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292章 冷傲的女神醫

  “喲,喲,喲,我還沒有為你們作介紹呢,你們兩個人就已經在這卿卿我我了。雜ξ誌ξ蟲”就在這個時候李七夜都還沒有說話,突然一個聲音冒了出來。
  在這個時候梵妙真不知道從哪一下子冒了出來,調侃地對李七夜和秦芍藥笑著說道,此時她一臉的促狹和曖昧,好像李七夜與秦芍藥之間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一樣。
  比起狡黠精怪的梵妙真來,秦芍藥臉皮就薄了很多了,她頓時是紅霞染紅了粉臉,為之一羞,啐了一聲,說道:“師姐,又來捉弄人家了。”
  梵妙真神態自在,嬌笑起來,對李七夜介紹說道:“芍藥可是我們百花穀的小師妹,人見人愛,花見花開,大師兄可莫欺負她,不然我們可都不答應。”
  對於古靈精怪的梵妙真,李七夜都不由笑著搖了搖頭。
  “不過呢,芍藥師妹話可是有道理,芍藥在藥理上的造詣,在我們長生穀是無人能比的,大師兄一定要好好和我們芍藥師妹切磋切磋。”梵妙真嬌笑著,對李七夜和秦芍藥兩個人眨了眨眼睛,神態間有著三分的曖昧。
  秦芍藥在她們之中排行最末,作為小師妹,秦芍藥卻在藥理方麵表現出絕世天賦,在這一方麵的造詣,她堪稱是年輕一輩第一人。
  可以說,在當今長生穀,不論是靈藥丹草的種植還是藥理的調配,這一方麵的事情皆由秦芍藥來主持。
  “師姐,又來笑我了,在我們長生穀,誰不知師姐才是天賦第一,丹道無雙。”秦芍藥臉一紅,輕聲地說道。
  秦芍藥話說的是實情,並非是捧梵妙真,隻不過梵妙真為人古靈精怪,在與她相處之時很多人都忘記了她在丹道上的造詣是十分的驚人的。
  “聽小師妹這樣一說,那師姐就有點飄飄然了,我們長生穀三美,乃是萬統界了不得的天才美女,如此說來,還是我們師尊教導有方。”梵妙真嬌笑起來,眨了一下秀目,俏皮地調侃起來。
  看著梵妙真的模樣,李七夜不由笑了笑。
  “我們長生穀三美,乃是絕世大美人,我和芍藥妹子這兩位美人,大師兄也見過了,趁大師兄此時有暇,我為大師兄介紹一下我們長生穀的另一個大美人,大師兄可有興趣。”此時梵妙真捉狹地輕笑。
  原來長生真人座下有三個弟子,在她們三個弟子中梵妙真排行第一,秦芍藥排於最末,而另一個弟子穆雅蘭排於第二。
  “又有何不可呢?”李七夜笑了笑。
  “那就走吧。”梵妙真輕笑一聲,說道:“我還想大師兄給我們評一下我們長生穀三美之中誰才是最美呢。”
  “我先把冰火怒卉打理一番,師兄與師姐去吧。”秦芍藥柔聲地說道。她還真有點怕被被大師姐捉弄,在她們百花穀之中,一旦被大師姐捉弄,任你是誰都會頭痛。
  “也罷,這次就便宜你了,讓你臨陣逃脫。”梵妙真嬌笑起來,也沒有勉強秦芍藥,拉著李七夜就往外跑。
  梵妙真也沒有絲毫的忌諱,也不怕男女授受不親,像是一個野丫頭,拉著李七夜撒腿就往百花穀外跑去。
  梵妙真的確是一個有意思的女孩子,她一旦端莊起來,乃是一個氣質高貴的美女,一副神女範兒,一旦瘋起來,那也是一個十分讓人頭痛的野丫頭。
  在長生穀外,屋舍起伏,有著一間間的屋宇,更是有臨時所搭建的帳篷。
  這就是長生穀的一個分舵百醫堂,這也是長生穀長期對外開放的一個分舵,這個分舵接收來自於萬統界任何地方的病人。
  所以當梵妙真拉著李七夜衝入百醫堂的時候,一股藥味撲麵而來,整個百醫堂熱鬧萬分,不止是有長生穀的弟子進進出出,更是許多來自於萬統界各地的修士、凡人前來這求醫。
  這就是長生穀與許多道統不一樣的地方,在諸多道統而言,那怕是自己道統中的凡人,那也是與螻蟻相差無幾,事實上,在整個修士界隻怕沒有多少人會去重視凡人。
  但長生穀的百醫堂卻不一樣,長生穀的百醫堂不僅是麵對天下修士開放,也對天下凡人所開放,而且百醫堂麵向凡人的時候,收費也公道,甚至是免費。
  也正是因為如此,長生穀在凡間擁有著極好的口碑,而且有很多凡人在百醫堂學醫,他們僅僅是在百醫堂學醫術而已,並非是修練。
  也正是因為如此,出身於百醫堂的大夫堪稱是遍布人間,這讓長生穀譽享盛名。
  當李七夜被梵妙真拉著衝入百醫院的時候,見到了不少病人前來求醫,有受傷的修士,也有得了重病的凡人,形形色色,來自於五湖四海。
  幸好百醫堂的有著足夠的大夫,除了百醫堂的學醫弟子之外,還有不少的學醫的凡人弟子也在百醫堂出診。
  梵妙真拉著李七夜衝入了百醫堂的最麵的一個院子,隻見院中有個女子端坐在那,此時她正在低首翻閱著病人的病曆。
  這個女子穿著一身的素衣,高挽起秀發,眉黛輕描,如遠山輕煙,她一雙秀目明亮有神,當她目光一凝之時神光懾人,整個有著說不出來的大氣。
  女子粉臉嬌嫩,年輕並不大的她,卻有著端莊成熟氣息,她宛如一朵出水的蓮花,有著說不出來的高潔,更仔細看,又更像是一朵寒梅,淩霜傲雪,給人一股清清冷冷的疏離感。
  這個女子便是長生穀三美之一,也便是百花穀的二師姐穆雅蘭。
  長生穀三美,各有各自的擅長,作為大師姐的梵妙真精於丹道,而秦芍藥則是善於藥理,至於排行第二的穆雅蘭則是醫術無雙,妙手回春,在她手中不知道曾救過多少的性命。
  “雅蘭,雅蘭,我給你介紹一個大帥哥認識一下。”此時梵妙真拉著李七夜衝了進來,邊走邊大叫,也不顧什麼淑女形象,那瘋丫頭的模樣讓人一覽無遺。
  聽到梵妙真的叫嚷,低首看病曆的穆雅蘭無奈地抬起頭來,輕輕地蹙了一下眉頭,說道:“師姐,怎麼了?”
  相比起百變的梵妙真來,端莊穩重的梵妙真更像是大師姐,甚至比起溫柔寬容的秦芍藥來,有時候人來瘋的梵妙真都更像是一個小師妹。
  梵妙真站在那,一拍李七夜的肩膀,笑著說道:“雅蘭,你覺得這個大帥哥如何?與你般配不?”說著手肘放在李七夜的肩膀上,一副與李七夜好哥們的模樣。
  梵妙真這樣人來瘋的模樣,讓李七夜都哭笑不得。
  穆雅蘭隻是平淡地看了李七夜一眼,說道:“師姐,我這還有很多病人等著呢?”說著低下頭去看手中的病曆。
  “不逗你玩了。”梵妙真輕笑一聲,咳嗽了一聲,認真地說道:“這是我們大師兄,師尊老人家座下的首席弟子,今日帶他來給你認識一下,你切莫輕慢。”
  雖然梵妙真人來瘋的時候讓人很無奈,但當她一端莊起來的時候,的確是氣勢壓人,她這位百花穀的大師姐也不是浪得虛名之人。
  聽到梵妙真此話,穆雅蘭抬起頭來,看了看李七夜,點了點頭,向李七夜致意,招呼說道:“大師兄,久仰大名了。”
  穆雅蘭這隻是客套話而已,事實上在此之前她又焉知道李七夜是何方神聖呢,招呼之後,穆雅蘭低頭繼續看手中的病曆。
  雖然說李七夜是長生穀的首席大弟子,而穆雅蘭依然顯得疏離清冷,似乎任何人都難於接近她一樣。
  “大師兄乃是醫道丹術無雙,更是精通於藥理,乃是集大家之成,承繼師尊衣缽。”李七夜都還沒有開口,梵妙真便為李七夜吹噓起來,說道:“師妹應是向大師兄切磋切磋,請教一番醫道玄妙。”
  “有空暇定會向大師兄請教。”穆雅蘭依然沒有抬頭,依然是看著手中的病曆,平平淡淡地說了這麼一句。
  這應付的話,無非是出自於對梵妙真的尊敬,畢竟李七夜這位突然冒出來的大師兄,在長生穀是寸功未立,並不見得能引得起人尊重。
  “擇日不如撞日呢,那就今日如何?”梵妙真輕笑,用手肘頂了頂李七夜的胸膛,眨了眨眼睛,一副撮合李七夜與穆雅蘭的模樣。
  看著古靈精怪的梵妙真,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對於他而言,冷淡疏離的穆雅蘭並未能隻引他的注意,反而是人來瘋的梵妙真更讓人覺得有意思。
  “師姐,近日我手中病人甚多,他日如何。”穆雅蘭依然未抬頭,隻是應了一句,毫無疑問,她這話也算是下了逐客令了,她也沒有向李七夜討教的意思。
  就在這個時候,門外有個弟子衝了進來,立即向穆雅蘭匯報:“堂主,毒王駕到。”
  一聽到這消息,穆雅蘭立即站了起來,說道:“速請,我立即過去。”
  說完,她對梵妙真說道:“師姐,我這有一個病人需要毒王出手相助,我先去見見他,就不奉陪了。”然後向李七夜點了點頭,也算是招呼,轉身便走。
  

Snap Time:2018-11-21 01:34:28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