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7)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2224章 缺牙山

  在客棧之外,不知道多少人屏住呼吸,都等著楚青淩出手,大家可以想象,當楚青淩出手的時候,隻怕是拆了天地,隻怕是整座客棧都會轟成齏粉。雜@[email protected]
  當很多人都在客棧之外等待的時候,都等待著暴風雨的來臨,大家都想看一看楚青淩是怎麼樣暴揍李七夜這個狂妄之徒。
  甚至連京師少保陳舒偉都麵帶冷笑,他已經是與李七夜結了大仇了,就算是他不能親手宰了這個狂妄之徒,看著他被楚青淩狠揍,那也是讓人心麵舒坦。
  至於銀狐徐智傑,他則是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態,惹到楚青淩的人,都是沒有什麼好下場的,隻不過他倒是有些可惜,未能從李七夜口中挖到更有用的東西,不然的話,能借此來擊破王府,在皇位之爭上搶先一步。
  但是,當所有都在客棧之外等候之時,客棧寂靜無比,客棧麵悄然無聲,沒有任何動靜,並沒有像大家想象中的那般狂風暴雨來臨,更沒有大家想象中那樣楚青淩發飆,瞬間崩碎了整個客棧,甚至把李七夜這個狂妄之徒轟到天上,也沒有大家想象中的楚青淩把李七夜打得滿地找牙。
  一時之間,讓所有人都麵麵相覷,沒有人知道客棧之中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按道理來說,楚青淩絕對是能橫掃整個狂庭道統的人,至少在年輕一輩是如此,而李七夜這樣一個默默無名的小輩,大家可不認為他是楚青淩的對手。
  但,客棧依然是寂靜無聲,沒有絲毫打鬥的痕跡,更不要說是轟天崩地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聽到“吱”的一聲響起,隻見客棧的大門打開,所有人都迫不及待地往麵望去,所有人都屏住呼吸,都想看一看客棧之中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情況。
  此時從客棧之中走出一個人來,這正是楚青淩,她神態無恙,此時她氣息內斂,沒有絲毫打鬥的痕跡,她依然冰冷如霜雪,宛如是寒梅傲雪,從她的神態之中看不出絲毫的端倪。
  從楚青淩的神態來看,似乎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好像她也隻是在客棧之中稍稍停留而已。
  一時之間客棧之外的所有人都不由看著楚青淩,大家都不知道客棧之中竟究發生了什麼事情。
  楚青淩出來之後,什麼話都沒有說,隻是看了眾人一眼,隨之飄然而去,沒有作絲毫的停留。
  看著楚青淩飄然而去,一時之間客棧之外的人都不由麵麵相覷,為什麼大怒發飆的楚青淩竟然會熄滅怒火,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此時客棧之中走出了三個人,這正是李七夜,楊勝平和朱思靜隨於他的身後。
  此時隻見李七夜神態自然輕鬆,愜意自在,宛如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他們三個人走出客棧之後,也未作停留,乘著馬車離開了,往缺牙山奔去。
  看著馬車遠去的背影,客棧之外的許多人這才回過神來,不少人不由抽了一口冷氣,心麵不由打了一個激靈。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就算是門派長老都無法揣測這背後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楚青淩乃是狂庭道統的兵馬大元帥,手中權勢滔天,她背後更是有著一位位的老祖支持,可以說在狂庭道統沒有幾個人敢與楚青淩為敵。
  再加上楚青淩自身的實力,她可以說是所向無敵,至少在狂庭道統是如此。
  現在楚青淩竟然是熄去了怒火,並沒有為難李七夜,這樣的事情在任何人看來都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就算是徐智傑、陳舒偉他們這樣的人如果真的是惹怒了楚青淩,就算能保住性命,隻怕也會被楚青打得很慘。
  然而,現在李七夜卻安然無恙,惹得楚青淩怒火衝天的他,不止是絲毫沒有受傷,連楚青淩都怒火熄滅,當作沒發生任何事一樣飄然而去。
  大家心麵充滿了好奇,大家都不知道李七夜究竟是用什麼樣的手段讓楚青淩熄滅怒火,大家都不知道這個默默無名的李七夜究竟是有什麼樣的魅力。
  看到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不止是李七夜全身而退,而且連楚青淩都怒火熄滅,這讓京師少保陳舒偉和銀狐徐智傑都不由為之臉色一變。
  陳舒偉和徐智傑都是處於狂庭道統權力中心的人,他們更了解楚青淩的底蘊,可以說在狂庭道統很難找得出讓楚青淩和他們楚營忌憚的人,就算是有,那也是重磅級的老祖,這樣的老祖在狂庭道統也就那麼幾個,當然李七夜絕對不在其中。
  但是,現在李七夜卻能平安無事,楚青淩也熄滅了怒火,這就意味著楚青淩奈何不了李七夜,不管李七夜是使用了什麼樣的手段,總之,楚青淩並沒有向李七夜出手,這也說明了一件事情,李七夜有著讓楚青淩所忌憚的東西或手段。
  如果楚青淩並不忌憚的話,隻怕李七夜早就被楚青淩揍得滿地找牙了,他那張平凡的臉早就被揍成豬頭了。
  先是有皇後王涵力挺李七夜,現在又有楚青淩忌憚李七夜,這背後究竟有著怎麼樣的原因,有著怎麼樣的秘密呢?
  這一刻,陳舒偉和徐智傑這兩個相互竟爭、相互敵視的人都不由相視了一眼,在這那之間,他們兩個人心麵都有了一個念頭那就是把李七夜拉到自己這一邊。
  不論是有利誘也好,不論是用武力也罷,都一定要把李七夜弄過來,李七夜手中肯定掌握有十分驚人的底蘊!
  同時,陳舒偉和徐智傑心麵也同樣有著一樣的打算,如果李七夜不能為己所有,好麼就毀掉他,不論用什麼樣的手段,都要讓他從這個世間消失,因為李七夜不能為他們所用,對於他們來說,那就危險了。
  如果李七夜不能為他們所有,那就意味著他極有可能站在王府這一邊,站在王涵這一般,如此一來,李七夜就將會成為他們通往皇位道路上的最大障礙,如果真的如此,他們絕對要先掃除李七夜這個障礙。
  所以,就在同一那之間,陳舒偉和徐智傑兩個人心麵都是殺機一閃而過。
  缺牙山,這不是一座山,這是一條巨大的山脈,整條山脈宛如巨龍一樣盤踞在大地之上。在這樣的一條山脈中,山巒起伏,有巨嶽直入雲霄,遠遠望去,白雪皚皚,如同是一座巨大的雪山一樣,也有深壑巨大無比,似乎可以容納一個世界一樣,深不見底……
  在很多時候,缺牙山是很少人來,狂庭道統也曾經封山過好幾次,背後原因不得而知。
  不過有傳言說,在狂祖創建狂庭道統的時候,缺牙山就是一條沉浮於萬統界的大脈,有著深奧的造化,後來狂祖創建狂庭道統的時候,把整條缺牙山的山脈拖拽到了狂庭道統之上,成為了狂庭道統廣袤疆土的一部分。
  楊勝平在李七夜的指點之下,趕著馬車往缺牙山最深處奔去,當抵達目的地之時,隻見這一座座山峰高聳,這一座座高聳的山峰竟然並排而立。
  遠遠看去,這並排而立的一座座山峰看起來像是一排整齊無比的牙齒,唯一不足的是,這一排整齊的牙齒中間缺了一個,似乎這一排整齊的牙齒中間的那一顆牙齒被崩掉了一樣。
  看到這樣的一幕,楊勝平和朱思靜都不由相視了一眼,因為他們也是第一次來這,看到眼前這一排中間崩了一顆牙齒的山峰之後,他們才真正明白為什麼這會被叫名為缺牙山了,這實在是太過於形象了。
  李七夜讓楊勝平駕著馬車緩緩從這排山峰的那個缺口駛入,當馬車停在了這一排如牙齒般山峰缺口處,隻見前麵是一個巨大無比的溝壑,它既像是一個巨大無比的深穀,也像是被人挖穿礦井,呈漏鬥型狀,上寬下窄。
  “這,這是被挖出來的嗎?”看到眼前這個巨大無比的山穀,楊勝平都不由喃喃地說道。雖然眼前這個巨大無比的深穀沒有挖掘的痕跡,但是怎麼樣看都讓人感覺這曾經是被人挖開的一個礦場。
  “這可是曾經一座寶地,狂祖還沒有創建狂庭道統的時候,就曾經被眾多的無敵之輩挖掘過,隻不過後來沒落了,狂祖創建狂庭道統的時候,把整條山脈硬拽過來,讓它成為了狂庭道統千萬疆土的一部分而已。”在楊勝平和朱思靜都為眼前的一幕吃驚之時,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這麵有寶藏嗎?”朱思靜不由好奇地問道,如此巨大的深穀,這可想而知當年是挖掘得多深,她都懷疑地深穀是不是深不見底。
  “不好說,或許比寶藏更值錢的東西。”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徐徐地說道:“就像所謂的血參,那怕是千萬年的血參,與它相比,那隻怕都不值得一提。”
  聽到這樣的話,讓楊勝平和朱思靜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對於他們來說,千萬年的血參,那已經是無價之寶了,這樣的東西,隻怕當今的狂庭道統都拿不出來,但這樣的血參竟然黨政軍不值得一提,那麼這究竟是怎麼樣的東西?
  雙倍月票,請大家投一下,謝謝。
  

Snap Time:2018-11-18 14:21:04  ExecTime:0.129