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235章 狂霸

  渾身是血的陳舒偉連滾帶爬,往自己陳家營地逃去,他的父親陳泰合立即把他救入了營地之中。*雜誌蟲*
  一時之間,整個天地寂靜,大家不止是被這一幕所震撼了,他們更多的是被“狂神劍道”所震撼了。
  在這個時候,所有人都傻傻地看著李七夜,很多人在短時間之內都回不過神來。
  “狂神劍道。”此時有門派長老不由失神,喃喃地說道。
  “他,他,他怎麼會狂神劍道!”甚至有世家老祖都為之抽了一口冷氣,覺得不可思議,發呆地看著李七夜。
  狂神劍道,這是代表著狂庭道統的最強劍道,這是狂祖所留下的無敵劍道,此劍道舉世無雙,磅浩瀚,那怕你天賦絕世,也不一定能修練成狂神劍道。
  可以說,在狂庭道統之中沒有任何一個年輕人修練了“狂神劍道”,那怕是擁有驚人天賦的楚青淩都沒有修練“狂神劍道”,因為她還沒有資格修練“狂神劍道”。
  狂神劍道,這是狂庭道統最高的功法,也是狂神道統的最高機密之一,在狂庭道統有資格觸及“狂神劍道”的人寥寥無幾,可以說,有資格修練“狂神劍道”的老祖更是寥寥無幾。
  就如上部的陳家,他們老祖中有人已經是一尊真神了,但依然是沒有資格修練“狂神劍道”。
  此時此刻“狂神劍道”卻出現在眼前這位默默無名的小輩身上,這一時之間讓人看呆了,沒有人知道李七夜的狂神劍道是從哪學來的。
  當然大家也不認為李七夜是偷學而來的,先不說“狂神劍道”的秘笈是保存在狂庭道統最安全最穩秘的地方,就算李七夜真的能得到“狂神劍道”的秘笈。
  但以“狂神劍道”的無雙奧妙,若是沒有人指點,憑李七夜一個晚輩也不可能修練成“狂神劍道”,“狂神劍道”太過於奧妙浩瀚,那怕是天才,也不敢說自己能無師自通。
  同時,大家也不認為李七夜的“狂神劍道”是某一位老祖私下傳授給他的,畢竟像這樣天大的事情,就算修練了“狂神劍道”的老祖也不敢把這門功法私自傳給自己弟子,畢竟這是欺師滅祖、背叛師門的事情,一旦被發現,那是後果十分嚴重。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發懵,都不知道眼前這個看起來平凡的小子究竟是何人,究竟是何來曆,一時之間所有人都猜不透,傻傻地看著眼前的李七夜。
  “你,你,你究竟是何人?”此時那怕是作為陳家家主的陳泰合也發懵,狂庭道統中竟然有著這麼一位修練了“狂神劍道”的弟子,他竟然不知道,按道理來說,在狂庭道統之中,有著這麼一位弟子修練了“狂神劍道”,那必須會通報狂庭道統的諸位老祖。
  “殺你的人”李七夜淡淡一笑。
  在這個時候,陳泰合臉色十分難看,此時此刻他有些騎虎難下,他們上部陳家服軟不是,不服軟也不是。
  如果在這個時候他們向李七夜服軟了,這將會讓他們陳家的聲威受到很大的打擊,隻怕就在他們上部有很多門派世家都不再願意依附他們陳家了,更別說再去爭奪皇位了,到時候,他們陳家的尊威和優勢將會蕩然無存。
  如果不服軟的話,那麼他們陳家必定付出很大的付價,更要命的是到現在為止,他們依然對李七夜一無所知,依然不知道李七夜是何來曆。
  “尊駕,我們陳家也不是隨便被人捏的軟柿子,那怕你有王府給你撐腰,但是在這狂庭道統,我們陳家依然有著一席之地。”此時陳泰合冷冷地說道。
  陳泰合這樣的話算是在警告著李七夜,但是這樣的話從陳泰合自己的口中說出來的時候,連他自己都不是那麼的自信,都不是那麼的有底氣,但是在這樣的場麵之下,他不得不撐起這個場麵,他也不得不擱下這樣狠話。
  “那又如何?”李七夜隨意地一笑,說道:“什麼陳家,什麼上部,在我眼中也就是土雞瓦狗而已,和軟柿子沒有什麼區別。”
  李七夜這話一說出來,不止是陳泰合臉色一變,就是在場的很多修士強者也都臉色一變,因為狂庭道統的上部,不僅僅隻有陳家,還有很多的門派世家,李七夜這話一出,不止是把陳家給罵了,把他們整個上部的所有門派世家都罵了,李七夜這是視他們整個上部無物,如此赤裸裸的邈視讓人心麵怒火直冒。
  但是,在這個時候就算很多人心麵怒火直冒,也隻是僅僅怒視李七夜而已,敢怒不敢言,沒有幾個人在這一刻願意與李七夜為敵。
  此時李七夜隻是笑了一下,一步邁出,往陳家營地走去。
  “鐺”的一聲響起,當李七夜一步邁入陳家營地的時候,陳家營地的所有強者都如臨大敵,槍林劍海都斜指著李七夜,但那怕是槍林劍海,此時麵對李七夜一步邁入之時他們都不由後退了一步。
  李七夜一步又一步走入陳家營地,而陳家營地的槍林劍海是一步又一步地後退,在這個時候你遠遠看去,看著那一步步後退的槍林劍海,就好像是鋼鐵潮水一樣,一步又一步往後退,這就好像是在退潮一樣。
  一時之間,不少陳家弟子都看著陳泰合,陳泰合此時也是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在這個時候他進退兩難,他想下令陳家弟子血戰到底,但又擔心一切的犧牲就是白費。
  “嗡”的一聲響起,就在陳泰合進退兩難之時,突然之間,在缺牙山之內,也就是那個巨坑之中,一股血光衝天而起,緊接著血霧噴湧,霞雲滿天,一下子染紅了天空,十分的美麗。
  “發生什麼事情了”突然發生這樣的事情,所有人都瞬間轉過身去,往缺牙山中的那個巨坑望去。
  在這個時候大家都看到血光衝天而起,這血光十分的鮮豔,而且十分的詭異,似乎是鮮血染紅了這一切一樣。
  緊接著這才是血霧噴湧而起,雲霞海天,這樣的雲霞噴起的時候,帶著一股藥香味,宛如是有仙藥出世一樣。
  “是參味”有人一聞這樣的藥香味,不由咂了一下舌頭,驚歎地說道。
  “嗡”的一聲響起,就在這個時候,巨坑中再一次衝起了一縷縷的血光,這一縷縷的血光與剛才所衝起的血光不一樣,這一次衝起的一縷縷血光帶著晶瑩的光澤,宛如是從水晶中折身出來的光芒一樣,看起來十分的誘惑。
  “嘩”的一聲響起,在這個時候巨坑之中衝起了一個影子,這個影子隻有拳頭大小,是一株人形的參王,這一株仙王身上生長著一些參須,看起來宛如是生長著胡子一樣,它從巨坑之中衝了起來,神態有些驚悸,似乎是被什麼驚嚇到了一樣。
  當這樣的一株仙王從巨坑之中衝了起來的時候,一股濃鬱無比參味撲鼻而來,當所有人一聞到這樣的一股參味的時候,頓時感覺通體舒泰,感覺整個人精神氣爽,有著一種特別玄妙的感覺。
  這樣的一股參味撲鼻而來,讓人都忍不住狠狠地呼吸了一口氣。
  “血參”看到這個突然從巨坑之中竄了出來的參王,有人尖叫一聲,看到的人都一下子口水直流。
  “血參”有世家的老祖一看到這株血參,忍不住尖叫一聲,搶先一步,瞬間撲向巨坑,向血參抓去。
  這株參王剛竄起來,一見到有人撲殺而來,立即大驚,瞬間又往巨坑中衝去,瞬間往巨坑中更深處衝了下去。
  “哪逃”見血參又逃入巨坑之中,世家的老祖大叫一聲,立即衝了下去。
  “不要讓它逃了”一時之間,一個又一個人影撲入了巨坑之中,大家也顧不上這巨坑是深不見底了。
  在短短的時間之內,人仰馬翻,無數修士強者都搶著衝入了巨坑之中,一時之間是亂成了一團,尖叫聲、吆喝聲交錯,所有人都恨不得第一個衝入巨坑的。
  此時此刻,大家都顧不上觀戰了,他們都搶著衝入巨坑,對於所有人來說,看熱鬧遠不如得到一枚血參重要。
  就在這株參王現身那一瞬間,李七夜也一下子轉過身去,瞬間衝進了缺牙山,但是,此時李七夜並不是去追那一株血參,他瞬間衝上了缺牙山的一座山峰,他立即蹲下身體去觀看。
  看到李七夜突然離開,這讓陳泰合不由暗暗鬆了一口氣,他立即衝入營地之中,與他們的老祖共商大事,因為他們知道有大事發生了。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看著腳下的地麵,這腳下的泥土看起來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但若是仔細地觀看,你會發現腳下的泥土時不時會有一縷很細小的金線一閃而過,而且這金線在移動著。
  李七夜的目光鎖定了這一縷很細小而且時不時才閃現一下的金線。
  因為他在道基之下布下了天羅地網,那件東西出現的時候,他會是第一個發現的人。
  

Snap Time:2018-11-20 06:30:50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