒,雙目露紛紛露出殺機,甚至已經有人長刀出鞘了。
  “打架嗎?真的要打嗎?”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爽朗的笑聲響起,一個青年快步地走了過來。
  這個青年穿著一身青袍,背後背著一大包的麻袋,麻袋很長,麵塞得滿滿的,也不知道塞的是什麼。這個青年長得陽光俊氣,臉上總是帶著燦爛的笑容。
  “平城公子”一看到這個青年,在場的不少人一下子認出了他的來曆,有人低聲叫道。
  那些本是向李七夜走去的強者一看到這個青年,立即止步,他們紛紛打了一個眼色,全部弟子又退回到了夏郡主的身邊。
  “平城公子,三公子之一”聽到平城公子,就算沒有見過他大名的人都知道眼前這個青年是誰了。
  平城公子,萬統界的三公子之一,與回春公子、蟠龍公子齊名,隻不過回春公子已經死了,現在三公子隻剩下兩公子了。
  平城公子,具體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名叫什麼,也沒有人知道他是哪一個門派出身,大家隻知道他來自於平城,住在平城,所以大家都叫他平城公子。
  現在平城公子突然出現在這,這也讓不少人在心麵暗暗吃驚,因為有傳言說平城公子很少離開過平城,絕大多數的時間都是呆在平城。
  “平城公子,久仰了。”此時夏郡主顯得莊端高貴,向平城公子抱拳,看起來是落落大方的模樣。
  “原來是夏郡主,久違了。”平城公子笑著說道:“前段時間我見到劍尊,他還跟我買了一把劍呢。夏郡主要打架嗎?要不要來一把?”
  劍尊,乃是當今赫赫有名的強者,也是一位了不起的天才,也隻有平城公子這樣的人敢如此直呼。
  “不,我們隻是趕路而已。”夏郡主露出美麗的笑容,忙是說道:“下次還請公子來我們劍塚作客。”
  “好吧。”平城公子見夏郡主要離開,也隻好有些失望地說道。
  此時夏郡主撒出了一大把的真幣,聽到“鐺、鐺、鐺”的聲音響起,真幣落下“嘩啦”一聲,江中冒出一艘巨大的木舟來,一下子收了所有的真幣。
  “我們走。”夏郡主跳上了木舟,帶著所有的人坐著木舟往對岸而去,此時她沒有再為難那個女孩子,因為她不想讓人知道一些事情。
  “買劍嗎?”就在李七夜也打算渡江的時候,平城公子立即湊了過來,滿臉笑容,陽光燦爛。
  李七夜看了他一眼,而平城公子十分的熱情,立即把背上的麻袋取下來,打開,隻見麵裝滿了一袋密密麻麻的竹劍,這竹劍削得倒十分精細。
  “這可都是好劍,由我親手削成的,兄弟,要不要來一把,這樣的好劍乃是防身利器。”平城公子立即向李七夜推銷起自己的竹劍了。
  而在場很多修士已經見怪不怪了,因為平城公子一直以來都是這樣,不論見到怎麼樣的大人物,他都會推銷自己的竹劍,當然了,也有一些大人物衝著他的名氣會向他買上一二把的竹劍。
  事實上,對於很多修士強者而言,這樣的竹劍根本就沒有什麼用處。
  

Snap Time:2018-11-20 16:03:48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