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2266章 武冰凝

  當李謙護送陽明須陀他們這些老祖離開之後,李七夜隨手一揮,聽到“鐺、鐺、鐺”的聲音響起,隻見鎖在那個女子身上的始祖法則鬆開,恢複了她的自由。ζ雜↑誌↑蟲ζ
  見李七夜竟然鬆開了自己身上的枷鎖,這個女子有些驚疑地看著李七夜,並不是那麼相信李七夜就這樣恢複自己的自由。
  “思靜,安頓她住下來,招待好客人。”李七夜隨意吩咐身後的朱思靜。
  這個女子瞅著李七夜,她並沒有放鬆心麵的警惕,說道:“你想幹什麼?”
  “我能幹什麼?”李七夜笑著說道:“難道我能吃了你不成?就算是做人質,那也有人質的生活,難道我會把你一直鎖著不成?”
  “誰知道你想幹什麼。”這個女子輕輕地冷哼一聲,說道:“說不定你心麵有所圖謀,哼,你們魔教的人不一定能信得過。”
  “我能圖謀你什麼呢?”李七夜打量了一下眼前這個女子,笑著說道:“論姿色,那也隻不過是平平而已,做我的暖床丫頭都很勉強。你說我還能圖謀你什麼?我總不能餓不擇食到那種地步吧。”
  “你”這個女子頓時臉色漲紅,怒視李七夜,咬牙切齒,她的秀目都要噴出怒火來了。
  任何的女子都在乎自己的容貌,更別說是眼前這位本就是絕世美女的她,她武冰凝雖然不是什麼萬統界的第一美女,但在他們的朱襄武庭好歹也能稱得上是第一美女,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男子不知道有多少。
  可以說她對自己怕容顏還是有著足夠的自信,也是有著三分的矜持,今日李七衣食住行竟然說她是姿色平平,甚至是一副嫌棄的模樣,這怎麼不氣得她怒火直竄呢。
  “你知不知道你的嘴巴很臭!”這個叫武冰凝的女子不由咬牙切齒地說道。
  如果不是落為階下囚的話,說不定她會張牙舞爪衝上去,一定要把李七夜的那張臭嘴撕爛。
  “你有沒有嚐過,又怎麼知道我嘴臭?”李七夜笑著說道:“難道你想嚐一下不成?”
  “臭變態”武冰凝頓時被氣得吐血,粉臉通紅,宛如是抹了胭脂一樣,她都被李七夜氣得哆嗦。
  李七夜見她氣得發抖的模樣,不由捉狹地笑著說道:“就算我再變態,但也不會向你伸出魔掌,你太柴了,我這個人喜歡挑肥揀瘦。”說著上上下下打量著她,一副是琢磨著從哪一個部位下嘴更適合一樣。
  “變態”武冰凝心麵發毛,在李七夜的眼光之下,她感覺自己全身赤裸裸一般,似乎什麼都沒有穿一般,一下子被他看透,這嚇得她都往後跳,立即側著身子,躲避開李七夜的目光。
  看到李七夜調戲武冰凝,在旁邊的朱思靜都抿嘴輕笑。
  “好了,逗你玩的。”李七夜笑著擺了擺手,吩咐朱思靜說道:“吩咐門下弟子,照顧好客人。”
  “姑娘,隨我來吧。”朱思靜忙是對武冰凝說道。
  武冰凝離開的時候冷哼了一聲,狠狠地瞪了李七夜一眼,如果不是在別人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她一定會跟這個變態拚了。
  “對了,忘記告訴你。”在武冰疑隨朱思靜離開的時候,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在我的地盤上,就別琢磨鬧事,或者琢磨著逃走了,萬一惹惱了我,我會把你全身剝光,吊在皇庭之外,所以是不是做個乖乖女,你自己看著辦吧。”
  李七夜這樣威脅的話,讓武冰凝氣得牙癢癢的,她哼了一聲,沒有說什麼,就隨著朱思靜離開了。
  李謙送走了陽明須陀他們之後,回來見了李七夜。
  “過幾天我便離開。”李七夜吩咐李謙說道:“未來狂庭道統就依靠你們自己了。”
  “先祖這就要離去?”李謙突然不由為之一驚,說道。
  “是的,該離開的時候了。”李七夜笑了笑,看著遠處。這一次來三仙界他當然不是為了狂庭道統而來。
  來到狂庭道統,也算是一個緣份,也算是順道了結一下他與老頭的這一段因果。
  “這個。”李謙不由輕輕地說道:“若是先祖不便,就且弟子替先祖去一趟,向各個道統道個歉便可。”
  李七夜看了看李謙,不由笑了起來,笑著說道:“你這是擔心我的安危,還是為其他的道統擔心呢。”
  被李七夜這樣一口點破,讓李謙神態有點尷尬,他隻好幹笑一聲,尷尬地說道:“弟子願意為老祖宗分憂。”
  “我知道你心麵的想法。”李七夜輕輕地擺了擺手,淡淡地說道:“我離開狂庭道統,並非是說一定要給其他道統一個說法,我也是有其他的事情,也是我該離開的時候了。”
  “不知道老祖欲往何處?先去哪一個道統?”李謙猶豫了一下,輕輕地說道。
  “長生穀。”李七夜望著遠處,徐徐地說道:“長生穀的長生丹堪稱萬統界一絕,也該我去看看的時候了。”
  對於李七夜研究長生丹,畢竟任何一個老祖達到一定層次之後,都會對長生丹有興趣,畢竟誰不想長生不死?
  當然,李謙是誤會了李七夜的意思,他以為李七夜是追求長生不死,李七夜隻是想知道長生背後的奧妙而已。
  “不知老祖宗此去多久,何時回來?”最後李謙輕聲問道。
  李七夜看了他一眼,說道:“你是希望我留在狂庭道統是吧。”
  “不是弟子希望,隻怕狂庭道統上下的所有弟子都渴望老祖宗你留下來,隻要有老祖宗在,我們狂庭道統就有主心骨,整個狂庭道統上下都能團結一心。”李謙說道。
  李謙這話並非是奉承之詞,說的是實情,在狂庭道統還有誰能比李七夜更具有威望?隻要李七夜在,可以號令狂庭道統的任何一位弟子,可以讓狂庭道統上下團結一心,這對於狂庭道統的崛起是大大有利。
  “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每一個道統也是如此。”李七夜看了看李謙,淡淡地說道:“狂庭道統,傳承了這麼久,早就不是那個剛剛落地的嬰兒了,它不需要一個人去扶著它一步一步去走路……”
  “……如果是需要的話,那麼狂庭道統永遠都成長不起來,也永遠強大不了,它永遠都隻不過是溫室的花朵而已,永遠都沒有準備好去麵對外麵的狂風暴雨,所以說,我離開,對於狂庭道統來說是一個考驗,也是一個機會,該做的我也做了,該留下的,我也留下了,未來剩下的道路就是你們自己去走,隻要你們自己能走出來,才能讓狂庭道統真正的強大起來。”
  “老祖宗教訓得是,弟子銘記老祖宗的金言玉語。”聽到了李七夜的這一席話,李謙深深鞠拜地說道。
  “狂庭道統有很長的路要去走,就需要你們自己的努力了。”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李謙不由苦笑了一下,輕輕地歎息一聲,他也知道他們未來的道路不容易,任重道遠,但不管怎麼說,李七夜為他們開了一個好局,現在的道路比以前好走多了。
  “老祖宗未來要去哪呢?是仙統界?還是更遙遠的地方?”沉默了一下之後,李謙輕輕地問道。
  “你要問的是歸宿吧。”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李謙也如實說道:“這隻是弟子好奇而已,真帝、始祖都是何歸宿呢?還請老祖宗指點迷津。”
  事實上,這個問題不止是李謙好奇,很多人都好奇,因為隨著時光的流逝,每一個時代的真帝或者始祖,都會慢慢消失,沒有人知道他們去了哪,有人說他們已經老死道崩,也有人說他們去了更遙遠的地方,有著不為世人所知道的歸宿。
  甚至有人猶豫,世間還有一個地方,這個地方叫長生界,真帝、始祖他們最後就是去了這樣的一個地方,在這樣的一個長生界之中不死不滅。
  “你若是沒達到那種高度,知道了又如何?那也是徒增煩惱而已,一步步走下去吧,若你能達到不朽,或者有一天你也會有資格知道一些。”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
  李七夜他擁有了大量的記憶,更是博覽無數史書、古秘,胸中所知浩瀚無比,特別是對於三仙界的一些歸宿,他心麵早就有了一個輪廓。
  “弟子一定牢記。”李謙深深一拜,最後輕輕地說道:“若是老祖宗能見得始祖,就說狂庭道統的後代子孫向他老人家請安。”
  “這麼說來,你覺得狂祖還活著了?”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
  “始祖做事,焉是我等能猜測。”李謙幹笑一聲,隻好如此說道。
  這並非僅僅是李謙懷疑,事實上,狂庭道統的很多先賢乃至是真帝都懷疑過。
  因為三仙界的始祖一直以來都是下落不明,沒有人知道三仙界的那些始祖去了哪。
  但唯一有趣的是,狂祖竟然對自己子孫說,自己葬在了祖淵,有一天必能複活歸來,羽化登仙。
  這就是值得後人去推敲了,很多後輩都認為狂祖並沒有死。
  對於李謙的猜想,李七夜也隻是笑了一下而已,並沒有點破。
  將要過年了,蕭生祝回鄉的同學們一路順風。
  

Snap Time:2018-11-16 11:15:58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