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3)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3)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3)     

第2260章 危難來臨

  伏牛道統如此的全力幫助狂庭道統渡過難度,這麵是有原因的,在這背後的原因是要追溯到伏牛道統的道解真帝。=雜∥誌∥蟲=
  事實上,伏牛道統是一個極為古老的道統,隻不過後來伏牛道統走向了衰亡,最終隨著整個道源衰竭之後,整個伏牛道統名存實亡了,伏牛道統的所有門派世家要麼是走向了衰亡,要麼就是搬遷離開了伏牛道統。
  最後整個伏牛道統的千萬疆土雖然還在,但已經是化作了荒野,整個龐大無比的伏牛道統不再有人煙,整個伏牛道統不再適合修練。
  直到後來的道解真帝的出現,道解真帝本來是狂庭道統的一名普通弟子,但是後來道解真帝在一次奇遇之中得到了《伏牛經》,這是伏牛道統的真經。
  正是因為如此,這個普通的弟子脫離狂庭道統,走上了獨自修練《伏牛經》的道路,最終成為了一代無敵的真帝,重新激活了伏牛道統那已經衰竭的道源,重建了伏牛道統。
  從此之後,伏牛道統再一次複活,成為了萬統界赫赫有名的道統。
  雖然後來道解真帝已經掌執了伏牛道統了,但依然是十分念舊情,使得伏牛道統與狂庭道統結聯成盟,使得狂庭道統與伏牛道統是親如兄弟。
  也正是因為有了這樣的原因,在當年血噬狂潮結束了之後,修羅戰天清理了門戶,與萬統界的諸多道統達成了協議,在這一件事背後就是有伏牛道統奔波、斡旋的結果。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李謙見到伏牛明祖,都顯得恭敬。
  聽到了伏牛明祖的話,李謙不由皺了一下眉頭,搖頭說道:“恕李謙駑鈍,不明白明祖此話是何意。”
  伏牛明祖看著李謙,徐徐地說道:“狂血三神,殘害萬統界各道統的弟子數於萬計,我們乃是追殺他們而來的,這不需要我多去贅述了吧。”
  聽到伏牛明祖的話,李謙頓時臉色大變,狂血三神闖下了如此大的禍,這簡直就是把狂庭道統是放在火上去烤,而且這一次的黑鍋狂庭道統是背定了。
  “還我陽明教八千弟子的性命來。”作為陽明教的老祖,陽明須陀上前一步,大喝道。
  萬臂天王也厲喝一聲,說道:“我們蟠龍道統三萬弟子,你們狂庭道統必要血債血償。”
  “我朱襄武庭六千弟子的性命不能白白丟失。”另一位朱襄武庭的老祖也厲喝道。
  …………
  一時之間,一個個道統都上門討債了,而且這是血債,這是命債,麵對這些道統的厲喝聲,李謙都不由為之頭痛。
  原來狂血三神再一次出世,他們在外麵飽飲了一頓,吞噬了大量的鮮血,以恢複他們自己的血氣,讓他們自己重歸於巔峰狀態。
  狂血三神這一次出世,本來就是要大幹一場,所以他飽飲了一頓鮮血之後,就是殺回狂庭道統。
  而陽明教這些道統死了這麼多弟子,頓時狂怒,狂血三神逃回了狂庭道統,所以他們立即組織了聯軍追了過來,他們通過狂血三神所留下的道統鎖定了狂庭道統的坐標,最後強攻了過來,直接轟碎了虛空,抵達了皇庭的上空。
  這一次萬統界的諸多道統也是要大幹一場,所以長驅而入,直殺入了皇庭,他們的目的是要探製住狂庭道統的道源,然後再找狂血三神算帳。
  看到這一個個上門討血債的債主,李謙都不由為之頭痛,他與其他人守護者都不由相視了一眼。
  不論怎麼說,此時他們狂庭道統都是理虧,而且狂血三神的黑禍他們是背定了,如果今天他們不給諸多道統的聯軍一個交待,對方也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他們也不會就此撤兵了。
  李謙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向伏牛明祖他們抱拳地說道:“不瞞諸位,狂血三神已經被我們的先祖斬殺。”
  當日李七夜一劍斬了天德真神之後,便是一劍把狂血三神轟成了血霧了,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了。
  “信口雌黃,誰知道你們狂庭道統的話是真是假。”萬臂天王冷冷地說道。
  “沒錯,今天要麼是交出狂血三神,要麼就是讓我們掌執你們的道源,再作定奪,否則就滅你們狂庭道統。”有一位老祖叫囂地說道。
  “當年魔教虐肆天下,今日你們再次包庇狂血三神,他日魔教再次崛起,必定為害為統界,今日理當除之。”也有另一個道統的老祖大喝道。
  “沒錯,鏟除魔教,還萬統界朗朗晴空。”一時之間群情激奮,聯軍的幾千強者同時大吼地說道。
  對於今天的聯軍而言,他們跨越億萬星空而來,他們絕對不會空手而歸的,對於他們而言,他們不止是要斬殺狂血三神,為死去的弟子報仇,他們甚至要占領狂庭道統的的道源,肅清狂庭道統,以防當年的血噬狂潮再一次席卷萬統界。
  “血債血償,殺!”此時萬臂天王狂吼一聲,一馬當先,再一次衝殺過來。
  “殺”在這那之間,喊殺之聲響徹了整個天地,聯軍再一次像狂潮一樣撲殺過來,宛如是鋼鐵洪流一樣,銳不可擋。
  “殺”麵對敵軍撲殺而來,李謙也沒有什麼可以選擇的,隻有長嘯一聲,親自披堅執銳,帶著狂庭道統的所有弟子衝殺上去。
  雖然說在這一件事情上狂庭道統是理虧,但那怕是再理虧,他們也不能坐於待斃,他們總不能把狂庭道統的道源拱手讓給了別人,更不可能眼睜睜地看著讓敵人占據了自己的道統,他們隻有血拚到底。
  “殺”一時之間,狂庭道統的弟子也狂吼不止,不論強弱,都第一時間衝殺上去,拚著老命堵住衝殺上來的敵人,如果道源沒了,狂庭道統就徹底完蛋了。
  “轟、轟、轟”一時之間,轟鳴之聲響徹了整個天地,兵器、寶物滿天飛舞,天劍、神刀、寶塔,一件件恐怖無比的真神之兵、不朽之器都轟了下來,打得整個狂庭道統搖晃不止。
  在這個時候,皇庭乃是始祖法則衝天而起,整個狂庭道統的浮現了道紋,整個皇庭的大地都被始祖的法則鎖定。
  否則的話,在這樣毀天滅地轟擊之下,就算狂庭道統還能幸存下來,隻怕整個皇庭已經被打得支離破碎了,隻有始祖法則鎖定之下,整個皇庭才能承受得住如此恐怖的轟擊。
  “啊”慘叫之聲起伏,鮮血濺灑,一具具的屍體從天空上墜落,從天空上墜落的屍體有狂庭道統弟子的屍體,也有敵人的屍體,更多的是狂庭道統弟子的屍體。
  盡管說李謙加入了戰局,但是依然改不了戰敗的命運,畢竟這一次聯軍是有備而來,由登天的真神親自率領,至於登天之下的真神更多了。
  “開”在這個時候,李謙長嘯,他與其他的守護者都瞬間激活了道源,那之間大道之力彌漫,狂庭道統乃是法則衝天而起,磅浩瀚的大道之力瞬間加持在了李謙和其他守護者身上。
  “轟”的一聲巨響,但是在這那之間,敵方也紛紛祭出了自己的大殺器,真帝之兵、不朽之器,那之間成百上千的無敵之兵轟了下來。
  “砰、砰、砰”的一聲聲巨響,雙方在天空中交鋒,星火濺射,宛如是一顆顆星辰炸天一樣,在如此爆炸的威力之下,天空上的太陽都顯得黯然失色,整個狂庭道統都搖晃起來,在如此威力的轟炸之下,整個狂庭道統都搖曳不定,就好像是驚濤駭浪之中的一葉小舟一樣,當一個巨浪打來,隨時都會覆滅。
  “轟”的一聲巨響,在這那之間,李謙帶著其他的守護者再一次的奮起搏擊,但依然不是陽明須陀、萬臂天王這些老祖的對手,在他們這麼多老祖聯手壓製之下,李謙他們被轟得咳血,節節後退。
  “殺光他們,犁平狂庭道統。”在這個時候,有人狂吼一聲,瘋狂地轟殺向李謙他們,狂庭道統的弟子在短短時間之內隕落上萬。
  “就憑你們?”就在這那之間,一個悠然的聲音響起。
  “轟”的一聲巨響,就在這瞬間狂庭道統的道源瞬間噴湧出了無窮無盡的仙光,所有的仙光都衝天而起,像脈衝一樣衝入天宇,照亮了整個宇宙。
  “鐺、鐺、鐺”就在與此同時狂庭道統的大地上無數始祖法則噴湧而出,每一條始祖法則如同山脈一般巨大。
  這所有的始祖法則都追隨著道源中噴湧而起的脈衝衝入了天宇之中,交織轉動。
  “鏘”劍吟響徹萬界,就在這石火電光之間,所有交織的始祖法則和脈衝融合在了一起,化作了一把亙古久遠的始祖之劍。
  當這樣的一把始祖之劍出現的時候,所有的生靈都顯得那麼的渺小,宛如是世間的塵埃一樣。
  “嗡”的一聲響起,隻見這把始祖之劍隻是輕輕一震,天宇之中無數的星辰崩碎,宛如被拂滅的塵魂一樣,這樣的一幕實在是太震撼人心了。
  

Snap Time:2018-11-14 06:45:07  ExecTime:1.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