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3)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3)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3)     

第2230章 烈火籠

  一時之間,整個場麵變得寂寞,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氣,都不由為之毛骨悚然,李七夜的速度太快了,在那之間就屠殺了彭家莊的幾百位強者,而且這些強者都不是什麼默默無名之輩。雜誌蟲
  看著被扭斷脖子的劊子手,不知道多少人感覺自己的脖子是冷嗖嗖的,特別是剛才那些說李七夜壞話的世家弟子,更是感覺自己脖子發寒,下意識伸手去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此時不要說是徐智傑、陳舒偉他們,就算是那些還沒有露臉的上部、聖院老祖,都是臉色一變,因為“狂霸勁”在狂祖所留下的功法之中不算是最頂尖的功法,但是李七夜這樣的一個小輩竟然能練到如此的出神入化,那實在是太恐怖了,那怕他們上部、聖院也沒有幾個人敢說自己的“狂霸勁”會練得比眼前這個小子更好。
  “砰”的一聲響起,李七夜隨手把劊子手扔在了地上,就好像是扔垃圾一樣,然後風輕雲淡地看著彭楚君,徐徐地說道:“看清楚了沒有,我就是這樣殺了你的兒子的!”
  “你”被李七夜這話一說,彭楚君臉色煞白,差點被氣得一口老血噴了出來,這樣的話,就宛如是一隻巨錘一樣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胸膛之上,讓受到重擊,連退了好幾步。
  李七夜隻是隨意地的揮了揮手,綁在楊勝平和朱思靜身上的五花大綁瞬間崩碎,得救之後,楊勝平和朱思靜急忙躲到了李七夜身後。
  “人人都說我心狠手辣,鐵血無情。”李七夜看了一眼被氣得吐血的彭楚君,平淡地說道:“事實上,我這個人是十分仁慈的。我再給你一個機會,你自裁吧,那今天我也不搞清算,否則我必滅了你們彭家莊!”
  李七夜再一次說滅彭家莊,在剛才還有人會嗤笑一聲,覺得李七夜太狂妄了,但是在這一刻沒有人敢說半句,所有人都心麵發毛,都不由望著彭楚君。
  一時之間,彭楚君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對於他而言,當然不可能自裁了,他們彭家莊依然還有放手一搏的本事,他就不相信憑一個無名小輩有那個實力滅了他們彭家莊。
  “放”此時彭楚君臉色鐵青,厲喝一聲說道。
  緊接著,聽到“鐺、鐺、鐺”的聲音響起,隻見地下冒出了一塊塊巨大無比的鐵板,這一塊塊巨大無比的鐵板在“鐺、鐺、鐺”的聲音之中形成了一個巨大無比牢籠,一時之間,如此一個巨大無比的牢籠瞬間把李七夜他們三個人鎖得死死的。
  “烈火籠呀”看到這樣的一個巨大牢籠,就算是徐智傑也有些吃驚,看了彭楚君和陳舒偉一眼,說道:“看來彭家莊是有備而來。”
  ”烈火籠,這是彭家莊的一件重寶,聽說是彭家莊的一位真神所築就的,威力很強大。”有門派長老看著這個巨大的牢籠,不由吃驚地說道。
  看到巨大的牢籠把李七夜他們三個人鎖得緊緊的,彭楚君冷冷一哼,冷聲地說道:“李家小兒,今日我必將把你挫骨揚灰!為我死去的威兒報仇!”
  “是嗎?”李七夜不由露出淡淡的笑容,說道:“隻怕你永遠都沒有這個機會了,這樣的破銅爛鐵,也想困住我?”
  “你”被李七夜如此的渺視,這讓彭楚君臉色一變,厲喝道:“放”
  “蓬”的一聲響起,就在這那之間,彭家莊的強者瞬間催動著這個烈火籠,在這那之間,烈火籠麵的四麵八方都瞬間噴湧出了熊熊的烈火。
  這烈火閃動著青色的焰芒,每一縷的焰芒就好像是青鋒利刃一樣,可以剮著人的血肉肌膚。
  “真神之火”看到這烈火籠中噴湧出的烈火,有老一輩強者識貨,知道這什麼東西,不由暗暗吃驚。
  真神之火,這可是由真神所祭煉而成的真火,一旦焚燒,可以把真神以下的強者瞬間燒得灰飛煙滅。
  “小畜生,今日必把你燒成灰!”見滔滔不絕的真神之火瞬間把李七夜他們三個人吞噬,彭楚君不由咬牙切齒地說道,恨不得現在就能看到把李七夜他們燒成灰,這讓他心麵有著大仇得報的快意。
  “可惜,這樣的火太弱了。”就在彭楚君咬牙切齒的時候,一個悠閑的聲音響起。
  所有人往烈火中望去,隻見李七夜氣定神閑地站在了那,此時隻見李七夜全身散發出了淡淡的光澤,這淡淡的光澤不止是籠罩著他自己,也籠罩著他身後的楊勝平和朱思靜,在這樣的淡淡光澤的籠罩之中,不止是李七夜安然無恙,就算是楊勝平、朱思靜他們兩個也不會被真神之火傷到絲毫。
  看到在淡淡光澤的籠罩之下真神之火傷不了李七夜他們三個人,這頓時讓彭楚君臉色大變,他厲喝道:“加把勁,燒死他!”
  在瞬間,彭家莊又有幾百弟子加入了隊伍之中,他們真氣滔天,所有的真氣滔滔不絕,宛如是大江之水一樣灌注入了烈火籠中,當他們的所有真氣都灌入了烈火籠的時候,聽到“轟”的一聲巨響。
  在這瞬間,烈火籠的真神之火就像決堤的洪水一樣瞬間衝向了李七夜他們,一下子把他們三個人完全淹沒,真神之火咆哮不止,就好像是火龍的憤怒一樣,它要把籠中的一切都燒毀,要把籠中的一切都燒成飛灰。
  看到李七夜他們三個人完全淹沒於真神之火中,這讓彭楚君不由暗暗地鬆了一口氣。
  就算是徐智傑和陳舒偉他們都一樣是暗暗鬆了一口氣,因為他們已經把李七夜當作是代表著王府的皇帝竟爭人選了,他們已經把李七夜視為他們通往皇位的最大竟爭對手、最大的礙障了,如果李七夜被燒死,他們毫無疑問是失去了一個強勁的敵人。
  “小畜生,今日必讓你灰飛煙滅!”看著李七夜被如洪水一樣的真神之火徹底淹沒,彭楚君不由恨恨地說道,一股報複的快感在心麵蔓延。
  “砰”的一聲響起,就在彭楚君話剛剛落下的時候,突然之間,巨大無比的烈火籠飛了起來,挾著無與匹敵的姿態撞擊而出。
  聽到“砰、砰、砰”一聲聲響起,幾百個本來是催動著烈火籠的彭家莊弟子瞬間被撞得血肉模糊,連慘叫聲都來不及,瞬間被撞成了一團肉泥,有更慘的人是瞬間被撞成了血霧。
  “撤”看到烈火籠如同巨錘一樣撞擊而來,完全不受他們控製,彭楚君駭然失色,大叫一聲,喝道。
  後麵不少彭家莊的強者立即後撤,他們騰空而起,倒飛而出,欲躲過這撞擊而來的烈火籠。
  但是,烈火籠如同流星隕石一樣,衝天而起,挾著無敵的姿態撞擊而至,“砰、砰、砰”的一聲聲撞擊之聲不絕於耳,隻見天空宛如下起了血雨一樣。
  這些所有騰空倒飛的彭家弟子一下子被撞成了肉泥,鮮血碎肉紛飛,這樣的一幕就好像是一顆巨大的滾石撞擊過了那些剛剛捏好的泥人一樣,瞬間被碾得稀爛,他們連慘叫的機會都沒有。
  最終“砰”的一聲巨響,巨大無比的烈火籠狠狠地撞擊在地上,正好撞擊在了離彭楚君近在咫尺的位置上,這嚇得彭楚君臉色煞白,連滾帶爬,以最快的速度拉開了距離。
  在這個時候聽到“砰”的一聲響起,此時隻見烈火籠寸寸碎裂,一塊塊鐵板一寸寸崩碎,像是廢鐵一樣灑落在地上。
  此時李七夜安然無恙地站在那,楊勝平和朱思靜跟在他的身後,也是絲毫不損。
  此時李七夜站在那,風輕雲淡,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他連一根頭發都沒有損傷。
  看到這樣的一幕,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氣,不知道多少人被嚇得雙腿發軟,曾經認為李七夜口出狂言的人更是臉色發白。
  “留他不得。”看到如此霸道的一幕,不論是徐智傑還是陳舒偉,都臉色大變,他們雙目一下子露出了可怕的殺機,李七夜的強霸完全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此時他們心麵已經下了最強烈的殺機,李七夜對於他們來說威脅太大了,如果真的讓李七夜活著離開缺牙山,那麼未來他真的很有可能登上皇位,所以對於他們而言,最好的時機就趁王府的兵馬還沒有來,趁著如此難得的機會傾盡全力把李七夜斬了。
  “殺”在這那之間,見到李七夜離莊主近在咫尺,有幾位彭家莊的長老狂吼一聲,領率著一千多個彭家莊的弟子左右交叉,宛如兩把利刃一樣穿刺而來,左右搏殺,不給李七夜兼顧的機會。
  “鐺、鐺、鐺”一陣陣兵鳴之聲響起,在那之間兩支彭家戰隊形成,一隊化作巨戈,一隊化作神刀,連劈帶刺,狠狠地轟殺向了李七夜,彭家莊的精銳都是曾經為皇庭征戰過八方的軍團,一旦上了戰場,就是凶猛果斷,鐵血無情。
  兩支隊伍宛如是兩把神器一樣左右轟殺而來,風雲變化,大地轟鳴,威力極為強大。
  

Snap Time:2018-11-14 06:32:31  ExecTime:0.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