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327章 浩戰老祖

  “啊”的慘叫聲不絕於耳,風笑塵橫掃,銀龍軍團的幾千強者瞬間被碾壓,連組成戰陣的機會都沒有。雜誌蟲
  一時之間,鮮血染紅了藥壇,很多銀龍軍團的強者是直接被轟了下去,摔下了山峰。
  最後聽到“轟”的一聲響起,巨爐如峰,挾著千萬鈞的力量撞擊向萬壽國皇帝,麵對如此巨爐撞擊而來,萬壽國皇帝雙目一凝,他也不敢小覷風笑塵的實力。
  “鐺”的一聲響起,眼看巨爐撞擊到萬壽國皇帝之時,一隻大手如峰,封絕門戶,瞬間撞住了巨爐,一掌把撞擊而來的巨爐拍了回去,聽到“砰”的一聲響起,這拍來的大手還在巨爐之上留下了掌印。
  出手之人,強大無匹,一招之下,便判高低,讓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由為之一凜。
  在這那之間,隻見有一個老者站在了萬壽國皇帝的身旁,這個老者雙目顧盼之間有著無上的神威,就算是一尊真帝在此,都不敢小覷他的實力。
  “浩戰老祖”一看到這個老者,長生道統的不少修士強者都為之駭然失色,那怕是老祖級別的人都心麵為之一凜。
  浩戰老祖,蔡大偉,知道這個老祖的人,都心麵為之一寒,他是與丹王並肩的人物,是當今萬統界的兩大老祖之一。
  比起丹王風笑塵來,浩戰老祖實力更加強大,已經是一尊九重天真神,甚至有人說,他已經問鼎不朽了。
  九重天真神,那的確是十分讓人忌憚敬畏的存在,因為九重天真神擁有了挑戰低位真神的資格,這一點不是那種低位登天真神所能與之相匹的。
  “風兄,休怒,何必與小輩一般見識呢。”浩戰老祖站在那,宛如一座無法攀越的高峰,高山仰止,讓人敬畏。
  畢竟丹王風笑塵名動天下,擁有崇高的地位,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他能煉出無雙的長生丹,以道行實力而論,他是無法與浩戰老祖相比。
  “蔡大偉,你與萬壽國走在一起,這不是明智之舉,一步走錯,讓你一生英名盡毀。”那怕浩戰老祖比自己強,風笑塵也是直呼他的名字。
  “人各有誌而已。”浩戰老祖徐徐地說道:“風兄,長生道統積弱已久了,應該要有一個振奮人心的中興,否則,整個長生道統將會江河日下,日趨衰弱。”
  “隻能說你是打了雞血。”風笑塵淡淡地說道:“長生穀的底蘊,又焉是你能想象的,重劍無鋒,大巧不工。無為而治,不代表著衰弱。萬世沉浮,多少道統灰飛煙滅,又有多少道統才能傳承萬世。”
  “我意已決。”浩戰老祖看著風笑塵,神態凝重,徐徐地說道:“念在昔日交情份上,我勸風兄一句,風兄與百丹門莫卷入這趟渾水為妙,有些力量並非是風兄所能揣測的,風兄現在退出還來得及,否則的話,這隻怕會讓風兄身死道消。”
  “那更讓我感興趣了。”風笑塵笑著說道:“我在這世道上摸爬打滾那麼久,還真沒怕過幾個人,有什麼無上神通之輩,盡管放馬過來吧,我百丹門不論什麼時候都會與長生穀共同進退,這就是我們作為長生道統後裔的姿態。”。
  風笑塵這話擲地有聲、浩然正氣,讓在場的人心麵都不由為之一震。
  “既然風兄如此決定,那我也無奈也。”浩然老祖輕輕地歎息一聲,搖頭說道:“這將注定你我必將會戰場上一決高下了。”
  “一決高下又有何妨!”風笑塵大笑,說道:“道不同,不相為謀,既然今日各為其主,那就一見生死吧。”
  在場的人都不由為之屏住了呼吸,看著風笑塵與浩戰老祖,大家心麵都有著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丹王風笑塵和浩戰老祖蔡大偉,他們兩人並稱為長生道統兩大老祖,他們之間甚至還有過交情,但今日卻將要生死相見。
  大家都不由屏住呼吸看著眼前這樣的一幕,各有各的想法,但多數的人在心麵都覺得丹王風笑塵隻怕不是浩戰老祖的對手。
  如果說以威望、地位而言,特別是在萬統界,隻怕是以丹王為尊,畢竟曾經有不少登天真神乃至是不朽、真帝都曾經受過丹王的恩惠,特別是曾有真帝向丹王求過長生丹。
  丹王這不止是廣交天下,更是有著不少絕世之輩欠他的人情,也正是因為如此,往往有危難之時不論是真帝又或者是不朽,都願意助丹王一臂之力。
  但,如果以道行而論,丹王的確是不如浩戰老祖,浩戰老祖畢竟是一位九重天真神,甚至即將問鼎不朽,他的實力強出丹王太多了。
  “嗡”的一聲響起,就在丹王與浩戰老祖之前即將爆發一戰之時,高懸於天宇之上的采藥峰突然傳了一聲清鳴,這一聲清鳴雖然不是特別的響亮,但是藥壇之上的很多人都聽得一清二楚。
  不少人紛紛抬頭一看,隻見在雲籠霧鎖的采藥峰之上突然綻放了一縷縷的光芒,隻見這一縷縷的光芒竟然驅散了籠罩半山腰的雲霧。
  當雲霧被驅散之後,隻見一塊岩石之上坐著一個女子,這塊岩石是凸現於絕壁之上,而且還生有一株老鬆,此時隻見這老鬆垂落了一縷縷的青光,這一縷縷的青光籠罩在了這個女子身上,如此的一幕讓這個女子有著出塵飄逸的氣韻。
  “是妙真師姐”看到這個女子的時候,有長生道統的年輕修士立即認出了她,不由大叫一聲。
  這更吸引所有人的目光了,因為大家都知道,梵妙真兵敗之後逃入了采藥峰,回春公子他們都未能尋找到梵妙真,讓她躲於雲霧之中,現在一見到梵妙真現身,所有人都紛紛投去目光。
  “終於現身了。”一見到梵妙真,坐於峰頂的回春公子瞬間張開了雙目,就在這那之間,長劍出鞘,聽到“鐺”的一聲響起,一劍如星河垂落,掛於九天,滔滔不絕的劍芒瞬間傾瀉而下,斬向梵妙真。
  “嗡”的一聲響起,梵妙真光芒收斂,瞬間雲籠霧鎖,她整個人一下子消失,聽到“砰”的一聲響起,當回春公子一劍斬落之時,擊散了雲霧,在這那之間,梵妙真已經消失了。
  回春公子冷哼一聲,就在這石火電光之間,他的目光已經鎖定,聽到“鐺”的一聲響起,劍如流星,瞬間擊破虛空,一下子擊散了雲散,梵妙真行蹤一下子暴露,隻見她已經站在了另一塊岩石之石。
  而就在這石火電光之間,回春公子一劍已經跨越時空,一劍直取於梵妙真胸膛,宛如長虹貫日。
  “的確強大,在采藥峰的鎮壓之下,依然還能爆發如此強大的力量,這樣的實力隻怕是半步真帝了。”有人不由低聲感慨一聲。
  “嗡”的一聲響起,麵對如長虹貫日的一劍,梵妙真舉手便是攏雲聚霧,如同巨盾一般擋住了這流星一般的衝擊來的一劍。
  “砰”的一聲響起,一劍擊穿了雲霧巨質,當雲霧消散之時,梵妙真又是再一次消失了。
  所有人都以為再一次失去梵妙真的行蹤的時候,聽到“鐺、鐺、鐺”的聲音響起,隻見在雲霧中劍光衝天而起,一把把天劍瞬間衝向天穹,形成了一個巨大無比的牢籠,這樣的一把把天劍掃蕩盡了雲霧,再次暴露了梵妙真的行蹤。
  就在這那之間,隻見梵妙真已經困入了劍陣之中,在一把把天劍的困鎖之下,梵妙真宛如陷入囚籠中一般。
  “這一回看你往哪逃!”回春公子冷冷地說道:“今日若不束手就擒,便是你的死期!”
  “是嗎?”梵妙真還沒有回答,一個悠然的聲音響起,風輕雲淡。
  “不可能”大家一眼望去,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算是風笑塵、浩戰老祖都不由大吃一驚。
  隻見李七夜站在了采藥峰峰頂,比回春公子站得還要高,而且十分的平靜,似乎他早就站在那一樣,根本就沒有動一下,隻不過大家沒有發現他而已。
  大家急忙收回目光往藥壇一望,隻見本是站在藥壇中的李七夜不見了,大家這才知道站在采藥峰之上的李七夜是真的,不是一個幻影。
  “這,這是怎麼一回事?”長生道統的不知道有多少強者老祖被嚇得一大跳。
  因為沒有誰能飛躍采藥峰,沒有誰能一步跨越采藥峰,就算是真帝、不朽都不可能跨越。曾經有長生道統的不朽和真帝嚐試過,他們以最強大的力量逆空而上,都會在強大的鎮壓力量之下引起一陣又一陣的轟鳴。
  曾經有過真帝和不朽估測過,如果想真正的完全承受這種鎮壓的力量,隻怕是始祖級別,否則的話,其他人是做不到的。
  現在李七夜竟然沒有任何聲息就一下子跨越了采藥峰,而且是在這那之間完成,似乎一點難度都沒有。
  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這簡直就是一種奇跡,因為從來沒有人能做到這樣一步,除非是藥仙複活了。
  

Snap Time:2018-11-20 05:49:03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