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2309章 冷場王

  最後,李七夜離開了石洞,從懸峰上走了下來。ξ雜↓誌↓蟲ξ
  在主峰之上,有瀑布飛馳而下,而且飛馳而下的瀑布並不僅僅隻有一個,在這一座座懸浮的山峰之上,有不少瀑布從天而降,特別是從主峰傾瀉而下的瀑布,更是如天瀑一樣,一道白練高高掛於天宇之上,宛如大江之水天上來一樣,遠在千之外都能看到如此的奇觀。
  一條條瀑布從懸浮的群山中奔馳而下,便在山脈之中匯聚成流,最終匯聚成了一個巨大無比的湖泊,這個湖泊廣袤無比,站在湖旁遠眺的時候,湖水渺渺,宛如是汪洋大海一樣。
  在湖泊之中,乃是島嶼時隱時現,有著一座座島嶼出現在碧波之中的時候,就像是一顆顆明珠。
  這由瀑布流水所匯聚而成的河泊,也有人取名叫它為藥湖。因為在這藥湖之中有不少的島嶼,所以能看到時不時有船隻來往,也有一些小島嶼是有人居住,更多的是隻是遊人修士臨時遊覽而已。
  李七夜看著從瀑布從天而降,他目光深邃,宛如是看穿了這一座座的懸浮於天空上的群山一樣。
  “的確是好地方,單是為了這樣的一塊寶地藥仙都是花費無數心血呀,這樣的一塊寶地還真是處處皆寶。”李七夜不由淡淡一笑,沿著河流往下遊而去。
  在藥廬有很多靈藥丹草,但還有一樣東西是藥廬獨有的,這一樣東西在萬統界的任何地方都是沒有的,這樣東西就是藥木。
  傳言說,懸浮在天空上的主峰某一處生長著一株神樹,這株神樹雲深不知處,但這株神樹每到一年樹齡之時,會有老枝掉落,這些老枝掉落於溪水之中,經從天宇而來的溪水浸泡千百萬年之久,再順著瀑布從天而降,經曆了瀑布的打磨,群山的浸淬。
  這些老枝隨著瀑布從天而降之後,隨順著河流漂流而下,因為老枝沉如鐵石,最後沉於河床之中,沉積於泥土之下。
  再經千百萬年的沉積之後,這樣的老枝最終被稱之為藥木。
  藥木因為是傳說的神樹老枝,又經天上流水浸泡,又經天瀑打磨,再沉於河底泥土,浸淬了無數歲月,可以說是它體內是凝淬了藥廬這片天地的天地精華了。
  正是如此,藥木珍貴如金,甚至比金更珍貴。小小一截的藥木,它價值是十分的高,若是年份太久,甚至是天價。
  長生道統的不少弟子前來藥廬的溪流之中尋找藥木,在藥廬之中溪流眾多,綿延萬,而且長生穀不允行大肆采挖,所以藥木極為難求,也格外顯得珍貴。
  盡管是如此,依然有很多修士為之向往,對於一些出身於草根的修士來說,若是能得一根藥木,隻怕是發大財了,從此翻身。
  李七夜沿著河流而下的時候,觀河流大勢,他也對於這藥廬所獨有的藥木是產生了一些興趣,當然讓他感興趣的並不是藥木本身。
  李七夜順流而下,最終來到了河流匯聚的藥湖,藥湖乃是波光粼粼,宛如是金波千,十分的美麗。
  但吸引李七夜的不是藥湖的美景,而是一座小小的島嶼,這座小小的島嶼荒蕪,並無人煙,但它卻吸引了李七夜。
  “有意思,天地萬物皆有靈,看來實在是有意思。”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
  最後李七夜取出了一把藥鏟,在這小島的淺灘上挖掘起來,也不管被泥水濺得一身都是。
  穆雅蘭和秦芍藥尋找李七夜,連尋好幾天,都未李七夜的行蹤,這讓穆雅蘭和秦芍藥心麵都不由暗暗著急,後來聽到有門下弟子傳回消息,說李七夜有可能出現在藥湖之中,這讓穆雅蘭和秦芍藥兩個人立即趕往藥湖。
  穆雅蘭和秦芍藥趕往藥湖的時候,她們身邊立即有一些長生道統的年輕一輩修士追隨,其中有不少是她們的愛慕者。
  這些追隨者讓穆雅蘭和秦芍藥十分頭痛,她們並不喜歡這些追隨者如跟屁蟲一般跟在身後,防礙她們辦事情,但她們又無法趕走這些追隨者。
  在這個時候穆雅蘭和秦芍藥她們兩個人都覺得如果此時大師姐在身邊就好了。
  比起冷淡的穆雅蘭、溫柔的秦芍藥來,古靈精怪的梵妙真手段太多了,如果梵妙真在這的話,隨隨便便都能把這樣追隨者打發,她隨便出一個主意也便能把這些追隨者丟到天邊。
  穆雅蘭和秦芍藥都沒有她們大師姐這樣的本事,所以有時候她們也頭痛,很多時候她們不願意去拋頭露臉,她們更樂意呆在長生穀研究醫術藥理。
  這一次為了尋找李七夜,穆雅蘭和秦芍藥都不得不出來拋頭露臉,這引來了不少愛慕者跟隨,走到哪都有追隨者,這讓穆雅蘭和秦芍藥都為之頭痛。
  在這麼多追隨者中,要數張岩和胡青牛最出眾了,可謂鶴立雞群,力壓眾多情敵。
  此時穆雅蘭和秦芍藥兩個人乘船入湖,尋找李七夜,她們都留意每一座島嶼,希望發現李七夜的行蹤。
  但是,不少追隨者也都跟了上來了,換作是刁鑽的梵妙真說不定早就把他們都扔下水了,而穆雅蘭和秦芍藥卻沒有這樣的手段。
  “穆姑娘是來遊覽藥湖的嗎?”看到穆雅蘭和秦芍藥是觀望一座又一座的島嶼,張岩湊了上來,露出笑容,此時他自認為這個時候的模樣是最瀟脫,也是笑容最為迷人,陽光帥氣。
  張岩也的確是一個開朗帥氣的男子,作為長生三傑之一,又百丹門的傳人,他可以說有著不小的地位,也是不少女孩子心目中的白馬王子,但他卻迷戀穆雅蘭。
  “找藥。”對於張岩的熱情,穆雅蘭隻是冷淡地說道。這並非是穆雅蘭做作,事實上她是對於任何人都是如此的冷傲疏離。
  “不知秦姑娘和穆姑娘來找何藥?”在一旁比較寡言的胡青牛也忙是湊了一句,說道:“我對各種靈藥多少有些了解,或許能助兩位姑娘助一臂之力。”
  胡青牛人稱之聖手,十分高傲,他也是一個寡言之人,麵對很多人他甚至是不屑開口與他說話,但是在秦芍藥麵前,他也忍不住想要表現一下自己,寡言少語的他也想是多湊上幾句,希望能討得秦芍藥的歡心。
  “多謝,不用了。”秦芍藥搖了搖頭。她為人溫柔寬厚,連拒絕人都不夠犀厲,換作是梵妙真,早就把張岩、胡青牛他們甩到天邊去了。
  “兩位姑娘太客氣了,都是一家人,何必客氣呢,再說了,長生穀乃是我們長生道統的主宗,我們給長生穀跑跑腿,那也是份內的事情。”張岩忙是說道。
  “我藥庫中收集有天下名藥,不知秦姑娘要的是哪種藥,說不定我正好有。”胡青牛這樣不擅於言辭的人,在這個時候也想著法子去討美人的歡心。
  “是呀,女神醫和秦仙子太客氣了,長生穀的事情,就是我們的事,尋藥這樣的事情,隻需要兩位仙子開口便可,何需兩位仙子親自來尋找呢。”立即有其他的年輕修士附和地說道。
  穆雅蘭索性懶得去說話了,她隻是冷淡地看著湖水和遠處的島嶼,而且秦芍藥隻是輕輕地搖了搖頭,拒絕了眾人的好意。
  她們也不方便把李七夜的消息透露出去,隻是以采藥的借口來尋找李七夜。
  見穆雅蘭和秦芍藥兩個人都不說話了,張岩和胡青牛都覺得有些冷場,張岩立即目光一轉,對胡青牛說道:“胡兄,你行走天下,救死扶傷,可遇有何奇事?”“沒多少奇事,隻是忙於采藥和救人,餘事無暇理會。最近遇有幾種奇症,頗是感興趣,所以鑽研了不少時間。”胡青牛想了一想,他隻好這樣說道。
  胡青牛是一個比較寡言的人,不愛與人往來,至於救死扶傷,他更是不屑去做,但在這個時候他還是要標榜一下,想吸引一個秦芍藥的注意。
  胡青牛這話一說出來,張岩就沒有什麼話可以說了,因為他不清通醫術,而他想追求醫術的穆雅蘭則是女神醫,如果他再談醫術,反而是被胡青牛搶了風頭了。
  “不過,隻說回春公子回春兄要出關了,會來參加這一次祭祀大典。”張岩隻好聊別其他的話題。
  因為萬壽國與長生穀的關係張岩也知道一些,所以他想挑起一些話題,吸引穆雅蘭的注意。
  “嗯,是的,以前我聽過一個傳言,回春公子曾想向長生真人切磋切磋。”胡青牛立即回話,本是寡言的他此時也想多說些話,多表現一下。
  但胡青牛這話一說出來,一下子把話題說死了,因為長生真人就是穆雅蘭和秦芍藥的師父,現在胡青牛哪一壺都不提即偏偏提這一壺,這不是惹美人不高興嗎?
  張岩都有掐死胡青牛的衝動,這個胡青牛醫術無雙,再難的病症他都是遊刃有餘,但卻偏偏聊起天來那是笨得無可救藥,隨隨便便就能把一個話題聊死,這讓張岩都有點抓狂。
  

Snap Time:2018-11-16 11:52:24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