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4)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4)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4)     

第2272章 挖冬火蟲

  李七夜繼續前行,他走的並不快,他越是往火源之地更深處走去的時候,他身上跳躍的火焰就越來越多,最後他整個人火焰跳動,看起來就像是一個火人一樣,很容易被人誤認為是出身於火族的修士。じ雜誌蟲じ
  李七夜行走在火源之地,途中遇到了不少的其他修士強者,有藥師,有火族,也有一些逐寶奪珍之人。
  當李七夜路過一座山穀的時候,隻見穀內一片草坪,整個草坪占地極廣,而且在這個草坪上所生長的並非是翠綠的花草,而是如同火焰跳躍的赤草,這些赤草通體赤紅,十分的細軟,當一陣陣微風吹來的時候,赤草搖擺,看起來就像是野火在燃燒一樣。
  此時在這山穀之中已經停留了很多人了,其中有一個少年帶著一大群弟子占據了整座山穀的大部分地方。
  這個少年氣勢淩人,穿著一身錦衣,在這個時候他指揮著門下弟子劃地為界,對於山穀中的其他人吆喝地說道:“大家不要站在線內,都給我們統統站在線外,在這線內的火鳶草都歸屬於我們萬壽國。”
  聽到這個少年的話,山穀中不少修士也都紛紛不滿,不少人怒視這個少年,有人不滿抗議說道:“這也未免太過份了吧,火源之地又不僅僅隻屬於你們,我們中也有不少是屬於長生穀道統的弟子,憑什麼你們萬壽國如此欺人太甚。”
  “就憑我們’萬壽國’三個字。”這個少年十分傲氣,氣勢淩人,麵對在場人的憤怒,毫不在乎,冷笑地說道:“就憑我們萬壽國乃是這個道統最強的門派,這還不夠嗎?我吳煉又不是沒給你們留下餘地”
  “喏,你們看,那邊不是我給你們留下的地盤嗎?”說著往山穀邊沿的角落一指,那隻很小很小的一個草坪,這個小小草坪所生長的赤鳶草是很少,而且是東一撮西一撮的,稀稀落落。
  “這麼稀稀落落的赤鳶草,冬火蟲根本不可能在那結巢嘛。”有忍不住不滿地嘀咕說道。
  “嘿,沒有冬火蟲結巢,那是你們的事情,關本少爺什麼事?”這個叫吳煉的少年氣勢淩人,揮手地說道:“去、去、去,都一邊去,別礙著我們。”
  一時之間,大家都很憤怒,但又無可奈何,萬壽國的確是長生道統中最強大的門派,實力之強,風頭之健,甚至蓋過了長生穀。
  而且眼前這個少年出身於萬壽國的吳家,可以算得上皇親國戚,出身尊貴,沒有多少人願意惹他。
  “不是我們的人,都給我趕到線外去,不肯走的人,都斬了。”吳煉氣勢洶洶,雙目露出凶光,威脅那些不願意退出線外的其他修士。
  “聽到我們少主的話沒有,都給我們退出去。”在這個時候,吳煉身邊的弟子都紛紛趕著其他不願意離開的修士。
  其他修士沒有辦法,隻好紛紛退到線外,他們是為冬火蟲而來的,不是為了拚命而來的,沒有必要為了冬火蟲而與萬壽國結仇,更沒有必要為了冬火蟲丟失自己的性命。
  “你耳聾嗎?沒有聽到我們少主的話嗎?立即給我們滾到線外去。”此時在草坪上有一個青年忤在那,站著不願意離開,吳煉的門下弟子立即推搡他。
  這個青年穿著一身灰衣,十分的樸素,讓人一看便知道是出身於小門小派,此時被吳家的弟子推桑,他臉色通紅。
  “吳,吳少主,我,我宋家也,也是萬壽國的門派,我,我也是萬壽國的弟子呀。”這個青年漲紅了臉,好不容易說出這麼一句話來,他說話有些結巴,一看便知道是個不善言辭的人。
  “你嗎?”吳煉乜了這個青年一眼,說道:“你就是那個沒落家族宋家的宋雨浩?”
  “對,對,對,我就是宋雨浩,我,我,我宋家祖先也曾為萬壽國立下赫赫功勞。”這個叫宋雨浩的青年忙是點頭,他還以為吳煉是念同疆之情。
  “那都是很久的老黃曆了。”吳煉不屑地說道:“不是隨便一個阿貓阿狗就能代表著萬壽國的,你們宋家就隻有那麼幾個人,哪來資格號稱自己是萬壽國的,一邊去。”
  被吳煉如此的鄙視,宋雨浩頓時臉色漲紅,一時呆在那說不出話來。
  “我少主的話聽到沒有,還不快滾出去。”見宋雨浩忤在那不走,吳家弟子立即趕人。
  宋雨浩頓時急了,忙是對吳煉說道:“吳少主,我,我,我母親重病臥床,急需要冬火蟲救命,你,你,你就讓我呆在這,給,給我一個機會,我,我隻需要幾條冬火蟲,隻要幾條而已,其他的全部歸少主。”
  “少我什麼事!”吳煉冷冷地說道:“快滾,否則把你頭顱砍下來。”
  一時之間,宋雨浩滿臉通紅,急得都快哭了,他都不知所措,呆呆地站在那。
  “出去,出去,快出去。”在宋雨浩忤在那不走的時候,吳家弟子連推帶拖,把宋雨浩推到界線之外。
  見到吳煉如此霸道的做法,不少人都憤怒地看著吳煉,但吳煉卻完全無所謂。
  “我,我,我,我隻要幾條,幾條冬火蟲就能給我母親救命。”一時之間,宋雨浩急得都快哭出來的,淚水都在眼眶打轉。
  男兒有淚不輕彈,隻是不到傷心處,此時的宋雨浩急得都快哭出來,因為他母親病危,極需要幾條冬火蟲救命。
  在場的不少修士都同情宋雨浩,但沒有誰人願意為了他一個陌生人去得罪萬壽國,去得罪吳家。
  “不急,想得冬火蟲也不是什麼難事。”就在宋雨浩急得要哭之時,身旁響起了一個平靜的聲音。
  宋雨浩一看,是一個長得很平凡的青年站在自己身邊,出言安慰他的正是這個青年。
  “可,可,可是,在火源之地,隻有這有赤鳶草,冬火蟲隻會在這出現。”宋雨浩雖然十分感激這個青年安慰自己,但他母親需要冬火蟲救命,他心急如焚,都急得快要哭出來了。
  當然,這個安慰宋雨浩的人正是李七夜。
  李七夜淡淡地說道,往旁邊一指,指著邊沿那些稀稀落落的赤鳶草,笑著說道:“這不還是有赤鳶草嗎?”
  “可,可是這麼一點點赤鳶草,冬火蟲根本不會來。”宋雨浩無奈地說道。
  “誰說的?”李七夜淡淡一笑,說道:“萬事都有一個例外,世間太多的事情,往往是出人意料的,等會兒你在這挖便是。”說著把宋雨浩拉了過來,隨便用腳尖點了一下地上稀稀落落的赤鳶草。
  “這樣的意外是不可能的。”見李七夜把宋雨浩拉到那稀稀落落的鳶火草之前,有人搖頭說道:“冬火蟲就是喜歡赤鳶草,當赤鳶草焚化之時,它們就吞噬所有的精火,在赤鳶草根下結巢。這麼幾根稀稀落落的赤鳶草,不可能冬火蟲吸引過來。”
  在場的其他人也都以為李七夜隻不過是安慰宋雨浩而已。
  “我,我,我跟吳少主買幾條也可以。”此時宋雨浩也覺得不可能,心急如焚,如果吳煉願意賣幾條冬火蟲給他,那怕他砸鍋賣鐵,他也願意。
  為了救他母親一條命,他不惜一切代價,不論如何,他都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他母親就這樣死去。
  李七夜淡淡一笑,說道:“我說有,便是有,等一下你等著挖就行了。至於他們那邊嘛,隻怕一條冬火蟲都沒有。”
  “好大的口氣。”這個時候吳煉一下子聽到李七夜的話,轉過身來,冷笑一聲,冷冷地說道:“如果你那幾根赤鳶草能吸引冬火蟲,那才叫有鬼了。”
  李七夜懶得去理會吳煉,隻是取出了老樹,這正是那株隱於缺牙山下的老樹。這老樹被李七夜召出來之後,一副心不甘情不願的模樣,李七夜隻是笑了笑,手指彈了彈它。
  老樹沒有辦法,隻好蹲在了這幾株赤鳶草之中,老樹紮入了泥土之中。
  “放心吧,等一會兒赤鳶草焚化的時候,你挖這就行了,這的冬火蟲都歸你,你想要多少就有多少。”李七夜平淡地對宋雨浩說道。
  “癡人說夢。”對於李七夜這樣的話,吳煉不屑地說道:“如果你那都能挖出冬火蟲來,我把這的泥馬都啃幹淨。”
  聽到了吳煉這樣的話,李七夜頓時露出了濃濃的笑容了,抬頭看著吳煉,徐徐地說道:“這話可是你說的?”“我說的又怎麼樣?”吳煉傲然,不屑地說道:“這麼幾根赤鳶草,根本就不引來冬火蟲,那怕有一條冬火蟲,我就啃這的泥土。如果沒有一條冬火蟲,你們兩個就給本少爺把這的泥巴啃幹淨。”
  “好,沒問題。”李七夜露出了濃濃的笑容。
  一時之間,在場的不少人是你看我,我看你的,很多人都覺得李七夜這話說得太滿了,因為這麼一點點的赤鳶草根本就不可能引來冬火蟲。
  宋雨浩一時之間都反正不過來了,他都不知道該怎麼辦好,在懵懵懂懂之時,就被李七夜這樣搭上了這樣的一個賭注。
  

Snap Time:2018-11-15 16:14:29  ExecTime: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