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2)      第3435章 不可多問(18-11-12)      第3434章 無知(18-11-12)     

第2242章 紛爭

  白骨手掌緊緊地握著這把狂帝槍,似乎致死都不願意鬆開一樣,這讓氣氛變得肅殺、凝重。雜∞誌∞蟲
  這一把狂帝槍就這樣的靜靜橫在那,但是作為祖器,那怕沒有人催動著它的無敵之威,依然擁有著可以壓塌諸天的力量,依然是有著舉世無敵的氣勢。
  當這樣的一把狂帝槍靜靜地橫在那的時候,不知道有多少人喘不過氣來,不知道有多少人心生敬畏,連呼吸都不敢。
  始祖之威,這樣的一把狂帝槍橫在那的時候,恍然之間大家都看到了當年的狂祖持著此槍橫掃九天十地,大戰萬世巨擘,恍然之狂祖的無敵之姿又浮現在了所有人的眼前一樣。
  在這個時候,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伏拜在地上,臣伏在了狂祖的無敵之威下。
  多少年過去了,從狂庭道統建立到現在,歲月沉浮,無垠的時光也流逝而去,狂庭道統從當年的仙統衰落到了今天的萬統,它已經不知道經曆了多少個時代了,也不知道經曆了多少代人了,連真帝都出了一尊又一尊了。
  但是,在這時間長河之中,不知道有多少驚豔絕世的天才消失,甚至連有一些真帝都未能留下有痕跡。
  然而,始祖宛如不變一樣,他從亙古跨越到了現在。那怕在今天已經見不到他的蹤跡了,但是當狂帝槍出現在這的時候,恍然之間大家又見到了當年的狂祖,又不免追思他舉世無敵的事跡。
  “狂帝槍”看到這把長槍橫在了那,不知道有多少狂庭道統的弟子為之激動不己,就算是一些世家的老祖也是激動無比。
  “不是說狂帝槍就在道統之中嗎?”有門派的長老不由對自己宗門的老祖嘀咕了一聲。
  “噓”這個門派的老祖立即是喝止了這位長老,低聲警告地說道:“莫談此事,此事已經被塵封,不準再談起。”
  老祖的警告頓時讓這位長老噤若寒蟬,不敢再多言。
  事實上,不止是這位長老好奇,一些強者心麵也是十分的好奇。因為早就有傳言說,他們狂庭道統擁有著一件祖器,而這件祖器正是狂帝槍!
  一直以來,也沒有誰見過這把狂帝槍,也沒有人知道這把狂帝槍在誰的手中,在很多強者的想象中,既然狂帝槍是屬於狂庭道統的祖器,那必定是誰掌握著狂庭道統的權柄,就由哪一個傳承或者是各方勢力共同保管著狂帝槍。
  然而,大家都沒有想到的是,今天竟然這見到了狂帝槍,而不是大家所想象中那樣,狂帝槍應該是在皇庭之中。
  事實上在很久以前,的確是如此,在很久以前狂帝槍的確是在狂庭道統的皇庭之中,而且也是由各方共同保管。
  千百萬年以來,不管狂庭道統更迭了多少王朝,有多少門派世家掌執過狂庭道統的權柄,然而作為祖器的狂帝槍卻從來沒有離開過狂庭道統,甚至很少出過皇庭,它甚至代表著狂庭道統的至高權柄。
  隻不過,在後來,發生了一些事情,這使得狂庭道統的這把狂帝槍丟失了,狂庭道統卻不敢多言,更不敢把這個消息傳出去,這使得一些知道狂庭道統擁有狂帝槍的人,一直以為狂帝槍在皇庭之中。
  而一些知道內幕的老祖,也不敢多談這件事情,因為當年血腥事故,是很多人都不願意去回首的,可以說,那一段歲月是狂庭道統建立以來最為黑暗的一段歲月之一。
  “起”就在這個時候,聖院三神、上部四聖他們七尊真神先人一步,已經搶先衝入了血漿之中,他們伸手欲把這把狂帝槍拿到手。
  但是,狂帝槍卻紋絲不動,那怕他們真氣磅浩瀚,依然是無法撼動狂帝槍絲毫。
  “開”不論是怒山聖還是雷暴神,都不服氣,瞬間真氣爆發,光芒衝天,欲把這狂帝槍抬起來,但是這狂帝槍在那隻白骨手掌緊緊握著之下,絲毫不動。
  也不知道是因為這隻白骨手掌緊緊地握住了這隻狂帝槍,讓人無法把它拿走,還是因為狂帝槍本身太過於沉重,他們無法把這把狂帝槍抬起來。
  一時之間,聖院三神、上部四聖都相視了一眼,在這那之間,七位真神聯手,都牢牢地握住了狂帝槍,他們七個人欲齊心合力把狂帝槍抬起來。
  “起”在這那之間,七尊真神同時大喝,他們的真氣就像是火山爆發一樣,恐怖的氣息席卷天地,如同狂風暴雨來臨一樣。
  然而,不管怒山聖他們七尊真神如何的拚盡了全力,都依然無法把狂帝槍抬起絲毫,這好像狂帝槍生根一樣,穩穩地生長在了那一樣,似乎是任何人都無法搬動絲毫一樣。
  看著怒山聖他們七尊真神都無法搬動狂帝槍,這一時之間讓不少人為之麵麵相覷,一時之間也有一些世家門派的老祖緩緩地圍了過去,他們都已經站在了巨坑邊沿,頗有虎視眈眈的味道。
  雖然說沒有人敢去惹怒山聖他們七尊真神聯手,但俗話說得好,寶物動人心,如果必要之時,隻怕會有不少門派世家的老祖會聯合起來,畢竟這是祖器呀,沒有任何人是不會動心的。
  怒山聖他們也發現了這樣的端倪,一時之間他們心麵也有些發急,因為他們也明白眼前的危機,如果他們再不把狂帝槍帶走,絕對會引來他們窺視,引得他人垂涎,那怕他們在短時間之內能壓得住其他門派世家的老祖。
  但是,時間久了,肯定會有人動手,特別是當狂庭道統的所有強大門派世家聯合起來的時候,一樣會對他們上部、聖院構成威脅,更何況狂庭道統的另外兩大勢力王府和楚營還沒有出手呢。
  “此處乃是我們聖院的要地,今日狂帝槍出現在此,我們聖院有責任守護祖兵,所以今日起,諸位退出缺牙山,以免得有宵小混入缺牙山,以對狂帝槍不利。”此時雷暴神立即有了一個主意,雙目一冷,環視著在場的所有人,徐徐地說道。
  毫無疑問,雷暴神要封山,隻要把所有人都清出缺牙山,那麼他們聖院再調來千軍萬馬把守這,到了那個時候,他們再慢慢琢磨狂帝槍也不遲,到了那個時候,狂帝槍也就成了他們聖院的囊中之物。
  一旦讓他們聖院掌握了狂帝槍,那麼未來他們聖院豈不是掌執了整個狂庭道統,他們將會左右著整個狂庭道統的大勢,當他們聖院是狂帝槍在手的時候,還有誰人敢忤逆他們聖院,還有誰人敢與他們為敵。
  可以說,在狂庭道統,不論是誰掌握狂帝槍,那將都會擁有著至高無上的權勢。
  “雷暴道兄這話就過了。”在這個時候怒山聖就不幹了,冷冷地說道:“當年我們上部的諸位老祖也曾經在這缺牙山閉關論道,也曾經在這參道修練。怎麼能說缺牙山就是你們聖院的呢,如果以道源追溯來說,缺牙山該是我們上部的才對……”
  “……以我們道統的疆界分割而言,既然缺牙山是我們上部諸位老祖參道修練的地方,那麼缺牙山該歸我們上部管轄統籌。”在這個時候,怒山聖也是徐徐道來,力據以爭。
  聖院想把缺牙山劃入自己的疆土之中,把怒聖槍括入囊中,而作為狂庭道統的上部又怎麼會眼睜睜地看著聖院把怒聖槍占為己有呢。
  “如果這樣說,當年始祖劃分疆土的時候,缺牙山應該是屬於我們王氏的呢。”有一位世家的老祖站在山峰上,弱弱地說道。
  “切,你王氏都是什麼老黃曆的事情了,你們王氏早就搬出了這一般好了吧,都已經遠走邊疆了,接道理來說,當年楚狂真帝是把這塊土地賜給我們百樹門,這應該歸我們百樹門才對。”也有門派的老祖不服氣地說道。
  “如果真的要這樣追溯的話,我們祖先也曾經在這定居過幾十代人,這也算我們一份才對……”
  一時之間,不少人議論紛紛,狂帝槍就在眼前,誰又願意錯過呢?那怕是八杆子靠不到邊的門派世家,在這個時候都紛紛地想著法子與缺牙山攀上關係,與狂帝槍攀上關係。
  “住口”此時雷暴神厲喝一聲,神威懾人心,他宛如冷電的雙目一掃,讓不少人為之忌憚,一時之間,在場議論紛紛的諸位老祖都閉上了嘴巴。
  此時雷暴神雙目如冷電,威懾人心,他冷冷地說道:“過去的老黃曆不去提也罷,現在缺牙山是在聖院疆土之內,就應歸於聖院管轄。”
  “雷暴道兄,這事靠聲音大是沒有用的。”別人怕雷暴神,而怒山聖可不怕他,他們在狂庭道統不論是實力還是地位都是相當的。
  怒山聖徐徐地說道:“此地我們祖上一直經營,如果你們聖院想奪回去,門都沒有。”
  “經營?”雷暴神看著怒山聖,冷笑了一聲,說道:“當年你們上部的一些老祖宗在這缺牙山幹過什麼事情,這隻怕你是心知肚明吧,也有臉談經營這兩個字。”
  明天去上海,一共三天時間,更新不穩定,見諒
  

Snap Time:2018-11-13 06:42:57  ExecTime:0.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