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4)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4)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4)     

第2286章 暫時的別離

  “殿下”這支鐵騎直奔於武冰凝麵前,跪倒在地,齊呼了一聲。*雜誌蟲*
  看到這支鐵騎,武冰凝不由皺了一下眉頭,說道:“武將軍,你等為何會在這?”
  “稟殿下,我等是前來迎殿下回朝。”為首的將軍忙是對武冰凝恭敬地說道。
  聽到這樣的話,武冰凝不由臉色一沉,她隨李七夜來到了火源之地後,她的確是給自己的朱襄武庭傳回了消息,她隻是告訴道統內的老祖自己已經安全離開狂庭道統了,她沒有想到朱襄武庭的軍團這麼快就趕來了。
  武冰凝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穩住了自己的心神,徐徐地說道:“武將軍,我該回去的時候,自然會回去,不需要武將軍勞心。”
  這位伏拜於地的將軍張口欲言,但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冰兒,外麵險惡,暫且先回朝休息。”在這個時候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隻見有弟子抬著一張軟轎上前來,隻見這軟轎中坐著這一個老人,這是一個老祖級別的真神,他臉色蒼白,氣色十分差,但一雙眼睛依然是光芒四射。
  “老祖”看到這位老祖,武冰凝不由吃驚,眼前這位老祖正是曾經參加攻打狂庭道統聯軍的老祖。
  “聽到你平安歸來,我也特地來接你。”這位老祖看到武冰凝安然無恙,也不由鬆了一口氣。
  當日雖然在狂庭道統中活著回來了,但受到極重的傷,事實上不止是他受傷,其他所有的老祖都在李七夜手中受了重傷,他們這些老祖回來之後都忙著閉關養傷,以免留下後遺症。
  但聽到武冰凝回來了,這位受傷的老祖依然是親自出關,前來迎接武冰凝,畢竟他們這些老祖能活著離開狂庭道統,武冰凝有著很大的功勞,所以這位老祖帶傷也要親自來迎接武冰凝。
  武冰凝臉色變了一下,該來的還是要來了,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最後徐徐地說道:“驚動老祖,讓老祖為我奔波,冰凝心中有愧,隻是我暫且有事,他日再回道統。”
  “這隻怕不妥。”老祖一聽武冰凝這話,忙是說道:“道統一天不能沒你,你還是隨我速速回去吧,以免得節外生枝。”
  老祖的話讓武冰凝一下子沉默起來,她打心麵就不想回朱襄武庭,一回去就是有著揮之不去的煩惱。
  “怎麼,想來搶人嗎?”就在武冰凝沉默的時候,站在她身後的李七夜站了出來,悠閑地說道:“如果想搶人,那也先問我同不同意。”
  朱襄武庭的其他弟子當然不認識李七夜了,但是朱襄武庭的這位老祖可是認識李七夜,當日差點就是死在了李七夜的手中。
  “是你”這位老祖一看到李七夜,頓時都被嚇了一大跳,本是蒼白的臉色一下子變得雪白,立即如臨大敵,大手一揮。
  “鐺、鐺、鐺”就在這那之間,朱襄武庭的所有弟子都是刀劍出鞘,瞬間進入了備戰狀態,一下子把李七夜團團圍住,這不得不承認朱襄武庭的弟子的確是訓練有素,反應極快,不愧是一流道統的弟子。
  “要來打一場嗎?”李七夜看著團團圍住的朱襄武庭高手,淡淡地笑著說道:“我隨時都可以奉陪。”
  在這個時候,朱襄武庭的老祖也不由臉色發白,他可是見過李七夜的強霸,也見過李七夜凶狠的手段,隻要李七夜一發狠,殺起人來那絕對是不眨眼。
  最終,這位老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大手一揮,讓門下弟子退下,他知道普通的弟子、一般的強者,根本就不是李七夜的對手,再多的人上去也是送死。
  “尊駕,我沒有別的意思,我們朱襄武庭隻是想接我們的弟子回去而已,我相信尊駕也是遵守諾言的人。”最終這位老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徐徐地說道。
  在這個時候這位老祖也明白在此時此刻要與李七夜動武,隻怕是無法解決問題的,真的動起手來,他們也沒有勝算。
  “這樣的事情,我倒不阻攔。”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說道:“如果她想回去,隨時都可以回去,但如果她不回去,誰想勉強她,那就得先問問我同不同意了。”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這位老祖語塞,他一下子是騎虎難下,他隻好看著武冰凝。
  如果在這個時候他們硬是要從李七夜手中搶人的話,那麼一場血戰那是免不了的了。
  “我回去。”最後,武冰凝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鄭重地對老祖說道:“我隨老祖回道統便是!”
  聽到武冰凝這樣的話,這位老祖這才鬆了一口氣,他高懸的心這才放了下來。
  “丫頭,如果你不想回去,就無需回去,隻要我在,沒有任何人能強迫你做任何事情。”李七夜輕輕地揉了揉武冰凝的秀發。
  “我知道。”武冰凝坦然地迎上李七夜的目光,鄭重地點頭,說道:“逃避不是辦法,我會去解決它的。”
  對於武冰凝來說,該來的終究是要來,她逃避下去也不是辦法,所以她索性回朱襄武庭,要解決這件事情。
  “也好,那就去吧。”李七夜揉了揉她的秀發,說道:“我們很快會想見的,隻要你需要的時候,我無處不在。”說著,他一指點在了武冰凝的眉心處。
  聽到“嗡”的一聲響起,武冰凝眉心波光蕩漾,散發出光芒。這是李七夜留在武冰凝身上的烙印,隻要武冰凝有需要或有危險之時,就如李七夜所說的那樣,他是無處不在!
  武冰凝深深地看著李七夜一眼,此時此刻她忍不住緊緊地握著李七夜的大手,心麵有著萬分的不舍,她不由把李七夜那粗糙的大手握得緊緊的,她也不知道此一別,什麼時候才能相見。
  “我走了。”最後武冰凝一咬牙,轉身就走,走入了朱襄武庭的軍團之中。
  “駕”最後武冰凝躍上了戰馬,頭也不回,策馬離開,軍團的許多弟子立即隨他奔馳而去。
  見武冰凝策馬而去,朱襄武庭的老祖這才鬆了一口氣,他回過神來,向李七夜抱了抱拳,徐徐地說道:“我們曾與尊駕有著種種誤會,今日也算是冰釋前嫌,他日尊駕有暇,迎歡尊駕來我們朱襄武庭小酌。”
  當然,這位老祖所說的那隻不過是客套的場麵話而已。
  “我倒希望有一天去你們朱襄武庭,不過到時候你們應該祈禱我是去小酌一番的,如果我是去大開殺戒的話,我相信你們朱襄武庭是沒有人能擋得住我的步伐!”李七夜淡淡一笑。
  這話頓時讓這位老祖臉色一變,對於這麼凶猛霸道的話,他都反駁不了,麵對這樣的凶人,他都擱不下狠話來,因為在這樣凶人的麵前,怎麼樣的狠話都顯得那麼的軟弱無力。
  “我這個人也不一定喜歡打打殺殺。”李七夜看了一眼臉色大變的老祖,輕描淡寫地說道:“我隻想告訴你,你們家的丫頭現在是由我李七夜罩著,你們朱襄武庭狗屁的事情我懶得去理會,但,今天這丫頭是隨你回去的,給我記住一句話,丫頭從我身邊好好離開,我就要她好好的回來,如果有什麼損傷或委屈,不要怪我沒提醒你,我一怒,便是天地泣、神鬼嚎!你們自己看著辦吧。”
  如此赤裸裸的威脅,讓這位老祖身邊的不少弟子強者都臉色大變,都忍不住怒視李七夜,他們朱襄武庭什麼時候被人威脅過,當然這些弟子強者也不知道李七夜的可怕。
  麵對這樣的威脅,這位老祖也沒有生氣,他深深地呼吸一口氣,徐徐地說道:“尊駕的話我們會記住的。”
  “那就給我滾吧,趁我還沒有改變主意,否則誰都休想離開這。”李七夜負手而立,氣勢淩人。
  這位老祖也不敢吭聲,最後唯有向李七夜鞠了鞠首,在眾弟子抬著之下,飛馳地離開了。
  當所有人離開之後,李七夜的目光投得很遠,看到遙遠的地方,最終輕輕地歎息了一口氣。
  當然,對於他來說,武冰凝的那點煩惱是算不了什麼,隻要他一出手,便是可以蕩平一切,所謂的煩惱那也是迎刃而解。
  隻不過這就要看武冰凝願不願意用武力來解決,就要看她願不願意與自己宗門的長輩鬧翻了。
  最終,李七夜輕輕地歎息了一聲,往長生穀而去。
  李七夜此去長生穀,那是有著他的目的,並非像武冰凝開玩笑所說的那樣,是衝著長生穀美麗的女弟子而去的。
  此去長生穀,那是因為長生穀有他所需之物。長生穀,當年藥仙敢取之為“長生”兩字,這麵不僅僅是因為藥仙所煉出來的長生丹是舉世無雙,更重要的是在長生穀的“長生”兩字背後還有著更深層次的意義,在背後有著更深奧的玄機。
  李七夜此去就是衝著長生穀“長生”兩字這背後的玄機而去的,這才是他真正所圖謀的東西,否則的話,單憑長生穀的長生丹,這還讓他看不上眼。
  

Snap Time:2018-11-15 00:04:56  ExecTime:0.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